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11

←上一章

…………………………………………………………………………………………………………

如果说Romanov已经从怪物死前那些关于阿斯加德和阿萨人的话中拼凑出了真相,从目前神盾局尚无相关动作来看,不是她只字未提就是他们认为这件事无关痛痒。他不是很确定哪一种情况更好。

 

也有可能他们早就知道,这一想法在他脑中闪过。知道,而且就算现在也仍在给他下套…他驱除了这些想法。他能做的只有保持警觉并在必要的时候随机应变。

 

不管怎样,当他将报告扔到Coulson桌上时对方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加了一句,“特工Romanov说你们合作的很不错。”

 

Loki略感意外。他很想问问她还说了些什么,但那么做似乎不会有太大成效。“是吗。” 

 

“你会给出同样的评价么?”

 

Loki稍作考虑。尽管,他其实无需深思,最后他开口。“是的,我会。”

 

看得出coulson貌似获得了微乎其微的满足,但他只是点点头。“我会记住这点的。”

 

Loki草草地微弓了下身后离开了屋子。他搭电梯去了地下室,想看看是否能向Roslyn弥补自己的缺席。撇开在Romanov面前的失手,他现在几乎可以称得上心情愉悦。

 

但这也只持续了从走出电梯到打开实验室大门的时间。之后它就像个肥皂泡般破灭了。

 

Loki僵愣着站在门口。或许他只见过她一两次,但那些记忆却锋利得割人。她在这里干什么,他脑中狂暴的一角尖叫着。这是你的,这本该是你安全的避风港—

 

“哦,Luke!”正当他在逃走的边缘徘徊时,Roslyn大声喊道。“嘿,我刚正在跟Jane说—”

 

是的,Loki心想。Jane Foster。我认识她。或者说。我知道她。Thor所爱之人。

 

噢,他想到,哦

 

而她正转过身,随后抬起头看着他(如此娇小,他都能想象出那副画面,她站在—别想了,停下停下停下),完全没有认出他。(暂时,他心乱如麻,暂时。)“哦!”她开口打断了Roslyn,面露喜色。“Luke Silver,对吗?Roslyn正跟我说些惊人的事—很高兴认识你,”然后伸出一只手。Loki盯着她的手。盯着她。

 

如此随意,他不知所措地想。你绝对想不到。我认识你。我恨你,胜过一切,胜过这个国度的一切


她友善希冀的笑容逐渐消失。

 

“上帝,Luke,你看起来就跟刚想起炉子忘关了一样,”Roslyn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他硬着头皮接过她的手,笑了笑。“请原谅,”他说道,“我只是…吃了一惊。我听说过你,但没想到…”她的手很温暖,手掌略显粗糙,面容坦率,双眼机敏。Loki不清楚自己此前的预期如何,但此刻,看着她,这并不像…他之前所想的那样。她眨了眨眼。

 

“怎么,”Jane Foster说道,“你是天体物理学的狂热粉丝?”

 

“超乎你的想象,”Loki说,他能感觉出自己笑容里的锋芒。他试着缓和。“但恐怕我不是。我收到过…新墨西哥州事件的记录。其中意外出现了你的名字。”

 

“哦,”她说,脸上闪过一种奇怪的表情。“对。嘿。”她笑了笑,不过听起来有点尴尬和迟疑,而且她收回了手。“我在这里就是因为那件事出名的。”

 

“但你并不希望这样,嗯?”他说,顺便留意了一下Roslyn。她正微微蹙眉看着他,于是出于礼貌他强迫自己表现得感兴趣。“这也难怪。那听起来并不是十分愉快的体验。”

 

Foster眨巴着眼睛。“什么?哦—不,事实上,那—那并不赖。大体上。除了我丢了研究成果还有那个巨型终结者机器人…”

 

当然,Loki思绪闪动,你可是跟伟大的Thor在一起,就算只是个凡人,他也能让周围人相形见绌。Foster的笑容褪去,一副要皱眉的样子。

 

