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8

←上一章

…………………………………………………………………………………………………………

第八章

 

Loki怀疑特工Jason Ford之所以会被选为他的搭档是因为他完全不摆架子,不会招人讨厌。或许是为了刻意和Barton形成对比。Loki感谢这种不同。至少这个人表面上不会用过于狐疑的眼神看他。这在神盾局的外勤特工中算是稀有品种。

 

有时他会禁不住想搞点事情,仅因为不少人似乎都在等他露出獠牙。相对来说,Ford可以算得上健谈。由于他们基于某些费解的原因必须乘坐常规交通工具前往目的地,他们有了聊天的时间。

 

虽然第二次飞行Loki也没觉得这是多愉快的体验。

 

幸运的是,Ford是种不错的排解,否则Loki觉得自己可能会条件反射地对直升机造成损害。

 

“你还没离开过神盾局基地?”在提起一家Loki不得不承认从未去过的酒吧后,他难以置信地惊呼道。

 

“据我了解我还处在观察期,”Loki略显僵硬地说。Ford摇了摇头。

 

“这我知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得一直待在基地里。几英里外就有个小镇,只要有人知道你在哪,我想不通为什么你不能四处探索下。改善伙食,其一。”

 

Loki忍不住皱起鼻梁。“这个想法很有吸引力。”

 

“是的,”Ford说。“我打赌。嘿,你看这样行么。等收工后,回去之前我们出去喝一杯。”

 

Loki惊讶地给了他一个犀利的眼神。“你没有…其他活动?”

 

“没,”Ford几乎是欢快地说道。“老婆没指望我早回去,而且我也几周没去了。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我并非理想的同伴?Loki心想,但没说出口。“很好,”他缓缓说道。“我猜换个…与工作无关的…环境…应该会很愉快。”

 

“那就说定了,”Ford说,随后再次坐回了椅子中。“你知道吗,撇开传言,”片刻后他加了句,“你其实没那么坏。”

 

Loki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笑。

 

“我们到了,”飞行员叫道。Loki站起身,身体随着飞行器开始下降的动作微微晃了晃。Ford也和他一起站了起来。

 

“让我们顺利解决掉这事儿,”Ford说。“也许我们还能赶上服务时间[1],哈?”

 

Loki对这一说法完全没有概念,但允许自己享受地笑了笑。“也许。”

…………………………………………………………………………………………………………

你只是去,Coulson说过,获取情报

 

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部分需要了解的情况,Coulson将桌上的文件夹滑给他时说过。应该相当简单。Loki推测,事关武器和某些不法持有者,而这些在他眼中多少有点无关痛痒。

 

他要学习,Loki决定,而不是主观判断。

 

“你是,”他面前的男人慢条斯理地说,“很有意思的一个。”

 

Gabriel Fossett,Loki记得是。又一个狂热暴力团伙的头目。Loki开始好奇米德加尔特到底有多少这种组织。

 

他的西装,Loki发现自己在观察,寒酸到尴尬。

 

无论多么精心布局的计划都能急转直下,毫无疑问,Loki对这种倾向并不陌生。或许,他突然一阵苦涩地想,过于熟悉。这已经开始成为一种令人略感烦恼的趋势。

 

“是的,”Gabriel说道。“确实很有意思。”

 

他可以挣脱他们对他的束缚,管它是不是金属。甚至在此之后,他还能赶在抵着Ford的枪开火前救下他。就算不能,不过是区区一条凡人的性命。(他要你跟他出去玩。邀请了你。你其实没那么坏。Loki感到一丝微乎其微的内疚。)

 

而那之后,不用说,势必要在对方的负隅顽抗下突出重围,而那似乎…冗长乏味,并非权宜之计,而且很可能无法获取Coulson想要的情报。

 

所以他只是挂上了最佳笑容说道,“很高兴你觉得我有趣。”

 

“是什么?怪力?你是个X战警?”

 

Loki不清楚那是什么意思,只当没听见,并仰起头露出一脸故作无趣的表情,那副样子总能激怒各式各样阿谀拍马的谄媚者。它表示,继续说,我今天要睡觉。

 

“不对,”他说,手指轻扣着大腿。“神盾局一般不雇佣变种人,”他眯起眼看着Loki,后者淡定地与他对视。“你是怎么进去的?”

