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10

←上一章

…………………………………………………………………………………………………………

Loki并未打算在支援到达后多做停留,他坚信,他们会开始善后工作并散布虚假信息。他完全打算悄无声息地离开,然而就在那时Romanov凭空出现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请我吃饭,"她开口。Loki勉强忍住没有条件反射一把挣脱,并眨眼看着她。

 

他并未对她唐突的邀请多做评价只是说,"貌似现在有点晚了。"她像是在找人似的朝他身后瞥了一眼。

 

"你说过要维护我的荣誉。如果你能帮我逃脱应付负责公共关系的混蛋,我会很感激。"

 

Loki稳住阵脚。"你在撒谎,"他告诉她,拒绝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这项动机根本是无中生有,就算有你也不会来寻求我的帮助。麻烦你表现出起码的尊重不要想当然地认为我完全没脑子。"

 

Romanov的表情在恼火和好笑间摇摆。“好。我要私下跟你聊聊。而且我饿了。那种场合基本不供应食物。"

 

Loki审视了她许久才点了点头。他能感觉出自己也饿得发慌,不管他如何成功地无视了这点。"我欣赏你的坦白。你想到去哪了吗?"

 

"事实上,"她稍待片刻后开口。"我想市场里有个地方开到很晚。"

 

"我恐怕我对这个城市的了解还不足以让我用平时的方法过去,"Loki浅浅一笑说道。"你有别的方法么?"

 

"车,"说着Romanov指了指其中一辆毫无特征的黑色车辆。"或者马上有。在这等我。"Loki站稳脚跟看着她阔步朝一名明显闲着还稍稍有点走神的神盾局特工走去。不过,一看到Romanov接近对方立刻挺直了身姿。

 

Loki尽力不让自己神游。他不在乎那会朝什么方向发散。

 

没过多久她回来了,并对他甩了甩钥匙。"上车,Silver。还有尽量放松。我保证不会把你带到某个角落杀掉。"她的笑容机敏,犀利,还带点致命,令她的保证听起来毫无说服力。Loki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

 

"我怀疑我放松的水准跟你不相上下,特工Romanov。"但他还是坐到了副驾,调整座椅到能伸开腿的位置,然后靠上椅背。"另外晚饭期间我要一直这么称呼你吗,还是说我已经赢得了知晓你芳名的荣幸?"

她启动车辆。"也许晚点。"

 

"你知道我的。"

 

"我知道你给自己取的名字。很可能是最近才取的。"她用余光瞟了他一眼。"这没什么。但别想跟我争论这些。"

 

Loki对她露出牙齿。"值得一试。"她没给半点反应。他尽力靠上椅背,平复自己的外表直至庄严镇定。"那么,你对我的观察有收获吗?"

 

"没我想要的那么多,"她说道,甚至懒得去否认。Loki心里有一部分不禁被她的冷漠逗乐了。

 

"如果我不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想法在这一行就无用武之地了。"

 

"但并非毫无收获,"她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你告诉Coulson你有过谈判方面的训练。我会把那缩小为外交才能。我没说错吧?"

 

"如果我肯定你的假设不就剥夺了你推理的乐趣,"Loki用责备的口吻说。Romanov似乎一点不觉得好笑。

 

"所以,是外交才能。但严格来说并非外交官,鉴于你一言不合就起杀心,即使还存在其他选择的可能性。你看人的方式让我觉得你出生在有钱或是有权的家庭—也可能两者皆有。但你厌倦那种表演—就是和你不喜欢的人友好相处。因此不管你来自哪里,都无需耍手段谋取地位。"

 

Loki感到背脊一阵轻微的刺痛。"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吗?"

 

"我还不清楚,"Romanov说,语气依然相当平静,几乎冷漠。"你似乎很好奇,所以我把我观察到的告诉你。"比他预想中要多。但她没问起阿斯加德。他祈祷那是种好迹象,而非相反。她侧目瞥了他一眼。"但如果你想换个话题…"

 

"我能否问问你等不及要谈的是什么事?"

 

"你可以问,"她温和地说,"你也可以先等等,十分钟后就会揭晓。你之前没见过Stark,对吗?"

