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7

←上一章

………………………………………………………………………………………………………………

第七章

 

Loki回到自己房间时几乎疲惫得难堪,虽然圆满完成成果丰富的工作令他满意,但他同样感觉自己像一匹刚经历了实力测试的马。他搓了搓前额微微一笑。

 

一群好奇的凡人。执着,可以说烦人,无知到可悲,却并不自以为是。不满于自身的局限性。这一点,他干巴巴地想,跟他自己相似得可怕,他从不满足,也不满意,永远追求更多。不像阿斯加德,稳固,安定,永恒的完美。

 

(哈。)

 

Loki努力不让情绪恶化,坚决地强行扼制自己的思绪,随后他打开了自己的房门。他停在了门口,抿起嘴,瞪着屋内那个双手背在身后的人,后者正在欣赏Loki唯一的装饰,Escher的日与夜的复制品。可能是听到了Loki那一声安静的,“哼。”他转过身。

 

“有趣的选择,”他评价,并朝身后微微一指。Loki保持着完美中立的表情。

 

“如果你养成这种习惯,”Loki冷静地说,“我可要为你准备些不愉快的惊喜了。”

 

回应他的笑容愉快而平静。“我会记住的。”他迅速检查了一遍屋内但并无异常。Loki走了进去并倚在门边的墙上。有趣的男人,Loki心想。他在想如果他深入挖掘会发现些什么。

 

该留意一下,或许。

 

“不止一次了,”Loki观察。“这让我觉得你在监视我。”

 

“我确实有,”Coulson说。“远程的。你很忙?”Coulson问得很客气,于是Loki耸了耸一边肩膀。

 

“当然还不至于忙到无法忍受。”

 

“有人说看见你跟一名实验室技术人员走了。”Loki露出一个微笑。

 

“是你自己建议我…配合他们的,不是吗?”遗憾的是他的内心因渴望而一阵颤抖。这种礼貌的拐弯抹角的打探也许可能很有趣,不管Coulson此次来访真正目的是什么,但在目前的形势下…

 

Loki突然觉得,他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厌烦阴谋和不确定性了。那一部分的他留恋他为自己精心打造的生活带来的稳固和可靠,不必要的干预或是不。

 

但他已经决心要走这条路了。

 

“我想我是说过类似的话。”

 

Loki观察着特工Coulson,双眼微微眯起。“不过我承认最近似乎很…安静,在经历了之前的刺激之后。我不得不好奇你们是否—啊。决定雪藏我。”

 

“我向你保证事情并非如此。根据你提交的报告,你的表现令人满意,不论成败。而且你的陈述已经Barton证实。”

 

Loki的眉毛不由自主地挑了起来。“表现令人满意?”你还活着,一个念头响起,但紧接着又一个念头浮现,但存活并非衡量成败的标准

 

“官方评估是这么说的。”他又在用那种无法解读的奇怪目光审视Loki,而Loki能感觉到自己的局促,他当场就烦了。

 

“你就是来跟我说这些的?”Loki的语气微微显露出一丝烦躁,Coulson摇了摇头,于是Loki努力不让自己越来越烦躁(不安)的情绪外露。

 

“算不上。”

 

“那是为了什么,”他说,语气的尖锐程度微微超出了他的本意。“不管你有什么事,我希望你尽快—”

 

“我…担心,”Coulson打断他说道,语气中却听不出半点担心,Loki闻言,火气立刻蹿了起来,却被紧接着莫名其妙的话语给掐灭:“就是你可能会以为我们是故意给你假情报的。”

 

这令他语塞。Barton,他心想,一定提到了这件事。毕竟,他从未打消质疑,虽然他很小心没有明说。如果是,说白了,这也没什么好意外的,而如果不是,那么表现的过于多疑也没有好处。他试着琢磨特工的表情,但却恼火地发现很难看透。

 

片刻后,Loki直起身走到屋子另一头在桌边的椅子中坐下,仿佛完全不在意屋内还有第二个人。“是这样吗。”

 