“嘿,Jane,”Roslyn突然开口,于是Foster从他身上移开了视线。“我得去—”她做了个含糊的手势。“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我没那么没用,”Foster略显不快地说,“我也不会让神盾局把我生吞了,不管他们手段多强硬。”

 

“没那么夸张,”Roslyn抗议,而Foster给她的眼神有力说明了她对此表示怀疑。Loki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抽,但片刻后他也不确定这令他对她是刮目相看还是怀恨在心。

 

她很聪明,脑袋里并非空空如也。Roslyn也是个聪明人,但很明显她崇拜她。她远远超出他对能让Thor沦陷的女人的预期,鉴于他似乎基本只关注  身材样貌,而Foster小姐…也不差,只是相比普通人更单薄。不过,Roslyn已经走了,而Foster又一次看向他。Loki再次挂上笑容,或许这一次更从容。 “我恐怕我并不是很擅长娱乐他人。”

 

“实际上,”她说,“我比较想边喝咖啡边听听你的意见。”Loki眨了眨眼,他毫无心理准备一时间竟无以应答。“从Roslyn告诉我的,你说了些很令人着迷的事情,这可能对我的工作有重大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老实说。”

 

她想跟你聊聊,Loki微微有点难以置信地想。问你问题。为什么不呢?你不想更了解她吗?

 

他想。一种无法抗拒的病态求知欲想要知道她身上到底有什么具有如此强大的感化力—光是想想就令他心口拧紧胃部翻搅。但他想知道。她是通向他曾试图躲避的一切的连接。明智的选择是敬而远之。

 

很少有人指责他过于谨慎。“为什么不?”他从容地说,并给了一个狡黠的笑脸。“任你差遣,女士。”

…………………………………………………………………………………………………………

他们离开基地去了十七英里以外的最近的小镇上的一家店。Foster开车,而Loki判定自己非常不喜欢他们眼下走的这条灰尘漫天的碎石路。除了出任务Loki从未走出过地界,就在他们离开界线一英里远的时候Foster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我们见过?”她问,眉头挤到了一起,于是Loki不可抑制地僵硬起来。

 

“我不这么认为。”

 

“那我们见面后我做了什么惹毛你的事了吗?”

 

她询问的方式令他措手不及。直截了当,实事求是,仿佛她是真心想知道,而不是出于寻求心安理得才发问。真诚地询问。“不,”他实话实说。我早在跟你见面之前就恨你了。

 

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现在就能杀了她。安排她死亡,相当容易;毕竟,她不过是个凡人,如此脆弱。只要他够小心,这里没人会怀疑到他头上。然后等Thor再次俯瞰米德加尔特时…

 

这个念头转瞬即逝。

 

Foster做了个怪脸。“好吧,”她最后说。“如果你确定。”侧面投来的目光显示她很怀疑,但Loki假装没发现。片刻后她的视线再次回到前方。“所以…你不是当地人。”

 

Loki忍住叹气的冲动。“Roslyn,”他猜测,但Jane给了他一个奇怪的眼神。

 

“不,事实上。我说的是Phil—Coulson。他一直让我看各种读数,在你…呃。着陆后。我猜某种意义上我算个常驻专家。好吧,其实,Erik才是—Selvig博士?—但他目前貌似在忙别的事。”

 

他知道了,这是Loki混乱疯狂的第一反应。你是谁,你的所作所为。是他派她来的—但这个念头甚至还未成形就被他驱散了。如果他们知道,肯定会有所行动。“嗯,”他说,就算内里暴风骤雨表情依然平静冷漠。“原来如此。”

 

“不过说真的,”Foster继续说,“我已经没辙了。我们目前还没完全弄明白爱因斯坦-罗森桥,而且你着陆时采集的读数和新墨西哥的完全不同—”

 

爱因斯坦-罗森桥,Loki推断,一定是人类给彩虹桥起的名字。他感到一丝违心的好奇,本打算掐灭但不够快。“怎么说?”

