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4

←上一章

…………………………………………………………………………………………………………

第四章

 

在飞机上,他们给了他一个阅读资料夹,又厚又重,其无聊程度可与当年他被强制记忆的系谱学巨著相媲美。

 

这一点,加上连腿都伸不直的狭小空间,令他几乎后悔没提用他自己的方式而是借助人造翅膀前往华盛顿特区这个他们表面上的目的地。但他猜测这些资料很重要,于是他开始着手认真掌握。

 

他在阅读一份讲解他即将加入的组织在其原产国复杂官僚系统中所处的颇为微妙地位的长篇大论时抬起头。特工Coulson,不知何时坐到了走道的对面,正盯着他。他假装不在看他,装的很像,不过Loki深谙此道。

 

“有什么好看的吗?”

 

“每个人都会收到这份资料,”片刻后Coulson开口。“大多数人会浏览一遍。少数人根本懒得去读。我从未见过有人会一页一页地看。”

 

Loki观察了他一会儿,试图确定自己是不是被耍了。特工的表情没有泄露任何蛛丝马迹。最后他说,“给我12个小时,我会背下整份资料,并一字不差地复述给你听。”

 

Coulson的表情丝毫未动容。“很实用的技能。”

 

Loki对他浅浅一笑。“知识就是力量。”他低头看着文件夹,并用一根手指敲打。“我想你很清楚这点。”

 

“我努力对其保持健康的欣赏。”

 

Loki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好奇特工Phil Coulson是否从未动过怒。这就引出了如何令他发怒这个问题,而那又触发了企图用异想天开的诡计分散阿斯加德守望者注意力的回忆—

 

他扯走那些思绪。有时候它们依然会悄然浮现在他脑中,就像肋间突如其来的一刀。他必须谨记这一切,并忘却其余的一切。而有时,两者间的界限却似乎已无法辨认。

 

他仍旧能感觉到Coulson的视线,而且很好奇对方都看到了些什么。他小心谨慎地不暴露一丝情绪。起码,这件事,他经验丰富,随后他继续回到了阅读中。

 

在资料夹最后,仿佛事后才想起来塞入的,是一份两页纸的关于“新墨西哥州事件”的简短报告。Loki看了两段就停了下来,他脑中短暂闪过Thor的脸,想起了那张脸上仿佛缺失了某些东西的样子。光芒。金色的Thor,因染上凡人的光泽而晦暗。

 

他静静合上文件夹。双目注视着前方,同时理清思绪集中精力。这是他的生活。不受Thor支配的生活。不受任何人支配,除了他自己。

 

然而,一如既往地,不论他走到哪里,那里都有Thor的足迹,并留下了Loki永远无法匹及的深刻印记。

 

Loki强压下即将涌出的苦涩。Thor并不在这里。Thor不再是他生活的一部分。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而眼下只能前行。

 

 如果你勇往直前,他枯燥无味地想, 或许有一天你能甩掉你所有的阴影。

…………………………………………………………………………………………………………

Loki有种感觉局长Nick Fury并不是非常喜欢他。

 

至少,他乏味地想,跟他有同感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Fury局长天生长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而且似乎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怒视上。他的一只眼睛带着眼罩,令Loki想起了曾经广为流传的一则传言[1],他好奇这个男人是为了什么而出卖了自己的眼睛。

 

“所以你就是Mr. Silver,”他说,合拢双手放在桌上。“你可给我们带来了不少麻烦。”

 

Loki微微侧过头。“是吗?要我说事情刚好相反。”

 

Fury翻开桌上的一个资料夹,外观神似Loki收到的那个。“六名特工,”他说道,并未低头去看。“两名刚恢复,在当了两个月的相思鸟之后。”

 

Loki并未露出笑容。“这种生物不怎么讨人喜欢,不是吗?”

 

“另一名突然决定辞职去当花匠。第四名则倾向于在本人浑然不知的情况下说无法理解的语言。最后两名因泄露机密情报依然还处在观察期。”

 

摆出心安理得的样子并不费力。“正如你难能可贵的特工Coulson所注意到的,”Loki说,“我不喜欢被人—怎么说,跟踪。我承认你的人比有些人客气,但我想你也知道大多数人都会抗拒某些手段,尤其是企图绑架。”Loki任由自己的嘴角上扬。“我拥有的只是比大多数人更引人注目的正当防卫方式,还有一些人口中的倒霉的幽默感。”

 

Fury未失明的那只眼睛眯了起来。Loki静候。他能看得出这个男人拥有一定实权,但这只是给了他更多理由要在一开始就把话说清楚。

 

“你给了特工Coulson一张相当牛的技能清单。”

 

