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9

←上一章

…………………………………………………………………………………………………………

“我感觉,”Loki说,“非常可笑。”

 

“你看起来绝对不丢人,”正围着他忙活的一名技术人员说,“我保证。”他记得她叫Roslyn。他疑心地对她眯起了双眼。“就这么别动。”

 

Loki从鼻腔长出一口气,将目光移向她正往他身上连接的复杂设备上,Loki觉得这比他们今天试图解决的各种小问题的有趣程度都要大无限倍。“再提醒我一遍,我为什么会答应你做这些?”

 

“因为你喜欢我?”Roslyn正忙着连接最后几根线。Guy一直在她身后打转直到被她撵了出去。

 

“未必。我不喜欢你们任何一个人。”

 

“哦,好吧。我只是想想。”Roslyn转过身将头发夹到耳后。在她充满活力的欢快外表下,这个动作暴露了她的紧张。这很有趣,他心想,他是如何逐渐认识他们的:Roslyn容易急躁,Marcus疯狂地喜爱某部剧,还坚持说Loki一定会喜欢。Chandra发脾气的时候可以用新鲜水果安抚,苹果除外,而Richard只要一有机会能跟任何人在任何话题上起争执。都是些琐碎小事,没多少价值,但他就是忍不住记了下来。

 

撇开他们所有这些好奇,摸索和无意义的问题,这里有着某种奇怪的舒适感。

 

大多数时候。

 

“那么这是用来…做什么的?”

 

“脑电波。测量用的。非常原始,但我们另一台用于测量的设备很庞大。还很贵,此外你貌似会释放某种奇怪的低水平干扰…”

 

Loki蹙眉。“我什么?”

 

“低水平干扰,电干扰或是…Nelson之前跟你谈的就是这些,不是吗?”

 

“是吗?不幸的是他容易说个没完,所以我基本听十分钟就开始走神了。” Roslyn看起来一时间不知是该愁还是该笑。

 

“是的,他…就那样。好吧,我想一切就绪了…试着别动,好了吗?现在只要…等一下。我需要个基线读数。睁眼。”他发现,她正真做事的时候声音会变得自信。他在想没准她本人都对此毫不自知。

 

“嘿!Silver!”Chandra穿透力极强的抑扬顿挫的音调半路打断了他的思绪。“Coulson找你。”

 

Roslyn的表情几乎有点崩溃。“不能等等吗?”

 

“听起来不能。”

 

Loki开始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从缠绕的电线中解脱出来,摘下头发里的电极,不悦地发现它们很粘。“我很抱歉。职责所在,如你所见。”或者说如他所愿。不管怎样,行动的需求就像叮人的苍蝇般骚扰着他。

 

“你还会回来的,”Roslyn说道,话中带着一丝强制的口吻。确实更自信了。他匆匆向她行了个礼。

 

“当然。但愿我们下次聚会…不受打扰。”他礼貌地假装没看见她脸红,尽管在溜出实验室时还是暗自窃喜,他没有用魔法而是朝电梯走去。Coulson曾客气地要求他停止在设施内瞬移,因为那貌似会导致区域内的精密设备短路。包括,Coulson提过,所有他用于追踪外勤特工的设备。

 

Loki对此心领神会。

 

他乘坐电梯上楼,顺着走廊来到一个挤在非常狭小的空间里的某个偏僻角落的Coulson的办公室。这个男人为了保持默默无闻煞费苦心,令Loki有时会想Fury到底有多少实权。令他意外的是大门开着,而且屋内不止特工Coulson一人。

 

Loki停在了门口。“如果我事先知道还有别人,我会准备更充分再来,”他圆滑地说。苗条,比他矮很多,而且没有穿普通制服。如果不是对方正以相同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他很可能会误以为她无足轻重。

 

“进来,”Coulson一如既往地从容说道。“然后把门关上。”Loki在身后拉上大门,但后背紧贴着,并给了Coulson一个眼神,希望能表达出对事先未得到提醒的不满。他基本上从不喜欢意外,而事实是这很可能是有意安排的并未使之有任何改善。事实上,适得其反。

 

“你不打算介绍一下?”

