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2

←上一章

…………………………………………………………………………………………………………

※ 本章节有少量血腥描写,先预警下 ※


第二章

 

这次来访令他苦恼。好吧。是苦恼一词最弱的含义。心烦,或许,会更确切一点。被人监视的想法令他不适,而他未曾留意到丝毫此种监视的迹象的事实,更是令他恼怒。

 

Ms. Fairfax评价了他的情绪恶化。“我觉得你就是闲的,”当他购物回家在楼梯上和她打照面时,她告诉他。“我知道那副模样。我原来有个侄子,没处打发时间的时候染上了非常糟糕的习惯。有你这样的头脑得活跃起来,年轻人。” 

 

他一如既往地产生了短暂,强烈的冲动,想告诉她自己可比他老多了,多谢关心,随后又一如既往地怀疑这话听起来估计就像小孩子发脾气。

 

相反,他弯腰亲了她的脸颊,清楚这能让她脸红。“你只是想摆脱我,”他边说边俏皮地咧开嘴,换上一副得意的傻笑,并躲开了她猛拍他肩膀的手,闪过她上了楼。

 

或许她言之有理,他并不喜欢这个想法,但却总是无法驱散这个念头。也就是他正在原地踏步,变得越来越无趣。过着舒适但平庸的生活。

 

这不正是你的目的吗?Loki脑中一个声音小声嘀咕道,但他从来就不擅长低调和平庸,也从没想过要那样。他一直很安静,低调做人,而且他也未收到任何音讯。没人被派来接叛徒(小王子)回家。这很好

 

是的。他没什么要证明的,尤其是向他们。

 

他将卡片放在口袋里,安静的时候拿出来看几眼,直到号码已经了熟于心。他想过打电话,不为别的,只是出于好奇。他永远的弱点。

 

不过,打过去总感觉像拱手让出胜利,而这让Loki很不是滋味。他近来本就胜绩寥寥。

 

当然,到头来,让他做出决定的并非无所事事,也非好奇心。

 

而是某些人类不懂得什么叫别去招惹他人。

 

“他们掳走了Angela,”Ms. Fairfax说,声音微带颤抖。这是一个阴沉的星期四。他口袋里的卡片早已磨淡了字迹。这令刚散完步回家的Loki措手不及,只能对着她干眨眼。

 

她一直在前门口等他。他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中的一捆书,转向她。“抱歉?”

 

“来了几个人,”她说。Loki看着她的双手,发现它们正攥着裙子在抖。“他们说要见你。我说你出去了,于是他们说等你,但我看他们不面善,于是我就说…他们带走了Angela,”她无助地又说了一遍,“你知道她,不过是个孩子,她只是说…我不明白,Luke,他们是谁,他们想怎样?”

 

“Margaret,”Loki说,十分刻意地用重音念出她的名字。“告诉我。他们留下联系方式了吗?”之前,他想,同时胃中慢慢产生一股尖酸刻薄的灼烧感,之前他们从未打过这个收留他,并对他的怪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女人的主意。他们从来没把她放在过眼里。

 

Ms. Fairfax抬起头,瞪大了双眼。“有个地址,”正当Loki以为她忘了他的问题时,她说道。“他们留了个电话号码,但Luke,告诉我发生—” 

 

“把号码告诉我。”

 

她欲言又止,即使处于恐慌中却仍旧露出了担忧的神色。“Luke,这些人不会是…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不,”Loki说,随后笑了笑,只是微微。“不过他们倒是有可能。”Ms. Fairfax焦急地坐立不安。


“他们说不许报警,”她压低声音说。“如果我报警他们会杀了Angela。”

 

Loki上前一步拉近两人间的距离,并伸手轻轻捧起她的脸。“听着,”他说,语速缓慢,咬字清晰,并在话语中渗入极其细微的力量,使它们更有说服力。“上楼。到我的屋子去。给你自己沏杯茶。然后等。在你感到无聊前Angela和我就会回来。一切都会好的。现在。”他看着她的双眼。“号码。” 

…………………………………………………………………………………………………………

Loki一直等到Ms. Fairfax一脸茫然地上楼后才拨出电话。听到接通的瞬间,他亲切地说道,“我听说你们在找我?” 

 

“你没听错,”片刻之后,电话另一头的声音说道。很粗鲁,正常。“我们会给你好处的。”

 

“当然,”Loki愉悦地说。“我很乐意。我们在哪见,然后谈条件?”

 

男人迟疑了一下,但也就一下。显然这在对方的意料之内。正如所有其他人一样。他们似乎都相当笃定他绝不会对他们开出的条件不感兴趣。他飞快说了个地址。“…现在?”

