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12

←上一章

…………………………………………………………………………………………………………

Loki仅逗留了一杯咖啡的时间,随后瞬移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无疑会比Foster先到,考虑到驾车所需的时间。她回去后会说些什么?她知道多少,猜到多少,而如果神盾局知道(他不得不认为他们知道)那为何他们尚无动作,也未做声…

 

或许是他们尚未得出和Jane相同的结论。他们没理由会。他们从未见过他的长相,而如果Thor未对他们多言…也不是没有他们仅仅将他视作另一名阿斯加德人的可能性,没有关系,没有联系?不然为何保持沉默?

 

让你的猎物觉得安全,他脑中响起一个声音。让他们放松警惕。然后关上牢笼。是那样吗?)

 

他在房内有限的空间里来回踱步。你是个蠢货才会跟她废话。才会被好奇心冲昏头脑。然而,他本应有能力不被她看穿,本应有能力守住自己的秘密。

 

一个不安的念头出现在他脑中,或许他并不想那么做。或许一部分的他希望她能看穿自己,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并对此—作何反应?他是否曾指望她会善待自己?成为知己,好友

 

亦或者,他是否宁可她表现出之前的反应,愤怒,恶心,厌恶。而那正是他想要的,或许甚至可以说是他需要的

 

Loki近乎野蛮地推开了那些想法。他还没可悲到这种地步。肯定。

 

他感觉自己的房间过于狭小,封闭。就算他们还不知道…又能怎样?Foster无疑会告诉他们。然后—然后怎样?神盾局会作何反应?他无法猜测,就算猜测也无法确定是否准确。

 

他不能坐着干等。但同时,他又能采取什么行动?如果他有意阻止Foster,早该趁她离开前下手。现在…去找Coulson会有暴露太多的风险,而他的替代资源又多少受限

 

墙壁像是在朝他逼近,犹如脖子上的套索般收紧。

 

Loki咆哮了一声摔门而去。既然他无计可施,最起码他可以借助锻炼这一屡试不爽的方法释放掉一些紧张情绪,而且就算没人能和他对练,最起码活动能令他集中,专注。清晰地思考。

 

(他根本就不该跟那个该死的女人聊。他指望得到些什么,他以为跟她废话能有什么好处?)

 

Loki昂首阔步穿过走廊,无视投向他的一道道斜视目光,他本以为会有人拦住他或攻击他。没人动手,虽然确实有几个人貌似匆忙给他让路,促使Loki缓和表情恢复平静冷漠,同时试着平复情绪。后者并没有前者那么成功。

 

他放自己进入目的地所在房间的大门,看到屋内没人时他松了一口气。或许,这并不理想,但也凑活。这点距离并不适合练习飞刀,但绝对比没有的强。

 

Loki召唤出武器摆好架势。迅速接连掷出三把飞刀,标记位置后召回。

 

令他吃惊的是,Thor偏偏选了这个女人,而不是别人。头脑敏捷,理解力强,性格顽固…如果存在平行世界,他或许会认可。或许会在看Foster一眼后发现她比Thor此前交往的女人更优秀,纵使她不过一介凡人。

 

(永远是Thor。永远,他的思绪绕回到Thor身上。不论他离他多远,总是—他再次迅速接连掷出飞刀,留意位置,对着失常的水准咆哮,然后召回了刀子。)

 

她的表情强烈的印刻在他脑中。他为何会因此烦心?她是个凡人,没资格评判他,她对他一无所知除了Thor可能告诉过她的点滴或是人类神话中对他的污蔑。她作何判断?除了她可能会向神盾局告密外并无实质威胁,而且就算她说了—也没有证据。仅仅是两人各执一词…

 

(但有谁会相信你?有谁曾…Loki气息紊乱急促地呼出几口气,随后再次扔出飞刀。梆—梆—梆。至少飞刀击中目标时利落的闷响声稍稍给他带来了点满足。)

 

而且就算他们动手对付他,又怎么样?他比他们强。会有不便,不快,但—Margaret Fairfax。那个勉强算得上曾收留过他的女人,而且比其他任何人都久。她怎么办?为了让他屈膝他们会伤害她吗?他认为不会,但…

 

一声怪物在他脑海深处响起,与她脸上的神情交相呼应。并非为了Thor。他本以为她会为Thor愤愤不平。造成小镇绝大多数人口的伤亡…

 