 

"没有,"Loki小心维持着中立的语气说。Romanov得意的笑笑。

 

"他对大多数人都会有这种影响。"Loki将视线的角度偏向一侧,试图解读她脸上的阴影。

 

"你是名杀手,"他突然说。"并非间谍,我认为,在目前这份工作之前…还有我会猜,现在也是。如有必要。"她极其轻微地紧绷了起来,随后他看到她推开了那些,淹没一切即将浮现的东西。

 

"我们这行,不会杀人活不了多久。"她的双眼依然看着前路,丝毫未朝他的方向偏移。“我想你清楚这点。"

 

Loki没有回答。他的思绪总试图扭向奇怪方向,于是他专注于紧紧拴住它们。

 

车辆在沉默中驶完了剩下的一小段路,Romanov离开主路驶入了一片停车场。“没什么特色,”说着她打开车门下了车。"希望你不介意。"

 

"我可以应付,"Loki嘀咕着从座椅上伸展开,未等她就自顾自朝正门阔步走去,眼睑上还残留着营业中牌子花哨的影像。她几步就追上了他,但这给了他某种无聊的满足感。"不过我怕我们穿的有点太夸张了。"

 

Romanov耸耸肩。"我估计没人会多加评论。两位。"她抢在Loki之前对老板说道。男人的样子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无聊,尽管Loki捕捉到他的视线微微偏向Romanov后又收了回去。他拿起两张菜单转身略显含糊地说了句,"这边请。"

 

Loki朝Romanov拱起了一边眉毛,而对方则对他露出了一个甜美到几乎可疑的笑容。"千层面很不错。我迫切需要来点意大利菜。"

 

餐馆基本没人,但那个粗暴的年轻人还是带他们去了差不多最里面,他把菜单往桌上一扔,然后可以说是很不礼貌地仓促走开了。Loki看着他匆忙离开后坐了下来,把椅子朝后拖了点以便伸开腿,这副随意放松的样子和他真实 的感觉完全不符。"所以,你来过这里?"

 

"一两次。这里靠近有权有势的人住的社区,但价格还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Loki的脑袋猛地扭向年轻人逃离的方向。"那你认识他吗,碰巧?"

 

Romanov微微一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Loki感到自己嘴角一抽,但又一名服务生为他们送来两杯水时他抚平了嘴角。Romanov啜了一口她的。Loki并未碰他的。

 

"你有话想跟我说,"沉默了片刻后他提示。Romanov非常轻微地点了点头。

 

"是的。"

 

"关于?"

 

Romanov朝后坐去用那种考量评价的目光仔细观察着他。Loki好奇了一瞬她在寻找什么,随后保持表情空白以防万一。"你知道,撇开特工Barton跟我说的一切,你其实没那么难搞。"

 

Loki任由自己的眉毛挑了起来。"很高的评价。"

 

Romanov一边的嘴角勾了起来。"如果是我就不会往心里去。我们都习惯更…通俗的做法,不过就算这点也正在改变。稍微过点时间…我猜他会想通的。"

 

"那我真该宽慰地长吁一口气不再为此烦恼," Loki拉长了调子说。Romanov微微侧目看了他一眼。"如果你认为我担心这点…”

 

"哦不,"Romanov说,"我敢肯定你根本不在乎他人对你的看法。你很独立。自恃。根本就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她抿了一口她的水。"对吧?"

 

Loki微微眯起双眼。"和我的表达略有出入,但也相差无几,"他说,仿佛并未听出隐含其中的讽刺意味。她注视了他许久后点了点头。

 

"嗯嗯。"她放下玻璃杯交叠双手放到桌上,语调微变。"你发现我在观察你了。Phil拜托我的,然后让我汇报观察到些什么。"

 

Loki一时间被她爽快的坦白惊到。他努力不表现在脸上。"我没想到你会告诉我这些。"

 

"他没让我对你做出评价,"Romanov说,她的目光微妙的专注,“或是做危险评估。这并非官方的请求。我欠他个人情,于是本着公事公办的精神他寻求我的…专业意见。"

 

"你的专业意见,"Loki重复。他能感觉出自己正越绞越紧于是尽最大努力掩饰。一名服务生走过,Romanov瞟了他一眼。

 

"准备好点单了么?"

