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Merlin】【授翻】Refined By Fire (第二十二章—下)

👉其他章节传送

………………………………………………………………………………………………………

23.巫师的影子

 

离城堡大约还有一天的路程,但就在北部边境线以内,Gwaine下马开始牵着马走,暗自哀叹不得不离开大路。流放,这一切,真是无比让人头疼。

 

尽管这次不言而喻的任务能带来显而易见的好处,他得承认。在Odin的国境线内他可以自由赶路,喝酒,赌钱,还能…干各种事。男人喝醉酒后,认为你喝的更多时,话很多。当然必须是他们依然在玩骰子时占据上风。

 

但他发现继续留在那里已经对大家都没好处了。

 

Odin,他猜测,一直在试探那段边境的弱点,但当地的地势并不利于对Camelot发动侵略规模的突袭。Uther增加了巡逻的频率来应对骚动,但Gwaine估计,巡逻队无规律可循的随机突袭是Arthur的安排。

 

如果他是Odin,他会再次雇佣杀手,尽管不光彩,而且已经被阻挠过至少一次。此外,就Gwaine的经验来看,这种人往往外表单纯无害,而他在这里也不可能抓到,因为离目标太远。也就是Camelot,Pendragon家族,尤其是Arthur。

 

所以Gwaine再次上路去跟Arthur的秘密保护者汇合。

 

距离主路不远处,他听见了人声,中午时分,阳光透过头顶多彩的树叶间隙洒在身上,温暖宜人,而此时他离看见白色的塔楼还有数小时的路程。

 

“你妈知道你在这里吗?”高人一等的嘲讽,这种语气总会让Gwaine想挥拳打人。“你叫什么,小子?”

 

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坐骑明亮的棕色眼睛。然后摇摇头。俗话说,好奇害死猫,但Gwaine认为自己应该起码也有猫一半的命。他放下缰绳,让马能不被察觉留在原地等待——除非它受到惊吓——Gwaine悄无声息开始绕着主路靠近。

 

“还给我!”

 

Gwaine注意到那是个年轻的声音,他绕过泥泞的转弯,视野中出现了三个陌生人。他一眼就辨别出其中两人是盗贼——年近中年,穿着粗俗,全副武装,一个胖子和一个秃子——正在恐吓一个满脸稚气的男孩,身后零星散落着几件随身物品。

 

“我这是在帮你!”其中一名男子讽刺地抗议说。“有一天你会感谢我的!”

 

男孩很紧张,苍白又惊恐,但命令道,“我说,还给我。”

 

Gwaine悄悄接近;他们还未发现他。他估计那个胖子手中的第二把剑就是他们争吵的目标。外表平淡无奇,但这类东西可以很具欺骗性,他非常清楚。

 

“我以为你是个战士?”胖子嘲弄道。“好吧,看着,我来教你怎么打——”他突然跨出一步,用手中的武器在空中失败地挥了一下,随即男孩退缩了。秃子窃笑,此时Gwaine看够了也听够了。

 

“早上好,小子们,”他轻松活泼地说。“找茬有意思吗?”

 

两名男子转身——吓了一跳但并不害怕——嘲弄地对他做了翻估计。他们身后的男孩,经验没那么丰富,正目瞪口呆地展现着他的闯入带来的惊讶。

 

“你是谁?”胖子质问。他是两人中较强势——较健谈的那个。

 

“现在,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Gwaine说。“我得杀了你。你看到了,我是个逃犯——你们两个在我的路上打劫行人,我只好破例站出来了。”

 

“你的路?”胖子回应。“这不是你的路。”

 

“我说是就是,”Gwaine无礼地回道。“把剑还给他。”越过他们邋里邋遢的脸——尽管他自己也不见得有多干净——他又对男孩说道,“他们还抢了什么,老弟?”男孩摇摇头,于是Gwaine将视线转回那个胖山贼身上。“那么,就只有剑,然后咱们就能各走各的路了。”

 

“我记得你说过你是个逃犯,还抢劫这条路上的行人,”秃子反驳。Gwaine认定这家伙脑子肯定不太灵光——不过在肢体冲突中对方的体格还是需要小心应付的。

 

“我是说过,”他说。“不过我今天休息。”他动了动左手的手指,居高临下地命令对方把剑还给男孩。而他的右手已经暗中悄悄握住了自己的剑柄。

 

“你打算用武力强迫我们,是吗?”胖子说着,换手拿着抢来的剑,并拉开外套的一边,露出腰带上各式各样的武器。

 

“他已经礼貌地请求过了,我也威胁过了。”Gwaine叹息。“我们真的要用强硬手段解决这件事吗?”他走上前,每一步都稳扎稳打,仿佛他将直接从秃子手中一把取走剑。

 

