Lucretia🍀

【Merlin】【授翻】Refined By Fire (第二十章)

👉其他章节传送

…………………………………………………………………………………………………………

20.凤凰之眼

 

黎明已过,但阴沉的天色和盛夏茂密的树冠令其难以辨别。

 

前一天的天气晴雨交替,鸟类倾巢而出,拍动翅膀掠过水面溅起水花——有点像希德精灵,但相比之下更单纯,美丽,妙趣横生——预示今天还会有更多降水。Merlin已经走到看不见他和Gwaine暂时占据的那个城堡的地方;他醒的很早,而且心神不宁,尽管天气不错。Gwaine抱怨了几句翻了个身,嘟囔着类似“等等我”之类的话,但Merlin只当没听见。

 

他注意到树枝折断的声音和树叶的瑟瑟声——此地方圆几里之内都人迹罕至,但如果Arthur知道这里,就有可能——

 

看到王子骑着凶险的远行专用的骟马,出现在视野中时,Merlin松了口气。他身穿锁甲面带笑容;大概率先看到了Merlin。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Merlin喊到。前一天的雨水在四周滴落和流淌,Arthur等走近后才开口。

 

“一次远征,”他说。“还有一个问题。”

 

“去哪?”Merlin立刻说,他脑中已经开始计划——叫醒Gwaine,打包行李,也许够用一周,他可以给上周赢来的那匹马上鞍——“哦。。是你的远征,远征。”

 

通常这和骑士的初次宣誓仪式是同时进行的,但Arthur因王室的指定而推迟。为什么偏偏挑这个时候,Merlin好奇,但这并不是他该问的问题。

 

“你是什么时候彻夜冥想的?”不能帮王子在如此重要的夜晚完成准备工,并陪伴等待他,令他感到无比遗憾。

 

“两晚之前,”Arthur回答,坐骑沿着树丛间的小路斜着朝Merlin走来。“这和——我预想的很不一样。”

 

“是吗?”

 

“有点像…魔法。”Arthur迅速但犀利地看了Merlin一眼,于是他缩了一下。

 

自从救出Gwen的哥哥分道扬镳后,已经过了将近三周。他感觉两人之间就魔法这个问题依旧需要克服不少尴尬——当他们不需要死战或逃命时,Arthur对它的看法,熟悉程度和适应程度。

 

“我可什么都没干,”他说。

 

Arthur发出不置可否的声音。“那十分清晰,几乎像一条讯息。我要去险恶之地,渔人王统治的地方。带回他的三叉戟。”

 

“听起来…旅途险恶,”Merlin皱着眉说。他讨厌自己无法身在Camelot,他好奇Arthur的决定是否魔法从中作梗,不管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

 

“那是个不幸的地方,”一个新的声音解释说,当Gwaine走上前时两人都未感到惊讶,他伸了个懒腰抓了抓头。“我听说过;那地方应该是被诅咒了。国王受了伤,快死了但永远死不了,他的领土深受其影响也陷入了同样的命运。”

 

Merlin的面部抽搐了一下——快死了却永远死不了,听起来简直是人间地狱。或许,比地狱更可怕。

 

“我想,那是在Camelot北面?”Gwaine总结,Arthur的坐骑来到Merlin身边,后者再次抬头看向Arthur,并抚摸它带着棕色光泽的侧腹。“首先…你为什么…会来这…”

 

时间仿佛减慢了流速,这些话语在Merlin耳中逐渐变得模糊,仿佛双耳进了水一般——随即他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盯着Arthur马鞍上的棕色皮质行囊,就在他左腿旁。

 

“里面装的是什么?”他打断Arthur,像个孩子般指着。

 

“我刚才说了,”王子说,假装被他的无礼冒犯,“我今早骑马出城时,在下城区被人拦住了。一名老妇——我猜是个寡妇,她穿着黑色的丧服——给了我这件物品保佑我远征顺利。”他解开袋口伸手进去。

 

“我以为你的远征要保密来着,”Gwaine说着,靠近坐骑的脑袋。“为了确保你的安全,还有独立完成任务之类的——”