他的话里有话,但Loki选择无视。“宇宙比你了解的要危险的多。有备无患。”那只仅剩的眼睛进一步眯起,随后他的表情缓和了下来。Loki并未将其误认为松懈。

 

“我想是的。”短暂的停顿后,又一次不紧不慢的考量。“你之所以没上我们的黑名单,”Fury阴沉地说,“是因为Coulson说服我比起与你为敌,拉拢你对我们更有利。尽量别打他脸。”

 

“噢,”Loki说,微乎其微地清醒了一点。“我不认为我会让他失望。”

 

此后,其余的事简直可以说是非常顺利。他轻而易举地通过了审核—远比他年少时经历的试炼要容易的多—只隐瞒了必要的信息,以确保对方不会因惧怕而出手,他怀疑自己的疏忽很可能会造成那种局面。

 

不说别的,就他和Fury之间的谈话就足以说明这点。Loki能透过所有这些遣词听的一清二楚。你的处境如履薄冰。我们不信任你。派点用场。他们会发现要杀他很难或根本不可能。但那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严重干扰他的生活。

 

更何况,这是他的决定。或者说他开出的价码。他会执行到底的。

 

当他出门时等待他的是Coulson,带着一张ID卡和另一份文件,还有那一成不变的表情。Loki给了他一个弯弯的笑容。“我夸张了吗?”

 

Coulson似乎认为没有回答的必要。“接下来基本都是些文书工作,”他说。“其他后勤细节…附近有一些住房,不过开始的几个月我们要求你留在基地。观察期。在那之后你可以自由做出新的安排。”他停顿了片刻,似乎是在考虑某件事。

 

“我们之前从未见过你这种个案,”片刻之后他坦白说。“会有很多求知欲强的技术人员去你那里登门造访。我们可以用上你能提供的一切信息。好好表现。”

 

Loki扯出了他最大幅度的露齿笑容。“为什么。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不配合?”他低声抱怨,随后收获了来自某个特定小特工的第一丝类似于幽默的东西。

 

这给了他一种轻微,意外的满足感。

…………………………………………………………………………………………………………

他的房间相当简陋。朴实无华,不带人气,很大程度上索然无味。他带来的几件随身物品堆在一角,整理的井井有条,使它们看起来甚至比先前还少得可怜。

 

这是一种直观的展示,他干巴巴地想,概括了他全新的生活。八个月,他提醒自己,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

 

片刻之后,他在一角的桌边坐下并取出一个包中的电脑,打开并启动。在浏览了维基百科上关于箭毒蛙,凤梨科植物和西班牙征服者的词条后,他又漫无目的地切回谷歌,搜索新墨西哥事件的相关信息。

 

Loki发现,基本搜不到新闻报道。只有零星几条,含糊且缺乏实质信息。某些论坛充斥着鼓吹阴谋论的空谈者以及声称在神秘物品被转移前亲眼见过的人。一些认识当地人的人的留言,不清不楚的描述,一半是真相,多数是混淆视听。

 

他点击了图片搜索。

 

几幅毁灭者的手绘。一些小镇废墟的照片。还有一张—

 

Loki停止了滚动,点击打开全图。他看了眼图片所在的网站,看到大多数图片,但他们没有这一张的字样。阳光很强,画质很差,但也足够清晰。三个人,一个女人,两个男人,挤在一起,看起来正在讨论没发现有人偷拍。他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能看出女人专注地皱着脸,但他不需要看清。

 

那一头金发就算化成灰Loki也能认出来。就像他的其他特征。或者说曾经能。

 

所以这些就是Thor的凡人朋友。他对他们只有最模糊的记忆,而且即便此刻他正努力专注于他们,他的双眼依然不断瞥向那个压低的金色脑袋,凑近那个女人仿佛在听,用心地听。他感到不适。

 

不,并非不适。而是想。想念那个由始至终不过是个假象,那个他从未真正拥有过的地方,然而却也是他仅有的—像一阵渴望。他想起Thor将他扔进水池后跟着他跳下,想起Frigga温柔的嗓音,想起—

 

Loki猛地合上电脑,勉强忍住将它扔到房间另一头的冲动。那是浪费金钱,而且虽然他应该能将它复原,那也会浪费时间。他的双手在抖,他握紧拳头抽搐着站起身。

 

结束了。那一切都已成过去。他们不会再跟你有任何联系,除了巧合,而那证明不了任何事。一旦彩虹桥修复他回到这里—有没有修复的一天—你只有一瞬间的时间考虑离开,你还有其他藏身之处可去。去逃避。

 

爬向那里,就像一条缓慢蠕动着从主人身边逃离的懦弱犬类。

 

Loki轻声咒骂着召唤出他的刀子,从掌上的份量中寻找慰藉,仿佛它能保护自己。

 

你骗自己,他低头看着它想到,目光追随着刀刃消失在锋利的边缘。以为自己有朝一日能放下一切。过去了不等于被遗忘,而这些人,这些人类会再一次撕开你的旧伤口。到时候你是会流尽鲜血还是依然挺立?