 

Foster侧目看了他一眼,似乎惊讶于他的问题。也可能是惊讶于他仍在车里;她说话时的某种语调让他觉得她开始走神了。(熟悉吗?他脑海中的一个声音低声说,他甩开了它。)“这有点复杂,”她缓缓开口。“而且如果你没有天体物理学背景,而我猜测你…”

 

Loki自己都觉得他的笑容尖锐,几乎可以算是呲牙。“试试看。”Foster有一瞬间像是受到了惊吓,但她的目光很快再次回到前方,Loki努力缓和自己的语气。“如果你能避免使用过多专业术语,我也许能比你想象中理解得更快。”

 

“好吧。这么说吧。爱因斯坦-罗森桥名副其实就是一座桥。另一种说法叫虫洞,它基本上就是空间捷径。新墨西哥出现的那个—从读数来看,貌似是个莫里斯-索恩虫洞,允许双向通行,而且显然可以…随意打开和关闭。这在仪器上表现为特定的读数,对此我们目前基本可以…辨认。但你出现的时候,那更像…”她皱了皱眉。“好吧。问题就在这里。我并不知道,但当时的读数与新墨西哥的彩—爱因斯坦-罗森桥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其一,规模更小—如果把新墨西哥的比作火山,相当于喀拉喀托火山和…怎么说呢,夏威夷的那些。在辐射,气压变化,涟漪效应各方面都存在着巨大差异。”

 

彩虹桥,她差点说漏嘴。Loki压下正欲涌起的陈旧回忆(但这怎么会有用?)并打断说,“你研究这种现象多久了?”

 

“哦…”Jane皱了皱脸。“五六年?我是从准备研究生论文的时候开始研究这些的,从那以后…但说实话一直没什么进展,直到…最近。”

 

五六年,Loki思索。不过是眨眼间—好吧,在凡人眼中可能并非如此,但远比他预想的要短;彩虹桥是…曾经是…很复杂的存在。他压下涌起的好奇心,告诫自己并不想从她那里得到什么。

 

“那么你的那位外星来客解释给你听了吗?”他问道,但立刻就想咒骂自己。这是个糟糕的主意。他应该找个办法脱身,本该,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好奇心,答案在他的脑海中欣然浮现。你想了解她。这个紧紧抓住Thor的目光和心的女人。)

 

“算不上,”Jane说,一副想笑的样子。“他只是…怎么说,对他来说我猜这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基本上是亲眼看到它运作才终于给了我研究的干货。”她吁了口气,有一瞬间显得很无奈。“我觉得眼下算是停滞了,自从…呃。我不知道你对此了解多少。”

 

全部,Loki心想,而且远比你深入的多。 “我并不觉得无趣。”

 

“好吧—很好,但我其实也不该谈论这些。神盾局机密之类的。”她犀利地看了Loki一眼,脸开始泛红。“并不是说我针对—”

 

“继续还有随你怎么针对,”Loki圆滑的说。“我不会当你是在针对我。”不是你。“我确实知道你说的那个虫洞已经…”人类会如何形容?“…停止运转。如果这能帮助你表达想说的话。”

 

“对,”Jane—Foster,他何时开如此随便地想她了?—片刻后说。“发生了某件事,然后连接,没有更好的类比,被切断了。但我现在已经有足够的研究数据,至少,所以…”她的语气相当随意,仿佛她唯一在意的就是她的研究,但Loki能听出那一丝渴望,他怀疑就连Foster本人都不一定能察觉到。

 

你思念他,他心想。才三天,你就思念他了。他就是有这个本事,不是吗,拉拢人心,成为他的人,让他们渴望

 

(我也想他。)

 

当Foster清嗓子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沉默了太久,一直失神地看着远去的沙漠。“所以你是怎么…”她问,而Loki感到自己的胃部打成了结。

 

“我不知道,”他的语气突然变得乏味。“当时我并不是很清醒。”

 

“—哦,”她说,随后露出了不安和抱歉的样子。“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

 

他的胸口涌起一阵情绪,他未能及时咽下一声略显歇斯底里的笑声。“在为什么道歉?”