 

Loki看了眼坐下后就没怎么看过的菜单。"并没有。"

 

"嗯。真不幸。"Romanov合上她的菜单。"千层面,招牌沙拉,千岛酱分开放。只要水。"服务员的目光转向Loki,后者浅浅一笑。

 

"我分享她的就可以了,"他愉快地说。并无视了对方严厉的目光。

 

"我不会把千层面分你的,"她告诉他。Loki也对她露出了笑容,但表情并不比她真诚。服务生来回瞥了两人一眼,随后撤离了现场。

 

"我会记住这点的。"

 

她眯起双眼随后放松了下来。她朝前坐了坐,胳膊肘撑着桌面。“对,我的专业意见。他觉得我可能能帮上忙…对你这种情况。”

 

"为什么是你,"Loki指尖抵着下巴问道。"在所有可选人员中…他为什么偏偏选了你?"

 

她注视他的目光极为晦涩,几乎无法读懂。片刻后,她垂下目光,瞥向她的玻璃水杯并拿起杯子啜了一口。"我融入的不太好,"她最后开口。"当初我刚被雇佣时。我不太擅长合作,然后渐渐的拉我入伙看起来像是个败笔。"她耸了耸一侧肩膀。"有个人帮我回到正轨,确保我干干净净。神盾局—特别是Coulson—辨别人才的眼光很独到。他认为你在挣扎。是这样吗?"

 

挣扎?Loki感到一阵怒火蹿了上来,他几乎是机械地给出了答复,怒斥道,"不。"

 

Romanov放下她的玻璃水杯。"不必当成公事。是我个人在问。"

 

"意思是?" Loki绷紧了声音说。Romanov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但Loki曾经受过来自更有威慑力的对手更严厉的目光的考验。

 

"我认为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能理解,"她最后开口。Loki双手抵着下颌向她抛出了友善的笑容。

 

"我为何不问问你的看法?毕竟,你才是评估人。"

 

"大部分人不喜欢从别人嘴里听到自己感受如何。"

 

"我对你自认为弄懂的事情很好奇。"

 

Romanov再次朝后靠去。"Coulson跟我提出这个想法后我做了功课。跟特工Barton和Ford都谈过。了解了你在任务中的表现,读了你的官方报告,现在加上我自己的观察。所以你想知道我怎么想的? "

 

Loki极其细微地向前倾身。胸口一阵阵几乎令他不适的感觉。"我认为我想。"我不想。 

 

Romanov的声音又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更冷静客观。"你急躁,近乎鲁莽。有着敏锐的头脑—非常敏锐的头脑,但容易被情绪左右。你的专注度很高但容易厌倦。你有残忍的倾向但也受情绪影响。我不认为曾见你放下过防备,但你很善于伪装。大多数人在你眼中都很无趣。而少数有趣的又令你紧张;比如我。我使你紧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和你一样是个高明的骗子,而你不习惯这点。我该继续说吗?"

 

Loki已经反胃到了喉咙口。这就像被人扒光,比扒光更糟,就像被公开剥皮,还要公然示众,供人围观。他居然被贬低到如此卑微的地步…而她并没有说错。所有这一切。她好奇上一次有人一眼看出他…(有心去看,他有时会想,甚至是有这个想法,而不是被Thor,完美的Thor所倾倒—)

 

他很快切断了那个想法。他想发泄,也可能是逃走,或其他—其他。但是他先…问的。出于某种病态的好奇,他问了。而她尚未谴责你,他脑海中一个安静的声音喃喃道,但那是个危险的想法。“你很精于此道。”

 

"业内顶尖。"Romanov的目光专注,但一边的嘴角翘了上去。"哈。我本以为你的反应会更糟。"

 

"是吗?"

 

"没人喜欢被人当面拆穿真实的自己。"Romanov的笑容略带讽刺。"我能再问你一遍吗?"

 

Loki刻意保持随意的口气。"问什么?"

