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Merlin】【授翻】Refined By Fire (第二十三章)

👉其他章节传送

…………………………………………………………………………………………………………

24.寻找圣杯

 

Arthur天一亮就骑马出了城,裹着厚重的斗篷,既能隐藏身份又能抵御深秋的凉意——他调转马头前往与指令相反的方向。

 

到达废墟时天还没有全亮,因此他好奇在他的朋友熟睡时闯入是否会吓到他们。他的想法带给他的愉悦感很模糊,而且当他拖着双脚走过崩塌的主厅入口时,被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了,回响着紧迫。

 

有人来了。

 

嘘声的警示,Arthur并未辨认出Gwaine的声音,直到片刻后听见Merlin更清晰的声音。“是Arthur。”

 

他推开保护着他们所选住所的歪歪扭扭的大门,其内部基本未遭破坏。Gwaine从门后走出——离开为了防范Arthur之外的陌生人而埋伏的位置——将匕首插回腰间。

 

Merlin同样也已经起身,不过只穿着裤子和上衣,未系腰带,仿佛刚从地铺上起身,当他走近时,Arthur调整了下因赶路而紊乱的呼吸。“我需要你们。”

 

Merlin转身一挥手,随后屋内各处的物品开始朝一处飞去,自动打包。Gwaine开口,并非提问,“我们两个,还有马?”

 

Arthur点点头,于是Gwaine从他身边走过去准备马匹。

 

几分钟后,两人都准备就绪——穿上靴子,系上皮带,穿上斗篷,然后上马——自从一天前起,这是Arthur感觉最温暖和自信的时刻,因为他有这么两个人可以仰赖,召唤,无需多言,短时间内就能做好准备,甘愿为他效力。

 

“又一次远征,”Gwaine猜测,Arthur快步带他们出门——但步伐使他们依旧能继续交谈,而且可以保持速度走上一阵,因为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去哪?”

 

“Cenred的领地,”Arthur说,同时感到来自两人的惊讶,尽管出于不同原因。

 

“这次不是Odin了?”Gwaine说。

 

“不,”Arthur回道,“但他很可能趁火打劫,如果我们不能火速解决眼前的问题——还有不,Merlin,这次跟Ealdor没有关系。我们要去Essetir森林。”那离Merlin的村庄骑马仍有半天的路程;这次他们没时间顺道去拜访了。

 

“出什么事了,Arthur?”Merlin问。“为什么找我们,而且一个骑士都没来?”

 

于是Arthur告诉了他们。关于失踪的四人巡逻队,以及Cenred派来信使宣布他们死讯的事,声称他们越过了边境——这是争论的焦点。几乎,是宣战,就看Camelot如何回应了。

 

“你认为他是在故意挑衅?”Gwaine分析。

 

有可能。很可能。但此刻Arthur更担心的是Sir Leon——四人中的一人,而且本该和同僚一样确认死亡——直到Arthur看着同伴脸上严峻的表情,他开口让他们放心,Leon回来了,并讲述了一群德鲁伊人是如何用有魔力的杯子奇迹般地令他起死回生的事。

 

“生命之杯?”Merlin说,听到他的语气Arthur在马上扭身——眼角的余光看到Gwaine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你知道?”Arthur说。并非出于惊讶,说实话,而是好奇Merlin是否知道更多。

 

“我见过,”Merlin吐露。“我只是——我以为它已经被毁了。”

 

Gwaine哼了一声。“我们已经攒了二十五个故事了,老弟。”

 

Arthur挑眉,于是Merlin解释说,“他一直在记录我欠他多少故事。但是,Arthur,如果圣杯在德鲁伊人手中,它就很安全。他们能保守秘密,你可以相信他们。”

 

“你知道我父亲,”Arthur说着,再次看向前路。“他要把它锁进地窖。”

 

“那就在周围转几天,然后告诉他德鲁伊人搬走了,或把它藏起来了或毁了,或别的什么,”Gwaine说。“为什么要去找?”

 

“因为Cenred的信使一直到Sir Leon回来才走,”Arthur告诉他们。“我们担心他会把圣杯的事情报告给他的国王——Gaius跟我说了一些关于Morgause能用它来干嘛的美妙的恐怖故事。”

 

“我以为,它只是用来治疗的。”Arthur没有看,但他觉得Merlin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力。

 

“那是当你用杯子喝水时,”Arthur说。“显然,借助适当的咒语,在杯中加一点鲜血…就能建立一支不死军队。”

 

“所以说靠我们三个要去对付Cenred的大军,”Gwaine干巴巴地说。“不管是不是不死的,你对我们的能力这么有信心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德鲁伊人不会把圣杯交给Cenred或Morgause的,”Merlin说。

 

“那两人可能都不知道德鲁伊人在哪,”Arthur补充。“我需要Merlin帮我找到他们,说服他们相信我,把圣杯交给我。”

 

“然后我只是顺带去玩玩?”Gwaine说。

 

Arthur转身对他笑笑。“可以对付Cenred的大军。”

 

“或加入他们,”Gwaine抱怨,假装受到了冒犯。

 

但Merlin甚至都没有笑。

…………………………………………………………………………………………………………

你好Merlin试探。

 

山谷中弥漫的情绪如此厚重,令他呼吸困难,无法集中精神,只能努力透过浓雾寻找。大部分是迷失和害怕,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预示着已经铸成的错误只是为彻头彻尾的灾难拉开了序幕。

 

他咽了口口水又试了一次。你好?