 

那是一个银质手环,一寸半宽,但没有闭合,表面刻有铭文,还镶着诡异的发着琥珀色光芒的半圆形石头——

 

“我认为,是魔法,”Arthur说。“这就是我想问的。我不认为她是个德鲁伊人,但我想…好吧,我不该假定所有魔法使用者都是不顾一切想要我命的邪恶女巫。”

 

“但这次…”Merlin很庆幸王子戴着手套;他没带,否则他早就一把抢过来了。“保佑,她是不是这么说的?”琥珀色的光芒背后——让他想起了Fyrien迷宫入口处Morgause给Morgana的那枚戒指,又连带让他想起金发女巫曾给她妹妹缓解噩梦的那个手镯——他感觉Arthur点了点头。“不吉利。”Arthur叹息着,两肩耷拉了下来。“你打算怎么处理它?”Merlin又问。“你不能带着它上路。”

 

“我也不能现在回Camelot把它锁到地窖里,”Arthur说。“有人会问,而且如果我父亲认为这是个货真价实的威胁——”Merlin听的出来,并不仅仅是胆怯,提早放弃远征——“他们会搜捕女巫直到把那个妇人找出来。”

 

“如果她真的只是个妇人,”Merlin说。心知肚明这样一场浩劫会给无辜百姓会带来多少危险,而成效却可能微乎其微。

 

“我们可以把它留在这,”Gwaine提议。“放在城堡里,我是说,那里有大把地方可以藏它。”他伸手,动了动手指做了个不容拒绝的动作,于是马上的Arthur弯身向前将它递给他。

 

Merlin差点用魔法将它从两人手中抢过来——但他想,那估计比直接用手更糟。“别碰它!”他大呼。另外两人同时停下了动作,看着他。他摇摇头,又说了一遍,“别碰它。”

 

他握住Arthur手腕上袖子和手套的交接处,拉近仔细观察;Arthur并未反对。Gwaine走到Merlin身后,探过他的肩膀问道。“这是什么?”

 

“不是宝石,它更亮,”Arthur说。

 

Merlin发现很难将视线从金琥珀色的光芒上挪开,去关注隐藏在银器铭文中的任何线索。他扭头试图透过贪婪的邪恶捕捉某种感觉——

 

“这到底是不是块石头?”Gwaine好奇地说。

 

有代价的奔放,火焰,和永生。

 

“凤凰,”他大声说。

 

“什么?”Arthur说。

 

“一种火鸟,”Merlin说,他希望自己此刻身在Camelot的图书馆,或是手边有Gaius或他自己的书作参考。“我想这是它的眼睛,这东西…在发烫,而且它的火焰…会消耗魔——”他差点说了魔法,但这说不通,Arthur没有那种——“任何接触它的人的…生命力。”

 

“真不吉利,”Gwaine简洁地说。“所以我们是不是该把它埋了,还是怎么?”

 

Merlin并不想把它留在城堡里,即使藏起来;他们依然不确定会不会有其他人去废墟附近。而埋掉,他觉得,反而更糟。那会让那片土地永远处于将的状态。

 

“不,我——我会处理的,”他说,试图隐藏这个想法带来的恐惧和恶心。

 

Gwaine从上衣中取出他们平时用来装硬币的软皮袋,将三枚银币倒在手中后把袋子递给了他。“我们可以把它装这里面。”

 

“谢谢,”Merlin说,但将它装入袋子的是Arthur…而Gwaine则将抽带绑在了自己的腰带上,对Merlin做了个欢乐的鬼脸。Merlin发现自己已经懒得争辩了。

 

“你希望我们让你多远?”Gwaine说着,侧目看着王子。

 

“你什么意思,”Arthur拉长了调子说。“我可是要自力更生单枪匹马完成这次远征的。”

 

“我们现在有马了,”Merlin自告奋勇地说。“所以你想走多快都可以。”尽早安全回到Camelot,他默念。

 

“你们现在有马了?”Arthur重复,一脸严肃,对着Gwaine。

 

逃犯咧嘴笑了笑,抗议说,“来的,不是偷的。我发誓。”

