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3

←上一章

…………………………………………………………………………………………………………

第三章

 

他在离他公寓几条街外的一家咖啡馆内第二次见到了特工Phil Coulson。过去的几天,Ms. Fairfax一直都试图跟他谈谈。他能毫无疑问猜出谈话的内容,而且并不想让她得逞。他会解决这件事,然后去别的地方,想必,是被派驻的地点。

 

“我想我说过我们该找个更隐蔽的地方谈话,”Coulson在Loki对面坐下的同时说道,并环视了一圈熙熙攘攘的店堂。

 

“哦,”Loki笑容可掬地说,“这里就是。这间屋子内的任何人都不会多看我们一眼。任何企图偷听的人都只会听到关于东北部农业前景的枯燥对话。我发现安静的地方最难保护隐私。此外,我喜欢这里的咖啡。”

 

Coulson正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Loki由他去盯。一天过去他的怒火已经平息,让他有些许反悔的念头,并再次变得谨慎。虽然如果他对自己坦诚,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最终,特工靠上椅背温和地说,“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给我打电话。”

 

Loki眯起眼。“但你知道我会打给你?”

 

“我的直觉很准。”男人有副寡淡的嗓音。平缓冷静且毫无特点。Loki好奇这是否是出于自身利益精心编排的假象,但—不。这可以说是过于多疑了。那种行为在某些场合情有可原,然而眼下,他认为还不至于。虽然他不怀疑特工Coulson在必要时可以心狠手辣,但虐待儿童似乎…不太可能。

 

“好吧,”Loki说,以同样寡淡的语气呼应Coulson的嗓音。“我会带给你很多惊喜。”

 

“看起来是。”Coulson微微前倾。“你在电话里提到了条件。你明白我必须得先把这些弄清楚,才能告诉你更多关于这个…项目的信息。”

 

“当然,”Loki说。“我想你会发现它们很简单。最近我的房东相当不幸地卷入了一起由另一个有意…拉拢我的人引发的争执中。”

 

“我听说几天前发生了一起血洗事件。我认为报道将它归为了帮派冲突。”

 

Loki抿了口咖啡。“真遗憾,我听说暴力事件有增无减。”他抬眼。“还是说,你是在问我?”

 

Coulson无声地盯了他片刻。这对Loki来说小菜一碟,他无视了他。最后,特工问道,“你提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

 

“你一直在监视我。我想要你继续监视她,并确保没人发现。或者即使被人发现了,也能让他们…彻底打消念头。”

 

“你希望她们得到保护。”

 

Loki不会这么表达。但他估计这已经够确切了。“是的。”Coulson点点头。

 

“那很容易。还有什么?”

 

Loki用鼻子深吸一口气再呼出。“只有一条。给予我合理的自主性。停止你们的监视。就如何执行任何…接收到的指示,我要拥有自由裁量权。我不是单纯的工具,也不会以这种形式为你们所用。不管是谁。”他事后才发现自己的语气比他的本意要激烈得多。或许,那道回声,依然还在他耳中,另一件偷来的神器[1]。

 

Coulson打量他的样子就像是在努力解开一个谜题。“合情合理,”他最后说。“有特定的…指标。对于监视,当然可以撤销。”

 

Loki双手合十抵着下颌。“我保留以自己的方式处理纠缠不休的监视人的权力,”他说道,而特工的表情,如果可能的话,变得越发寡淡。Loki静候着。

 

“空出时间保持联系,”Coulson最终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Loki双手捧着咖啡,享受着掌间的热度。“那就没问题了。这就是我的条件。”

 

“就这些?”

 

“我告诉过你它们很简单。”他朝Coulson扬起了眉毛。“现在,你能告诉我更多关于这个项目的事么?”

 

Coulson沉默了很久。他匆匆扫过四周看起来漠不关心四处乱转的人群。当Coulson未再多做反对重新看向他时,Loki一时间有点钦佩。“我们是一个在美国境内活动,对抗…非同寻常的威胁的地下组织。”

 

“恰当的模棱两可。”

 

“我们工作在多个前线,”Coulson短暂停顿后说。“间谍活动,暗杀,防御。基本忙于那些其他组织无法处理的威胁。你听说过变种人吗?”