 

她起身的动作暴露了一切。优雅,毫无疑问,还带着一种不可能认错的致命锋芒;他几乎为之折服。“特工Romanov,”她开口,看他的眼神冷静不带一丝情感。片刻后Loki决定还是不向她行礼,而是选择点头。他记得那个名字。

 

难道不是很有趣么。

 

“特工Silver。我没有这个荣幸知晓你的名字?”

 

她脸上闪过的笑容短暂而犀利。“也许以后。”她再次看向Coulson,于是他发现他们之间正无声传递着什么。

 

Loki感到神经一阵刺痛,但压下了这种感觉。他阔步走到空闲的椅子旁四肢舒展地坐了下去。“我认为你召集我过来是有事要我做。据我推测,是与Romanov小姐合作,我记得你跟我提起过她。”他注意到她在听到‘小姐’一词时嘴角微动,但并未放任自己多加玩味。

 

“眼下还不清楚,”Romanov说着,交叉双臂。“但与其被意外打乱阵脚我宁可有备无患。Coulson认为我会用得到你的能力。”

 

“在什么方面?”

 

“目前,”她再次用余光瞥了Coulson一眼,说道。“装饰。我要出席一次盛大的活动,需要个男伴。”Loki摸不准对方是不满还是愉悦,正是这一点激起了他的兴趣。面部表情让他难以读懂的人并不多。

 

“而那就是我?”Loki说。Coulson看他的眼神表明他不是很喜欢他的语调。

 

“我说过你和特工Romanov会配合的很好,Silver。Romanov平时的搭档有另一档任务,而你又正好有空。此外,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比大多数人都更适合这类派对。”

 

“我就当你是在恭维我了,”Loki说道,并任由自己满足于那一丝兴味,  那是目前为止他从Coulson身上赢得的仅有的反应。他再次转向Romanov。“你平时的搭档?”

 

“你见过。”现在她明显有了兴致,尽管只是些许,而且,他怀疑,和他有关。他并未多虑。

 

“Barton,” Loki猜道。“Ford总体来看过于…听话。”

 

她的嘴角非常细微地翘了起来。“他可能提起过你。”

 

他刻意将笑容咧得很大。“我肯定都是关于我迷人的性格。”

 

Romanov甚至都未动一下睫毛。“当然。”

 

“好了,”没等Loki回答Coulson插了进来。“虽然我理解善意的玩笑是互相了解游戏的传统部分…专注任务。”

 

“我向来专注任务,”Loki低声说。Romanov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但当他朝她看去时她面无表情,与他对视的目光异常平静。片刻后,她也坐了下来,并端庄地将一条腿交叉放到另一条腿上。

 

“时间相对有点紧。明晚。”她表情中的挑衅也许是他想象出来的。

 

“我不需要多少准备时间。”Loki尽力不去想,比起表面的任务,有多少是出于要Romanov监视他?他试着玩味这一想法,而不是对此动怒,尽管后者很有吸引力。

 

她眯起了双眼。“你得着手弄套合适的着装。”

 

Loki扬起了眉毛。“我有不少相当不错的衣服。”

 

“你误会了,”Romanov说,只是她的假笑稍稍有点犀利。“这是个化妆派对。有主题的。”哦,好吧。Loki突然产生了一种诡异的即视感—尽管他相当肯定情况已经颠倒—随后眯起了双眼。 

 

“有主题的。”他回应。“哪种主题?”

…………………………………………………………………………………………………………

动物。他们要变装成动物。如果不是Coulson—就算是—Loki也忍不住觉得自己被耍了。不过,他抛开了那些想法,并告诉自己可能很有趣。至少Romanov…令他着迷。

 

Loki忽然想到这正是华纳人[1]喜欢的那类闹剧。有必要让人告知他们。

 

不过,那个人当然不会是他。

 

他收到一个酒店房间的地址,并直接将自己瞬移到房门外,期间还吓到了楼道内的一名男子,但他无视了他。Loki敲了两下门,然后等待。

 

他有种感觉,直接瞬移至她房内不会有好结果。

 

“有人吗?”