 

“嗯哼。”Arthur拉紧缰绳,扭过马头。“别让我再看到你了,”他又警告说。

 

“除非你需要我们。”Merlin举起手道别。

 

Gwaine撞了下Merlin的肩膀。“我们也没时间磨蹭了。走吧。”他听起来就如Arthur一般激动;Merlin暗自抱怨,直到他意识到为什么Gwaine,骑士之子,会渴望骑士的远征。

 

他叹了口气。“哦,为了…Camelot。是的,走吧。”

…………………………………………………………………………………………………………

当Arthur到达桥边,将坐骑拴在原地等他归来时,他几乎确信他那两个自封的保镖还没到——或还没追上他——说白了。

 

要么就是Gwaine终于教会他那个永远笨手笨脚的前任仆人如何悄无声息地在林间赶路。

 

桥本身并不如守桥人给他带来的惊奇多。一开始毫无踪影——尽管那间小茅屋显然有人居住,因为篱笆维护的很好,上面晒着皮革,文火上一人用的烧锅正冒着热气——当那个小矮人出现在篱笆一角的桥栏旁时,Arthur的手停在了他腰间隐藏的钱袋上。

 

他有种感觉,如果过桥需要过路费,应该也不是用钱来付。

 

“是谁想通过我的桥?”

 

Arthur犹豫了片刻。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隐藏身份的好…“一名远征的骑士。”随即发现自己几乎不由自主地补充道,“为了寻找渔人王的三叉戟。”

 

小矮人毫不吃惊,这让Arthur不安。“那么你一定就是勇气。”

 

小矮人的语气显然表示那就是他适用的名字。他说的不是,你一定得拿出勇气,像提出建议那样。感觉自己并不像想象中隐藏的那样好,Arthur选择直白地说出真相——是的,实际上,我很勇敢,如果要我自己说的话?“不。我是Camelot的王子Arthur。”

 

守桥人的笑容更加灿烂,布满整张脸。至少他灰色的双眼流露出的是善意,如果不是幽默。“我是Grettir。”他拖着罗圈腿上前一步,伸出指节粗短的手,Arthur条件反射地与他握手,完成互相之间的介绍。“我得说,你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矮。”

 

Arthur有点窘迫,不知该如何回答,但矮个子的守桥人看上去并未在意,只是觉得有趣。

 

“在我放你过去之前,”他又说——而Arthur莫名相信他有能力阻止他,如果对方想这么做的话——“我会给你一些建议。作为勇气,要完成你的远征还需要两样东西:力量和魔法。”

 

他再次用品质暗示了人。好吧。魔法指什么并不难猜,而且如果Grettir预计到Merlin会来,那也不难想象他知道——

 

“Gwaine,”他说,有点难以置信。“Gwaine是力量?你绝对是在逗我。”

 

与Arthur膝盖齐高的大脑袋好奇地扭到一边。“你已经知道我指的是谁了,”他说。“而且你在过去也接受过他们的帮助。”

 

“我现在,”Arthur刻意说,“一个人而且没人帮助。”

 

“当然。”平淡,高深莫测的笑容。

 

“另外,他们很快就会到达,”Arthur又说。

 

“如果你的远征想取得成功,他们的出现很关键,”Grettir告诉他。“你最好不要忽视其中任何一人——即便是现在,你的骑士‘力量’也正替你带着某个负担。如果你成功了,渔人王的领地就能恢复生气再次繁荣——这是我希望见到的。”

 

Arthur叹了口气。先不说他知道那两个人肯定会坚持跟着他上路,以及如果他试图独自上路Merlin该有多生气,就算为了一次影响整个王国未来的远征,他想他也可以做出点让步让人陪同。他好奇自己曾花整晚冥想获得的清晰影像,是否或多或少来自这个小矮人。“我会尽力的。”

 

“我知道。”灰色的眼睛审视着他,然后小个子的守桥人让出了路。

 

“感谢你的帮助,”Arthur礼貌地说,更加自信地走上了木吊桥,刻意不去看两边,想到如果桥断了会跌入何种深渊。

 