 

Jane—Foster一脸困惑。“我并不是故意…怎么说,我猜我不认为那很有趣,而且你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聪明,Loki心想,她聪明善良而且对他的身份浑然不知,命运女神啊,他喜欢她。像Sif又没有Sif的防备心,易怒的脾性加上学者的头脑。他好奇她是否曾和Thor聊起过她的理论,Thor又是否曾一头雾水地坐着听她讲述,就像他曾经对Loki那样—

 

“不,不是这个,”她说着,眉头皱的更深。“多一点‘我们不说这些了’然后少一点‘你刚杀了我的小狗,Jane,你这怪物’—”

 

Loki突然猛地摇头。“这—你没必要道歉。”出口的话比他的本意要尖锐的多,于是Foster转向一条更繁忙的道路时从旁给了他一个奇怪的眼神。

 

“如果你这么说。有没有人说过你有点奇怪?”

 

Loki被这话噎了一会儿,但成功摆出了一个更轻松更真诚的笑容,或许超出了他的本意。“无数次了,” 他说。但并未加上,不光是在这里

 

“嘿,”Foster说,她开朗了些许而且或许,Loki心想,看起来稍稍松了口气。“我们到了。”

…………………………………………………………………………………………………………

咖啡普普通通算不上特别好。但谈话…

 

“这说不通,”她又一次抗议。“两者不可能同时存在。”

 

“规则不是我定的”Loki轻描淡写地说。她对他眯起了眼睛。

 

“那就解释给我听。”

 

“我已经解释过了。”Loki指了指桌上凌乱的餐巾纸,上面布满了潦草的字迹和图像,他差点想带她亲眼去看看但认为这一做法并不明智。

 

“但事物不可能存在的同时又不存在?这是个悖论。更不用说你口中那个跨越维度的存在—‘接触万物和无物。’”她吹了口气。“我想说你是在忽悠我但又觉得不像。但那说不通。”她是如此接近。只要他能找到合适的表达方法…

 

他突然停住,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正在和谁讨论这些,随后几乎是用推的力道离开自己正趴着的那张桌子。一时的兴致竟令他差点忘记。他并不喜欢她。或者说不打算喜欢。但…

 

他认为她智商合格,而且可能还因她对彩虹桥的认识—讽刺的是比很多用过它的人要深入,对她有点改观。但就连Loki都不得不承认她远不止‘合格。’无疑,她也被人类的知识局限,但一经启发能快速吸收。他们聊得越久,他原本那种微微带点不安的奇怪感觉就越发强烈。而且她看他的样子就像在努力破解某个谜团。

 

“就是这样,”Loki最终说,产生了一股无奈却又略带向往的情绪。 “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解释。”

 

“那或许是你还不够努力,”Jane辛辣地说,Loki瞪着她,有一刻几乎难以置信,随后他忍不住微微笑了笑。Jane眯起眼睛。“有什么好笑的?”

 

“很少有人这么跟我说话。他们貌似…很怕我。”

 

“我没那么容易被吓唬,”Jane说,这点Loki看得出来。他能想象她仰头看着高她一英尺多的Thor然后—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你自己?就像用刀往自己身上捅。但他喜欢她。去他的。去的。“看起来是。”他环视了一圈周围,想找出解释的方法。他向来不擅长教别人。不过,Jane似乎也在思考。

 

“也许这就像…嗯。圆的切线?但九个圆共同的切线,那怎么…”

 

“我应该考虑一下,”Loki叹了口气说。“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办法解释给你听,再联系你—如果可以,”他后知后觉地补上一句,随后意识到他并不清楚她会停留多久,或停留与否。这一想法令他不悦。

 

“嘿,当然,”Jane说着拿起几张带着字迹和涂鸦的餐巾纸。“就像我说的,这也可以算是我来这儿的原因。运用你对这些东西的理解,而且神盾局要我在几天内交份报告,所以…”她耸了耸肩。

 

Loki感觉自己的嘴角翘了起来。“但你并非…雇员。我推测。”

 

“不是,”Jane强调说,“而且我也不打算成为雇员。没兴趣,所以别以为—”

 

“我并不打算尝试,”Loki圆滑地插嘴。他又喝了口咖啡,除了渣滓外仅剩的一口。Jane再次开始观察他,眉间微微地皱起。“你有烦心事?”