 

“是我。”他听见开锁声—也可能是枪支上膛的声音,他略带挖苦地想—随后她打开了门。一身黑豹打扮(光滑,乌黑,且危险;很合适,他心想)蒙着面具只露出双眼,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遍,批判评定的目光是窥探她想法的唯一线索。

 

“我是否满足你的标准?”他问道,随后在她眼中捕捉到了微乎其微的笑意。

 

“印象深刻,”她开口,尽管语气中听不出丝毫被打动的意思。“很吸引眼球。你这方面很有天赋。”

 

Loki最终选择扮成狐狸,他亲自动手制作了面具,并穿了身灰色西装和一件边缘镶着少许毛皮的大衣。或许,还原度不高,但很优雅,而Loki猜测后者更为重要。以他的经验,通常都是。“我对精致的装扮略知一二,”他带略显乏味地说,就算除他以外没人能听出其中的深意。

 

“你不是坐飞机来的,”她注意到。

 

“没有,”他承认。“我没坐。我发现新鲜感退得很快,所以觉得用其他方式更便捷。我错了吗?”

 

“没,就是早了。”她转身示意他进屋。“就是给了我们更多时间过一遍任务。在场期间,我是Natalia Tomasek。就Joseph McRooter所知,我是个闲得发慌的富婆,有意赞助他再次竞选。”

 

“我能否问问,你到底觉得具体哪里有问题?”Loki轻轻走进屋坐到唯一 的空座中。“这个男人。你是怀疑他叛国还是…?”

 

Romanov扭头看了他一会儿,随后摘下面具坐到其中一张床的床沿上。“我不知道自己具体在怀疑些什么。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在这。”Loki挑了挑眉等她说。“如果存在某种…干扰。你能察觉到吗?”

 

“你是说他是否中邪了。”

 

Romanov并没有像那些技术人员一样,表现出他向他们抛出类似词汇时常有的那种反应。但她的面部确实扭曲了,一瞬间。“对。或类似那种。鉴于他…反复无常的行为,和另一些异常…当然,也有别的可能性。但如果你能不费太大功夫就察觉并排除某项…那看起来会很方便。”

 

Loki坐到另一张床上并将脚踝架在另一条腿上。“懂了。那如果事情并非如此呢?”

 

“那我会见机行事。”Romanov仔细观察着他,而Loki也回应了关注。她很有意思。矮小,可以说是娇小,但在他看来就算她衣着华丽也看不出半点柔和。浑身是刺。不过,他好奇其他人是否也能注意到这点。Loki很清楚被低估能带来多大优势,而且毫不怀疑她也清楚。

 

他突然好奇Sif会怎么看她,但瞬息间就淹没了那个想法,将其溺死,毫不留情。

 

“Coulson提到你的时候用了…嗯。‘遣送。’一词,那是什么意思?”

 

她朝后坐去并注视着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神盾局处理严重威胁大体上有三种办法,”片刻后她开口。“消除,化解,和吸收。我—和你,就我所知—属于第三类。”

 

这与Loki的观察并无出入。而且不由得对这种做法的效率略感钦佩。能杀的杀,不能杀的关,关不住的控制。如果在这件事上想太多他很可能会动怒。“除非我错得离谱,但你是个彻头彻尾的人类。”

 

“只有一点小偏差,”她微微皱眉。“你对人类历史了解多少?”

 

他耸耸肩。“略知一二。”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职业生涯始于冷战时期,是前苏联的间谍,你能明白么?”

 

“我可以很有把握的猜测你指的是现任雇主的敌人。”

 

Romanov的表情扭曲了,但过于隐蔽和迅速令他无法明确辨认。“相当接近。”

 

Loki将头歪向一侧。“那么,是什么说服你叛变的?”他本以为她会退缩,会皱眉,会抗议他援引她的背叛。她没有。她注视他的目光异常平静。

 

“和你入伙的理由一样,我猜。他们向我提供了某些我没有的东西。”

 

“而那是?”

 

“与你无关。”她的语气暗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Loki了解这种语气,也清楚继续盘问也不会有结果。他假装投降般的举起双手。

 

“只是闲着随便问问,我保证。”未知会令他心痒难耐,他知道,但他可以暂时搁置这个问题晚点再解密。

 

她一个流畅优雅的起身。“那就继续闲着吧。今晚,你需要另一个名字。还有合适的职业。”Romanov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你之前有用过什么身份吗?”