 

“相对容易,”Loki笑着说。他目前还不担心。只是有点挫败,和不悦,他本该料到还有比进入前找到并解除的那些更隐蔽的警报系统存在。

 

他决定谨记这个教训。

 

“门口我的人发誓没看见任何人。”他们是没有。他们都是跟着人进来的,没人发现。显然感应器比人聪明。

 

“或许他们该观察得更仔细点。”

 

男人眯起眼。“你会心灵感应之类的?”

 

“你想要我告诉你现在正在想什么吗?”Loki说着,微微侧过头,语气依旧轻佻高傲。而他脑中,正在浏览和考虑一个又一个可能的逃脱计划,试图找到能同时完成所派任务的途径。“不过我怀疑没有多少实质内容。”

 

他们不知道他有魔法,或至少没见过。被俘事出突然,他根本没来得及用它反击。如果他能不被人察觉或辨认地用在这里…有一道咒语可以松动说话者的口风,虽然大多数时候泄露的尽是些变态的幻想,但时不时也能道出些有用的信息。

 

他的咒语进行到一半时Gabriel上前捏住了他的下巴,并别过他的脑袋仿佛能从他眼中读出点什么。Loki浑身一僵。“作为一名间谍你话有点多。不过,我认为你不是。反正不是神盾局惯用的类型。不像他。”他朝着Ford的方向一把拧过Loki的脑袋。

 

“我该感到荣幸吗?”Loki说,语气中挖苦的调调显示他的想法正相反。Gabriel似乎被逗乐了,但他退了一步放开了他。他的兴趣,Loki发现,令他火大。不过当然比不上那种所有者式的过于亲热的碰触。Loki思索了一瞬是否—但不。光是想想就恶心到不行。

 

“你可以,”Fosset说。他双手滑进口袋又笑了笑,给Loki留下了一种无法解释的不安感。“不过,我不会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不管你是什么,我们都会弄清楚。”

 

“哦,”Loki说道。“是吗?”

 

“毋庸置疑。”男人掏出一把弹簧刀,弹出刀刃的动作毫无威慑力,Loki咽下窃笑的冲动。他凑近。“所以你是什么怪胎?”他问道。

 

一时间,世界似乎静止了。他心中的乐趣荡然无存。而那个词,那个词沿着他的喉咙一路爬下,凝结在胃中。怪物。他的思维冻结了。彻底冰封。他们能看穿,他狼狈地想,谁都能看穿,他深知这是无稽之谈但已经—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和你们不同。我只是不知道有多么不同。

 

他在想法尚未彻底成形前就开口了。“你是个商人,对么?”Loki说道,他几乎认不出自己的声音。相较于他冰冷,波涛汹涌的思绪那显得过于温和。“我可以善用这一点。”他笑了,那感觉狂放原始。“那么,我给你开个价。”

 

“开价?”男人一副想笑的样子,但他直起身,依然拿着刀。“你拿什么跟我讨价还价?”

 

“你的命,”Loki从容不迫地说。“我要用你的命换取我们的自由。”他能感觉到体内的颤栗,某种无法辨认的东西正在他皮下蠕动。他眼角的余光瞥见Ford微微抬起了头,就像在看疯子一般瞪着他。Loki压根没朝他的方向看去。

 

在被憎恶冲昏头脑的这一刻,他根本不用刻意不去管他。

 

Gabriel的笑容消失了一瞬,随后再次出现。“作为一个无计可施的人你的口气不小。你一有动作,我们就朝他开枪。”他朝Ford歪了歪头,于是Loki笑了。他的目光冷酷,而男人并未退缩,但他看出来了。

 

“我有能力辨别可接受的损失。”

 

Ford此刻注视Loki的目光就像他从来没见过他,而且惊恐至极。Loki无法责怪他,真心的,但他耳中是砰砰的心跳声,而他的焦点已经聚集到了唯一的目标上。Gabriel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不安。Loki享受着这点。他上前一步,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

 

对了,Loki恶毒地想。证明你根本不怕我。表现出恐惧然后失去你的力量。所以靠近我,近到足以让我—

 