“还有一件事。渔人王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多年了——不要拒绝他的请求。”

 

Arthur轻微转身,但足以让吊桥晃动,然而守桥人已经如出现时一般突兀地消失了。于是他犹豫了一下,莫名的,想向空地上袅袅的炊烟和挂着的骨头索要答案。

 

谨慎犹豫了片刻后,Arthur继续过桥,手紧紧握着腰间的剑柄。传说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如果他即将发现,也许他会很高兴同伴跟随他而来。

…………………………………………………………………………………………………………又一座废弃的城堡。而且,Gwaine估计,就算这里有人住,肯定也不是单纯的逃犯和被处死的巫师。

 

“我认为在上面,”Arthur边说,边在前方带路。“三叉戟肯定不会跟扫帚一起塞在柜子里。他肯定带在身边,而且是一个能让他放眼整个王国的地方。”

 

“你确定?”Gwaine说着,努力稳住呼吸;为了这鬼地方和这次远征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他再次感谢命运让他得以逃脱骑士身份带来的磨难——等一下,他现在不就在远征吗,只不过主角不是他!只有苦力,没有荣誉——他就是这种命,不是吗?“你也看到这个国家是什么鬼样子了。”

 

但他还是跟着Arthur,反正也没更好的主意。他感觉到Merlin正看着他,很感激巫师没开口问他还撑不撑的下去。他的疲劳是因为那该死的手镯吗?也许,但能拿它怎么办呢?没办法。所以,向上。他们在高塔中攀爬,宽敞的弧形楼梯越发狭窄盘旋上升。

 

“你用来对付飞龙的那个咒语,”Arthur没有回头,越过Gwaine问他身后的Merlin。“很——不寻常。”

 

Merlin略显羞涩地含糊嘀咕了几声。

 

Gwaine暗自得意地笑笑——在Gwaine看来,他太谦逊了,他的辛苦付出理应得到应有的荣誉——于是他插话,“就是,老弟,你是从哪学来的?听起来不像你平时用的魔法。”

 

片刻之后,他发现Merlin的脚步声并没有跟上他们;他停住了脚步,之后Arthur也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下面的同伴。Merlin摸着后颈难为情地说。“嗯。还记得驯龙者吗?”

 

Gwaine抬头看到王子肯定的回应,然后叹了口气。又一个需要日后再问他流亡伙伴的故事;他以为他们已经被亲爱的Uther一个接一个地赶尽杀绝了。“双足飞龙是巨龙的远亲,”他主动说。“你的驯龙者朋友教过你两手?”

 

“可以这么说。”Merlin似乎是在笑,但他眼中满溢的某种情绪让Gwaine捉摸不透。

 

“那一晚,”Arthur说。“那条巨龙。”Gwaine听过这个故事。“Balinor是不是告诉过你或教过你什么,能起到帮助?”

 

“我当时想告诉你的。”

 

岁月和魔咒带来的沉默厚重地围绕着他们。Gwaine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多余,站在两人之间,遇到他之前他们已经是朋友了,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坐一会儿,就在台阶上。

 

“但我不能,”Merlin又说,声音沙哑地祈求着。

 

“我当时不明白你为什么坚持要拿着我备用的佩剑,”Arthur中肯地说。“跟我们并肩迎战那头巨兽。我猜测以你当时跟它的交情并不足以说服它停止攻击——”

 

交情。Gwaine现在真的需要坐下了。

 

“我试过,”Merlin说,他的绝望来的突然且意外,脸上的诚挚让Gwaine呼吸一窒。“相信我,我试过。”

 

“当时,我觉得你勇敢的不可思议,要不就是彻底失去了理智,”Arthur补充。Gwaine觉得,两者皆有。“但你一直都知道——”

 

“不,”Merlin赶紧说。“我曾希望过,但直到真的起效——我自己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王子又仔细审视了他的秘密巫师片刻。“还有别的隐情,对吗?”他意识到,一拍心跳后Gwaine猜到了这点。他正要开口,Arthur抢先下了结论——“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王子转身继续爬楼。

 

“嗯,”Merlin又说,但依然没有跟上。他指向楼梯旁的一侧,他们再次回头。“看看这边?看起来像是个王宫大殿。”

 

Gwaine和Arthur相继跟随他来到刚路过的楼梯平台,然后王子在门口一把拉住巫师的肩膀。“每个人都会犯错,”他说。“我们也不是没做过后悔的事。但如果你能原谅我,我又怎么能怪你呢?”