“是的,”Coulson说。“就是这样。”

 

Loki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他,斟酌自己该如何回答,或许也可以说什么才是最佳答案。他举棋不定。“我推断,”他最终开口,保持中立的语调。“你们不会拿特工Barton冒这个险。你们似乎很器重他。”

 

Coulson转身面对Loki时身形绷得笔直,尽管浑身僵硬却依然表现地泰然自若。“不管神盾局对你的动机有什么疑虑,”他平静地说,“你签了合约。我们就会一视同仁保护你。”

 

Loki并未把他的一丝惊讶表现在脸上。或许,认为他需要保护这点对他来说本该是种侮辱。或许。但他…“就这么简单?”

 

“避免问题进一步复杂化,是的。此外,”那种极为微弱几乎无法察觉的兴味再次闪现,“直觉告诉我们在背后摆你一道不会有好结果。对我们。”

 

Loki无法克制地露出一个棱角锋利的笑容。“明智。”

 

“我在圈里的名声就这样。”Coulson的目光锁定在Loki身上。“清楚了?”

 

Loki将脚踝搁在膝盖上。“你们不会有预谋的试图除掉我。”

 

“不,”Coulson确认。“我们不会。”这无疑符合实用主义,他对他们有利用价值。更深一层,这是收买人心的露骨戏码。眼下,就算他对他们的工作知之甚少,对方也无疑想把他绑上同一条船,而要达到目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诉诸忠诚和自保。我们会保护你,甚至不惜和自己人作对。显而易见。光明磊落。

 

尽管如此,Loki还是不由自主地微微感到满足。或许,如此轻易就被安抚显得软弱又可悲,但那个嘀咕的声音很轻,而且轻易就能忽视。

 

“了解了,”他说着浅浅一笑。“我会记住这点的。”

 

Coulson点点头,随后移开了目光,但他似乎并不急着离开。Loki耐心等待。如果他还有别的事要说,他迟早会开口。过了一会儿,他取了只空玻璃杯从桌角的水壶里倒了杯水。他优雅地啜了一口。“那你呢,特工Coulson?你平时都忙些什么?”

 

“日常事务,”Coulson说。“保证事情有条不紊地运转。确保Mr.Stark规规矩矩。调查未经证实的关于巨型磁场干扰的报告。筛选报告。”

 

“很繁忙的日程。然而你还是挤出了时间来找我。你对所有新兵都这么友好吗?”

 

“只对那些我们技术人员评估其力量足以毁灭一个街区的人。”

 

Loki感觉到自己的嘴角抽动。“就一个?”他说出口后几乎立刻就想收回,但这还是赢来了那抹一闪而过的兴味。他不是很后悔,而且这很容易被视为玩笑。“有道理。我会接受你…感人的…关心。”他停顿了一下。“还有别的事吗?”

 

Coulson再次看向他。“你说过你不是自愿来这里的,”小个子男人说道,语气中第一次流露出真正的好奇,虽然不明显。“你原来打算去哪里?”

 

Loki感到自己的胃部抽紧,他的笑声显得过于尖酸。“去?没有哪里。不如说,是远离,”话一出口他就对自己很火大。不过,Coulson并未表现出多大反应。

 

“远离什么?”

 

Loki低头看着他的那杯水,拿在手中打转。他突然觉得很累。过去几个月一直都很平静然而突然,就在几天之内…他抬起头淡淡一笑。“家庭纠纷。”

 

“嗯,”Coulson说,并以那种寡淡怀疑的眼神盯着他。Loki和他对视了片刻,随后移开了视线,看向空白的墙壁。

 

“秘密和谎言,”最后,他开口,手指摆弄着玻璃杯。这给了他皮肤冰凉的触感。“还有一份我永远不可能达到的预期。”

 

“啊,”Coulson说,奇怪的是,他点了点头。仿佛满意了。“所以,迫降地球并不在计划之中?”