 

“正合我意,是的。啊,还有一件事,”Loki加了句。“你们不会正好—在找我时借走了一个小女孩吧,有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男人说道,“是的,我们—”

 

“很好,”Loki打断他。“带上她。一个麻烦的孩子,但她对我还有用。”他圆滑地未在语调中泄露任何程度的不愉快,右手却因想捏碎血肉的冲动不停地张张合合。“清楚了?”

 

“好,”电话另一头的声音犹豫片刻后说,“我会负责这件事的,”于是Loki得到了短暂恶意的满足。对方听起来很意外。还有点担忧。不错;让他去。他们都该担忧。所有这些—

 

“很高兴您能欣然同意,”Loki说,发音清晰准确,随后他挂断了电话。他慢慢深呼吸了几次,并收起手机,努力在即将涌上他咽喉的冰冷残忍的怒火中保持冷静。

 

地方不远,于是他步行前往。

 

利用这段时间将他的怒火冷却至闷火。或是文火慢炖。

 

然而,在怒火之下,还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内疚感。他们根本不会来,他想,如果不是你在这里引他们来。伤害总是与你如影随形,降临到这些渺小的人身上。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他迈开步子。而如果他们伤害了她,这笔账也该算到你头上。明亮的大眼睛死后呆滞的目光,沾满鲜血的小手—

 

Loki咽下了他的咆哮,停在目标大楼的街对面。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才穿过马路,轻声敲门。他的智商不带感情地告诉他或许该制定个计划。他的其他部分却对此不甚感冒。

 

他一直很擅长临场发挥。

 

门开了,有人眯眼看着他。Loki露出愉快的笑容。“我想你们在等我?”他说,只在语气中掺入一丝庄严的不耐烦。大门立刻完全敞开。眼前的男人比他矮不少,Loki观察到,而且衣着配色简直是车祸现场。Loki认为他永远都无法理解人类花里胡哨的喜好。

 

“你来的真快,”男人说,听起来无疑很高兴。“我以为会更麻烦。你可是出了名的不愿跟人合作。”


“是吗?”Loki一脸纯良地说。出了名。他费尽心思,还是堵不住谣言,而且显然完全没能阻止这种顽固的纠缠。这可真是…令人不爽。“啊,怎么说。人总会厌倦。”

 

“当然,当然。好吧,我得说我非常高兴你能协助我们办这…”

 

老子不在乎,Loki一时冲动想说,你那些微不足道的计划。你那些卑微的欲望。老子才不管你那些暗地里的小偷小摸和权力斗争。时间—

 

抓重点。他尽力装出感兴趣的样子,并跟随着这个喜形于色得意忘形的蒙面男子的步伐。不去理睬男人的声音,但在适当的时候点头并低声附和—这是他早就用的炉火纯青的一项技能—并研究周围的环境。他没有看到Angela的踪影。数名穿着不引人注目的下属站正在两侧,沉闷乏味。

 

“所以你看,” 男人打开通往一间新屋子的大门时,他脑中依然在留意这只爬虫的某个边缘角落听到,“我们可以用—”

 

他花了点时间才认出屋子另一面传来的朦胧声响。Angela,他想。她…

 

她在哭。是打嗝声,抽噎声,而且正拼命努力不发出声音。

 

他的头脑变得异常冷酷平静安定。同时又难以忍受,不可思议地清晰,就像每次巨幅拼图卡入正确位置时一样。Loki站定并转向他,用鼻腔缓慢呼吸了一次。

 

“那是不是,”他温和地问,“我跟你提过的那个女孩?”

 

“什么?哦,”他说。“是的,我猜是,谁来让她闭上嘴?”

 

他想象着棕色的大眼睛毫无畏惧地仰视着他。她强烈的好奇心。她见到他时开朗单纯的笑容。要他讲故事,抱着她,逗她笑。

 

“Angela,”他提高嗓门说道,“闭上你的眼睛,堵上你的耳朵。”

 

沉默降临,完全且彻底。一声吸鼻子的声音,随后,尽管他依然看不见她,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嗓音:“Mr. Luke?”

 

“等一下,”他身旁的面具男说道。“这是怎么—”

 

“是的,”Loki无视了他,说道。“是我。Mr.Luke。Angela,我要你闭上眼睛堵住耳朵。拜托。”

 

那个不久之后名字将失去存在意义的男人抓住了Loki的胳膊。“我要你现在就解释清楚,”他说,而Loki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故意的。

 

“不要,”他沉着地说。“未经许可就碰我。除非你不想要你的手。”男人放开手,在他还未收手时Loki就有十足把握,因为片刻之后他几乎就能听见对方气得寒毛直竖,并挺直了身体。他希望,诚心地希望,Angela此时没有在听也没有在看。

 

“你以为,”面具男说道,或者说是咆哮道,他依然对自己信心十足,“你这是在—”

 