 

Loki没听说过。不过,这个词意味着什么并不难猜。“我想是的,听过。”

 

“越多的变种人出现,我们就会…越多地介入和他们打交道。而拥有有效应对他们的方案也就越发重要。”

 

“而你希望我在这些…方案中占有一席之地。”

 

“是的。我们相信你的独特天赋能派上用场。”

 

“此外,”Loki浅浅一笑补充道,“你们想把我安置在可以监控我的—用你们的话说—‘天赋’的地方。”

 

“是的,”Coulson不带一丝尴尬泰然自若地说。“也有这层考虑。”Loki不得不佩服,只是略微地,一个凡人,多少清楚他有多大能耐,却依然能如此气定神闲…可以说,有着面不改色的胆量。

 

“啊,”Loki说。“我明白了。我想以这种方式能更有效地实现这一点…相比之前的手段。”他微微仰头。“我能否问下你们具体会让我做些什么?”

 

“那多少取决于我们决定对你进行哪方面的培训…”

 

“不劳你们费事,”Loki平和地说。“给我一张脸,以及一些举止习惯,没有我伪装不了的人。我能在大部分场所不被察觉来去自如。我有能力使用大多数武器,最擅长的是飞刀。我有丰富的谈判经验。正如你所见,我对劝说也很有一手。”

 

“…相当地多才多艺。”

 

“技多不压身。”Loki给了Coulson一个平和而无辜的笑容。Coulson看起来并不买账。

 

“不过在开工前,我们仍旧需要对你做一次考核评估。”

 

“并未超出我的预期。”小个子男人审视着他。

 

“你似乎对这一切表现地很随意,”Coulson观察到。Loki打量了他片刻,随后靠后倚着。

 

“你的观察力很敏锐,我并非来自这里。老实说,我甚至不是自愿来这里的。我很容易厌倦,而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能拴住我。你的提议引起了我的兴趣,而且似乎也最符合我的利益。”

 

“也符合你的房东及其家人的最大利益,”特工补充道,他的目光诡异地犀利,Loki克制住皱眉的冲动只是单纯地低了下头。这个男人似乎很在意这些。他们沉默了片刻。随后特工问道,“你来自哪里?”

 

“为什么这么问,特工,”Loki圆滑地说。“你知道我住在哪。”

 

“你从天而降,”Coulson坚持问。“你是从哪里落下来的?”

 

,Loki想。他们想知道我是否—他们猜到了么?不,他们没理由怀疑偶然之外的可能性,而且那个Jane肯定已经告诉他们彩虹桥被毁的事—“这重要吗?我已经回不去了。”

 

成功保持语气平稳令他产生了微微一丝满足感。至少,他想,那道伤口已经不那么疼了。就算还远未愈合。“有可能,”Coulson说。“如果你正遭追杀,比方说,”Loki感到一股荒唐的想退缩的冲动。追杀他,就像当时的毁灭者那样。不,或许,是他更深思熟虑的那个计划[2]。

 

幸好他们没见过他的样子,起码。

 

“没人会追我到这里,”Loki从容自如地说,态度极为坦诚。“正如我无法回去,他们也没有来此的途径。”严格意义上两者皆非真相,但也相差无几。他们不会大费周章。除非事出有因。只要他不露面他们就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他并不打算露面。

 

Coulson又观察了他片刻,但似乎接受了他答案。“还有一些手续需要办理。不是在这里。”

 

“我的事已经都安排好了。我只需要回公寓拿几件东西。”

 

Coulson起身。“我可以安排几小时内出发的航班。”Loki喝下最后一口咖啡并放下杯子,同样站起身。

 

“我估计这点时间足够了。”

 

他捕捉到,只是一瞬间,迄今为止他在这名面无表情的男人脸上看到的第一个笑容。然而,那并未持续多久,随后他伸出手,Loki伸手与他正式地握了握手。“欢迎加入,Mr. Silver。”

 

“请,”Loki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说道。“叫我Luke。”