 

“没有合适的。”

 

“也许最好还是由你自己来选。至于职业…”她注视着他。“音乐会钢琴师。欧洲人。我有种感觉你会是个很好的‘歌剧女主角’。”她的语气只在句末略显尖酸,于是他明智地选择不予评价。

 

Loki扬起眉毛。“那野心勃勃的Natalie Tomasek又为什么会和我交往?”

 

Romanov的笑容犀利。“还用问么。她喜欢异域来的漂亮东西。”

 

“所以我是…一件异域来的漂亮东西。”

 

“别得意。”她的笑容反而越发犀利。“我们还有几小时。你玩过象棋吗?” 

…………………………………………………………………………………………………………

Loki很快就上手了。虽然她依旧赢了三局中的两局,但Loki很有风度地接受了败局。基本上。

 

他暗下决心下一次绝不会再承受此种失败。

 

时间并未冲淡Romanov本人身上的趣味。她难以琢磨,甚至在他看来都几乎密不透风。让她开口谈论自己几乎成了他的一种游戏,她的回避得心应手,正如棋盘上的进攻。他好奇她收集了多少关于自己的情报,或者她做的这些事是否本不该为他所知,亦或者她是故意让他发现的,作为游戏的一部分。

 

如果要他说实话,这是他多年来过的最有乐趣的几个小时了。

 

在脑中浏览各种可能性是一项愉悦的消遣。眼下,他需要从周围的事物上分散下注意力。摩肩擦踵的人群,徒劳奔走,尽是些空洞的对话。争先恐后地算着时机社交作秀。奢侈品多到泛滥。这令他强烈的回想起使节团出访华纳海姆的那次旅程,就连虚伪的腐臭都如出一辙。

 

不过,他曾在无数更讨厌的场合中应对自如,因此完全能愉快地与Romanov的交谈对象,还有一些未与她交谈的人聊天。令他安慰的是Romanov似乎也并不享受这种场合—至少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有人时,她将交际花的角色演到了极致,从表面来看她享受关注,谈话,和其余的一切。

 

关于Romanov,他脑中又该多记一笔,尽管少得可怜但也有点琐碎的趣事。

 

“什么都没有?”当他们离开两位外表尊贵的男子时她压低了音量说,那两人(分别)装扮成了狮子和狼,其中一人的目光在Romanov裙装的领口停留了过长的时间。

 

“不,还没有。”他警觉地在听,就这样,寻找一切异常迹象,但目前为止只有普通的人类能量的低沉波动。“如果你想让我在这些好色之徒面前维护你的荣誉,请直言。”

 

“没那个必要,”Romanov几近冰冷的语调令Loki忍不住微微一笑。Sif,他再次想到,随后愤怒地抛开了这个想法。

 

“嗯。我想也是。或许如果我们—”

 

“Natalie!还是—Natasha?我都想不起来了—”Romanov的样子有一瞬间像是想翻白眼。

 

“稍等,”她低声说,随后拉着他转身面向搭话的人。奇怪的是,对方的穿着没有半点变装的痕迹;而在场的大多数人至少都做了点象征性的装扮,面具,异域的妆容,这个人看起来仿佛根本连试都没试。撇开那些,Loki见过的酒鬼数量足以让认出面前的这个,就算对方在绊倒后抓着Loki的肩膀稳住时他未从他的气息中闻出酒精的味道。Loki扭动身子摆脱了他并退了很小的一步。“很高兴在这见到你。地位提升了?”

 

“Stark,”Romanov非常冷静地说。她的嘴又做出了那种介于恼火和趣味之间的奇怪动作。“没变装?”

 

“对动物不是很感冒。我想过白蚁,你知道,动物王国的建筑工人,但我猜那效果估计不怎么样。”

 

“嗯。应该是。还有,我叫Natalia;你可以试着记住。”

 

Stark。Loki认出了这个名字。为了摆脱无知,他努力让自己与时俱进,媒体极其喜爱这个男人。而据他了解神盾局大多数人对这个男人就没那么多好感了。

 

“Natalia!对,当然了。一如既往的惊艳。”Stark将目光瞥向了他,而这比Loki预期中要来的敏锐,鉴于他的味道。“在你陷太深之前,你应该了解下性感如这个女人,她双腿的那招真是—”