Loki转身,一手束缚住对方,另一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抠进了对方的眼窝,直到眼球如剥了皮的葡萄般弹出,而这个男人,这个可悲渺小的凡人,开始放声尖叫。“我以为,”Loki说,他的嗓音在自己听来都过于冷静,“我已经清楚表明了对此类事情毫无兴趣。”他缩手,在男人脸颊上抹上两道清晰的宛如泪痕的血迹,观赏了片刻血泪不止的对方,随后召唤魔法。“我不想跟你合作。我永远不会想跟你合作。而且我对那些袭击小孩子的人毫不手软。”

 

内脏同时爆裂的咯咯声给他带来了几分满足。

 

其余人都退后了一步。

 

Loki对他们露出的笑容与其说是人类更不如说像鲨鱼。“我非常想为你们每个人单独设计不同的惩罚,”他刻意欢快地说,“但恐怕我只是没这个时间。”

 

他可以用一句话形容这群卑鄙的人类。至少他们死不罢休。大多数人跑了。

…………………………………………………………………………………………………………

他小心翼翼地从残骸中走过,发现溅了一身鲜血的Angela正缩在墙角。她惊恐地看着他,试图躲得更远。Loki伸出手抚上她的太阳穴,温柔地催促她入睡,并忘却。刚刚好能让她放松下来。随后他抱起了她。

 

“嘘,”他说,并感到一阵怪异的苦闷。“现在你会没事的。”

 

她呜咽着,不相信他,随后彻底陷入了睡梦中。

 

血迹,他麻木地想,需要个解释。估计他无法继续待在这里了,就算Ms.Fairfax能接受。他几乎都希望…

 

但不,其实并不。他不后悔杀了他们。只是后悔吓到了Angela。他特别疼爱她。而这将成为过去的事实令他不悦。

 

他将Angela安置在她祖母的房间后回到了自己的公寓,Ms. Fairfax在开门的瞬间立刻弹了起来。“她回来了,”他平静地说。“睡着了。在她床上。”

 

“哦,谢天谢地,”她说着冲上前。Loki没来得及躲开她的拥抱,于是尴尬地拍着她的后背。“哦,感谢…这是血?”她放开他,问道,Loki赶紧退后,迅速掩盖证据。

 

“去看看她吧,”他静静说道。“我…很好。还有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她纠结了片刻,但并非真心在质疑,而且她似乎接受了刚才是自己的错觉。

 

“只要你没受伤,”她将信将疑地说。“我会—我会报警的,我早就应该,我只是—”

 

“不,”Loki坚决地说。“没这必要。事情已经解决了。是因为…一个误会。”他挂上从容的笑脸。“我没受伤。Angela也没事,就是吓到了。别再多想了。”

 

他一直等到大门在她身后静静合上才轻声呼出一口气。他的怒火并未熄灭。火势已减弱,但仍旧在烧。毋庸置疑有人跑了,而且就算没有,谣言总会传播。其他人也迟早会找上门。或许会更坚决。目的性更强。将他的保护解读为弱点(正解,他脑海中响起一声嘲讽)并加以利用。

 

他的手无意识地滑入口袋,触摸袋中的卡片已磨损的表面。他拿出卡片细细观察。特工的首字母沾上了一点锈迹。

 

另一种选择。

 

他的拇指摩挲着早已铭记于心的号码。

 

随后他给Coulson打了电话。“你上次说提供另一种选择,”他说,声音干脆清楚。“如果这还有效…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

插曲(二)

 

Loki从混乱破碎的梦境中醒来,头晕目眩,口中一股胆汁的味道。有那么一刻他茫然地想,这都不是真的。这都是—这都是梦。一个糟糕的—

 

但还没想完他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他能从空气中闻到,能从他身上挥之不去的疼痛中感觉到,并从边缘过于锋利的清晰记忆中回想起一切。米德加尔特。某人,在某处,正在笑。或许甚至能让Heimdall咧开笑容。

 

他好奇他们是否会追他到这里。将他押回阿斯加德受审,判他叛国,图谋弑兄,弑父,还有所有其他罪名。他们是否认为值得这么做,或是认为已经彻底击垮了他,放逐就够了。并不是说他还能再回去。不,奇迹也无法使Odin的次子—假儿子复位,痊愈,获得宽恕。

 

再次睡去的想法很诱人,任由自己被脑中的迷雾所笼罩,沉入静谧之所,在那里他无需思考行动或做任何事,但Loki从来就不是个轻易屈服的人。看起来命运三女神对他在这方面的努力也并不看好。


Loki先试着活动了一下四肢,确认都能动,随后睁开双眼坐了起来。他正坐在一间非常单调的纯白房间内,而当他低头朝自己看去时,发现他们拿走了他的衣服,并给他套了身宽松乏味的袍子。他的内脏裂开,随后再次自我修复,他疼得轻轻嘀咕了一声,这次正确愈合了。

 