 

“没,”她缓缓开口,随后加了句,“也许。我不确定。就是…”她揉了揉左眼。“可能没什么。”

 

Loki的心奇怪地沉了下去。这无疑意味着…“这下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Jane一言不发地看了他一会儿,随后双手托着下巴。“就是—你来自阿斯加德,对吗?”她轻声问,于是Loki愣住了。

 

她知道了。她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想干什么—他瞪着她,但她看起来并不愤怒也没有不安或…其他反应。只是困惑。

 

“这讲得通,”她继续。“就是…时机,还有两者之间存在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似之处,新墨西哥和你的…嗯。另外也可以说只是…概率。每个人都说外星人的外表不可能跟我们类似,而两个外表和人类完全相同在差不多时间出现在地球上的外星人来自完全不同地方的概率…”

 

如果她已经将这些信息整合到了一起,他心想,神盾局无疑也已经得出了结论。那么,他们是否也知道—还是他们断定他只是另一起不相关事件的不幸受害者?Thor跟他们说了多少?他了多少?

 

杀了她跑路,他脑海深处响起一声低语。短时间内他们不会注意到你消失。你可以始终快他们一步,你难道不能…

 

Foster犹豫不决地说。“…Luke?”

 

他感觉浑身僵硬。愚蠢。彩虹桥已毁,他强行说服自己。没有联系Asgard的方法。他们不可能知道我的身份否则必然会…“聪明,”他冷淡地说,并眨了眨眼,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脸上。她的脸色苍白。看起来很紧张,却不害怕。

 

“你是他的…他的弟弟,对吗?”

 

Loki吞咽了一口。他理应感到愤怒。他没有。“我不是。”赤裸裸的谎言却同样是真相。他不是。从来不是。

 

“不,”她说,“不,这…你知道新墨西哥的事,但神盾局从没提过还有另一个阿斯加德人,所以你没告诉他们。你是在他回去处理家庭事务后没多久出现的,而且—哦天呐。”她的脸色越发苍白。“就是你。你想他!”

 

Loki顿时庆幸自己事先想到了对咖啡店内的其他人屏蔽他们的谈话。他双手抵着下颌。“他不是我哥哥。而且我的确杀了他。一时。”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说,但他能感觉到一股逆来顺受的蚀骨麻木。她的表情转为了愤怒。

 

“你怎么能—”她结结巴巴地说,气得跳脚。Loki冷漠地瞪了她一眼。“所以说,怎么,你也是来地球反省的?不,从Roslyn的话来看你仍就拥有全部—随便吧,怪不得你看我的目光这么古怪,该死—”

 

“阿斯加德没人知道我在这里。”Loki并未低下目光。他当然可以做点手脚。他完全可以消除她的记忆或封住她的嘴,让她无法提及此事,也可以…但毫无疑问这都不重要,此外,还有不这么做的理由…


这有点像某种眩晕症。

 

Foster正睁大了眼睛瞪着他,似乎在紧张和愤怒之间摇摆不定。她慢慢坐下。“你在做什么?”

 

“在这里?”Loki抬起一侧肩膀。“本质上,如你所见。”

 

“你在为神盾局工作。”Foster的语气带着深深的质疑。好吧,Loki心想,至少有人察觉到了其中的幽默。

 

“他们开出的价码很有说服力。”

 

Foster瞪着他。他几乎能看出她在重新梳理,整合他们对话的片段,得出新的结论。Thor是怎么跟你介绍我的,他既想问又不想问。他好奇她是否会问她的心爱之人怎么样了。好奇如果她真的问了,自己会如何回答。

 

良久之后,她略显笨拙地站起身,并退后一步。她的表情冷硬,难以解读。“好吧,”她说。“好吧。真是太棒了。真是—”Loki保持一脸冷漠,静候着。她深吸了一口气再呼出。“我要是把你扔在这里你自己能回去吧?”