 

Tony.”Loki能感觉到自己的眉毛正有拱起的趋势,于是努力维持冷静。“拜托。”她的语气顽皮,挑逗,但Loki在她眼中捕捉到了继续说,看我不弄死你的阴影。Stark防备地举起了双手。

 

“好吧,好吧!我只是在做公益,确保你帅气的约会对象清楚自己的处境—说到这个,你好,Tony Stark,很高兴认识你。我闻起来肯定一股白兰地味,对吧?抱歉,这是熬过这种场合的唯一办法…”他伸出手,稍后Loki接过并握了握。他的掌心意外的粗糙,虽然Loki猜自己本该料到。工程师,他记得是。至少这个男人的机器是自己亲手造的。

 

“Aleksander Evenstad。”Loki摆出一张礼貌又略带无趣的笑脸。

 

他没有听Stark讲话而是观察他的眼睛,注意到对方的目光游走在他和Romanov之间,仿佛正试图弄懂些什么。随后他露出了一个Loki认为毫无诚意的笑容。

 

“只是好奇,如果我跟你调情会不会很奇怪?因为那可能会—”

 

他的后颈一阵刺痛,Loki扭过头,眯起眼。就一瞬间,他认为自己感觉到了…Romanov贴了上来,她的声音几乎无法听见。

 

“有问题?”

 

“也许。我不确定。”

 

Stark正来回看着他们两个,双眼微微眯起。“等一下,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我压根没发现?”

 

“恩恩。”Romanov的目光回到了Stark身上。“你该从这里撤离。以防万一。”

 

“你确定?我可以—”他的语气听着并不像先前醉的那么厉害了。Loki半闭上眼释放出他的魔法,尝试感受他刚察觉到的一丝干扰,就像平静水面上的一阵涟漪。

 

“今晚不行。这事交给我们。Fury要你低调点—”

 

“恕我打扰你们小聚,”Loki打断说,“或许我们应该—”他打了个夸张的手势。

 

“Tony出去,”Romanov又说了一遍,随后站到他近手边,挽着他的胳膊,一副让他陪同的样子。“哪里,”她用几乎无法听见的音量说。“还有是什么…”

 

“在人群另一边,”他说着,开始拉着两人从带着不同程度醉意的人群中挤过去。“至于是什么—很难说。” 那股微弱的怪异感可能是各种东西—或什么都不是。

 

他的心跳开始微微加快。他从她眼中也看到了,期待和兴奋。嗜血。他收起了这个想法,心想,间谍。哈。“你发现了什么?”她问。

 

“不多,”Loki低声说,脑袋一直凑向她,仿佛正轻声说着空洞的甜言蜜语。“很可能根本没什么。或者…”

 

“Natalia!介绍我认识,可以吗?”

 

Loki一惊,转过身,出于本能正打算推开Romanov,但她早就放开了他的胳膊转了过去,面带微笑。“Joseph!我还在想什么时候能遇见你呢。这位是Aleksander—Aleksander,Joseph议员。”

 

所以这就是他们的目标。惊人的普通,Loki心想,长相平庸,从每个角度看都平平无奇。就连他的服装都相当低调,只有身侧挂着的面具暗示着对主题的妥协。他伸出手露出一个微笑。“幸会。Natalia似乎非常…热衷你的政治。”

 

“但你本人并不?”那副笑容令他烦躁。他曾在上百个谄媚者脸上见过,每一个都永远虚情假意,眼中除了他的地位能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别无他物。曾经的地位。Loki再次想到了华纳海姆,滋味苦涩。

 

“Aleksander不是美国公民,”Romanov打断说。她抓着他胳膊的手力道略重。“我告诉过你我对美国男人是什么感觉。”她的笑容甜美,几乎在挑逗。Loki保持着平静的面容,但他不得不对她的转变略感佩服,她举手投足间展现的风情。

 

他试探性地搜寻,但对他的其他感官来说室内再次静如止水。没有波动。他甚至瞬间感到极其失望。他一度认为议员看他的眼神很犀利,几乎就像察觉到了什么,但当Loki把注意力放到对方身上时,他又开始了交谈。

 

“…很失望上周末的盛会上没见到你。”

 

“很遗憾我错过了,”Romanov的目光非常短暂地瞥向他的方向,尽管她的笑容依旧真心耀眼。“我只能希望你最近再办一场了。”

 

“那你会带上你的Aleksander吗?”当议员的目光再次回到他身上时,Loki恢复了失色之前的愉悦表情“恕我冒昧,你为什么会来美国?”