“你以为我会相信,”他慢条斯理地说,“你真能挣脱钢铁—”

 

够近了,Loki冷冷地想,随即动手。他用一道咒语粉碎了困住他双手的束缚,并一鼓作气攻向用枪抵着Ford脑袋的男人。你的皮肤在燃烧,他强行暗示,从你的骨头上熔化,即便咒语粗劣无法持久也足以逼男人猛地将手抽回,足以让Loki用双手扣住Gabriel的脑袋。

 

“任何人敢动,”他说道,语气轻柔致命,“我就拧断你的脖子。注意,不是杀了你。我怀疑你的人并不希望这座上好的建筑物地面上出现一个没用的残废。”

 

没人动手。忠诚,Loki心想,多感人。冰冷的怒火在他体内燃烧。愚蠢,他心想,但对自己说这些无济于事。不过一个词。Barton问过…

 

他说的是,变种人。不是怪胎。不是—

 

(蓝色侵染上他的手臂你是什么你是什么不这不是这不是—)

 

他有多久没想起过…他有多久没让自己的思绪…

 

“我警告过你,”Loki说。“你的命,我们的自由。现在两样我都想要了。是不是正合你意?”男人在颤抖。可悲,弱小。(就像你。)他知道Ford都看在眼里。很好。让他看。让他们都看看他们拴着的是什么,让他们害怕

 

那就是你想要的吗?

 

“我有钱,”Gabriel说。“我能付你比政府多一倍的钱,两倍—”他身上每一个毛孔几乎都散发着恐惧,突然间Loki感到一阵令人反胃的恶心。

 

用如此强大的力量来恐吓蝼蚁。能证明什么。

 

不。一个想法闯入他的脑海中,虽然很平静。这不是正确的游戏方式。这不是你正确的玩法。不是用蛮力。而是要智取。男人基本已经在呜咽了。Loki用鼻子深吸一口气随后呼出,并召唤他的力量。

 

“没得商量,”他开口,在话语中注入力量,并让其如波浪般扩散。Gabriel几乎当场就两眼一翻瘫了下来,但Loki一直等其他守卫都倒地后才放开他。随后他走到Ford身边,迅速挥手解开他的束缚。特工的双眼瞪得并不是很大,但Loki几乎能听见他的想法。

 

他好奇对方知道多少,并浅浅一笑。“走,”他说,“我们还有情报要收集,不是吗?”

 

他几乎仍旧如被刀抵着一般紧张不安。但Loki只能稍后再面对那些。

 

Loki回眸,随后披上Gabriel的外壳溜了进去。他没有去看Ford观察他的眼神。“让我们看看能找到些什么,”他用另一个人的声音说道。

…………………………………………………………………………………………………………

在此次任务剩余的时间里Ford说的话总共不超过两三个字。Loki并未为之困扰,担忧,坚决。披着借来的外表,没有不便的干扰,他们在设施内畅行无阻,获取了所需情报及其他。在捕获他们的人眼中,他们只是逃走了,关于魔法的记忆模糊,而且可能迷惑性强到足以用平常的解释敷衍过去。说到底,结果并没有多糟。或许这样反而更好。虽然Loki喜欢在暗中偷听,但听到的内容往往都没多大用处。

 

(然而就如倒刺,如荆棘般困住他扎入他的皮肤— 你是什么怪胎?单纯出于兴趣,当然,好奇,就像对自然规律有着荒谬看法还问个没完没了的技术人员的那种好奇,而非恐惧,恶心或是—)

 

Loki一有机会就第一时间撤回了自己房内,紧闭身后的房门。如果他尽情尖叫,放声吼到喉咙刺痛肯定会被人听见。新的生活,他心想,他曾告诉自己他要重新开始,但过往却如影随形。,过往如影随形。 当他过上平静,可控,仅限于最简单事务的生活—

 

因为你可以忽视它。因为你不必面对它,或你自己,或任何事。因为你坠落了,然后逃避,一直在逃避。你掩盖伤口但它们并未消失。他的反应感情用事,缺乏理智,没有自制。

 

他在屋内的幽闭空间里来回踱步,最终他坐下并强迫自己冷静。这是我的选择,他提醒自己。选择留在米德加尔特。选择与这些凡人共事。选择冒这个险。你是想假装没料到会遇到—困难么?