 

“就算是你不知道的事?”Merlin屏息说。

 

“我不需要知道一切来证实你的忠诚,”Arthur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你会不会跟我说,我相信你肯定尽力了。你做了能做的,没人有权要求更多。”

 

Gwaine注意到Merlin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宽慰笑容,但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巫师的双脚上。

 

“别动,”他提醒另外两人,并为Arthur指出拱顶处微妙的凹槽,墙壁和悬垂物。

 

“啊,”王子说。“是的。”他小心翼翼地撑在大殿的入口处,跨了一大步进屋,然后转身看着Merlin和Gwaine重复他的动作,躲开一切防止他人闯入的陷阱。

 

一进殿内他们就感觉到里面有人。Gwaine立刻感觉后颈的毛发竖了起来;这种冗长厚重的感觉,应该不好对付。一切都异常地静止不动,仿佛空气本身都停止了流动。没有直射的阳光,但殿内的光线勉强能看清,此外Gwaine认为这屋子起码有三百年没打扫过了。

 

之后Merlin移动了。那种不顾一切的专注,Gwaine曾见他在感觉到Arthur袋中那该死的手镯时展现过。他踏过积满灰尘的弯曲木板,走向殿内唯一的家具,被蜘蛛网覆盖的巨大高背王座。Arthur紧随其后,仿佛认为自己能保护Merlin,不会因靠近受到伤害和遇到麻烦,但当说话声响起,Gwaine赶紧加入了他们。

 

“所以,Emrys,你终于还是来到了这里。”

 

渔人王高塔的居住着,Gwaine判定,是个鬼魂。他的皮肤像羊皮纸,深棕色,积满了灰,皱皱巴巴,他的身上和王座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蜘蛛网,就像通往Fyrien城堡的迷宫中的那些骸骨一样。但他的眼睛…却依然透露着生气。

 

“不,抱歉,”Arthur抢先开口——在Gwaine看来,是冒险吸引鬼魂的注意力——但并未打断Merlin的专注。“我的名字是Arthur,还有这是——”

 

Merlin将手放在Arthur的袖子上,仿佛他才是王子,可以用动作命令他的同伴——而令Gwaine震惊的是,Arthur居然真的闭嘴了。也许就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所以说你还活着,”Merlin说,而在Gwaine看来,他仿佛是对那个陌生的名字做出了回应。

 

毫无血色的脸上露出了鬼魅般的笑容。“暂时。”他的双眼,金棕色,就像尘土飞扬的漫漫长路上斑驳的阳光,微微转动看着Arthur,然后是Gwaine。后者不禁感到颤栗,但挺直了肩膀。随后他意识到,老人很可能看出来了。“还有你的朋友,勇气和力量。没有他们的帮助,你不可能来到这里。”

 

Arthur清了清嗓子,但Merlin的手依然抓着他的袖子;他没开口。“我知道,”Merlin温和谦逊地说。“你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

 

“我希望能结束我的苦难。”

 

Gwaine想起自己简单介绍这个传说时草率半开玩笑的话语。永远垂死…那么,他并不是鬼。不完全是。在一片寂静中他听出两位朋友都没有说出口的话,你想死。

 

年迈的国王双眼看着Arthur。“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待新时代的到来——永恒之王的时代。”Arthur穿着锁甲的双肩微妙地感觉到一阵颤栗,一直到他的后背。

 

Merlin——意外地,但其实并不意外——说道,“我曾听过这些话。”

 

“而且你还会听到的。”当这些话包裹住三人时,渔人王布满灰尘皱纹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Gwaine突然意识到自己正站在传说的中央。命运,和传说,还有…老天,他能想到的却只是自己现在有多疲惫。

