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5

←上一章

…………………………………………………………………………………………………………

第五章

 

大多数人都倾向于避开他。这正合Loki的心意。他能感觉到他们在观察,目光从谨慎到好奇,但他懒得去理会任何人。对他们来说,他无疑是件稀奇的事物。

 

其他时候,他或许会享受这种关注。但以他目前的心情,他并不想要这些。这类特殊的关注。

 

因而他将时间花在了重温协议(确保他不会意外栽跟头),研究复杂项(包括一些Loki不该了解的领域)以及拆卸和重装他屋内的大部分电子设备上。

 

几天之后他们就给他下达了第一项任务,而且看起来简直简单的令人尴尬。潜入并回收一件Loki未能完全领会其重要性的物品。他不在乎。他只是庆幸能有机会活动下筋骨。

 

他对附加条件却没那么满意。

 

“你不是一个人去,”Coulson通知他。Loki看他的表情一定传达出了他的质疑,因为后者又加了句,“非常,非常少的特工会完全单独行动。而且肯定不会在第一次出任务时。不管他们之前经验丰富与否。”

 

“你派人跟我组队并非是出于我的安全考虑,”Loki冷静地说。“而是为了你们自己。为了确保我没有越界的举动。”

 

“这很意外吗?”

 

Loki犀利地浅浅一笑。“不。但这并不能改变它令人恼火的事实。”Coulson看着他的眼睛,仍旧完全无动于衷。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们委派的特工能力超群,而且他已经入伙有段时间了。我确信你会用的到他的。”

 

好吧,Loki无趣地想。至少还有点用处。“的确,”他用过度温和的语气说。“你是不是该为我介绍下你们这位‘能力超群’的间谍?”

 

“我自己来,”此时出现在门口的男人说道。Loki粗略打量了他一番,立刻察觉到他结实的体格,耿直的凝视,还有眼下正审视着他的锐利双眼,透着一种算不上警惕和不信任的感觉。“特工Barton。”

 

Loki转过身,手压在心口,草草行了个正式礼。“很高兴,我肯定,”他说,不知不觉用起了总能惹恼目标的标准客套语调。“我是—”

 

“我知道。”Barton说,并交叉双臂抱在胸前。“我听说了。Luke Silver,哈?话题人物。”

 

Loki并未克制自己得意的笑容。“看起来我在这个机构中已经恶名远扬了。我猜我不该对此感到受宠若惊。”他眼角的余光瞥见Coulson微微抿紧了嘴,多半是不满,但只当没看见。

 

“不,”Barton同意,声音干脆但非常肯定并不愉快。“大概不。”

 

“原谅我,”Loki小声说,探询地微微将头歪向一边。“我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我做了某些冒犯到你的事。”

 

“我一个朋友在他们派去找你的其中一个团队里,”Barton直截了当地说。Loki没能忍住嘴角的弯曲。

 

“哦?相思鸟还是花匠?”男人眯起了眼睛,但更明显的是Coulson皱起的眉头,这一次直接指向了他。这本身没什么,更多的是提醒了他,显然在接下来但愿很短暂的一段时间里他得跟这个凡人合作,从他的最大利益出发最好还是别使两人间已经非常可憎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啊,随便吧。我表示歉意,我猜,给你的朋友造成了…困扰。或许这件事能暂时搁置一下?”

 

Barton脸上挂着若隐若现的质疑。“是的,”他说。“可以。”听起来没多少说服力,但Loki扔给他一个胜利的笑容。

 

“太棒了。我很高兴你这么通情达理。”

 

Barton微微绷紧的嘴角让Loki觉得或许自己并未表达出想要的语气。或者也有可能这正是他的意图;他的情绪并不在最佳状态。“让我们把这次任务做完了事。”

 

“我当然,”Loki说,或许他的声音温和得有点刻意,“对这项提议没有异议。”

…………………………………………………………………………………………………………

回收目标存放地的安保措施老实说糟糕透顶。察觉到这一点后Loki脑中浮现出了各种找乐子的可能性,但那道足以在他后颈上钻出孔的目光提醒着他或许最好还是先别考虑格调。

 

戏弄电子系统乖乖地将角度偏向别处二十分钟再转回原位相当容易。人类守卫则更是不在话下。他们都很无聊而且注意力不集中,脑中想着别的事情,于是要进一步引开他们在一件小东西上的注意力就…

 