“不,”Loki说,想起刚睁开眼发现自己在哪里时的感觉。“不,不在。”

 

“嗯—”Coulson开口,而Lok观察着他,试图读懂对方的想法。最终,就在特工再次转身面对他时,他放弃了尝试。“好吧,特工Silver,很高兴有机会再次跟你交流。消除误解。”

 

Loki扼制住挤眉的冲动。“确实。”

 

“我不打扰你了。还有为免你多虑,我想我不会养成不请自来的习惯,不过你要在房间内怎么设陷阱是你的自由。”男人转身朝门口走去,却在门框处停了下来,并回头看了一眼。

 

“你会适应这里的,”特工Coulson说,Loki惊讶地看向他,但那位镇定自若的小个子男人已经走了。Loki看着他离去的方向,表情舒缓了下来,眉间只剩极其细微的褶皱。 

…………………………………………………………………………………………………………

次日,缺乏更有趣的打发时间的方式,Loki再次闲逛去了实验室。至少,他乏味地想,他们在运用现有的头脑,而这使他们起码比另一个选项有趣的多。也就是…独自度过又一个下午。

 

一次轻触加一阵魔法脉冲,Loki绕过了Chandra用来解锁的键码,溜进实验室。屋内的景象与先前大同小异—有序的混乱。他能听见Chandra正扯着嗓子疑似在训人,声音刺耳。

 

Loki神不知鬼不觉地闲逛进去。他从身后观察,并检查各种对他来说用途不明的设备。他在众人身后观察费解的大型试验,发现一名技术人员正在电脑上打游戏,并旁听了一段关于披头士和滚石优缺点的争论,他听得津津有味,直到Loki推断出他们讨论的是音乐,而非现实中的自然现象。

 

不过,他发现最吸引他的是位于某个角落的一件外形奇怪的设备,独占着一张桌子。周遭的杂乱称得它足够显眼。一枚似乎与他的感官共鸣的光滑至极的金属蛋状物,而在他的目光第无数次游离到其上后,他漫步走了过去。

 

他先检查了一会儿,随后伸手用一根手指碰了碰。他浑身的毛发顿时站了起来,Loki一惊猛抽回手。某种感觉挥之不去,但他无法确定。就像一段无法触及的记忆。

 

但不管怎样,他很好奇。当然是不同于屋内其他人的那种。

 

他皱眉看着那件装置,片刻后解除了隐身术并抓住最近一个路过的仆从的袖子,那是一个在Loki看来平平无奇的男人。实验室技术人员,Coulson是不是这么称呼他们的?不管怎样。

 

“这是什么,”他指着它问道。

 

“哦,”他说。“那是,”随后他似乎认出了Loki的脸于是跳了起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几分钟前,”Loki自在地说。“你真的有必要更加仔细留意周围环境,这些大部分看起来都非常脆弱。”他放开之前抓住的袖子。“你叫什么?”

 

“Ryan,”男孩茫然地盯了一阵后说。“Ryan Welch。”

 

“日安。Ryan Welch。”Loki给了他一个自认为值得赞扬的耐心笑容。“所以,你们这件人工制品是做什么的?”

 

“呃。”年轻人似乎很紧张,他伸手抓了抓后颈又放下,仿佛受到批评一般。“我们其实也不清楚。”Loki挑起眉毛耐心等待。“—好吧。其实它并不是我们的。它是。嗯。人工制品。”

 

“人工制品”Loki重复道。他再次看向它。实验室内的凡人完全无法感知它释放的杂音,从它的嗡嗡声和被隔离的状态来看,他可以猜测。“你是指…并非来自地球?”

 

男孩看起来不自在得有点奇怪。“是的,”他说。“是的,我猜,是那样。”

 

“嗯—”Loki深思着说。“你碰过吗?”