他突然感到一阵荒谬的恐惧,随即召唤他的魔法。还在,而且如暖流般涌向全身。虽然波动有点消沉虚弱,但还在。不论虚无对他做了什么,它并未夺走他的魔法。不管除此之外他缺少多少(非常多,他胸口的空洞低声回响着)至少这点,他仍旧拥有。

 

要事为先。在适当时候避开Heimdall的耳目对他来说已经是老生常谈了。眼下这也并非难事,就像在肩上围件披风。或许现在消失已经太迟了,但他可以寄希望于对方并未积极寻找他这个微不足道的人,还有Heimdall会对他视而不见。

 

可以指望仅此一次,他的隐身术能够为他自己所用。

 

“你好,”门口传来一声凡人欢快的嗓音。Loki睁眼看去。平平无奇,他判断,人类,而且从他的着装看并非守卫也非士兵。“看来你已经—”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在话语中渗入了些许力量,暗示,你想回答,这极度重要。

 

“Frank Kolstein医生,“男人眨眼间就被他蛊惑,Loki克制住微笑的冲动。意志力太薄弱。毫不费力。

 

“我被囚禁在这里了?”

 

“不,但你,”男人开口,但他的眉头紧蹙。

 

“那我想,”Loki说,微微加强暗示,顺应我,你想的,这真有那么麻烦么?“你应该不会质疑我离开,对吗?”是的,他想,这无伤大雅。留下可能也不存在风险。但他不想。他体内离开的渴望要强于使他想留下的乏力感。另外或许他体内还有那个小小的愤世嫉俗的自己,看,哥哥,看他们在我们面前有多容易屈膝?你在他们身上到底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是我身上没有的?

 

“哦,”男人说—医生,中庭治疗师,Loki记得。“当然。”Loki努力站起身,专注于维持站姿。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感令他有一瞬间以为自己会倒下,但他没有。他起步朝男人推开的门走去,意识到后背的凉风是因为正穿着衣不蔽体只在两处松散系起的袍子,他停下脚步。

 

“嗯,”他说着看了眼医生,后者正看着他聚精会神地等待指示。也许他之前太强硬了。“我能借用下你的衣服么?”片刻之后他问道,随即男人匆忙脱了下来。Loki穿上,就算这身制服糟糕透顶,但好歹也能蔽体。他打量着治疗师,思索是否还有什么问题该问清楚。

 

他的头脑迟钝地无法思考。他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它白色的光芒和消毒水的味道。“你最好,”他说,“休息一会儿。那边的床看起来很舒服,不是吗?”

 

“当然,”治疗师急切地说。Loki转身溜出房间,在周身笼罩了一层能让他不被凡人发现的魔法,至少暂时可以。但愿休息可以驱除他施加在男人身上的魔法残留的一切效果。

 

这重要吗?在他谨慎穿过走廊时脑海中响起一声低语。他无足轻重。正如你一样。你也无关紧要。这点还不够清楚吗?你打算拿自己怎么办,凄惨,悲哀—

 

他该怎么办?

 

问得好。Loki穿过大堂,这里似乎是栋满是治疗师(人类,Loki提醒自己,易碎易伤,他们的需求更大)的大楼,并试图理清他混乱的思绪。

 

你已经一无所有了。这就是你当时放手的理由,不是吗?

 

反正那段人生从来就是个谎言,Loki狠下心想。或许这样最好。从今以后,你可以亲手创造一切。如果你只能依靠自己,那就自给自足。以往也一贯如此,不是吗?

 

或者,更凄凉地看,死亡都不接受你。除了活下去,还能怎样?

 

他出门步入阳光中,在刺目的日光和突然扑面而来的陌生喧闹声中眨了眨眼。米德加尔特和它的住民,动物,及车辆永恒不变的喋喋不休。他的步伐再次不稳,他依然憔悴,仍旧疲惫不堪。

 

他穿过马路,悄无声息地坐到一小片草地中若隐若现的一张长凳上。如果Thor和Odin发现他在这里,他们会提着他的脖子抓他回去。这意味着融入。意味着假扮人类,模仿他们的谈吐,生活—Loki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和穿着。这意味着从里到外摸透他们,直到他的伪装完美。

 

他一直都很有表演天赋。

 

你从小就学会了,傻子,那个轻柔,卑鄙又残忍的声音说道。你无时无刻不在说谎,就算是那时候。但现在你明白了。Loki想起蜷缩着坐在雪中,扯去嘴唇上的缝线。[1]一天,他怀恨想着。然后又一天。再一天。你也许是个怪物,但你还没死。

 

活下去。你要做的只是,活下去。

 

该来的总会来。必须来。


tbc

…………………………………………………………………………………………………………

[1]情节来自原作者的一个短片,是讲Loki被矮人缝上嘴唇的故事。


下一章→

评论(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