 

随即被肩上的手下了一跳。他睁开双眼,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那是他的王子——Arthur的嘲笑片刻就被紧张的气氛驱散。“你没事吧?怎么了?”

 

“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Gwaine从山谷更深处叫道。

 

“他们还在。”渗入空气的那种情感如同灵魂的致命伤痛,无法摆脱。Merlin再次吞咽,庆幸Arthur的手还留在自己肩上。“出事了。”

 

他转移视线,在王子身后,狭窄山谷的一侧可以看见几个山洞——与山谷另一头相对应。当Merlin放下坐骑的缰绳,爬向清晰哭诉着无形恐惧和精神痛苦的入口时,Arthur放开了手。

 

他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脚下被惊扰的干燥尘土和碎石的声音——偶尔绊倒时手碰到碎石的声音——这让他无法听见身后的同伴或前方等待他的陌生人,但当他到达山洞阴冷的黑暗中时,那里似乎已经被遗弃了。

 

感觉很拥挤。

 

每一处都很干燥——地面,墙壁,墙顶,皮肤,眼睛,口腔——但安静惊恐的喘息声似乎打湿了空气。

 

Arthur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时,Merlin被吓了一跳——他转身看见Gwaine在洞口徘徊,观察他们身后的山谷——当Arthur踢开散落的便于打包携带的轻便物品,即废弃的随身物品和损毁的家具时,Merlin转回了头。Merlin越过他,深入洞穴之中。动作缓慢,不想误闯;他感觉到有人躲在那里——不管是生理上还是魔法上。

 

“Arthur,”Gwaine轻声叫道,随即Merlin转身看到逃犯正向王子打着暗号。Arthur走到山洞的一侧,站在墙边,用靴子踢开一张沾满泥土的毯子。

 

他瞥了Gwaine一眼,之后弯腰,从一个小男孩手中扯走了那块布——惊恐的双眼被柔软的长发遮挡,瘦削的双手高举作出无力的抵抗。Arthur用力抓着男孩的上臂,一把拉他站了起来。

 

“你的父母去哪了?”Arthur问,稳住他,并微微弯腰看着他的脸。“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放开那个孩子,”Merlin身后传来了人声,Arthur立刻作出了反应,转过男孩挡在身后,他的手瞬间移到剑柄上。

 

“不,等一下!”Merlin对他说——然后慢慢转过身,他的双手空举在两侧。

 

坑坑洼洼的山洞中,光线昏暗,三个人影站到了他的面前——如果要他猜应该是男性,三人都穿着斗篷而且两侧两人的脸隐藏在帽兜下。中间的一人很平静,脸上布满皱纹但平和,耳边和颈部翘着灰色的卷发。

 

“我们并没有恶意,”Merlin对他表述。“你吓到了我们——他只是想保护那个孩子。”

 

“让他走,Arthur,”Gwaine安静地说,依然在后方很远的地方。“他不会有事的。”

 

一阵笨拙的动作后,男孩越过Merlin跌跌撞撞朝长辈身边走去。他抬头看了Merlin片刻——后者不禁对他笑笑,并揉了揉他的头发。

 

Emrys,其中一人说道。

 

而Merlin并未意识到声音是直达他脑中而不是耳中的,他答道。“怎么?”

 

Arthur走上前来到他身边,挨个打量面前的人。“我是来自Camelot的Arthur Pendragon,”他说。“我是来请求你们将治疗的圣杯交给我们来保管。我们怕——”

 

“由你们保管?”中间的德鲁伊说道,带着温和的讽刺意味,而那个词在Merlin听来指向并不单一。“王子Arthur Pendragon,你知道站在你身边的人是谁吗?”

 

Arthur略带嘲笑地上下打量了Merlin一眼。“我认为,比谁都清楚,”他说。

 

那么Emrys,你是公开站在你的王子那边?

 

“我站在Arthur这边。”Merlin大声说。

 

“原谅我。”男人迈着不平稳的笨拙步伐,踩着崎岖的地面走近。“我们经历了漫长的等待,看起来…Uther之子,你已经知道他的魔法?你能接受,理解,并珍惜?”