他未曾考虑过他们,Loki意识到。并未真正将他们当作人去看待。对他来说他们就如昆虫般微不足道,渺小,无关痛痒,除了Thor对他们突然产生的奇怪好感。毕竟,这重要吗,反正他们的生命如此短暂又毫无意义?他试图想象一个小镇,里面住着他微微有好感的那些凡人,比如,Ms. Fairfax和Angela,如果她们也成为类似事件的牺牲品。如果追击他的那些蠢货中有一个再强大一点,强到有能力—

 

Loki没敢再想下去,无法直面心中的不安情绪。

 

感受着手中飞刀的分量,他看向另一头的靶子。他深吸一口气集中精神,强迫自己清空思维冷静下来。这类精神锻炼向来不简单,但为了练习魔法又必不可少,所以他最终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思绪,并使其尽可能安静。放空自己抛开一切,在那一瞬间紧扣任务本身。

 

他调整姿势,第一刀刺中了肩部,第二刀是咽喉,而最后一刀落在了他用来练习的人形靶子的眼睛上。他叹了口气,终于感觉心情有所平复,他没有用魔法而是亲自走上前去拔刀子。

 

“你很擅长这玩意儿。”

 

Loki浑身一僵。他真是被情绪干扰了感官,居然连有人进屋观察他都没察觉。他思索了片刻,但未转身,而是来到靶子旁开始拔刀。“我努力。”

 

“你知道,对于夸奖人们通常会表示感谢。”

 

“我清楚这一习俗。”Loki拔出最后一把刀后转身看着倚在射程另一头的墙边的Barton。“你有什么需要?”

 

“算不上,没有。”他伸了个懒腰,可能微微有点做作。Loki并未被他放松的表象愚弄。他的双眼依旧如记忆中那般敏锐,而如果说他的样子不像紧张而是若有所思…那似乎也不足以构成让他放松警惕的充足理由。

 

“刚巧路过?”Loki略显冷淡地说。

 

“没,”Barton稍后答。“也不是。”他直起身,神态微变,但不完全是谨慎。“特工Romanov喜欢你。”

 

Loki眨了眨眼,未能如愿在说出那句“真的?”时表现得足够冷漠。

 

“嗯,”Barton说着抱起胳膊,仍旧仔细观察着Loki。“是的。看起来像。”

 

Loki放松下来并耸了耸肩。“明白了。所以你认为我有必要知道这件事?”

 

“并不是。”他靠后倚着墙。“她指出了一些事。你让我们一开始有些误会,但…”他收声并注视着Loki。“她喜欢的人不多。你很走运。”他停顿了一下。“或不走运,也许,我猜。因为据说她也喜欢Stark,而那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

 

这句话给他带来了一阵古怪的愉悦感,他立刻将其掐灭。他何时起如此重视凡人的看法了?“但愿如此,”Loki干巴巴地说,“我习惯认为自己没Stark那么讨人厌。”

 

“啊,”Barton说,一副想笑的样子。“所以你们见过了。”

 

“一面之缘。”Loki密切观察着男人,试图弄清对方在玩什么花样。他想要什么,是否还有什么更深层的目的…有一刻Barton像是差点要笑出来,但那一刻转瞬即逝,随后他推了把墙漫步上前。

 

Loki没让自己太过紧张。

 

“所以,”Barton说,“飞刀,哈?没想到你会用—那啥,正常人类的武器,就你那…”他做了个复杂的手势,很可能是想表达魔法。Loki没让自己退缩,深知内心愤怒的火苗并非真心由弓箭手而起。

 

“过于依赖一项技能,我发现,是种危险的主张。”

 

Barton哼了一声。“我看出特工Romanov为什么喜欢你了,”他说,而Loki眨了眨眼,微微有点无措。然而,Barton似乎微微放松了一点,这貌似是个不错的迹象。

 

“你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么?”Loki发问,他听出自己话中带刺但并不是很后悔。“我在练习。”

 

“保持你的技术娴熟?”Barton说话时的笑容神奇地令Loki想起了Fandral。Loki给了他一个尖锐的眼神,但Barton只是窃笑了一声。“嘿。这么精彩怎么能错过。”

 

“你不小心点的话我或许会不忍心放过将你传送到孤岛的机会,”Loki不假思索地说完后却紧张了。注意你的言辞,蠢货。

 

男人全程没有半点动怒的迹象,但稍后他哼了哼,如果说他放松的样子刻意得可疑…“对,”他说,“然后Natasha会杀了你,所以…”