 

"你是否在挣扎,"他的双眼冷静,平静,但他觉得并非毫无情绪。他开始思考除此之外的任何词。

 

"调整,"片刻后Loki开口。“我会说。逐步适应。"

 

"嗯嗯。"Romanov只是又看了他一会儿,随后点点头。"有道理。是需要点时间适应。"她伸展了一下双腿后陷入沉默。Loki动了动,但并没有那么不确定。"这很有意思,你知道吗。我有种感觉只要你愿意可以迷倒任何人。你有这点魅力和性格。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没在这方面下功夫。"

 

Loki眨眼。他从未以这种视角看待过,作为魅力或号召力。这不过是另一种欺骗方式。"或许是我感觉大多数人都不值得我这么做。"

 

"'或许?'我还以为你知道。"Romanov轻哼了一声。"在派对上你对我的监视并不比对其余的事少," Romanov说着,胳膊肘抵着桌子身体前倾。"Ford说你在行动时独来独往,而Clint评价一旦出事你的第一反应就是神盾局给你下套。"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不该保持警惕?"Loki说,任由嘴唇弯成讽刺,好笑的弧度。他胸口还是腹中有什么在嗡嗡作响,一种他无法辨别的奇怪感觉。Romanov嗤之以鼻。

 

"事实上不。那是虚伪。我说的是—你这么做会事倍功半。加速疲劳,拖慢反应,减少收获。这样没法工作。所以继续。保持警惕。我不是说你得结交朋友。只是…"她耸耸肩。"建议。多疑让你活着。但过于多疑一样会害死你。"

 

"你是在提议让我相信你?"Loki说,用他的语气传达他的质疑。Romanov 一副想笑的样子。

 

"我不是建议你该相信任何人。并非如此。我不轻易相信,而我已经和这些人合作很多年了。但我有信任的人。"

 

Loki对她挑起了眉毛。"某个人。"Barton,他猜是。鉴于她谈论他的方式,直呼其名,他几乎可以肯定。他就是你的那个人,对吗,他本可以说出来。一部分的他想这么做,想激她做出反应,打破她小心维持的平衡。

 

她与他四目相对,目光冷静几乎毫无情绪。“对。我有一个无需小心提防能安心托付后背的人。”她抬起头愉快地笑了。"啊,我的千层面来了。正是时候。"

 

服务生上菜时Loki朝后坐去。他感觉很奇怪,焦虑,不适,而且不确定为什么会这样。但发泄的冲动并未再出现。他一直等到服务生离开后才再次开口。"你说过Coulson找你问你的…专业意见。"

 

"嗯嗯。"Romanov咬了一大口千层面,有一瞬间看上去幸福至极。

 

"那你打算告诉他些什么?"Loki问。她抬头看了他一眼,而他认为他在对方眼中捕捉到了某些东西。也许是同情。

 

"我告诉你的那些。还有你正在适应,以及我不认为他有担心的必要。"她微微一笑,而Loki觉得这个笑容更像是发自真心,且非作为武器。"你似乎很喜欢象棋。"

 

"这游戏…还不错,”Loki说。他感觉很不现在,心神不宁,体内有股力量  正向无数个方向来回拉扯。想发泄,想逃走或封闭自己或—可悲,他狠狠地斥责自己。坚持住。

 

"你可以偶尔来找我,"她开口。"我有个住处。下点功夫你也许会是个不错的棋手。"

 

Loki眯起双眼。"再花一个下午我应该就能熟练掌握了。"看到她的笑容他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很在意。

 

她停顿了一下,抬起头,叉子平举在她的佳肴上。"顺便说句,"她说,"我叫Natasha。Natasha Romanov。"

…………………………………………………………………………………………………………

插曲(十)

 

他被录用了。

 

Loki不由得感到一丝惊讶。"欢迎加入团队,"他第一天上班时Megan说,语气欢乐的令人头疼。“我是指我和Ron,但—嘿。现在加上你。”

 

"看起来是这样没错,"Loki说,努力不盯着她看。

 

"Ron今天出去了,"Megan说着从柜台后的高脚凳上蹦了下来。“就你和我,宝贝。所以我应该教你下工作流程。没那么难—基本上你的工作就是整理货架,拆里头订购的包裹,还有在我不在时顶班收银。”Loki再次被一种强烈的超现实感击中。卑贱的苦力。没多久之前你绝对会蔑视它。

 

他推开这一想法。“这些貌似都相当简单。”

 

"是的,应该是。Okay,那我们就先从里屋开始。”她在角落朝他做了个手势,于是Loki跟着她进了一间堆满了箱子,拥挤不堪还带着点霉味的屋子。Loki不确定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如何,但Megan似乎被逗乐了。"没错,我们不太会收拾。深呼吸,你会习惯的。所以说,你是学什么的?"