 

整个山洞似乎都屏住了呼吸。Merlin怀疑自己的脸正因尴尬不自觉地烧得通红,因此他庆幸光线很昏暗。

 

“完全能,”Arthur回答。“老实说,我知道的不多,而且…或许还不够。”

 

“啊,”德鲁伊说,发自肺腑的惆怅叹息。“这项收获几乎抵消了我们的损失。”

 

“你们的损失?”Arthur说。

 

“它被抢走了,对吗?”Merlin几乎同时开口。

 

其他人开始现身,阴暗中出现人影,那种心灵受到亵渎,失去无法赎回的无价之宝的感觉…有所缓解。

 

“她来过,”德鲁伊首领说。“今早黎明时分。随她一同前来的男人冷酷无情,她的魔法黑暗,令人窒息,我们根本无力抵抗。我们这个族群不是战士,就算我们差点连年幼的孩子都被赶尽杀绝,圣杯依旧会被偷走用于堕落的用途,而到时将无人能在寻找的旅途中帮助你们。”

 

“她,”Arthur说。“Morgause。”

 

“我们能怎么办?”Gwaine问道,加入他们。“我们能抢回来吗?”

 

“来吧,”首领说。“我们可以看看。”

 

他带他们走入山洞深处,路过时他动了动手指,火把燃起了火苗。虽然Arthur和Gwaine都绷紧了神经——正如身在敌境的远征战士该有的反应——却没有人对陌生人公开使用魔法表现出畏缩。Merlin在他们身后自豪地笑着,他们停留的时间足够久,德鲁伊部落的其他人已经开始恢复日常活动了。

 

“我的名字叫Iseldir,”当他们跟着首领沿着崎岖的小路走向内室时,他朝身后说起。狭小,废弃,比过道稍大一点——Merlin看不到它的尽头。

 

中间有一根粗糙的柱子,是脱离洞穴天然构造的产物,或许已经成形几百年了,它的顶部凹陷,形成的水槽深度和半径类似Gaius的圆形药箱。里面装满了洞顶滴下的水,溢出的水流闪着微光,形成一股通向山洞更深处的细流。

 

Iseldir走到一旁,在抬高的水潭上打开手掌,水面立刻静止,宛如镜面。Arthur和Gwaine不自觉地向水中望去,于是Iseldir动了动手指召唤Merlin加入他们。“Emrys。”

 

他的两位同伴挪动了下位置,留出足够空间让他挤到两人中间,而不至于把Arthur挤到洞壁上,或把Gwaine挤到细流中。

 

Iseldir说了一句占卜的咒语,Merlin听了出来。“Diegol cnytte,gewitte me yst。”

 

画面开始聚集,成形。

 

第一个清楚的画面是Merlin记得的那个杯子。并非在神佑之岛的祭坛上,而是在广场上的一张小高脚桌上。在它后面——一团黄黑色的模糊影像形成了Morgause的样子,一脸急切但满足的得意笑容,握着一把短刃匕首尖头朝下——猩红色的液体沿着刀刃滴落——

 

画面切换。杯子已经装了三分之二红黑色的血液。

 

有人悲叹了一声,绝望回响在不规则的石墙间。Gwaine粗暴地咒骂了一声,并补充说,“我们晚了一步?”

 

没人回答他。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Merlin猛地移开,用手捂住双眼,感觉自己脸上的皮肤难以言喻的潮湿。

 

“我没看见Cenred,”Arthur用他面对明确和不可能的职责时惯用的强硬坚决语气说道。

 

“这里,”Iseldir说。

 

Merlin放下双手,看见那个残忍的国王,豺狼般的脸上露出机警惊愕的表情,他拔出交叉在后背的双刃,同时对战两名戴着头巾和面罩的下属,而与此同时,Morgause在他们身后露出邪恶愉快的笑容。一次——两次——国王三次给攻击者留下了致命伤。但完全无效。随后,他们砍倒了他,任由他一动不动躺在牛皮毯子上鲜血直流,无知地对女巫表示顺从。

 

“能铲除他真是可喜可贺,”Gwaine低声说。

 

场景又切换为更宏大的画面,一排排一列列Cenred的军队——想必现在已经受Morgause命令和控制。被柱子上零星的火把照亮——Merlin几乎能听到他的两位同伴正在计算和估计。

 

“那些不死军依旧需要吃饭睡觉什么的吗?”Gwaine问。

 

Iseldir在斗篷下耸了耸肩。他的手挥过天然水槽的表面,凌空抹去了画面。水面摇晃颤动了一下,就像一滴水溅起的水纹。“也许是,”他说“也许不是。”

 

“我听说,”Arthur说,“曾经有人这么干过。用圣杯的力量制造不死军队。”Iseldir点点头。“那么,他们是怎么被打败的?”