“所以说,”特工Barton说(Loki之前听到Coulson叫他Clint,耳熟的惊人,这难道不是很有意思么)“你计划怎么做?就这么走进去然后—”

 

“嘘,”Loki说,但还是晚了一步,他精心编织的杰作开始一点点的消散。“是的,这就是我的打算,”他说道,同时轻轻拂去残留的咒语,并面不改色地消化剩余魔法的反噬。“但如果那对你来说太简单—”

 

也许他没必要选择完全形态的狂暴ríkrbjørn[1]作为幻象。随着一声巨响它从树丛间爆裂,撼动地表,朝着连滚带爬不知该如何应对突发袭的守卫冲去。Barton同样站了起来,手已伸向箭矢,但Loki抓住了他的手腕。

 

“那是幻觉,”他随口说,“仅此而已。”Barton瞪他的眼神就像不完全确定他是不是疯了,而Loki只当没看见。

 

那是个,”Barton开口,而Loki则在观察守卫的动向,调整幻觉的位置,并展开行动。

 

他一把抓起Barton后颈的领子,拉着他穿过一处空间的缝隙,他童年时期曾花大量时间学习如何找到它们。他们准确降落在了要找的那扇门前,安全地隐藏在雪堆的掩护之下。一抵达Loki就立刻松开手,并躲过了男人捅向他一侧的刀子。Loki决定将之视为本能反应而非私人恩怨。

 

不过就算是后者也并非没有先例。

 

Barton猛地从他身边抽离并倒退数步,眼神略显狂乱。“你他妈的刚刚干了什么,”他质问,听起来上气不接下气,而且依然握着他的短刀,一副迎战的架势。

 

“只是个短距离瞬移,”Loki心不在焉地说,他将注意力放到门上,手指触摸着锁具,并释放少量魔法进行研究。

 

“你他妈到底是什么变种人?”Barton的语气依旧带着恐慌。他的声音尖锐。不安,或许是?Loki懒得花时间去细想。

 

“非常特殊的一种,”他油腔滑调地说。

 

“不许再对我这么干,”Barton的语气基本已经升级为咆哮。Loki举起手不屑地轻轻弹了下手指,简直觉得好笑,随后他开始在脑中形成锁具的画面,构思解锁方式。这比他熟悉的那种要复杂的多,但无疑—

 

他察觉到空气微动,随即转过身,却发现一支箭正指着自己的喉咙蓄势待发。Barton顺着箭瞪着他,敏锐的双眼异常冷酷。“我想我刚说的还不够清楚,”他说。“不许。再这么做。至少不许未经我同意就这么做。”

 

Loki将脑袋歪向一侧。一阵恼火刺痛了他的神经并随之蔓延,接着是更灼热的怒火,这个男人居然胆敢—他可以想到上千种方法结束这一切,让他死让他流血,甚至都来不及抽搐。

 

他强压下这股冲动并挤出一个笑容。虽然微弱还带着刺,但也算一个笑容。“明白了。”

 

Barton瞪了他许久,最后终于松开紧绷的弓弦收起箭。“让开,”他说,嘀咕着,几乎是撞开了Loki朝门边走去。“我来解锁。”

 

Loki给他让路,看着Barton解锁的同时思索一箭穿喉是否足以要他的命。他很怀疑。值得赞扬的是,至少Barton很快解开了锁,于是他们先后溜了进去。

 

“那个幻觉啥的能持续多久,”Barton在身后的大门合上并检查了一遍走廊后问道。他背对着他几乎是在针对他。

 

“这要看我让它持续多久,”Loki说。他好奇如果Barton杀了他们宝贵的潜在新间谍会不会被问罪。他很怀疑。

 

“那是多久?”

 

“那,”Loki低声说。“还得看我们这次小小的短途旅行会花多长时间,不是吗?”