 

“你的时代即将到来,”渔人王对王子说。“而我的时代终于可以落幕。这就是你被引导来这里的原因。”这个词似乎又一次指向他们所有人。

 

“是你对我说的,”Arthur说。“你将我召唤到这里,知道Merlin和Gwaine肯定会跟着我…”

 

“寻找渔人王的三叉戟是一个崇高的目标,不是吗?”老人淡定地回应。他向身侧瞥了一眼;Gwaine动了动,看见王座的一侧,他落满灰尘的干枯手指正握着光芒暗淡的金色长柄,就在那一刻,一声沉闷的金属铿锵声,三叉戟落到了地上。“你不必为此,还有为你回去后它将带给你的荣耀感谢我。”

 

Arthur并未动身去取,于是老人再次露出了笑脸,灰尘从他的头发和王冠上飘落,不再是耀眼的黄金和珠宝,而是尘埃的颜色。

 

“但真正的奖励远比这要贵重得多。”

 

渔人王的另一只手吸引了Gwaine的注意。也许他之前没注意到,但…老人正握着一件奇怪的小饰品。固定在木框中的小玻璃瓶——一尘不染。

 

“来自阿瓦隆湖之水,”老人虔诚地说,而Gwaine则差点被呛到。他曾跟Merlin开玩笑要去那个湖里游泳洗澡;他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还有老人凝视的重量。愉快且宽容,他希望这不是自己想象出来的。“这些年我一直在保管它,等待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来取。那就是你。”突然,这个泛指的你变为了特指,并且毫无疑问指的是Merlin。他走上前,放开Arthur的袖子,将手伸向年迈的国王。“你就是那个被选中的人。”

 

“你是指什么?”Merlin说。

 

“Albion的危机时刻已经迫近。”渔人王的凝视再次投向Arthur,之后是Gwaine。“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你必须坚强,因为只有你能拯救她。你的力量很强大,但你需要帮助。那就是我给你的。”他动作优雅,讲究地将瓶子交到Merlin手中;Gwaine注意到那是巫师的左手。“当一切都似乎迷失时,它会为你指明方向。”

 

Gwaine想问,怎么指?但又害怕那道凝视的目光投向自己,吸引垂死数百年的关注。

 

“谢谢你,”Merlin只是说。

 

“我给了你一件礼物,”老人又说,“现在你必须回礼。”

 

Merlin快速,不确定地看了Arthur一眼。王子看上去并不惊讶,只是说,“但我们没什么可以给你的。”

 

枯瘦的手指紧紧抓着王座的扶手,然后,那个满是灰尘的硕大身躯——作为鬼魂过于缓慢沉重——低哼了一声,弓着身子站了起来。而此刻,Gwaine发现对方的视线和注意力终究还是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我想你们有。”

 

当他看到两位同伴同时转身看着他时,他一闪而过的灵感多少打了点折扣,脸上表现出了相同的想法。火焰会吞噬生命力…我们该怎么处理它?他想死…

 

Gwaine解开腰带上的小包,而当Arthur带着保护他不受魔法影响的手套,从他手中拿走时,他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顿时感觉活了过来,清醒了许多。Arthur打开小包拿出手镯——然后犹豫了。

 

“如果我把这给你,你会死的,”王子对年迈的国王说。年高德劭的老人给了他一个饱经风霜的笑容,然后伸手作出明确的邀请。

 

Arthur看着他的双眼——在Gwaine看来,那毫无疑问是种勇气——之后他向渔人王庄严地行了王室的礼,就像国王之间那样鞠了一躬。面如纸色的笑容似乎更加灿烂,几乎变得年轻;Arthur没有抬头,只是充满敬畏地伸手将手镯戴上鬼魂的手腕。

 

最终空气开始搅动,卷起尘土和蜘蛛网——短暂地将其吹散,露出老人天鹅绒的袍子和耀眼的王冠——随后,渔人王的影像粉碎,彻底消失。在风停止前传来最后一声低语——“谢谢。”

 