 

“必须把杯中的鲜血倒空。这样一来,咒语就失效了。”

 

“听起来也太容易了,”Gwaine评价。

 

Arthur发出了不耐烦的声音。“她朝Camelot进军时肯定不会把圣杯留下。她也绝不会不留人守护它。而且如果那些守卫知道他们的性命名副其实取决于对它的保护…”

 

Merlin明白绝望如同无形的瘴气般包裹着这个山谷。它隐约在他的灵魂深处窃窃私语,同时,它湿冷的触手正慢慢缠绕他的心。

 

“感谢你的帮助,”Arthur说。“还有你救了那位骑士。”他推了推Merlin,后者并没有动,然后他撞了下他的肩膀向洞口外的山谷走去。Merlin跌跌撞撞跟在他身后。

 

“你要去哪里?”跟在Gwaine身后的Iseldir问道。

 

Arthur回答了他。“当然是回Camelot。”

 

当然。Merlin哆嗦了一下,差点一跤摔到王子背上。

 

“也许我们能比她先到达,”Arthur又说。“不管是不是不死军,城堡从未在围城中被攻破过,而且我不会抛弃我的父亲和百姓。”

 

“你打算去哪?”Iseldir又问。“Emrys。”

 

他的语气让Arthur和Merlin同时停下了脚步,然后他的王子回头看着他的眼睛。

 

滴答。滴答。他有的是选择——留在德鲁伊人这里,Ealdor也不远,Camelot之外的任何地方——但归根究底,他只能去那里。

 

尽管他的声音听起来只是一声嘶哑的低语,Merlin重复道,“我站在Arthur这边。”

…………………………………………………………………………………………………………

Gwaine蹲坐在洞口,一边嚼着腌制的腊肉,一边看着他的两位同伴。

 

他对Gilli说愿意为他们中任何一个人而死时并没有夸张——但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并希望不是白白牺牲。他天生就不是个悲观的人。但就算是也无法想象谁能在整支军队的守护下夺走杯子。不管是不是城堡,没有一座城能永远扛住敌军的围攻。而他们的敌人听上去拥有无尽的时间。

 

很有意思,他沉思,那两个人是如此相似。无需多问Arthur是否会回去为他的百姓而战,就算在压倒性的劣势下。也根本无需质疑Merlin是否会回去为他的王子而战。两人都无比坚定毫不妥协,现在,带着德鲁伊人提供的储备和食物——却未接受休息的机会。在真正意义上。

 

Arthur在洞口踱步。有点像Gwaine曾见过的笼中野狼——来回走动,本能地寻觅不存在的逃脱机会——他高昂着头,仿佛能从几十里外看到行进中的Cenred大军。他因无法行动而暴躁,就像他情愿拔剑一口气迎战全军,相信自己的精神力量——即对他王国的热爱,以及遭受此等威胁时理应感到的愤慨——还有纯粹彻头彻尾的顽固,认为最终胜利一定是属于他的。

 

那也是两人的不同之处所在。

 

Merlin抱膝坐着,已经一动不动盯着山洞地上的一块石头有一刻钟了。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从他的表情看得出他正感到痛苦和无助。Gwaine曾在Merlin逃脱死刑后的最初几周里见过他的这一面,而且明白这意味着他觉得自己很没用。有任务要完成,有目标要实现,却无从下手。

 

而他正夹在中间。因此Gwaine干了他最擅长的事。

 

他朝Merlin耳边扔了块圆石。“所以说,Emrys。那是姓,昵称还是什么?”

 

Arthur迈步走过时沉默地看着他们;Gwaine考虑要不要绊他一跤,只为了打破他那看着就累的重复节奏。

 

Merlin微微动了动。“只是德鲁伊人有时会这么叫我。”

 

“渔人王也是这么说的,老弟,”Gwaine提醒他。“你别告诉我是个德鲁伊?”

 

Merlin哼了哼但没回答。Arthur迈开半步时突然停住——随后彻底停了下来。他们同时抬头看着他——后者此时正眯着眼看着洞口耀眼的阳光。

 

“渔人王,”Arthur缓慢但郑重其事地说。“他当时怎么说的?Albion的危机时刻已经迫近——当一切都似乎迷失时,它会为你指明方向。就在他给你那个小玩意的时候。”

 

Merlin手忙脚乱地起身;Gwaine依旧蹲着。“你认为那能帮上忙?”

 

“不管怎样,它可以给我答案,”Merlin说着,三大步走到Arthur身边。“我想第二次来自不死军的威胁可以称得上是黑暗的日子了。”

 

“它在哪?”虽然Merlin已经伸出了手,但Arthur依旧问道。

 

Gwaine捕捉到Merlin眼中闪过的金色魔法——他们无声地静候了片刻——随后一个闪闪发光的小物件从山谷那头,他们拴马的地方飞了过来。它优雅地调整方向,随后在空中迎面飞来。Arthur退缩了一下,但木质框架包裹的小瓶停住了,在Merlin伸出的手指边一尺处盘旋,于是他一把从空中摘了下来。

 

“太心急了,”Gwaine咕哝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加入他的朋友,他注意到山洞里居住的德鲁伊不停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你到哪都随身带着它?”问题的答案很明显。Arthur伸手去拿小瓶子,而Merlin任由他从他手中拿起小饰品。“所以,嗯…它要怎么——啊,怎么起作用?”