 

“目前我正在巡演。我是个音乐人所以—”

 

“Joe!嘿,Joseph!”

 

McRooter叹了口气,“于是有人叫我了。我宁可和你多聊会儿,Natalia,认识下你的新男友,但这么多人…你明白…我们得约个时间。打电话给我的秘书,她会替你安排的。”

 

“当然,”Romanov从容地说,她拙略掩盖的失望极具艺术性。“很快,我希望…”她看着他离去,随后低声问,“有发现?”

 

“没有,”Loki低语,并不完全是在叹气。“就我看来,他完全…”

 

他没了声音。没有什么明显不对劲的地方。只是眼角余光的一瞥,还有极其细微极其微弱的感觉。他疾速转身。“等等,”他对着男人的背影和Romanov开口。“McRooter。”他召唤魔法并朝男人走近一步。“我能否…”

 

议员半转过身,一副略显茫然的样子。“怎么?”他说,几乎完美诠释了困惑的语调,几乎。除了眼周新出现的非常细微的紧张。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Loki客气地发问。“我只是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我肯定不知道任何我们见过的理由,”男人开口,而Loki编织完咒语最后的细枝末节并释放了出去,让自己的感觉退到一边。

 

它很小。很安静。埋在一层又一层平凡的常态下,几乎无法察觉。

 

但确实存在。

 

他眨了眨眼。Joseph McRooter正盯着他,目瞪口呆。但那一丝害怕并非来自他。不,藏在男人体内的某种东西认出了魔法的接触,知道自己被发现了。Loki的双眼眯了起来。

 

“Natalia,”他低声说,同时弓起了身体。

 

男人转身开始狂奔,但比不上Romanov的速度。几秒之内她已经将他放倒,腹部着地手臂扣在身后,而乱成一团的众人纷纷伸手去掏手机。

 

“解释,”Romanov厉声对他说道。

 

Loki朝她露齿一笑,并开始为不同的咒语召集他的魔法,那是他匆忙间想起来的。“我想你会宁可我把时间花在—”

 

太迟了。Romanov身下的男人开始抽搐随后转为痉挛,他的四肢疯狂地甩动,还发出奇怪的窒息声。仅仅几秒后他就停止了动作。

 

“我来打911,”一名相对清醒的客人说。Loki随意释放出一股能量烧掉了  那人的手机。 

 

“我建议不要。R—Tomasek,行动。”她已经站了起来,目光从他身上转到了地上的死人,随后又转向客人。Loki无视了所有人,蹲下身将男人翻了个身。他的双眼已经无神,于是Loki召唤出他的刀子。“我建议你,”Loki对着那张毫无生气的脸冷冷地说,“表明意图。”

 

“Evenstad,”Romanov紧张地说。他无视了她。又等了一会儿。

 

“如果你继续沉默,”他最终开口,“我会切开这个男人的脑壳,找出你的藏身之处,并确保你死的极度痛苦。”

 

“他已经死了,”Natasha直白地说。

 

“McRoote死了,”Loki冷静地说。“这很…不幸。但我认为…”

 

“没多少人能认出我。”

 

Romanov倒抽了一口气。Loki不禁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男人的双眼依旧无光,但他的嘴却随着话语张张合合。更远处传来了压抑的人声。“Stark,”Romanov头也不抬地发话。“撤离所有人。”

 

所以那个醉鬼还没走。“好吧,”Loki听见他说。“一切都在掌控中,我已经联系过官方了,让我们离开这儿…别跟我来这套,女士,你知道我是谁吗?”Loki没有抬头看。

 

“不走运,”他说。“我正好是能认出你的一个。你离家的确很远。”

 

“在这一点上我并不唯一。”

 

Loki并未让那刺痛自己。“它是什么?”Romanov在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前插话问。“是不是某种—” 她突然没了声音。他回过头,看到她脸上带着极端厌恶的表情,一把枪正指着地上的尸体。

 

“一种寄生虫。”Loki冷静地说。“是位于星际间一颗遥远卫星上的住民。就我所知他们与某种宿主生物互利共生在那个星球上…那么,你们在扩张?”