 

Barton压着嗓子嘀咕了几句,Loki没让他重复。于是他们在沉默中行动,不过Loki不得不承认,至少这个凡人动作敏捷安静,而且谨慎度令人钦佩。

 

但…某种感觉始终刺痛着他,类似谨慎,当他们穿过空置的寂静走廊时,这种感觉反而越来越强烈。一条接着一条,均无人把守,他的魔法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除了石头和金属。这里本该有点什么。

 

他忽略了什么。他,Loki,忽略了某些事,而且他非常肯定那理应很明显。

 

“我有这里的平面图,”Barton说道,为免暴露声音又低又尖。“情报上说有条过道通往更接近目的地的地方。那里,嘿,实际上,如果那什么瞬移能—”

 

“那只在我对要去的地方有起码的了解时才有用。”他的感官在蜂鸣,但却说不清缘由。这令他…不是一点点恼火。他并未注意到Barton看他的眼神,虽非十分多疑。但也相差无几。

 

“那还真方便。”

 

“嗯,”Loki说道,未置可否。Barton止步转身,眯起了双眼。

 

“怎么了?”他的嗓音尖锐。“你疑神疑鬼的。”

 

这是机警,Loki想,并感觉一阵烦躁。谨慎。“就算是业余的都能感觉到异常。你没感觉吗?”他不瘟不火地说,尽管说真的他也不确定哪里不对。总觉得有点什么。某些东西

 

他能看出Barton正气得寒毛直竖。就在那里,在他无法触及的地方,只要他能…“你这狗娘养的自大狂。我们之中的确有一个业余的,你猜怎么着,那个人不是—”

 

Loki打断他。“特工Barton。你不觉得太安静了吗?”

 

“是的,”沉默了瞬间后他说道。“是太安静了。”

 

Loki释放出他的精神力,尝试感知任何种类的生命,随即整个僵在了原地。什么也没有。他感知到的是彻底的寂静,除了某个遥远角落传来的维持灯光的某种能量的嗡嗡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直截了当地说。Barton同样停了下来。

 

“没人—” 他打断道。“艹。为什么要把守一坐空置的设施—”

 

“除非他们事先得到了风声,”Loki召唤出他的飞刀并缓缓转圈,他后颈上本能的刺痛感越发剧烈。“东西不在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就算曾经有—”

 

“别管了,”Barton厉声说。“只要这里还有一名守卫就说明他们希望能抓到点什么,我猜这意味着附近有专为我们准备的讨人厌的东西。”

 

一个丑恶但又过于有说服力的想法钻入了他脑中。他转完剩余的半圈后将目光锁定在了Barton身上。“我在想,”他轻声说。“是谁提醒他们的。”

 

Barton猛地将视线拉回到他身上。他挫败,困惑的样子非常有说服力。但毫无疑问,他无需…“什么?”

 

Loki感觉到自己慢慢弯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很古怪,不觉得吗?我是个威胁,至少对你们组织内某些人来说。多有趣的巧合,我第一次替他们卖命,等待我的就是陷阱。”

 

“这太荒唐了,”Barton怒斥,而Loki则感觉自己的笑容越发舒展。

 

“有吗?这么做可是有着微妙的效率,不是吗?你们局长看起来像是那种崇尚效率的人。你死了,可以轻易将责任推到我身上。如果我也回不去了—那正好。问题解决了。或者—那个词怎么说的?—抵消了。”

 

Loki看到了。就一瞬间。Barton有所动摇。轻微,短暂的迟疑。随后他发出了刺耳的笑声。“上帝啊,你真的认为—”

 

当他听到金属活动的嘎吱声时为时已晚,有那么短暂疯狂的一瞬间他以为那是毁灭者。但并不是。

 

它在碎石和尘土的爆炸中破墙而出,机械关节发出的刺耳尖叫声如猫和熊一般。它张着嘴无声地咆哮着,金属利爪嵌入石板,蜷伏着挡住了他们身后的去路。

 

有意思。Loki想,哈。

 

从他右侧Barton的那句“哦,太棒了”判断,他也有同感。好吧。至少在这点上他们看法一致。

 

不管已经在运转中的这玩意是什么,Loki想,不管这是谁的责任,他还没打算死。

 

他朝那怪物的眼睛扔出了第一把飞刀。附魔的钢刀深深插了进去,但怪物却毫无反应,甚至连速度都未减慢,于是Loki振作精神迎接朝他飞奔而来的怪物的猛攻。Loki注意到,Barton在撞击发生前的短暂瞬间及时退到了一旁。很好。

 

Loki避开尖牙利爪,在右手攻向怪物喉咙的同时,膝盖顶向其暴露的小腹。不幸的是,这个反射性的动作却对他的膝盖造成了比怪物身上更多的伤害,但他真正的攻击力在手上,他将法力强行注入金属关节并精心编织没时间给他导流的能量路径。

 