 

“我不知道,”Merlin坦白,盯着水中看。“如果书中有它的描述或解释,Gaius和我都没能查到。”

 

他们在那里站了一会儿。Merlin念了几句咒语,而Gwaine有点紧张——但什么都没发生。Merlin若有所思地出了一声;Arthur动了动,余光看了他一眼。Merlin从王子手中拿过瓶子,修长的手指拖着底部,站在三人中间再次开口。这次,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他微微转动它,皱了皱眉,然后用魔法的语言下令

 

毫无动静。

 

“也许你可以问问Iseldir,”Gwaine提议。“他可能知道如何——”

 

Gwaine话还没说完,Merlin已经转身,明显是想马上进山洞里面——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阿瓦隆的湖水…而没看脚下。他猛地向前绊了一跤——Gwaine和Arthur同时伸手去拉他,但都没来得及。Merlin直挺挺地摔在凹凸不平布满石块的地面上——他没用手稳住自己——而是危危险险地保住了瓶子。

 

但最后关头,当肺里的空气噗地一声被撞出来时,小饰品滑出了他的指尖。

 

然后摔了个粉碎。

 

有那么一会儿,整个山洞都笼罩在难以置信的沉默中,仿佛整个部落都因突如其来的可怕亵渎而摒住呼吸。

 

随后Arthur的咒骂声爆发了。“看在Camelot的份上,Merlin!你这该死的笨手笨脚的白痴——”

 

Merlin并没有理他,而是手忙脚乱地弥补,仿佛能将泼洒掉的珍贵湖水重新收集到手中;他哽咽着,“哦不哦不——”

 

“等一下,!”Gwaine说。

 

碎玻璃中流出的水发出镜面般的银色光泽,一滴未剩融入了平滑的表面——汇集在山洞地面的一个小坑中,形成了一个小水潭。

 

Gwaine走近。他既没透过水面看见底下金棕色的灰土,也没见其中倒映出头顶幽暗的洞壁。

 

他看见一个女孩。

 

Merlin细声说,“Freya?

…………………………………………………………………………………………………………

Arthur紧紧闭上了嘴,希望能收回之前的诅咒和侮辱。

 

造成眼下这种局面是他的错,而不是Merlin。他到达山洞时晚了一步,没来得及阻止女巫偷走圣杯。而现在,Merlin的不幸事故反而是利用渔人王馈赠礼物的关键所在。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很讽刺,他好奇那位远古国王是否从某种渠道得知了这位Emrys是个鲁莽,四肢不协调的年轻人——是否预见到了这些,甚至有意让其发生。

 

不过,Merlin的运气也再一次给他带来了收获。

 

他看着自己的前任仆人跪在山洞满是尘土的地面上,对朋友和陌生的德鲁伊人浑然不觉,全神贯注盯着那一小滩水中倒映出的女孩苍白的面容和朦胧飘动的秀发,Merlin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渴望着对方。

 

我很想你,女孩说着,露出甜美却忧伤的笑容。随后打断他结结巴巴的尝试,开口说,Merlin,我们的时间不多。

 

“真的是你吗?”

 

听到他年轻的朋友用那种语气说话,Arthur的心在胸中拧成了一团。这是个极其痛苦尴尬的私人时刻;他发现自己在退后,而此时Gwaine正走上前——两人撞到了一起,随即停了下来。

 

“阿瓦隆湖的水,对吗?”Gwaine在Arthur耳边低声说。“我在想这个Freya是否就是他的姑娘。只是他说过她已经…”

 

“谁?”Arthur说。

 

“他曾经喜欢过的德鲁伊女孩,”Gwaine回答。“因诅咒而死。他带她到湖边安葬,所以见鬼了到底——”

 

“不是见鬼了,”Arthur纠正。“是阿瓦隆。”

 

“魔法,”Gwaine简单扼要地总结。

 

“我想我见过她,”Arthur说。

 

你必须来湖边,在Gwaine因好奇心暂停保持安静时,他们听见她说。

 

“到时你会把剑给我?”Merlin问。他语气中的希望几乎与最初的难以置信一般痛苦。

 

他注意到德鲁伊人开始撤走,消失在黑暗中,沿着通道走向其他山洞,悄无声息地留给他们私人空间。但最后几人中有个孩子掉了一个陶罐,破碎的声音来的突然又刺耳。

 

Merlin受到惊吓抬起头——就一瞬间,但当他再次低头看时,那份礼物却仅仅是一滩水,渐渐渗入地上的尘土中。

 

“Freya?”Merlin轻声呼唤。一片寂静。他伸出手——Arthur似乎每次都能认出那是左手——在水潭上张开手指,用肌肤碰触水面闪烁的纹路。随后他整个身体在一声叹息中软了下来,他蹲坐着,依旧背对着他们。

 

“那是你的姑娘,老弟?”Gwaine略带同情静静说道。“她是个美人。”

 