…………………………………………………………………………………………………………

当他回到家时Ms. Fairfax正坐在他的沙发上等他。 

 

“闹剧到此为止了,年轻人,”她爽快地说。“我不会让你再避开我,也绝不会让你再见都不说一声就悠哉地离去。”

 

Loki眨眼看着她。或许是Angela说了些什么。又或许她将其视作小孩子的幻想未去理会。不管怎样,他感受到一阵过于接近负罪感的苦闷。“Ms. Fairfax,”片刻之后他慢慢说道。“我…你好。”

 

“你要走了,对吗?”她质问。“跟几周前来过的那个体面人,Phil。我看到他在门外那辆车里等你。”

 

Loki叹了口气。“是的,”过了一会儿,他说道。“对。我会尽快把这个月的房租交给你的。”

 

“啊呸,”Ms. Fairfax说,听上去像是发火了。“我不是为了租金来的。我来这里是因为你,年轻人,一直在躲着我!”

 

Loki感到一股迫切的退缩欲,他一生中只在面对一个人时有过这种感觉。那个他曾经称之为母亲的人。“Ms…Margaret。我并非有意冒犯你。我认为最好…”

 

“然而,”她说,“这并不好。”并朝他皱起眉头。Loki忍住捏鼻梁的冲动,那个紧张时的老套动作。

 

“我恐怕,”他最后说,“我给你造成了伤害。我并未对你完全坦诚,而正因为这样,我感觉可能给你引来了麻烦。”

 

“这是不是跟你拥有超能力有关?你是一个…他们叫那些人什么来着—变种人?”她问,于是Loki真心大吃了一惊,干眨着眼。

 

“什么?”

 

Ms. Fairfax眯起眼看着他。“我的感觉或许没你敏锐,孩子,但我也多少有所察觉。我知道你不同于常人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我想如果你不想对此小题大做,这就不关我的事。”她注视他的目光似乎突然变得前所未有得犀利。“或许我并不清楚你是谁,但我知道你带回了Angela,而且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更擅长逗她笑。”

 

Loki莫名感到局促。“我吓到了她,”他低声说,不敢与她对视。

 

“是的,”Ms. Fairfax说,“你是吓到她了。而且我大概也该感到害怕。但她是我的一切,因此我只觉得感激。你不是个坏孩子。”她站起身。“我认为你不会误入歧途。”Loki只能瞪着他,而且令他惊恐的是,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开始刺痛。“柜子上有一篮饼干是给你的,你可以带着走。”

 

在他最需要的时候,他的舌头,却似乎,打结了。“谢谢你,”最后,他说,而她点点头。

 

“保重,Luke。还有你没必要见外。”她停住,抿紧嘴唇,随后在匆忙出门前展开双臂拥抱了他。

 

带着混乱和奇怪的凄凉感,Loki漫无目的地朝柜子走去。愚蠢的情感,他对自己说。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了解你。然而他胸口却填满了暖意。他低头看着篮子,闻着饼干四溢的香味。最上面放着一张纸。


片刻后,他打开纸张,而后发现自己正看着一副显然出自儿童手笔的画作。三个简笔画人物,其中一个比另外两个高出许多。头顶是黄色的太阳,在底部写着我和奶奶还有Luke

 

Loki将纸片放回篮中,提起篮子,环视着这个某种奇怪意义上已经成为他家的屋子。这是种奇怪的慰藉。

 

他走了出去并在身后静静关上了大门。

…………………………………………………………………………………………………………

插曲(三)

 

衣服,Loki决定,是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他可以像这样隐身行走很长时间,但不是永远。零星地偷窃很快令他厌烦。他只偷了必须的衣物,以免穿着治疗师那里勉强可用的服装过于惹眼,并在试衣间换好。待他穿戴完毕所选的衣物后,他看着镜中的自己。

 

衣服本身…差强人意。并不完全合身,感觉很奇怪而且不舒服,不过他很快就能适应,而且他还找到了一些剪裁时髦相当讨喜的衣服。但此外…

 

他的样子,他想,看起来病态。他的眼周和面颊深陷。目光憔悴,而且嘴角过于僵硬。Loki逼自己硬下心没有畏缩。

 

你在期待些什么?你本以为你会死。这当然会有代价。

 

你看起来甚至都不像你自己,Loki突然残忍地想。你看起来就像个影子。一个影子的影子。看看你。 可悲,可怜的东西,从卑微的凡人那里偷东西,而他们本该臣服在你面前,或至少尖叫着逃离你的残暴,但他们应该看到了你,却视若无睹—

 

但话说回来。这种事发生的还少吗?