 

"物理学,"Loki从容不迫地说道。Megan的表情却略显震惊。

 

"真的?因为我本以为是—我不知道,文学或历史之类的。"

 

"我喜欢研究事物运行的原理。"这依然原始得可笑,但凡人称作物理学的这一领域,的的确确是对他口中的魔法,以及无数名称复杂的事物最接近的理解。他的向导做了个鬼脸。

 

"我的物理一直很烂。太多数学运算。不过事实上我学习一直都不好。所以说—箱子从那扇门搬进来,那里,”她指了指,“邮包送来的时候你得签收,并检查一遍确保货物和单子对得上号—有时候会弄错—那么好了,基本上就这些。你来自哪里?”

 

Loki微微眨了眨眼,在对他来说不甚明确的滔滔不绝的介绍中突然冒出这么个问题,令他有点措手不及。他整理好措辞并希望他的直觉够准。"英格兰," 他说道,随后加了一句,“不过只是来自那里,我在这里有段时间了。"含糊,难以反驳。显然在他不刻意去想时,他的声音带着某种米德加尔特人熟悉的口音,而他之前的调查并未发现这个地方会引人反感。

 

“哈,”Megan说,听起来兴趣越发浓厚而不是减少。"好吧,我只是好奇。以上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Loki说,就算他有疑问也会给出这个答案。Megan似乎也这么认为,从她狐疑的眉头判断。

 

"真的?因为你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

 

突然,轻快响亮的音乐声响起,Loki差点跳了起来。当Megan做了个鬼脸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时他几乎立刻感到无地自容。他见很多人用过,早就知道那是什么,但似乎还是每次都—

 

她看了眼屏幕,随后皱了皱脸。“我得接下这个电话,”她说,听起来对此很是不快。"我去去就来,行吗?你可以四处转转。"

 

Megan去几步之外接电话时,Loki看了看几个箱子里装的东西,但注意力基本还是在她身上。她看起来不太高兴。不管跟她通话的是谁,她对他们没多少好感,而且她还来回走动了几次,烦躁。Loki发现自己正皱着眉侧过脑袋在听,但只能抓住只言片语和尖锐的语调。

 

过了一阵后她挂掉电话,一脸厌恶地回来。Loki尽力不表现出好奇,但显然失败了。她叹了口气含糊地挥了挥手。"没什么大事,"她说。"就是…有件事。我的亲生父亲—想和我接触。哈,鬼才会答应跟他见面。"

 

Loki蹙眉。"亲生父亲是相对于…"

 

她奇怪地侧目看了他一眼。"英格兰没有收养一说?"

 

Loki感觉自己仿佛被抽了个耳光。主要是出于惊讶而不是别的,片刻后他感觉很傻(废话,还能是什么)随后只是…动摇了。这不一样。他硬挤出一声笑。"当然有。是我傻了。"

 

她的目光反而越发奇怪,于是Loki紧张了。他是不是已经犯下了致命的错误,白痴,你到底在想什么—随后,突然间,她脸上露出了醒悟的表情"哦!"她说道。"对,我是领养的。你问就是了,我是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是个好管闲事的女人喜欢跟人掏心掏肺,所以…对。"Loki非常清楚他错过了些什么,某些她刚做出的假设,但不确定具体是什么。

 

"没错,"Megan一边继续说一边懒散地朝书店大堂走去。"Ron是我爸。我猜这就是他会雇佣一个游手好闲的人的唯一理由,呵。"她回头看了眼跟在她身后的Loki,最后停了下来。"…我说什么奇怪的话了么?"

 

"没,"片刻后Loki说。"没有…不。你没有。"Ron是我爸,她说的好像就那么回事,就像那个她明显不在乎的人根本无关紧要。

 

Megan仍旧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Okay,”片刻后她说,并再次转过身。“好吧,有话就说。我有时候口没遮拦的,如果你不说我不会注意到,有可能。那么,理货…”

 

命运女神,他心想,依旧掌控着我,我是否应该做些思考,学到些什么,你们是否仍旧—

 

他抛开那个念头。巧合。诡异的巧合,而且他不会再去多想。

 

我从来就不是他的儿子。而现在我永远也不会再是了。

 

到此为止。

tbc

…………………………………………………………………………………………………………

译者碎碎念:我觉着基本就这节奏了,这篇就先周更吧……

下一章→

评论(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