Merlin低哼一声赞同,指关节仓促掠过颧骨,显然是抹去不慎流出的泪水。

 

“我认识她吗?”Arthur问。他意识到,涉及德鲁伊人的问题都带有一定风险,但这件事,他必须知道。“她看起来有点眼熟。”

 

Merlin脚跟用力站了起来。“我想你见过她一次,”他说,声音依然因情绪显得沙哑,而且他避开了Arthur 的目光。“一面之缘。”

 

下城区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听说他们走过或骑马经过时,人群中混着一两名德鲁伊人也并不意外。他强烈希望一切能有所不同——Merlin无法对他提起关于女孩的只言片语,或关于找到他隐匿中的巫师父亲的事——那些充满期待,幸福,担忧和苦难的寥寥可数的日子。

 

当Merlin越过他们准备离开山洞时,Arthur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引起了年纪小的那人的注意,并与他四目相对。“我很抱歉,”他说。“这么多事情你都只能藏在心里,不仅是魔法,而且我——我从来都不知道,我还可能对你说过很过分的话,或——”

 

“Arthur,别这样,”Merlin诚恳地说。“是我自己选择不告诉你的。要不然事情会很复杂,而且时机总是不对,还有…”

 

而他的朋友却依然能在他恋爱时支持他,不嫉妒也不怨恨。

 

“我知道,”Merlin说完,捏了捏手腕,然后带领他们走向明处。

 

“那么,我们现在要去取剑?”Gwaine说,在他们身后滑下洞口来到山谷。

 

“显然那些在圣杯中滴入鲜血的人已经成为活死人了,”Merlin说。“湖底有把剑可以杀死已死之物。”

 

“那——”Arthur思索了片刻,眼睛看着脚下。“离这里有六十里路,而且我们还身处敌境。如果先去那里,我们绝不可能赶在Morgause的大军之前到达Camelot。”

 

“赤手空拳,就算先到也无济于事,”Gwaine回道。“话说回来。”

 

Arthur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想到逼近他王国的死神。平民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是种不幸,骑士和士兵会第一时间为荣誉而战,却不知道他们的对手背后有邪恶的黑魔法撑腰。伤亡将十分惨重,而他却无能为力。

 

“就算有那把剑,你也不可能对抗整支军队,”Merlin说着,半转过身对上Arthur的视线。

 

他点了点头,清楚他的朋友说的没错。“我们得潜入城堡,找到圣杯。”而要达到这个目的,他们需要那把剑来防御。

 

“我们三个。”当他们的坐骑出现在眼前时,Gwaine夸张地叹了口气。

 

Arthur一惊,手指伸向剑柄,随后认出了站在三匹马前的那名德鲁伊。他告诉自己,Iseldir会走出山洞跟他们告别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们的马都恢复精神变强壮了,Arthur王子。”德鲁伊说。“我也已经给你们打包了新的补给。”

 

“谢谢,”Arthur说。努力表现地不那么惊讶。因为对德鲁伊人和这片土地来说,那名金发女巫和她的上千名不死战士无疑是比Uther Pendragon更可怕的敌人。

 

“如果还有什么我能为你们做的…”Iseldir又说,在Arthur和Gwaine翻身上马时递过了缰绳。

 

Merlin走近德鲁伊身边,用低沉的声音说,“你向Haldor捎个信需要多久?”

…………………………………………………………………………………………………………

湖一点都没变。微风拂过平静的湖面带起阵阵涟漪。森林中传来悠闲无忧无虑的声音,在他们周围和身后,水波拍打着他们脚下遍布圆石的湖畔。

 

然而,这一次,Gwaine完全没心情开玩笑。不想挑拨Merlin诉说难为情的故事或坦白稀奇古怪的事情,也不想惹恼Arthur让他紧绷的神经断开。

 

“现在怎么办?”Arthur说,仔细研究着湖面。双手叉腰,一脸深不可测的表情。

 

“有艘船。”Merlin指出。

 

此时Gwaine长久的疑惑得到了证实——即这份友谊是双向的。Arthur在改变,而且从Merlin身上学到了很多;而Merlin也从Arthur那里学到了不少。年纪小的那个人唯一流露出的感情就是冷静耐心。几乎,有点逆来顺受。

 

“我们有两个人坐上去那艘船就得翻,”Gwaine观察。一个成年人加上他背包的重量就可能让那小东西沉没。“谁去?”在他们身后一步,离湖畔更远的地方,他看着Arthur和Merlin互相看着对方。

 

“这是你的剑,”片刻之后,Merlin说。

 

“那是你的姑娘,”Arthur回答。

 

Merlin叹息,随后再次凝视着水面。“她曾经是,”他说。“在那几天里。她也可能依旧是,如果不是因为…”

 

Gwaine脑补到,诅咒,死亡,魔法

 

“现在,这是…另一种关系。一份友谊,特别而且独一无二。”

 

Gwaine强忍着没有对不言而喻的假设说出不敬和不合时宜的俏皮话——涉及魔法的——但,也就仅此而已

 