 

“出什么事了,”门口传来一个声音,Loki闻声一惊,立刻因自己居然未察觉有人靠近,或大门打开而涌起一阵强烈的恼火。他应该已经锁上了。

 

不过,来的人是Coulson。他的—他的监护人。Loki朝他挤了挤眉毛。

 

“已经来催我交报告了?”他们会驱逐你,这个念头在他脑海深处轻声回响,或试图囚禁你。他强压下这个想法。

 

“并非正式,不。”

 

“非正式?”

 

“也不是。”Coulson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审视他。“Ford申请不再跟你搭档。Barton没有明确申请,但强烈暗示过。你出外勤时和搭档相处的并不愉快。特工Silver。”

 

“那一向都不是我的特长,”Loki带着犀利的笑容说道。

 

“Dr.Sheffer似乎挺喜欢你。”这令Loki一惊,他对着Coulson眨了眨眼,片刻后再次强制自己恢复面无表情。

 

“是吗?这倒是个意外。”Loki交叠双臂靠上椅背。“你就这么担心我的社交生活?”

 

“Ford说你差点毁了这次任务。”Coulson凝视他的眼神冷静而沉着。“说你的反应…出人意料的激烈。我想知道为什么。”

 

这个问题合情合理。答案却堵在了Loki的喉咙里。“什么是变种人?”他没有回答,而是突然发问。他原以为Coulson会拒绝,会坚持要他立刻解释自己的行为。他没有。

 

“变种人?呵。我猜我不认为…他们是一些天生拥有…饱受争议的能力的…人类。生理的,精神的,就我们所知那包含各种可能性。他们…”他似乎正在考量。“他们的法律地位…很复杂。”

 

“复杂?”

 

“那个群体和政府的关系不是很好。有一部分与正常人类社会正处于公开的敌对中。有人说他们是人类进化的下一阶段。这引发了…问题。”

 

“那大部分人是怎么看他们的?”Loki静静问道。

 

“看情况。就像所有的事,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宽容。有人会害怕,另一些会生气,还有一些创立邪教将他们当成神来崇拜。”Loki不禁嗤之以鼻,而Coulson短暂看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大多数人,大部分时间,都懒得去考虑那些。那并未影响到他们的生活,又何必多虑?”

 

Loki点头。双手抵着下巴,思维反反复复来回绕圈,直到他将其整个抛诸脑后。“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最后他开口。

 

“我还是想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份工作压力很大。你是新手。我的一项职责就是照看我的特工。”

 

“你认为,”Loki说,语气中注入了明显的不屑。“我会被压力击垮?”

 

“不,”Coulson明确说。“但每一名特工都有极限。我得知道你的。”

 

Loki瞪着他,并非全然面无表情。他的第一反应是怒斥自己并不弱,知道自己的极限并且不需要…但这些话甚至未到嘴边就消失在了舌尖。他还不至于将其视为关心,然而这确实…

 

“他的某句评价…激怒了我,”Loki最终说。Coulson正以那种平静却又奇怪的专注目光凝视着他。

 

“嗯—。”Loki以为还会有更多问题,但却没有到来。他纹丝不动,刻意遏制住局促不安的冲动。

 

“你知道多少,”Loki突然开口,检查搭在腿上的双手,“对我的身份?”他一时冲动发问,但话一出口他又有点后悔。

 

Coulson仔细打量着他。“不多。基本血样检查显示你相当偏离常规,比变种人程度更高。资料显示—除了从天而降之外—来自其他星球,但我们缺乏足够的知识去定位。”

 

“你对此不觉得困扰?”

 

“不,”Coulson平静地说。“只要没有演变为安全风险,而且我希望避开星际战争。我会利用手头的资源,不论其来源。你并不是我们第一个遣送人员。”

 

“‘遣送?’”Loki的嘴角忍不住愉悦地上翘。他猜,这也是一种看待方式。他停顿了一下,随后抚平自己的语气。“我感觉我该…道歉。我为我失控的行为感到…惭愧。我不希望你…后悔你的决定。”Coulson似乎面露一丝喜色,但过于短暂和微弱以至于Loki认为可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还没有。不过,我确实想过,”他稍后说,“我们可能…错用了你的天赋。”

 

Loki眨了眨眼,“哦?”

