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1

原文: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6291/chapters/826240

原作者:Lise

剧情:接雷1,Loki从彩虹桥掉落后直接来到地球,被Coulson忽悠加入了神盾局,故事开始时Loki生理心理上都属于一团乱的状态,总体就是通过和妇联众人的合作慢慢与他人建立联系,走出阴影自我救赎的故事。故事分两条时间线同时展开,一条是从Coulson招募Loki开始,另一条是Loki坠落地球到Coulson出现之前的剧情(以插曲形式在每章结尾处出现)。

啰嗦几句:去年年底去电影院看了雷神3,就这么入了锤基坑,上lof搜文一看直接给吓傻了,这对画风为啥这么奇(huang)特(bao),苦于本人奇葩的喜好,感觉粮好少,于是决定边看边翻开个大坑,也给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做点贡献,初步打算先周更吧,最近破事多,感觉速度提不起来,本想多存点再发,但是想着新年新气象就想开新坑了。故事依旧是本人一贯喜欢的无CP文,比较慢热,貌似也没啥需要预警的内容,Thor出现会比较晚,前期基本是Loki和复联众人的互动。

以上。

…………………………………………………………………………………………………………

当Loki日常散完步后回到家时,他的公寓内有人。


又来了。


Loki缓慢地打开门,打起精神做好必要的进攻和防御准备,却发现眼前只有一个外表毫不起眼的人类(光这一点就使他与众不同),正坐在桌边喝着他的茶。“你是叫Luke吧?”他说着,放下茶杯站起身。“你好。我是特工Phil Coulson。我想是时候让我们好好谈一谈了。要联系上你可真不容易。”


要徒手撕碎这名特工的喉咙,Loki思索,并不是件难事。不过,他不认为他的房东会赞同,而他对那位老妇人还是有点好感的。他没有轻举妄动。


“我不欢迎擅闯者,”他告诉他的客人。特工微微一笑。


“你可以问问你的房东。是她让我进来的。她是个好人。她说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Loki微微降低了一点对Fairfax女士的好感。他非常肯定在经历了上次的事件后曾跟她谈过。“你来这里有何贵干,”他故作礼貌地说,“或者我能送你出去么?”最好是从窗户出去,他的语气暗示。


“这个嘛,”特工Phil Coulson说道。“我们已经尝试了几个月想找你聊聊了。”


啊,Loki想,又一个。虽然这一个,至少,看上去和其他的微微有点不同。几个月,同样,也说明了些问题。“那些拙略的绑架企图就是为了这个?”


Coulson看上去丝毫没有歉意。“好吧,事实上,是的。我们很好奇,而你似乎是个有趣的人。”


“我是个学生,”Loki泰然自若地说。“这学期在这里做国际交换生。如果你能让我去取下我的ID—”


“是的,”Coulson说,“这正是有意思的地方,不是吗?你有全套记录,但如果有人稍稍深入挖掘一下,就会发现这些在七个月前都不存在。而八个月前,有记录显示一名男子从天而降,却在次日从医院失踪。这难道不有趣吗?”


Loki紧张了。“噢,”他说,“非常,”并召唤他的魔法。


“哦,”Coulson加了句,“对了,我得说下。只要我有怪异举动或出任何事,我事先部署了一个端着装满大象镇定剂的枪支的狙击手。”小个子男人再次坐下,完全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喝茶吗?”


Loki用鼻子深吸一口气,呼出,随后心平气和地坐到了另一张椅子中。他无意引起骚动,而将这个男人扔出墙外无疑会引发骚动。“是的,”他带着略带讽刺的笑容说。“请给我来一点。”


他看着这位特工Coulson又倒了一杯茶,并优雅地接过,快速测试了是否有毒,证实没有。他抿了一口并等待,而闯入者正平静地看着他,Loki怀疑他有一半是装出来的。


“我该怎么称呼你?”最终Coulson开口,于是Loki对他露齿一笑。


“Luke就行。Mr. Silver,如果你非得问。”


他本以为对方会有异议,但Coulson只是点了点头。“好的,那么Mr. Silver。我是代表一个名为神盾局的组织来的,他们对天赋异禀的人…很感兴趣。”


Loki微微将头斜向一侧。“天赋异禀?”他说,要表现地略显困惑并不困难。


“就像,”Coulson说,带着一丝渴望证明给对方看的耐心,“让一名专业的医生默不作声地放你离开医院的能力。或是,比如,凭空伪造出完美假身份的能力。又或是让两名训练有素的特工老实交代出他们的任务目标的能力。”


Loki的手指抽搐。“那你们的组织会如何对待这些…天赋异禀的人?”