 

我不会倒下,Loki顽固地想。这是我选的路。我会走下去,他们不能从我这里夺走。

 

没人能从我这里夺走。

 

这里没有Thor的影子,那只在他的脑中,而他可以将其烧尽。他不会让自己正在经营的这件小事输给回忆。

…………………………………………………………………………………………………………

插曲(四)

 

Loki睡的很差。他的梦境支离破碎,杂乱无章,断断续续。他梦到坠落,Odin在断口处拉着他,随后一点一点放开手,尽管他拼命努力解释他的意图只是—这无关你的意图你就是你。这一点永远无法改变。我不会将一个约顿人认作自己的儿子。在他的梦里,Thor置身事外一脸冷漠地看着他,在他试图解释时面无表情,但他却张口结舌,而Mjolnir已经腾空而起准备抹灭他的存在,比虚无还卑微,然而,他可曾真的有过存在的价值—

 

他醒来时感觉只稍稍恢复了点体力,而且情绪丝毫未得到改善。房间内有股陈腐和未经清洗的味道,而Loki就那么躺了回去,看着天花板,莫名在倍感空虚的同时又体验着过于庞杂的情感。

 

但他已经清醒了许多,他不再感到头晕,在用鼻腔深吸了一口气后,Loki利索地起身开始检查屋内的设施。

 

浴室异常的小,但几次试验后Loki掌握了淋浴的用法,尽管没那么奢华,但有热水,而且水花打在他背上的感觉出奇的宜人。他逗留了一段时间,给头发打上肥皂泡沫,当他冲走最后一点泡沫时才发现,这是自Thor被放逐以来他第一次有机会好好冲个澡。

 

他低头看着他的双手,看着体表滚落的水珠,就像等着它们在他的眼前变化。

 

变化并未发生,而片刻后他手腕用力一扭关掉了热水并爬出淋浴间去更衣,思考下一步的打算。不过,鉴于他有那么多事得学习的和吸收,他似乎有个显而易见的选择。

 

Thor,Loki不经意间想到,肯定会嘲笑他。当然,那地方总是第一个吸引你的目光,不是吗,如果有的选择你绝对会住进图书馆,他的面部抽搐了一下。他好奇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在想起这些时不再心痛?他真的能有朝一日摆脱Thor的影子给他蒙上的阴影吗?

 

(你并不需要别人的影子;你自己本身就够阴暗了。)

 

Loki打起精神换上新的衣装。他离店时在前台停了停并打听了一下图书馆。桌后的侍从格外帮忙,给了他一张地图还帮他把位置圈了出来。在他走出休息室时—他记得这叫酒店,Loki心血来潮在对方口袋里变出了一枚金币。

 

在拥挤的街道上确定了地图的方向和自己所在的位置后,Loki动身朝最近的图书馆走去。

 

米德加尔特的图书馆,至少,带着令人舒适的熟悉感。书卷的味道,一排排的书架,以及安静的氛围。在他年少时这种宁静平和的感觉曾是他的庇护所—之后也是。当他脑中思绪万千时,当他对一切充满不确定时,当质疑声挥之不去时,他总是躲进王室的图书馆,蜷缩在书架间,仿佛他可以钻进书页之间,藏在那里。

 

那个想法又一次唤起了他心中的渴望,幼稚地希望他睁眼后会发现这一切都已过去。他会转过身看见Thor站在那里,对他说这一切都是个可怕的错误,Loki,我们很抱歉,我们想要你跟我们回家。

 

但他清楚谎言,也清楚真相,而且他清楚自己是什么。血统问题似乎总会跳出来。血或许浓于水,但冰,看起来,要比血更浓。

 

幼稚愚蠢。

 

米德加尔特的图书馆,起码,组织有序,而且找个没人的角落征用张桌子堆书并非难事。他不确定哪些最实用,因此把所有看起来有趣的都挑了出来,不过经过一番研究后,最有收获的似乎是科学类和社科类,于是他从这些开始入手。

 

并将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记忆所读的一切内容中。

tbc

…………………………………………………………………………………………………………

[1]个人解读这个传言是指Odin为了喝智慧泉的泉水而交出了右眼。

译者碎碎念:下一回Loki童鞋就要和鹰眼组队出任务啦,开坑前没仔细想过这篇动作场景很多,于是翻译君已经要阵亡了……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