“你知道,”Arthur评论,并未朝拴在岸边随波摆动的小船走去。“我见到我母亲的时候——”Merlin对共同的回忆点点头。

 

二十六,Merlin…

 

“事后,我很庆幸能有这个机会。再次见到她,能与她有所联系,能拥有这段回忆。就算我知道无法留住她——不管那是幽灵,幻觉还是其他什么——那确实缓解了我对她的思念。而不是加剧。”

 

Gwaine能看出Merlin嘴角的笑意,在某种角度上这也令他好受了很多。“是的,我懂你的意思,”巫师说。

 

Arthur对他点点头,随后走向那艘小船,他的重量使船底嵌进了岸边的河床。他轻轻推了下又踢了一脚,在保证不弄湿靴子的前提下尽量让船漂到水中,而当他弯下身子蹲坐下来时,他朝身后叫到,“没有划桨。”

 

“用不着,”Merlin叫到。

 

当小船平稳地滑向湖心时,Gwaine看着他,但并未看到任何暴露魔法的金色光芒。他确实看见Merlin在惊奇地喘息时瞪大了双眼——随即转身见到闪耀的银色剑刃刺破水面,剑尖朝上从湖中升起。

 

水光闪烁,水花四溅,随后剑柄浮现,握着它的是一只苍白的手——苍白的手臂——但就这些。这就是他们见到的那位神奇的宝剑守护者的全部。

 

Gwaine看到Arthur吃惊地猝然一动,但从他的角度观察,他相信王子关注的是剑,而不是窥视水中更深层的秘密。

 

站在他身边的Merlin叹了口气——但并非出于沮丧,而且他的脸上带着笑容。“不觉得这很讽刺吗,”他低声说。

 

“什么?”Gwaine说。

 

给了一把剑。有时命运格外喜欢作弄人。”

 

Gwaine放弃了理解他年轻朋友的尝试。

…………………………………………………………………………………………………………

“所以,关于这把剑,”Arthur说。

 

Merlin藏起了笑容,以防骑马时王子朝他这边看。或许天黑前他们到不了废墟,但是不管怎样,如果他们想尽快赶到Camelot,也不会去那个不顺路的藏身之处。他们用了一天才到达阿瓦隆湖,漫长的旅途使他们筋疲力尽,而次日回程的旅途现在也即将结束。至少这次绕道使他们远离了Morgause的大军。就算有这把剑,也没理由冒险。

 

不过,Arthur似乎无法克制对这把剑的痴迷,这点令他想笑。是出于对保存和归还它的费解魔法,还是对铸造它的魔法的内在特质的认识,Merlin看不出来。但王子骑马时手一直紧靠或紧握着剑柄,还时不时低头看它一眼,并且一口回绝了Gwaine先帮他拿着的提议。未经Merlin——现在被授予Arthur之前那把剑的人——提议,而这比起单纯的一句它属于我要严肃和成熟的多。

 

“说到底这把剑为什么会在湖里?”Arthur说。

 

Merlin的下巴不自觉地僵硬,他跟在王子身后,直直地看着坐骑粗糙的棕色鬃毛。他和Freya之间的对话他们听见了多少?他很高兴能再见她一面,就像Arthur回忆起见他母亲的那次机会——不过他确实羡慕Arthur能有机会拥抱失去的所爱之人…

 

“是我放在那里的,”他承认。

 

Gwaine做出了难以置信的反应,就像是在大笑或咳嗽——Merlin在马上扭头,正好看到他的朋友喝水喝到一半。“怎么?二十七了,加上这个。”

 

Merlin面向前方——正对上回头的Arthur敏锐的目光。“我想这点上我和Gwaine是站在一边的,Merlin,”王子温和地说。“告诉我整个故事,如果你愿意?”

 

“那是…三年多之前,”Merlin说。“可能是我来到Camelot后六个月时。你记得——你父亲官方认可你作为他继承人的那一夜。一身黑衣的陌生人骑马从窗户闯进来,扔下护腕下战书的事。”

 

Gwaine咒骂了一声。“我可不知道马还有这本事。”

 

“我记得,”Arthur说,语气冷酷。“在我迎接挑战前,那位骑士杀了Pellinor和Owain。而且没人相信我能赢。”

 

Merlin停顿片刻,等待被唤起的旧日的失望情绪过去。“那位骑士是个死灵,Arthur,”他安静地说道。“是被黑魔法唤醒的尸体,目的是杀戮和削弱,直到击垮Pendragon家族让Camelot屈膝。”

 

“那个黑色骑士,”Arthur慢慢说道,“当时已经死了?Gaius是否——对,他当然知道…他告诉我父亲了吗?”