Coulson朝后靠去。“那些情报基本都属于机密。就目前,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一个…项目。可以算是。” 


“我问你就得回答,”Loki温和地说,十指抵着下巴,并看着对面的男人脸上第一次微微显露出紧张。


“也许我会,”片刻后他赞同道。“但那很可能会被视为我的行为怪异,并触发镇定剂,而我不认为你我真心希望发展到那一步。”Loki坐了回去又抿了口茶,在口中品味了片刻才咽下。


“那是什么让你认为我会有兴趣?”Loki半闭着眼睛说。“或许我是个潜在的征服者。”


“一种可能性,”Coulson说,“只是在之前的几次惨败后,我们一直在观察你。我们并不是唯一追踪你的人,对吗?我数过在过去三个月中有三个小型敌对组织曾接近过你。然而却在不久之后神秘地停止了活动。—哦,除了一个,”男人停在了这里,从口袋中掏出一小叠纸参考,“‘Javier Holzinger’,就这么消失了。”


Loki练习完美的无辜表情已经有凡人的好几生那么久了。“五个,”他温和地纠正。“曾有五个组织。而且每一个都似乎无比确信他们会是例外。你的假设很大胆;或许我只是想独来独往。”他想起了Javier。尤为坚定,尤为执着,而且特别喜欢在他面前用‘乳臭未干的小鬼’来形容Fairfax女士的孙女Angela。Loki对Angela的喜爱甚至超过对她奶奶的喜爱。


Loki真心希望他在穆斯贝尔海姆[1]过的愉快。


“五个,”Coulson说,听起来有点意外。“我们怎么会遗漏…啊,无所谓了。回答你的问题—我认为,”他说,并以意外敏锐的目光盯着Loki,“不管你来自哪里—而且我真心不认为是这里—也许你对这个地方已经产生了些许感情。如果不是被他们的阴谋惹烦了—可以这么说—你不会扭掉他们的脑袋来表明观点。”


“而你断定我没被你们惹恼?”


“你还没把我扔出窗外,”Coulson淡定地说,“而我不认为这是出于缺乏能力。因此我认为你至少有那么点兴趣。”


“对什么有兴趣?”


“还是,机密。但我能告诉你,这将为你提供绝无仅有的使用你独特能力的机会。”


“嗯。相当有吸引力。”Loki放下他的茶翘起腿,将脚踝搁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那你能提供什么?—换言之,一切你能告诉我的。”


“很简单,”Coulson说,他的目光锁定Loki的双眼,“另一种选择。不同于一直追着你的那些人的其他工作。”


“你认为绑架企图很有说服力?”


“正如你所见,”Coulson依旧泰然自若地说,而Loki确实不得不佩服有人能淡定到这种程度,“我们判定其他方式可能会更有效。”


“你们或许该先用那种方式,”Loki温和地指出。


“长期从事地下工作的弊端,”他的访客说。“我们首先想到的并非总是直白的方式。”


这点倒是…不假。而且,至少,目前为止,这个人好歹比其他人客气很多。还多几分趣味。少几分…恼人的小家子气,然而…“那如果我有兴趣?你接下来会告诉我什么?”Loki问,并仔细观察,发现男人的表情非常非常细微地亮了一点。


“我想让你跟我去个更隐蔽的地方详尽讨论一些事项。”Loki双手捧着他的茶杯。


“啊,”他说。并露出一丝极其细微的笑容。“不用了,谢谢。我想我没兴趣。”他对着茶水吹了吹。“你可以走了。”


沉默,不管多短暂,仍给了他一丝满足。他任由嘴角微微上翘。他等待着,已经能在脑海中听到愤怒的爆发,为什么不?或许一有攻击信号他就会一跃而起。


“好吧,”男人说道,并起身。“总之值得一试。”他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小卡片。“你可以打这个号码联系我,如果你改变主意想入伙。”


随后他离开了。Loki起身看着他出门,当对方停在门口时他绷紧了神经,有点期待—他也不确定。某些东西。“这就是你想说的全部?”