Merlin出声叹息,捧着木框保护的小瓶中的湖水。Gwaine想讲个笑话打破眼前的沉默和紧张气氛,但却做不到。Arthur观察了Merlin片刻后,转身安静地带领他们走向空无一人的王殿拱门。

 

“三叉戟,”Gwaine说。

 

Arthur停顿了一下;Merlin弯腰捡起老国王扔下的象征性的武器,然后交给他的王子,Gwaine紧跟其后。Arthur迟疑了下,依旧在Merlin脸上寻找着某些东西——是什么,Gwaine不清楚,也没敢尝试弄清楚。

 

“这是你远征的目的,”Merlin说。“你父亲还等着——”

 

王子的表情只是轻微地收敛,然后他拿起三叉戟。Merlin和Gwaine对视了一眼——蓝色的双眼表现出困惑——此时Arthur转身走出了房间,谨慎地跨过门口的陷阱。

 

“回Camelot要花上两天,”Gwaine说。“有的是时间回头再说。”

 

Merlin点点头,表示理解和接受。

…………………………………………………………………………………………………………

Arthur感受到所有人盯着他的惊讶目光——仆人,贵族,骑士,平民——听到每一声招呼中夹杂的疑问。短暂,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他的目的地,而且,可能,从他的步伐和举止中读出他不想被拖延。

 

况且,他越快离开,他们就能越早开始议论他唯一的行李。或许,还有他得到它的速度——自他离开起还不到一周。

 

当他到达那间较小的接待室时,他从他父亲的目光中感受到了惊讶。宽慰夹杂着不确定——直到国王看见Arthur手中那件古老,尽管几乎毫不起眼的武器。随后,看到他的父亲一把推开背对着门,没有意识到Arthur到来的议员,脸上洋溢着狂喜,这反而令他感觉更加疲惫。

 

“Arthur,我不知道哪件事令我更高兴…能拥有这样一件宝物…还是知道你证明自己已经成为我理想中的样子 。”

 

是吗。真的吗。他说,“谢谢,父亲。”

 

“我毫不怀疑将来你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国王。”

 

Arthur轻蔑的鼻息声被宫廷的掌声完美掩盖,此外,他很庆幸他的生理状态和严峻表情可以归咎于远征的艰辛。

 

比起悬而未决的关于巨龙的问题,他们此前对话的关注点首先放在了Emrys和阿瓦隆上。Merlin的表现有点含糊和羞怯,而Gwaine急躁但克制,直到Arthur失去耐性,对发生的整个该死的事件爆发。

 

并不是因为与其称之为他的远征,这次的主角更像是Merlin,或因为彻夜冥想时得到的讯息并非完全坦白,或因为关于他任务的谣言引来了想要他命的女巫,还带着独一无二的危险物品——而且那件物品还恰好能满足古代国王的需要,最终结束他的生命,而他的王国也终于能从灰烬中重生。不是因为他需要他的两位朋友——Merlin的魔法来辨别‘护身符’的危害,Gwaine的剑来杀死一头不听话的飞龙——或因为迫使他们在旅途终结时不得不分道扬镳的困境。或因为他现在——又一次——接受不属于自己的荣誉与喝彩。

 

而是因为那位垂死国王的预言。危机时刻…黑暗的日子…当一切似乎都迷失。到底有没有持久的胜利?长久的和平?他是否会毕生为无法实现的理想而战?

 

随后他微微转过身。在对他毫无意义的奖品赞不绝口的国王和议员身后,站着Gaius,紧握的双手隐藏在宽大的袖口中,亲切且耐心——还有Gwen,看起来她刚跑进来。脸色红润,手放在心口调整呼吸,双眼为他的平安归来闪烁着喜悦的光芒——也可能是因为想起了他们告别时的那个吻?

 

他笑了,感觉自己又打起了精神。

 

这就是动机——召唤,远征,礼物和牺牲。为更多的危险和黑暗时光做好准备。一切都是为了Camelot的百姓,毕竟他们也做出了自己的牺牲。

 

为了深爱的Camelot。

 

——S3E8 凤凰之眼 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