等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时已经太迟了,他在自身和驱动怪物的能量之间建立了一个循环,以自身的法力为其补充,而他本该立刻收手以避开必然的—

 

能量的反噬挤压着他的双眼,伴随着脑内某处的爆裂感。他猛地扭开躲避剩余的能量,同时感到肩上一阵清晰的被金属撕裂的剧痛。

 

这下,他愤怒地想,可情势不妙啊。蠢材。你变迟钝了。

 

“趴下!”是Barton的声音,于是Loki反射性地矮下身服从,根本无暇多想听命于凡人的事实。他的肩膀正在尖叫抗议,但他强忍着。无视了它。

 

Loki并未看到那支箭,但他听到了金属碰擦的研磨声和酸类的嘶嘶声,他一个翻身跃起,转身看到某种强腐蚀性的物质正一点点蚀穿怪物腿根处的关节。紧接着又是一箭,但那头怪兽已经恢复了行动,它动作笨拙,脚步蹒跚,但速度不减,而且在狭窄的过道里,远程武器并不占优势。Loki看出Barton也领悟到了这一点,当即伸向自己的刀刃。那头怪兽正东倒西歪地飞速朝他袭来。

 

Loki以清醒又疏离的头脑在战斗中琢磨对手,他能看得出这根本不足以抵挡。金属爪子在他肩上撕开的伤口深可见骨。换做是凡人早没命了。

 

这是个突然,冲动的决定。他的最爱。他迈开步子纵身跳上那东西的后背,将他的猎刀狠狠捅入相当于普通生物背脊的部位,一路朝下砍去。他用魔法感应构成这东西核心的能量团,并将他的力量转化为一把钝刀将之切成了两半。

 

怪兽的前端剧烈地解体。其余部分也稀里哗啦落地,没了动静。

 

Loki在一片残骸中站起身,收回他的刀子。刀刃上有了缺口。这可真是令人恼火。Barton正带着一脸类似不悦的神情看着他。

 

“无需插手,”过了很久他开口。“我自己能处理。”也许,Loki略感恼火地想。然而他捕捉到了凡人专注的目光,正停留在他们的攻击者解体后的残骸上,于是他思索自己这一票是不是玩大了。

 

“我不怀疑这点,”Loki温和地说。“直到它将你的内脏撒满一地,而你却仍在试图用刀子切开金属。”他舔了舔舌头,尝到了上嘴唇上的锈味,皱了皱脸。鼻血。煞风景。

 

“每一件武器都有它的弱点,”Barton固执地说。“我很擅长找出它们。”他停顿了片刻,随后可以说是不情不愿地加了一句,“你在流血。”

 

“是的,”Loki承认。不过至少出血量已经在减少,尽管修复中的肌肉估计还会再疼个一两天。“我不打算让它影响我的心情。”

 

Barton眯起了双眼。“是的,”他说。“好吧,随你。”随后他绕过Loki开始沿过道回撤,僵硬得像只被触怒的猫。“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认为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原则上我不反对。”但是。他的肩在疼。疑虑令他犹如芒刺在背。此外依然有哪里不对劲…他摸索着。“停。”

 

Barton停了下来。“怎么,”他直白地说。“你又有什么阴谋论要…”他收声。吸了吸鼻子。“闻着像瓦斯泄漏,”他说完瞪大了双眼。“艹艹艹。走!”从他们的来路传来了一声过于熟悉的沉闷巨响。随后一声接着一声,不断逼近。

 

声东击西,Loki想到。聪明。先想办法缠住我们,而与此同时—

 

“还有一个出口,”Barton正急促地说,“我想,从这里下去转几个弯—”

 

他能感觉到建筑物在晃动,颤栗着分崩离析,就像在他的咒语之下解体的金属猫那样。某些特定的风险Loki不想去尝试。或许这是个专为他设下的陷阱,但是证明自己价值的方法多得是。

 

“请务必原谅我,”Loki对Clint说道,并握住了他的胳膊。

 

当他们瞬移离开时火势之近令他甚至能感觉到又一次爆炸后扑面而来的滚烫气流。

…………………………………………………………………………………………………………

插曲(五)

 

最终,当Loki回过神时,他惊讶地发现饥饿正开始侵蚀他,而当他看向别处时满眼都是漂浮的文字。他眨了眨眼,不耐烦地揉了揉眼睛。他开始有种预感,要掌握此地他该了解的事项会是个长达数月的艰巨任务,因为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是如此奇怪又陌生。