 

他几乎能尝到舌根苦涩的味道。

 

他在镜子前骤然扭头,走出了商店,毫无留恋地抛下了之前的衣物。(他希望自己也能这样干脆地抛下其他事情。)接下来是找庇护所。一个能让他在这个国度寻找落脚点的同时,恢复力量积蓄体力的地方。

 

他沿街徘徊了一阵,解除了不让人察觉的魔法,并观察行色匆匆的人类,东奔西走却庸庸碌碌。回家,他想。回到他们的小家庭,拥抱他们的孩子,向他们的配偶发情。

 

他连这些都没有,Loki提醒自己。他曾经以为自己拥有的—

 

Loki好奇Thor是不是已经知道了。Odin有没有告诉他真相。Thor是否会在听说后明智地点头表示理解,是的,现在我理解了,我知道原因了,我们不该报多大期望,他不过是个怪物。

 

他能感觉到自己在颤抖,于是他停下脚步。做了两次,漫长的,深呼吸。现在不行,这里不行。

 

他伸手拉住刚好从他身边走过的人。“抱歉,”他说,“但这附近有投宿的地方么?”他们斜着眼看他的样子令他略感困惑。一位年轻女性,依稀给Loki留下了一点印象,她头发扎到脑后的样子令他想起Sif,但那副眼镜在战场上毫无用武之地。

 

“额…你是指酒店?是的,有几家,转弯口就有家Mariott,如果…嘿,你没事吧?”Loki对她眨了眨眼,没能立刻理解对方的问题。她不安地动了动,Loki想—随后半抬起右手又放了下去。“你看起来有点…嗯。不太好。”

 

好吧,Loki想。啊。她想知道我有没有事。这。几乎有点好笑。他从她身旁退开,在她担忧的目光下突然觉得毫无遮掩。“—我没事。我—谢谢。你的帮助,还有劳烦你了,”而不是问她为什么会关心一个陌生人的健康。他能感觉到她一直看着自己离开。

 

投宿的地方—酒店,Loki刚学到—是他接下来的艰难考验,但他凭借从小就不断完善的咒语和通过某种诡计弄来的卡片,并说服他们的机器接受这是有效的付款方式,蒙混过关。钥匙,楼梯,然后他没换衣服就蜷缩到了床上。

 

我上次入睡时,Loki想,鼻腔中充斥着人类清洗床单用的某种东西的陌生气味,我是阿斯加德的王子。Thor是我愚蠢傲慢的哥哥。一切怎么能变化如此之快?

 

他能感到自己再次开始颤抖,就像之前在大街上时那样。这次他并未试图克制,似乎就在几秒间他已经嚎啕大哭,太棒了,他的喉中撕扯出痛苦的啜泣,整个身体都在喘息,直到他无法呼吸。直到他一无所有,被彻底掏空,只剩下郁结在胸口的冰冷和黑暗。

 

还不够。

 

他在痛。他的身体在痛。他的灵魂在痛,痛彻心扉。而且他是如此疲惫

 

至少,其中一样,他或许还有能力挽救。


tbc

 …………………………………………………………………………………………………………

[1]anotherstolen relic:雷神1中Loki和Odin当面对峙时的原话,个人解读,这应该是指他自己,Odin从约顿海姆偷走了两件东西,冰棺和婴儿Loki。

[2]个人理解是指他用彩虹桥袭击约顿海姆,和引君入瓮杀死Laufey的事,因为知情人士都被他干掉了,所以没人知道他的长相。


译者碎碎念:下定决心要周更的我还是留不住稿子(摊手)


下一章→

评论(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