 

“有可能,”Merlin说,他的坐骑赶上Arthur时他看了一眼。“我想那就是为什么他让Gaius给你喝睡眠药剂,那样他就能替你出战。”

 

Arthur翻了个白眼,随后短暂地闭眼片刻,Merlin看到他叹息了一声,而不是听到。他很庆幸Gwaine此时没有多说什么。

 

“我当时并不知道他会这么做,”Merlin静静地对他说。“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传说——关于龙息铸成的剑,可以摧毁已死的东西。”

 

Arthur撇了撇嘴,仿佛在努力克制自己的笑容。“而且你知道上哪儿去找一条龙。”

 

Merlin微微缩瑟了一下,回头看见Gwaine一脸揶揄的笑容,还边摇头边用唇语说道,

 

“所以你从军械库偷了把剑——”Arthur说着,检查剑柄,仿佛他能认出三年前失窃的某把剑。

 

“我没有!”Merlin义愤填膺地说。“我问了Gwen,于是她给了我她父亲打过的最好的一把剑!”紧随他的爆发而来的是沉默,除了他们坐骑的马蹄声,和周围森林里的声响。

 

“是的。”Arthur的目光和空闲的手再次被他的新武器占据。“确实是。”

 

“那么,它又是怎么到湖里去的?”Gwaine说。

 

“嗯。”Merlin耸耸肩。“我当时正等着在决斗前把剑交给Arthur,走进来的却是Uther。”

 

这引起了Arthur的注意。“他能赢只是因为用了这把剑?”

 

Gwaine在他们身后窃笑。“你父亲用了把施过魔法的剑,而他本人却一无所知。”

 

“所以Kil——嗯,巨龙发现后非常生气。”当他差点口误说出巨龙的名字时,Merlin发现Arthur不冷不热地瞪了他一眼。Arthur能接受他结交远古的生物,但并不赞同。Merlin并不期待他们再次需要Kilgarrah帮助的那天,到时候他将不得不坦白更多真相。“除了Arthur,这把剑不该为任何人所用。因此我把它放在了没人能找到的地方。”

 

“湖里,”Gwaine补充。

 

Arthur抬起一只带着手套的手,收紧缰绳。他们紧随其后,尽管Merlin没有立刻理解这么做的原因。但王子没有更多暗示,只是跳下马,扔下缰绳悄悄前行。Merlin和Gwaine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也照做。

 

直到他来到Arthur身边才看到了尸体,后者抱着双臂站在原地。六人,穿着Camelot的红色制服。是一支巡逻队。彻底的屠杀——不见一具敌人的尸体。

 

Gwaine用Merlin从未听过的语言咒骂了一句——但他并没有异议。

 

片刻之后,Arthur放下双臂,警觉到Merlin没能察觉到的其他声音和动静;他和Gwaine再次跟上,绕着尸体所在的空地。Merlin很想检查一遍,但他们纹丝不动,根本没有呼吸的迹象。

 

背靠巨大的橡树,Arthur小心安静地拔出剑——随后Merlin听到了清脆的脚步声,他的魔法蓄势待发,腰上还挂着Arthur空出的那把剑。Gwaine的手指绕在武器的手柄上,三人同时深吸一口气。

 

Arthur转身绕过大树,砍下第一剑;Merlin迅速上前,举起空手聚集引导魔法——虽然无法击败不死军,但好歹能逃走——来者却不是Cenred的人。

 

龙息剑遭遇另一把剑,回响起金属的碰撞声;双方都在认出对方的那一刻愣在了原地。Merlin感觉自己脸上也绽放出了笑容。

 

“Lancelot!”Arthur惊呼,高兴的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他缓缓退后,放下武器,随后收剑入鞘;Lancelot也同样。

 

“殿下。”Lancelot微微鞠了一躬。“我知道自己违反了流放的条款,但——”

 

“我也是,老弟,”Gwaine在Arthur开口的同时解释,幽默的挖苦。

 

“我能怎么办?逮捕你吗?我很高兴见到你,Lancelot,不管你为什么而来。”

 

“Merlin给我捎了个信,”Lancelot解释,握紧Arthur伸出的手。

 

“通过德鲁伊人?”王子用相同的干巴巴的语气问道;Merlin耸肩,随后Arthur看着Lancelot的同伴——一位长着一张方脸的大个子,表情严肃,浅棕色的板寸头,应该比Gwaine的胡子剃的还勤——而Lancelot转向了Merlin。

 

Merlin听到陌生人自我介绍他叫Percival,随后Arthur纠正了他,邀请他去掉头衔,而Lancelot无视了Merlin伸出的手,用了一种更亲密私人的方式打了招呼。

 

“我以为你死了,”他的老朋友低声说。“传言说——Camelot王子的男仆因魔法被处死了。”

 

“对不起,”Lancelot拥抱完放开他时,Merlin对他说。“说来话长——”在他身后,正等着自我介绍的Gwaine哼了哼鼻子——“而且,也没多少人知道真相。”

 

“但现在,Arthur也是其中之一?”Lancelot说,不仅仅指从死刑中逃脱这件事。于是Merlin不禁再次露出了笑容。

 

——寻找圣杯 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