 

“碰过,”年轻人局促地说。“在我们检查它时。感觉很怪,像静电。”

 

静电,Loki心想,是拖鞋拍打地毯时产生的短促针刺般的电击。根本不是一回事。“嗯—。我懂了。”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Welch听起来可以说是满怀希望。Loki对他挑起一边眉毛,随后目光再次回到设备上。他的确有所了解,这点他敢肯定,但他却不太能想起来…

 

“我能不能—”Loki刚开口就被打断了,他迅速压下那阵不快。

 

“—等等,那是不是—特工Silver?你是怎么进来的?Ryan,是不是你—”男孩胆怯了,而Loki强忍住想笑的冲动,那可能,不太礼貌。

 

“不,”他从容地笑着说。“我自己进来的,完全没有求助。祝你今天愉快,Sheffer女士。”

 

“是Sheffer博士。”她朝他皱起眉,而Loki只是稍作努力维持沉着的表情。“没有正确通行代码的人是打不开那扇门的,而我非常确定你没有。”

 

Loki举起一只手朝她动了动手指。“我有某些他人没有的优势。”他朝引起他注意的那件物品点了点头。“你们弄了件很有意思的物品到这里。” 

 

Chandra抱起胳膊。“你认识?”

 

Loki注视了她片刻。“有可能,”最后他说道。“我怀疑我知道。”Chandra眯起了双眼,而Loki微微一笑。她撅了撅嘴。

 

“那么,这是什么?”

 

“在我好好检查过之前不好说。我不确定这是什么,只知道我曾经见过它。”

 

Chandra的双眼眯得更小了。“你要怎么做?”

 

Loki耸肩。“猜测,大体上是。或者—如果你愿意—检验一项假说。如果我没猜错,应该不会有任何危害。如果我错了…那么,很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他能看出她在纠结。好奇却又不愿分享。Loki等待着。他们同样也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偷偷瞄向他们掩饰得很拙劣。

 

“呃,”之前和他聊过的那个男孩说。“已经四个月了,我们还是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如果他…如果特工Silver能告诉我们,不是很好吗?”

 

Chandra瞪了可怜的Ryan一眼,Loki只捕捉到一瞬,接着看到后者畏缩了一下。但随后她再次看向他,非常轻微地点了点头。“好吧,”她说。“行。做你…想做的。”

 

“操控我的魔法?”Loki忍不住说,这为他赢来了一个令人畏缩的眼刀。Loki向她正式地行了个礼并戴上了他最迷人的笑容。“优雅的女士,我立刻就去办。”

 

他能感觉到她和那个男孩正看着他转向那台机器。他知道自己曾见过这种的东西,类似的东西,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几乎已经淹没在回忆中。

 

“你怎么绕开读卡器的?”他只依稀听到Chandra的问题。

 

“一种模仿天赋,”Loki心不在焉地说着,并再次将手指放了上去,去感受暗流在体内涌动,尽管以他的感知,这并非真正的能量流动,至少不是他熟悉的那种。某种别的。熟悉的让人着急,要是他能想起…

 

“右边有某种我们认为是锁具装置的东西,”Ryan主动开口,没那么犹豫。或者说也许有点不安…

 

“那算不上答案,”Chandra反驳。Loki从鼻腔呼出一口气。

 

“我开始理解没完没了的问题有多令人挫败了,”他温和地说,同时移动放在装置光滑金属表现的手指,滑到右侧摸索男孩提到的东西。很快,他的手指就摸到了突兀的部分,而几乎就在同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停止了,连带蜂鸣声。他停了下来,皱起眉,从他手指的触感来看,金属表现的纹路似乎正以怪异的方式扭动着,并反作用到他身上。

 

陪我坐下。聆听。

 

“什么,”Chandra几乎立刻说道。

 

“我曾见过这东西,”他说着收回手。“这不是锁。不算是。也不需要我用魔法来打开。”

 

“它来自哪里?”那是Chandra。

 

“不是这里。”Loki退后。“离这里非常远,实际上。或者说来自任何地方。”

 

“它是武器吗?”另一个人说,于是Loki好奇此刻到底有多少人在围观。他很想转身离开让他们自己去解谜。“它里面是什么?”

 

“就像我说的,”Loki边说边做了个手势退后。“你们只需礼貌地开口。”他看向Chandra。“也许,你想尽下地主之谊?”