 

沉默。Loki低哼了一声并谨慎地召唤他的魔法。

 

“等一下,”死人说。“避难。我请求避难。以—”

 

Loki窥视着对方。“你的物种根本没有灭绝的危险。”

 

又是沉默。他听见Romanov动了。“这是不是入侵”她发问,冷静得令人钦佩,鉴于Loki能感觉出她的不适。他推测她并未受过此种训练。但她的适应能力值得赞扬。

 

“我们的家园没了,”议员McRooter体内的东西最终说。那声音里有种…几乎可以说是颤抖,但那无疑是假象。这甚至不是它原有的声音。“我们的宿主都被消灭了。只有少数成功逃离了毁灭,但—”

 

“说谎,”Loki冷冷地说。“那太荒谬了。此等规模的灾难怎会无人知晓。”除非—不。他个想法本身更加荒唐。

 

“阿斯加德并非无所不知。”

 

“只是大多数。”

 

“星际政治虽然很吸引人—为什么来这?”Natasha插话。

 

“机会。”死人的声音几乎算得上公正客观,不带情绪。他的双眼未动,但接下来的话显然是对Loki说的。“我要求避难。你是否准予?”

 

“你杀死了你的宿主。这可以被视作侵略行为。”

 

“你吓到了我。一次不幸的意外。我们仍在适应人类的身体。”

 

“我们。有多少?”

 

漫长的停顿。Loki轻抛了一下他的刀子。“可能有六十,”那东西最后说,随即Natasha狠狠地咒骂了几句。

 

“好吧,”Loki温和地说。“这倒是个问题。”

 

“抛开其他不谈,”Romanov压低声音说,“我们不能—事态超出了我们的掌控。那么多,我们该怎么—”

 

“我们发条讯息,”Loki打断道。他看着死人的双眼仿佛能透过它们看到底下的智慧生物。“你们是群居在蜂巢中的生物,对么?共享意识?”

 

“是的,”片刻后。

 

“所以我对你说的话可以传达给这个国度所有的同类?”

 

“是的,”又一声,语气更加笃定。“而我们会铭记阿萨人[2]的友谊—”

 

“啊,”Loki说。“很好。”随后他一刀捅入议员的下巴,贯穿他的上颚,直刺大脑,他知道那东西就蜷缩在那里,紧紧抓着宿主。“不幸的是,”他轻声说,音量小到无人能听见。“我不是阿萨人,你的友谊对我毫无用处。”

 

他后知后觉地想起Romanov正看着他。她正带着疑问窥视着他,但他发现她看起来并没有不安。他好奇她是否会提出和别人同样的申请。好奇她是否会主张他杀手下得过快。

 

Loki不愿意相信任何来自星际间虚无的东西。或者,如果他说实话,任何可能向阿斯加德传话的东西。

 

“我们本可以获取更多信息,”她最终开口。“弄清楚其余的在哪里,也许。”

 

“本可以,”Loki同意。“但这样更快。其它的会感受到他们蜂巢中同类的死亡。他们会知道他已死然后离开去更安全的蜜区。”

 

“以后还会有更多出现吗?”

 

“不会,”Loki说着直起身。我们的家园没了。也许他们在撒谎,只是为博取同情。这个想法令他一瞬间产生了某种情绪,他无情地将其压下。Loki想不出任何那颗遥远的卫星会消失的理由。但不知为何,他不太倾向于认为这是个谎言,即使那么想更…心安理得,从某种角度来说。或许是他语气中的某些东西。某些熟悉的绝望的味道,那令他想起—

 

但毫无疑问,那是愚蠢的心软。为了他自己,也为了这个世界,这样最好。

 

“不,我不这么认为。”

 

阿斯加德,他意识到时为时已晚。阿萨人。这个生物认出了他的身份。虚假 的身份,没错,但他不禁希望Romanov没把这些名字当回事。 

…………………………………………………………………………………………………………

插曲(九)

 