胖子抽出剑,动作如突袭的毒蛇般迅速——Gwaine出剑阻挡,剑刃停在了他喉咙边几寸的位置。

 

致命的一击。

 

Gwaine收起了友好的态度。“这就有点过分了,”他说。

 

随即淹没在一阵连续的交锋之中,他同时迎战两人——秃子虽然犹豫不决,但攻击更直接,每一击都用尽全力——胖子虽然能力更强但缺乏章法和精准,而且每次攻击前他的眼神就暴露了他的企图。

 

Gwaine的攻击五次见血,伤口集中在四肢——他开始思索是否该在躯干上制造些更严重的伤,逼对方退后——此时完美的机会出现了,他没有放过。

 

他用手一扭,然后轻轻一拍,被抢走的剑飞向路边,在微弱的金属声中落地。秃子的武器被卸了——Gwaine转身一个闪避,随后一剑深深砍入胖子的右前臂。虽非致命伤,但也有致残的可能;对方没有丢下手中的武器,但他们都很清楚,战斗已经结束了。几周内他都不可能用那只手了,而且如果不想因腐败和感染失去手臂,最好寻求专业的帮助。鲜血从邋遢的指尖滴落,嘶嘶的喘息声从紧咬的牙间传出,不过Gwaine对此并不觉得抱歉。

 

“是我的错,”Gwaine说,控制住通过鼻腔的空气。他用手指将汗湿的头发撸到脑后,并给了他们一个豺狼般的笑容。“毕竟这不是我的路。抱歉造成了误解——我这就走。”

 

男孩依旧站在路中间,目瞪口呆地看着——不过至少他还能回过神捡起地上的行礼塞进皮包中,并将剑再次捆到背上。Gwaine扭头示意,于是男孩跟着他撤出了主路,走进二十步远处的灌木中,Gwaine之前将马留在了那里。

 

“他们不会追来的,”他提到,男孩每朝后路看三眼他就回头确认一遍。“正忙着舔伤口呢。”

 

“你真的是逃犯?”男孩不确定地说,而Gwaine重新拉起缰绳,继续穿越森林的旅途。

 

“根据国王Uther的判决,”Gwaine直率地承认。“但你无需害怕和我作伴。在你去Camelot的路上,不是吗?”

 

“我准备去参加比武大赛,”男孩郑重地宣布。

 

Gwaine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当他们再次开始走动时砸了砸舌头。就一把剑,而且洒落一地的随身物品中没有一件防具。此外,如果他连阻止路上打劫的强盗都做不到…

 

“你确定?”他说。“这种生存方式很辛苦的。我知道。”

 

“但至少是诚实的奖金,”男孩看着一边回嘴说,于是Gwaine笑了。

 

“老弟,我可不是靠在路上打劫行人为生的,”他说。“你看不出别人在跟你开玩笑吗?你叫什么名字?”

 

“Gilli,”另一个人说,略带戒备。

 

“告诉我实话,”Gwaine要求。“你是离家出走的吗?”

 

“我父亲——”Gilli开口,之后又纠正说,“我的父母都死了。”

 

“而你打算尽快去跟他们团聚?”Gwaine轻快地问道。

 

男孩阴沉地笑了笑,没有和Gwaine对视。“不用担心,”他说。“你看到的并不是我的全部。我有自己的本事。我会让他们见识到的。”

 

Gwaine不禁发出质疑的声音。

 

“你不相信我?”Gilli停了下来,然后开始在包中摸索。他展开一块叠起的布料,露出一枚金色的戒指,它单调的表面刻着一个记号,让Gwaine想起了Merlin的魔法书。“你是个逃犯,对吗?所以你应该能懂。这就是我会赢的原因。”

 

“你打算用魔法战斗,哈?”Gwaine说。他继续走,片刻之后男孩跟上了他,将戒指戴在中指上。“一般情况下我会说祝你好运,但是——我认识一个人,他应该会想找机会劝你放弃的。”他看了男孩固执的面容一眼,依旧带着点婴儿肥。“我觉得你至少该还我这个人情,”他温和地补充。“你就当是为了免费的晚餐和住宿好了。”

 

“比武大赛明天就开始了,”男孩顽固地说。“如果我不到场,我的名额就作废了。”

 

“那你的命呢?”Gwaine反驳。“如果被人发现了你打算怎么办?我得警告你,Arthur王子近来对魔法的洞察力可比之前犀利多了。”

 

“我不怕Pendragon家的人,”Gilli坚持。

 

“我也不怕,老弟,”Gwain轻松地说。“但不可否认,Arthur是个剑术精湛的剑士——虽然当他的面我绝对不会这么说。”Gilli给了他一个怀疑的眼神,于是他笑了。“另外,我朋友——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如果他知道你要用魔法对付他的王子…他会阻止你的。”

 

男孩嘲笑道。“他是什么,某种巫师?”