 

Loki眨了眨眼,怪异地感到困惑,他的第一反应是大吼她有这本事么,但那句威胁说的毫无诚意…是个玩笑?他犹豫了片刻,举棋不定,然后只是带着讽刺的笑容说了句,“真遗憾,”尽管Barton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但并没有敌意。神奇的是这令他愉悦。

 

就像紧接着的一个耸肩。“练习,哈?行啊。你不是唯一一个使用远程武器的人。”男人搓了搓手走到一个Loki猜测是放备用武器的柜子前。他从中挑了张弓看了一眼。“不怎么样,而且肯定不属于我,但…”他回头看了正静静观察着他的Loki一眼。

 

“你在等什么吗?”过了会儿他问。

 

“等你说明你想怎样,”Loki直白地说,而Barton脸上闪过了某种他无法解读的神情。那莫名令他不安,无疑留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你是随便问问还是想具体了解?”他过了会儿问,而当Loki就这么看着他时,他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不收回说你怪异的那些话。但就像我说的,Tasha似乎挺喜欢你。所以我想也许我最好再仔细看看。”

 

Loki感觉…很奇怪。感觉被逼入角落的同时又不尽然,就像他无意之中踩入水中却发现水温舒适。很可能他只是想知道你不会威胁到他的爱人,他脑海深处响起一个严厉的声音,但Loki几乎完全压下了它。

 

Barton上前举起弓,侧目看了他一眼。“嘿,”他说。“要不要打个赌?”

 

“这多少得看赌什么,”Loki说着微微挑了挑眉。

 

“哈,”Barton说完微微一笑。“看看我们能不能想出点合适的。”

…………………………………………………………………………………………………………

他赢了,当然。尽管不如他预想中轻松。Barton似乎输的很有风度,有鉴于这点,Loki尽可能不表现出自己的得意。

 

回屋时他感觉…平静了点。情绪更加稳定。不那么确信即将发生灾难,或者至少大体上少了点确信。此外,就算这整次互动很奇怪…倒也不是在糟糕意义上。甚至他或许可以忍受Barton。只要给予时间。

 

绕过转角步入自己的走廊时他感到嘴角勾起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Foster正等在他门外。

 

看到她徘徊的瞬间他停下了脚步,他想过藏起来等她离开,但那感觉…怯懦得可笑。没有人前来扣押他或指控他任何罪行,那么或许…

 

Loki没想完就压下了那个想法。

 

就在他决定靠近她时,她转过身,顷刻间她略显紧张的表情消失了,她挺直身板用职业的态度武装自己。他看着她,等待对方踏出第一步。

 

稍后,她清了清嗓子。“特工Silver,”Loki没有错过她说这个名字时那种特别的强调语气。“我想…感谢你今天与我分享见解。我肯定那会很有帮助。”

 

Loki探询着她的双眼。机警,慎重,但并非完全是敌意。她还未说出她的质疑,Loki意识到,他松了口气有点晕眩。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尚未向神盾局吐露关于他的任何信息。“不客气,”他缓缓说。“与…有眼光的人分享知识向来是件乐事。”

 

Foster的样子像是想垂下目光看往别处。或者也可能她想徒手撕开他的喉咙。Loki不完全确定是哪一种。“如果不会给你造成负担,我想…提个请求。”

 

她很大胆。这点他承认。“请说?”

 

“我肯定你有许多我用的上的信息。”Foster对上他的双眼,目光惊人的直率。“我希望你同意每周与我见一次面。在这儿,基地内。”

 

Loki任由自己露出了一个扭曲讽刺的笑容,几乎就要说出口,作为封口费,我推测。但他忍住了,只是点点头。那种稳定,平静的情绪迅速退去。“我对这项提议没有异议。”

 

Foster幅度很小地点了点头,动作僵硬。她从他门前退开,随后止步。“我打算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她压低了声音说。保险起见,Loki施了一道咒语避免他们之间的对话被旁人听见,他浑身紧绷。“我是指你和Thor之间。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她转身,而Loki发现自己松了口气,因为他几乎能感觉出自己的表情在抽搐。“所以…先警告你一声。”

 

“那如果我不想与你谈论如此…私人的话题呢?”