 

Chandra正带着某种类似警惕的神色打量着他。“…只需开口?”她将信将疑地问道。

 

“礼貌地,”Loki重复道。“它只打开一次。”我不明白,嘘,孩子,你不必。

 

Chandra瞪着他,但走上前的却是Ryan。“呃嗯,”他说。“我猜。如果你不介意打开?”他的脸涨的通红,而人群中传来了窃笑声。一开始,毫无动静,但随后金属外壳咔哒响了一声,两声,之后金属表面开始发光直到透明。Ryan猛地倒退了一步。

 

“等等,”Loki平平地说。又一声咔哒声后,它开始歌唱。

 

他记得那个嗓音。清晰,甜美,明快,不属于任何已知的语言,却又微妙的伤感。是一段录音,Loki十分清楚,但听着却不像。“这是什么,”一名红发技术人员问道,她的声音听起来粗糙刺耳。

 

“嘘,”Loki说,语气并不尖锐,但带来了一阵安静。这类东西最近一次造访阿斯加德已经是很多年前了,当时他还小,他记得Frigga抱他坐在她膝上,给他讲那个故事。当时他们坐在她的花园里听着古老的歌声,而Loki记得自己哭了。

 

他的心在痛。记住,Loki,她安静悲伤地说,在他能记事起她第一次显得苍老。一切皆有尽头。不论善恶,一切皆有尽头。

 

这并未持续多久,最终,伴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消散,它也不再通透,而是又一次变回了朴实无华的金属容器,但不再蜂鸣。它的信息已经传递。

 

现在,他们都期待地看着他。Loki感觉自己的肩膀在抽搐。

 

“一段历史,”他说。“一段记录。有人是这么告诉我的,曾经。说他们属于一个非常古老的种族,早已灭亡,就连他们的名字都已无人知晓。说他们早在末日来临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于是歌颂他们的故事为了不被人遗忘。我记得有人说过这些密封舱会在太空中漂泊,直至找到有人聆听他们故事的星球。”

 

“故事讲了什么?”有人问道,而Loki无意去看他们。他的目光落在沉闷的金属上。他感觉自己的嘴角一扯。

 

“这正是最讽刺的,”他低语道。“没人知道。这种语言早已被遗忘。这是一首没有听众的歌谣。我曾听说有人将之视作傲慢,妄想他们的语言能流传下来,即便他们本身已不复存在。”他耸了耸一侧肩膀。“或者说希望。”

 

“所以这就是人们所知的一切?”难以置信。Loki咽下了他的笑声。回忆起—但那不就再也没人知道了吗?

 

也许这不过是个传说,说到底。

 

“就这些,是的。我恐怕这就是我能为你们这道谜题提供的所有启迪。并不是非常有用,我恐怕。”他朝他的听众狡黠一笑。“我希望你们不会因此怪罪我,现在请原谅我先失陪了,我敢说…”他从容优雅地悄悄走出门。他们并未试图唤回他。

 

他登上基地的上层,摸索着找到一个出口。一踏出门外,他就出了一身汗,差点当场转身回室内。他没有妥协。

 

从陌生到熟悉再到陌生。他好奇Frigga是否和他一样对那件事记忆犹新。是否时至今日仍会想起。

 

最终炎热击败了他。Loki回到他的房间。令他欣慰的是屋内没有不速之客,尽管荒谬的是,有一瞬间他几乎有点失望。Coulson,他开始觉得,意外是种不错的陪伴。

 

一时兴起,他轻轻走到电脑边,眨了眨眼发现邮箱里比他预想的多了一份邮件。发件人:M. Fairfax,上面显示,于是Loki又眨了眨眼,点开了邮件。

 

亲爱的Luke,信上说。我不太会用电子邮件,但你没留邮寄地址给我。我不知道有什么规定—你这份新工作貌似神神秘秘的,再加上或许我也只是你曾经的房东。但我知道有时候人都会想听听熟人的声音。我想让你知道我们都有想你,并希望你安顿的很好。Angela和我都很庆幸能认识你。在那之后是各种细节,琐碎的小事,而Loki发现自己在笑,只是微笑。他几乎能听到她的声音。