 

但他认为自己至少掌握了一些事。这是个良好的开端。借助这些以及当年考虑漫游九界时出于好奇而积累的知识…

 

不用说,后来Thor发现了他的计划并告知了Frigga,于是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当时他曾暴跳如雷,但毫不意外地Thor的解释是—

 

我只是想保证你的安全,弟弟。我从来都不想看到你受伤害。

 

这感觉就像有人将手伸入了他肋间,捏住他的心脏并握紧。狠狠地。

 

他野蛮地搓了搓眼睛站起身。从书堆边退开几步,并拉伸僵硬的肌肉。他已经很久没有一动不动研究这么长时间了。他口干舌燥,肚子也开始饿了,而且太阳穴开始感到一阵阵钝痛。

 

“哇哦,”突然,他身后一个声音说,距离之近令他大吃一惊,“我都开始怀疑你是不是死了。”

 

Loki转身,半心半意地摸索着不存在的武器,随后茫然地看着那个正抱着一摞书盯着自己看的女孩。她笑了笑,嘴角微微弯起。

 

“我是说,过去五个小时里我走起码四次路过这里,但我相当肯定你一动都没动过。所以我的担心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这些人类,Loki好奇,到底怎么回事,非得跟人搭话不可?“正如你所见,”他说,“我并没有。你的关心让我很感动。”

 

“哦哦,”她说,“口音!你从哪学来的?”Loki瞪着他,女孩的脸颊微红。“呃…别在意。不过,其实我正想说。图书馆还有十分钟关门。所以你可能会想…你懂的。准备走人?”

 

关门?Loki朝窗口看了一眼。“现在肯定—才刚天黑。”

 

“马上六点了,”女孩耸耸肩说道。“当你埋头研究时时间总是过的飞快,我猜。”

 

“六点?”Loki重复道,并花了点时间将米德加尔特时间转换为自己理解的时间,随后他皱起眉头。 “而这里已经要关门了?”

 

女孩瞪着他。“…一直都是这个时间,是的。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想,估计可以躲在书堆里,在这里熬个通宵。”Loki不确定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但那似乎令她恐慌了起来。“别真这么干,”她赶紧加了句。“你很可能会被逮捕之类的。”

 

Loki冷笑了一声,并未真把这当回事。“他们可以试试。”

 

女孩朝他眨了眨眼,随后突然大笑。“哇哦,”她说道。“我还以为你是,那种,斯文的类型。猜我搞错了。不过说真的…别在这里过夜。要我,呃,帮你把书放回去吗?我叫Laurie,顺便说下。”她伸出一只手,Loki仔细观察了片刻后才跟她握手,因为拒绝似乎没什么意义。

 

“Luke,”他犹豫了一阵后说道。“很高兴认识你,真的。”他不假思索地随口客套了两句,注意到女孩—Laurie脸红到耳根时已经晚了。

 

“呃呵,”她说,Loki希望自己没犯错。不过她确实搬起了他的一摞书。Loki搬起另一摞,危危险险保持住平衡。他说服自己,无论怎样他还可以明天再来。Laurie正兴趣十足地细读着书名。

 

“哇哦,”她说。“总之,你具体在研究什么?”

 

他本该准备好现成的答案应付这个问题,用一些枯燥,技术性的词句快速打消提问者的兴致。然而,他并没有准备,因此他决定坦白。“什么都看一点,”他随意地说,并希望这在当地听起来不奇怪。Laurie吹了声口哨。

 

“是吗,” 她说。 “不开玩笑。” 但她对他露出了笑容,只是一点点,就算令人费解却并不讨厌。“那么,”过了一会儿她继续问道。“你今天读到的最酷的东西?”

 

Loki犀利地看了她一眼,但她脸上露出的却并非嘲弄的表情。不如说是发自真心的好奇。母亲问他同一个问题的回忆一闪而过,即便短暂却依然令他心痛。于是他用自己所知的最佳方法将它们推开。

 

用谈话。

 

这有所帮助。 


tbc

…………………………………………………………………………………………………………

[1]ríkrbjørn:这个译者真心翻译无能,查了半天就查到ríkr有勇猛的意思,貌似也有国王或首领的意思?最接近冰岛语的样子,bjørn是北欧历史上一个传奇国王。于是就将就着理解为战斗力很强的怪物幻影吧。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