 

“很遗憾,” Foster直白地说。“你已经把这个问题变成私人恩怨了。自己想办法。”她昂首离开,一次都没有回头,尽管他能看出她的肩部僵硬。或许,他可以轻易威吓住她。至少,在一段时间内。

 

,他又想了想。不,我不这么认为。

 

而且Thor爱她。Loki有一瞬间有种自虐的想法,他想象两人在一起的画面。幸福。

 

他抹去脑中那副画面,将其击碎。这有意义吗?Thor根本不在这里。

 

(而他依旧无法摆脱,他最想忘记的一切直接拍回到脸上,就像在伤口上撒盐。你和Thor之间发生了什么。仿佛就这么简单。仿佛…)

 

你迟早得面对。

 

但他不想。还不想。

………………………………………………………………………………………………………… 

插曲(十二)

 

在他与尾随者在小巷中对峙后的一周里没有出现任何麻烦。没有新的跟踪者,工作也很顺利(Megan一如既往的奇怪)。Loki几乎对现状感到愉快。几乎。并非完全。

 

他的警惕心并没有松懈,而且摆脱不掉不安的感觉,奇怪的是他确信会出事,而且很快。

 

他开始寻找公寓,然而,却发现这无疑是种…挫败的经历。尤其是每次开口求助似乎都会招至他人对他生活境况的打探,而他并不是很确定如此长时间的逗留在米德加尔特的住宿中是否常见。

 

某个周五,当Loki整理书柜时发现Megan正盯着他看。他扭头看着她并挑了挑眉无声地表示疑问,而后者看起来对此完全无动于衷。“你都干些什么?”她突然问。他眨了眨眼,并没有很僵硬。

 

“请你再说一遍?”

 

“你休息的时候,”她说。“你都干些什么?你从未提过朋友或其他人,也没人打电话给你…我只是好奇。你是个包裹在谜团中的谜题。”

 

Loki感到一阵不安爬上了他的背脊。“我在空余时间做什么重要吗?”

 

Megan耸耸肩。“我猜不。基本上就是…我不知道。你有时候看着有点孤单。”她哼了哼鼻子。“我是说,那是你跟我说话的唯一理由,我猜,因为你貌似没多喜欢我。”奇怪的是,她听起来对这一事实并不困扰,但Loki发现自己皱起了眉。

 

“我没有喜欢你,”他小心翼翼地说,这是…事实。甚至可以说对她有种奇怪的好感。Megan和她的古怪。她父亲—她的生父,尽管她几乎从来不打电话给他—就算这样—对方一周至少也会来一次电话,Loki听着他们简洁的对话和Megan紧绷不悦的表达,还发现每次她都会在当天晚些时候打电话给她的家人。有时她上班会带点曲奇。会漫无边际地给Loki推荐他根本不会去读的冗长书单。但不管怎样Loki发现自己很享受这些对话。

 

“嗯嗯嗯,”Megan眯着眼说。“很高的评价。总之。如果你想做点什么…严格来说我也有生活,虽然没那么丰富多彩。所以…”

 

Loki有点不明所以地对她眨了眨眼。“哇哦,”她说,“我说不出你这表情是可爱还是有点悲哀。”

 

Loki抿起嘴并皱了皱眉。“请你再说一遍?”

 

“你这根竹竿,”Megan说,还特地对着他挤眉弄眼。”我。晚上看电影。你以为呢?”

 

“我—以为,”Loki开口,仍旧没缓过来,而Megan给他的笑容就像是他说了什么绝妙的话。

 

“好极了,”她说。“我在想你估计不是看爱情片的类型,所以可以看点爆炸之类的…”

 

Loki没再听她说下去,他的思绪回到了她最初说的那个词。孤单。他有吗?他没想过这点,至少没有真正,深入,仔细地想过。但…他从来就没多喜欢陪伴。他一直大部分时间都独自一人。

 

(并非总是出于自愿,他脑海中一个微弱的声音喃喃道。)

 

但在这里…在米德加尔特…有时候这确实令他沉重。这种孤单,不为人知,孤立于他所知或是他认为自己知道的一切之外,说真的,已经没剩多少他能把握的东西了。但这不正是他的目的么?过于接近凡人不仅是个荒谬的想法,还往往会带来危险。又一阵不安蹿下他的背脊。

 

然而…

 

就一晚,他想,就一部电影。无伤大雅。给自己些许纵容并非软弱。也不危险。况且,现在拒绝,会显得奇怪。

 

或许会很愉快。

 

静静地,小心翼翼地,他允许自己期待。


tbc

下一章→

评论(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