 

稍后,Ms.Fairfax的消息上方又出现了另一条消息。他不认识这个地址,于是点开,却惊讶地对着它直眨眼。

 

谢谢你的音乐会。愿意下周二再来转转吗?又出现了一些问题。—C。

 

唐突,他心想。生硬,直白。(所有那些目光,好奇,专注。或许对他来说并无所获,但对他们…)

 

Loki在关机拿起他目前正在读的那本书前迅速作出了回复,不知为何我并不意外,他写道。我们周二见。不必费心给我留门。

…………………………………………………………………………………………………………

插曲(七)

 

你不该这么做。

 

这个念头一直纠缠着他,困扰着他。甚至在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后依然无法平静。他在床尾来回踱步,右手大拇指指甲轻轻刮蹭着其他手指—床铺已经重新铺过,他注意到,但不是他做的,这更加剧了他后背刺痛的焦虑感,尽管他知道这只是客房服务。

 

你的反应欠缺考虑,愚蠢。幼稚。你真的已经可悲到了那种程度

 

(对,他心想,没错,那也许就是答案,他就是这么可悲。)

 

她们热情款待你。你却如此回报她们的善意。

 

Loki紧紧闭着双眼。他依然能看见Laurie脸上的神情。她的惊讶困惑和—

 

你这软弱破碎的东西。你居然以为自己能在这里生存下去?看,就算把最美好的东西送到你面前,你都能轻易毁掉它烧掉它?

 

房间显得过于狭小,封闭。令人窒息。他本能地逃离了那里,朝别处挪动,之后几乎是倒在了草地上,胃里直犯恶心。他急促地深吸了几口夜晚凉爽的空气,随后手掌撑地盘腿坐下。

 

你就打算这么活下去吗?偷偷摸摸,在阴影中爬行…

 

不,他狠下心不服气地想。不。我并没有坏掉,我还没

 

这是另一个国度,在与阿斯加德决裂的现在。这是另一个开始。你不必…

 

为什么,他在想,他又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本该欣然接受,她们的坦率本就是他应得的。他拥有她们永远无法理解的知识,手握她们永远不可能触及的力量。他认为是危险,但那太荒唐了。他当然很危险,正如所有捕食者置身于低它一等的野兽中时一般。但这并非…

 

你恼火冷漠却又拒绝友善。你觉得自己到底想要什么,Laufeyson?你真的了解自己吗?

 

他的思绪如一团找不到头绪的乱麻。他一只手的掌根抵着双眼,胃中刚吃的晚餐沉重得过分。

 

“嘿,小伙子,有火么?”

 

Loki急忙收回他无意识的暴躁回复,只是说了声,“没有。”

 

“真糟。”沉默,过了一会儿。“嘿。你没事吧?”

 

他根本懒得费事去平息自己尖刻刺耳的笑声。“似乎最近有很多人都极度渴望问我这个问题。我完全不知道他们期待听到什么答案。”又一阵沉默之后,先前打扰他的人逐渐散去,再次留下他独自一人。这是个安静的夜晚。舒适。温暖。

 

他做了个深呼吸并试着整理他的思绪。所以他做错了。行为不当。不会再有这种事了。这还不够吗?还能…

 

但这不仅仅是个错误,这是恐慌,这是害怕。他以为当时会发生什么,他在等待什么,而如果他像这般逃离一切陪伴,他要如何在这个世界上开路前行?

 

或许,带着易碎的怒火他想道,症结就在这里,错的从来都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而一直折磨着他的孤独感其实只是因为他不合群。

 

他强迫自己站起身,什么都不去想。继续前行,他心想。正如他新生后第一次睁眼时。继续前行。做你该做的。

 

再试一次。然后再一次。然后再一次。这是一整个国度。你只需行动起来。


tbc

…………………………………………………………………………………………………………

失踪人口诈个尸,继续遁走……


下一章→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