 

“这是我该考虑的事,”Coulson说,随后微微动了动,直接对上他的双眼。“Chandra告诉我她对你的…能力的研究取得了很有意思的进展。其中涉及的大部分科学我都不懂,但她似乎对此印象深刻。”

 

“她太高估自己了,”Loki冷淡地说。“她顶多也就了解了点皮毛。”

 

“不管怎样。我很欣慰你能配合她的工作。”

 

Loki微微切换了一下重心。“那并非多无理的要求,”他故作庄重地说。某种冲动使他想问她对他有何评价。“就这些?”

 

“目前,我想是的。”男人又注视了他一阵,随后退后。Loki又一次捕捉到了那种短暂难以察觉的笑意。“你可以试试跟特工Romanov合作,”他说。“我想你们也许会合得来。我会着手安排的。”

 

Loki好奇凡人是否永远能给他带来惊喜。奇怪,无法预测,还拥有如此古怪的泛滥的—同情心?不,这个词并不确切。“你是个怪人,”Loki微微侧过头缓慢开口。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Coulson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随后他退出房间,静静关上了身后的大门。

 

当晚他梦到了一个夏日,梦到年幼的自己在攀爬伊敦园内的一棵树,伸着胳膊,去摘他够不到的金色果实。Thor在他下方。“Loki,快!”他大呼,于是Loki使劲伸手去够,然后他开始坠落—

 

—不停地坠落,坠落,并且永无止尽。

 

但他并不害怕。

…………………………………………………………………………………………………………

插曲(八)

 

他去了别的城市。

 

这似乎才是明智之举。他一开始就不该留在如此接近坠落地点的地方。如果有人来找—

 

(没人会来找你。)

 

他上了一辆前往南方的火车(一种奇怪的旅行方式,但这种新奇的事物令他兴奋),并顺着兴致找了个地点下车,草率地避开旅途同伴的关注。Loki听着他们聊一些无意义的琐碎小事,并努力不让自己的思绪转向危险的方向。

 

新的米德加尔特中心与先前的大同小异。繁忙,到处是人,步履匆忙,从不停歇。他漫无目的地游荡了一阵;给自己找了个住处,此外基本上就是在观察。

 

他没有与人交谈。他的梦境支离破碎几乎无法理解,只记得成百上千的细节。至少,这是种有效的分散注意力的方式。他研究出了人类似乎相当喜爱的电脑设备的运作原理,拓展了阅读信息的新途径。几乎目不暇接,但Loki可以埋头其中,而他也乐意这么做。

 

货币。文化。传统。政治。他在学习整个国度,而有时这就足以令他晕头转向。

 

他们是渺小的种族,目光短浅微不足道的短命种族。他们在匆忙中度过一生,不过鉴于他们短暂的时光或许这并不难理解。他们几乎没有天赋,惊人地易碎,容易为了看上去完全随机的理由今天反目明天又维护一个陌生人。

 

他从谨慎的距离外观察着,而他的思绪却一直在回闪—

 

是什么让你如此在意他们?他一度很想知道,他们如何能改变你,而我所做的一切对你来说却无足轻重?他依然很好奇。然而他…

 

他们聪明,以他们有限的方式。他们知道自己的局限,然而依旧寻求突破。他们适应力强。他们一刻不停的忙碌意味着他们永不停滞。阿斯加德惧怕改变。而米德加尔特拥抱改变。

 

他看着他们在生活中饱经磨难,繁忙却又总带着一丝疯狂;他保持谨慎的距离穿梭于人群中,闭上双眼让自己呼吸他们的节奏和习惯。

 

他们可以改变,他在自己房内观看一个电视节目时想到,新奇的事物令他着迷,而老套的故事却令他厌倦。他们可以改变。你敢不这么做么?

 

tbc

 

[1]happy hour:酒吧术语,指免费提供小吃,减价供应饮料的时间。


下一章→

评论(1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