“不知为何,”男人转过身说,“我的直觉让我不太想强迫你,Mr. Silver。以我的经验死缠烂打并非永远是最佳方案,我确信—已故的?—Mr. Holzinger也赞同这一点。我的上级肯定会不满,但他相信我的判断。”他又停顿了片刻,随后打开门踏入走廊。“祝你今天过得愉快,”他几乎是欢快地说道,并关上了身后的大门。


Loki纹丝不动地静候着,但对方并未再出现。过了一会儿,他弯腰捡起对方留下的卡片。上面写着,特工Phil Coulson。没有职位。没有标识。只有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

 

他思索了片刻,随后将它装进了口袋。 

…………………………………………………………………………………………………………

插曲(一)


在他放手的前一刻,Loki曾有过一个转瞬即逝的疯狂想法,我要是死了呢


当时浮现在他脑中的答案使他松开了手指并坠落下去。是的,他想,伴着一种过去三天未曾体验过的奇特的平静。自从Thor遭到放逐,自从冰冷的手指缠上他的前臂,撕开一切如襁褓中的束缚般隐瞒他真相的伪装。是的,要是?如果还有别的,那就是某种好奇心。会怎样?

 

他没有足够的理由说不。

 

于是他任由自己的手指滑落,有段时间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在坠落,仅仅是看着头顶残破的虹桥离他远去,而Thor正张口大喊着一些他无法透过耳中的喧嚣声听清的话语。

 

之后他开始坠落。一切都如狂野嚎叫的声音和音乐,虚无的利爪深深嵌进他体内,将他的大脑撕开,直到他分不清宇宙和自己的界限。一切都从他体内倾泻而过,他能感觉到自己正被冲蚀,如海浪拍打沙滩一般,每一次涨潮都带走了他更多活力—

 

或许漫长又或许只是瞬间之后,Loki以足以令骨骼断裂和碾碎致命脏器的力道撞回了体内,他花了点时间才意识到改变的不仅仅是他,他不再坠落,而是落在了某个坚硬的物体上,被它撞伤。

 

他依旧感觉很僵硬,就像不管是什么力量将他逼回了自己体内,都做的过于简单粗暴,令他搅成一团,歪七扭八,他的视线模糊脑袋嗡嗡作响。嗡嗡声?不,是人声。

 

所以他没死。他跌出了虚空,落到了另一个领域,连湮灭都拒绝他并将他吐了出来,这真是—

 

挥之不去的疼痛试图侵入他的大脑。他无视了它,将之抛开,努力集中精神。如果他没死,他得弄清楚。他在哪里?瓦特海姆[2]?那真是太好了,就以他和那里的住民间的交情。华纳海姆?

 

“不,我他妈不是在开玩笑,刚刚有个人从而降,你能派辆该死的救护车过来吗?”

 

这些话语朦胧地渗入他的意识,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会让他浑身发凉。人类的声音。人类的语言。

 

他放手是为了寻死,但虚空却认为他不配,将他拒之门外,还扔进了九界这个污秽的大坑。Thor,曾因为不配,被发配到这里考验他的毅力。你从小就一直跟随他。紧跟在他身后。显然你还是老样子。

 

“哦天呐。”同一个声音,显然不是在对他说。“哦天呐,好多血,我是不是该,像是—”

 

米德加尔特[4],他想到。这是米德加尔特。啊,这可真是个天大的玩笑。一个天大,天大的玩笑。

 

他开始大笑。开始大笑而且无法停止,直到疼痛如恶狼吞日般张开大口将他吞下。

 

tbc

…………………………………………………………………………………………………………

文中注释:

[1]Muspellheim:北欧神话中的火之国

[2]Svartalfheim:北欧神话中黑暗精灵居住的地方

[3]Vanaheim:北欧神话中华纳神族居住的地方

[4]Midgard:北欧神话中人类居住的地方

下一章→

评论(36)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