Loki双手摩挲着双腿,他很多年都没放任自己表现地这么紧张了。这没什么,他严厉地对自己说。相当简单。而且你需要这么做。已经有这需求很久了。

 

不过就是一家书店。很小,离这所房子不过几个街区的距离。

 

他小心选择了穿着,再三考虑后决定去寻觅一套比其他的质量次得多的,近乎寒酸的服装。这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为了唤起同情和爱心,就像那些他在当天特定目标身上观察到的。

 

然而,它穿着发痒。而且他感觉到强烈的不自在。或许说到底没多大必要这么做。

 

别这样。 他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此时此地他却在拖延时间。胆小鬼,他心想,随即逼自己行动起来。他像几天前一样悄悄从正门进去,闲步来到柜台前。柜台后的女人正摇头晃脑,似乎心思不在这里。耳机,过了一会儿他确定。有一段时间这曾是他惶恐的来源,一种周围人正享受着他听不见的音乐的印象。

 

他依然在学习。

 

Loki用手指扣了扣桌面,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后稍稍提高音量清了清嗓子。女人吓了一跳,随后转身,样子略显尴尬。

 

“哦—你好,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我之前和你通过电话,”他说,刻意保持一动不动。“关于应聘这里的工作。”

 

“哦!”她的表情微微一亮。“对,我想起来了。L…你的名字是L开头的,对吧?”

 

“Luke,”他稍稍更为从容地说。这个名字依然令他别扭,但他正在适应。以此塑造自己,一点一点。这需要个过程。“我恐怕我不记得…”

 

“我可能没跟你做过自我介绍。Megan,嗨。所以你想在这工作?你没听人说纸质媒体已经快没市场了吗?”

 

“纸质媒体,”Loki权威地肯定。“永远不可能‘没市场。’不管其他媒体有何优势。”

 

Megan咧嘴一笑。“回答的不错。你有零售行业工作经验吗?”

 

撒谎并不难。他很想,但很有可能等他开工后会露出马脚。“不,”他说,并心虚地笑了笑。“我恐怕没有。”

 

“哈,”她说。“好吧。老板说要找个有经验的,最好在其他书店做过,但试试也无妨,说实话,他耳根子软。简历什么的?”

 

“嗯。已经发了。”

 

“行,好的。Ron在后面。”她抬起脚,仰起脑袋大吼了一声,“嘿!Ron!”Loki没怎么退缩,片刻后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探出了脑袋,看起来有点不堪其扰。

 

“Meg,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他的目光移到Loki身上,随后微微眨了眨眼。“哦。你需要帮忙吗?”

 

“算吧。”Loki能感到自己逐渐放松下来,这种日常对话似乎就有这种功效。他们是如此…普通。完全不含期望和圈套,就算他忍不住会去寻找。“我打过电话—求职的?”

 

“啊!对,”Ron说,奇怪的是他看起来松了口气,同时还给了Megan一个诡异的令Loki困惑不解的不悦表情。“当然。我看了你发来的简历。请原谅我这么说,但你似乎有点…大材小用了,至少从学历背景来说。”

 

他一丝不苟地调查过这个项目,就像对任何企业那样。不可否认,他擅自为自己伪造了他认为实际的(以他有限的了解)最佳学历。

 

整个过程几乎称得上有趣。

 

“也许是。但实际点说,就业机会很稀缺。比起其他我宁可做点自己喜欢的事。”Megan,Loki能感觉到,正带着公然毫不掩饰的好奇看着他。他向Ron抛出一个非常细微的笑容。“也许我们可以换个地方继续这个话题?”

 

Ron看他雇员的眼神几乎算得上是怒视。亲戚,Loki推测。至少,这种可能性最大。“当然,”他说。“我其实从没雇过人,不过…”Loki看出对方正在打量他的穿着。他的魔法,触手可及,但按兵不动。 

 

他突然很想知道,他是否能靠自己的能力做好这份工作。 

tbc

…………………………………………………………………………………………………………

文中注释:

[1]Vanir:北欧神话中住在华纳海姆的神族,Loki的母亲Frigga就是Vanir。

[2]Aesir:北欧神话中住在阿斯加德的神族。

译者碎碎念:这一章怎么翻都翻不完,好长好长好长,然后翻完发现居然破万字了……难怪……

下一章→

评论(3)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