 

“是的,”Loki稍后说。

 

“很好,”她说。“因为我不想让你再上我的车。”

 

Loki体内涌起一阵猛烈的怒火。“你为了那些你不理解的事情就指责我,”他低声说,“你认为—”

 

“我指责你是因为你仅仅为了对付自己的哥哥就造成了小镇绝大多数人口的伤亡!”她朝门口走去,随即止步,背对着他。“我认为我了解的很清楚。我不希望你上我的车。”

 

Loki绷紧了下颌。他通过鼻腔深呼吸了三次。“—行。”

 

“这糟透了,”她说着再次转身看着他,那张友善的面孔此刻线条僵硬。“我以为…Thor是不是死了?”她的语气很平静,但他听出了极其细微的一丝颤抖,而那个阴暗、恶毒的自己想要撒谎,是的,我杀了他。

 

“不是,”他说。她点点头,随后走出了大门。她的背影僵硬,仿佛在等待他攻击。以为他会攻击,或许。

 

他本可以拦住她。但他没有。Loki看着她离去,感到了一阵无比怪异的失落感。

…………………………………………………………………………………………………………

插曲(十一)

 

如果说他曾经指望Megan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不那么古怪,他失望了。她仍旧一如从前的令人费解。不过,至少在某些问题上,跟她交谈能迅速学习,因为她总会向他投来奇怪的眼神并说‘你说话好怪异’或着偶尔‘你说不知道迪斯尼是几个意思?’

 

有时候站在里屋的书堆中登记库存时他会想这一切有多奇怪。如果他细想,会发怒。激烈地。但他的安全仰赖隐匿,而如果他无法融入人类的生活模式他就不能长时间隐藏自己。一份工作。一个家(目前,依然是旅馆)。小事,没错,但属于他。

 

当他意识到自己被人跟踪时已经相对平安无事地工作三周了。

 

跟踪他的人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但—他起初以为是赏金猎人,还差点陷入恐慌。但他们是凡人,这让他觉得不太可能。如果他们知道他在这里,阿萨人很清楚他们在不被人察觉的情况下派来的凡人根本不够他杀的。

 

不对,这是别的情况。

 

Loki任由他们跟踪了几天,相安无事,未表现出任何有所察觉的迹象,而到第四天他从书店回家时走了另一条路,他径直转入一条狭窄的街道,随后隐去自己的身影。

 

男人跟在他身后十五步远处,像模像样在闲逛。以凡人来说身强力壮。Loki手中召唤出一把刀子,并趁男人放慢脚步,对着空荡荡的街道疑惑时下手。

 

他一把抓住男人的后颈将其整个人甩到附近的墙上。随后Loki阔步走近,在对方起身前一把将他拽起,同时刀尖利索地抵上跳动的颈动脉并解除了隐身。“你是谁?”他质问道。

 

或许并不含蓄,但不管这个胆敢派间谍跟踪他的人是谁,都该知道他们招惹的是什么人。

 

男人一脸茫然,而Loki甚至懒得在入侵对方大脑挖出名字和任务时温和一点。随后他放开他,气得寒毛直竖。

 

“所以,”他说。“是这么回事。”

 

他一直都很小心。但显然有人注意到了他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有人想要他为他们效力。替他们干活。尾随者是被派来试探他的,同时评估他对邀约的回应。万一回应对他们不利,会有人来…劝服他。

 

那个男人—Brian Mckean—正喘着粗气盯着他看。那把刀,Loki意识到,划破了他的皮肤,在他脖子一侧留下了一道血迹,深度刚好保证血流缓慢但稳定。“仔细听着,”Loki平静地说。“因为我只说一遍。”

 

Loki看着Mr. Mckean跌跌撞撞离开,每走几步都紧张地回头看上一眼,他的警告已经深深植入了对方脑中。他确保了这一点。

 

待他走后,Loki缓缓呼出一口气。但愿这足以息事宁人。

 

如果不能…

 

Loki将刀子收回他的存放空间,检查了一遍身上的血迹,随后转身继续沿着回酒店的路走去。


tbc

…………………………………………………………………………………………………………

明天有事没法更,于是今天抓紧弄完了,这个节奏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前面讲啥了……

下一章→

评论(1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