 

“是的,实际上,还是个很厉害的。你看,我可以跟你说实话,”Gwaine说。“因为一方面,就算你跟人讲也没人会相信你,另一方面——好吧,可以说我们在Camelot的人脉很有影响力。”

 

“但你是个逃犯。”

 

Gwaine低哼一声表示赞同。

 

“还有你的朋友,一个巫师在保护Pendragon家族?”这种年轻人特有的轻蔑,Gwaine几乎笑了出来。

 

“Arthur和他的父亲不同,”Gwaine说。“将来有一天,等王权交替后,魔法会回归Camelot——好吧,是头脑,我想。但在那之前,我不建议在公开场合使用它,或用来对付Arthur。”

 

“这是公开的比赛,”男孩固执地说。“你可以用一切可用的技能。没有魔法,我一无是处。”

 

“我,”Gwaine叙述,“在你这个岁数离开了家,没有盔甲,没有任何比武大赛去参加,只是单纯固执地想让整个世界端坐正视我的存在。让他们记住我的名字,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要用手中的剑赢得所有人的尊重。”

 

沉默。第一片飘落的树叶在他们脚下被踩碎。时间在心跳和脚步声中流逝,最终Gwaine的耐心得到了回报。

 

“那发生了什么?”

 

“我被卷入了斗争。受了伤,还被抢劫了。我喝醉了,被人算计,四仰八叉地被人扔了出来。差点被杀。某一天身无分文的我握着空酒杯独自坐在一间酒馆里,遇到了两个家伙。”他笑着摇摇头,只是想起了那一天。“然后,在与他们并肩作战后,我开始为他们而战。”

 

“那之后呢?”男孩催促,已经完全被好奇心占据。

 

“我依然在为他们战斗,”Gwaine说,同时庆幸两个人都不在场,没有听见他语气中的骄傲,在他自己耳中都一清二楚。“我愿意为他们而死。”

 

“他们是谁?”Gilli说。

 

“Arthur王子。还有他的巫师Merlin。”男孩愣在了路中间,而当Gwaine也准备停下时,他的坐骑撞到了他的肩膀。“要赢得有分量的人的尊重并不是靠剑术或魔法。来吧,还是之前开的条件——我会让你见识到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

最终,这周剩余的时间Gilli是和Merlin还有Gwaine共同度过的。Merlin一开始有所保留,但当他继续留在废墟,而不是前往Camelot参加比武大赛的开幕式时,他松了口气,开始享受与同龄魔法师为伴。

 

Gwaine像Merlin之前见过的那样,用教Elyan的方法指点Gilli,两人每天都花数小时练习剑术。Merlin给Gilli看了Gaius给他的魔法书,还教了他不少防御咒语。他认为,对自己能力的信心,可以缓解Gilli急切证明自己的渴望,从而使他远离麻烦。

 

他们讲故事。谈论自己的父亲。还有他们的梦想。

 

Elyan来废墟通知他们Arthur在比武大赛中取胜的消息,当三人一边打趣一边真诚地为他们的王子庆祝时,Gilli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当Gilli在黎明的晨光中背上行囊和佩剑,Merlin给了他两条建议。“如果你依然决心走自己的路,Helva城是魔法使用者的庇护所,”他说。“或者,这里——”他递给他的新朋友一卷纸——“那边有个叫Alice的女人,她是个治疗师。我已经写明了去哪里找她的方向,同时也可以作为你的介绍信。我确信她会很欢迎你做她的学生的——或者保镖。”Merlin笑了笑。“看你喜好。”

 

“谢谢。”Gilli接过纸卷小心翼翼地收好。

 

“我知道眼下看上去并不能立刻实现,”Merlin又说,“但有一天魔法会再次解禁。当那天到来时,你就不需要再隐藏真实的自己。你的天赋会得到认可。我们…我们会获得自由。”他不禁露出了微笑,但Gilli只是用更收敛的笑容作出了回应,点了点头。“谁知道呢,也许到时候我们还会相遇。”

 

“希望如此,”Gilli说着,主动伸手和Merlin握手。

 

Merlin目送他离开视野——在消失前转身挥了挥手。

 

随后叹息,他在想什么时候才能不再劝说人们远离Camelot,而是开始迎接他们归来。

 

——巫师的影子 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