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17

←上一章

我真不是故意卡大结局的,只是这么巧周六,于是先更这篇啦…

…………………………………………………………………………………………………………

撇开Natasha的危言耸听不谈,事情似乎平息的相当快。她继续远离视野低调了一段时间。神盾局没有召唤他,于是他将时间花在了在厨房台面上玩单人纸牌和浏览维基百科的链接。他的手机响过两次。均是来自Stark的电话。

 

Loki没有理会。

 

第三次,他倒是听了语音留言。

 

“好吧,好吧, 所以你生气了,”Stark熟悉又有点刺耳的声音说。“我了解了。好吧,算是。我是说,我没有确切地搞明白我哪里—那个啥?随便吧。我改变主意了,不该问的。换个话题。你觉得价格不菲的葡萄酒怎么样?你看起来像是好这口的那种人。巧克力?鲜花?”

 

Loki忍住没让嘴角抽搐,就算没人会看见。

 

“好吧,所以。两个人。你,我,找家好餐馆,开瓶红酒。我不打算低声下气因为我这方面很屎但这基本可以算是个道歉。别跟人说。我保证会乖乖的。拉钩保证,真的。”

 

又一阵停顿。

 

“不过,说真的。Tasha跟我说了发生的事儿。算不上多卑鄙,秘密特工人士。考虑下红酒的邀请?告诉我。我对你脑袋里装的东西很感兴趣。继续走迷惑摇滚风,小子。”留言结束了,于是Loki缓缓将手机从耳边放下。

 

这个男人令人难以忍受,无礼,还强人所难。他打听刺探Loki的隐私不为别的,只是出于最原始的好奇心,在他眼中他不过是个供他那公认敏捷的头脑破解的谜题。他们相处的并不愉快。这是否仅仅是个为攫取他更多个人信息以满足他好奇心的企图而已?

 

或许。

 

但并不太像,他思索。最起码,Stark是个…有意思的人,而且大概率他跟他还会有交集。他们或许能…和平共处。

 

在考虑了许久后,他拨出了那个号码。两声响铃后Stark接通了电话。

 

“Pepper说我是在妄想,但我相当肯定至少为了昂贵的红酒你也会来,”对方说。他差点就想反悔了,但压下了那股冲动。

 

“你是在妄想,”他不瘟不火地说。“即便是疯子偶尔也有灵光一闪的时候。”

 

“暴击,”Stark说,但他听上去并不是很在意。“真苛刻。所以答案是来,对吗?告诉我你会来。我从不在电话里跟人分手,那主意糟透了。”

 

“我是为酒而来,Stark。并非酒友。”Loki发现自己正以一种焦虑的节奏击打着书架于是收回手。“我希望你已经想好了地方。”

 

“是吗。我会令你刮目相看的。你觉得带盒巧克力怎么样,因为我并不完全是在开玩笑…”

 

“地点,Stark。”

 

Stark窃笑。“你直接来我这里碰头怎么说?这地方不错,你会记住的。很好认。我开辆敞篷车带你出去,我们来全套,像个约会的样子。”Loki只是默不作声地等着。“不行?好吧,好吧…那地方叫波尚别墅—我知道,我知道—我猜我就跟你在那见…七点怎么样?”

 

“完全可以接受。”Loki停顿了片刻。“务必准时。我讨厌迟到。”

 

“是,亲爱的,”Stark的声音听着像在强忍着不笑出来。“有什么是你不讨厌的吗,我都开始好奇—”

 

“七点整,Stark,”说完Loki切断了通话,尽管他又一次发现自己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想要弯曲。
……………………………………………………………………………………………………

令Loki意外的是Stark没迟到。“于是我决定还是不带花了,”他以这句话作为问候。

 

“明智的选择,我认为,”Loki的语气温和。“但刮目相看还不至于。”

 

“挑剔的观众,”Stark观察,然后夸张地行了一个各种层面上都很不得体的礼。“所以,我的君主—”

 

“请,”Loki干巴巴地说。“不必多礼,Stark。你没必要在我面前羞辱自己。”

 

“但这是我最擅长的事之一,”Stark带着略显犀利的笑容说,而Loki只是拱起了眉头。

 

“我相信是。”

 

这个地方本身…相当不错。他们很快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远离人群。Loki想过那些人中是否会有监视人,但随后打消了顾虑。尽管如此,他还是在两人周围竖起了隔音屏障,以防万一。Stark将椅子朝后摇去以两脚支撑,又落回四脚着地,然后用手肘撑着桌面。

 

“我得说,”他说,“我没想过你真的会打给我。假期闲得慌,呵?”

 

“我认为你出了够多丑了理应获得点补偿。”他对Stark露出他最友善的笑容。后者做了个鬼脸。

 

“暴击。但好吧,挺有道理。”Stark坐了回去,在桌上反复击打手指。“我不觉得你现在会比之前更乐意回答我那些过于私人的问题,你会—”

 

“不会。”

 

“好吧,我猜也是。那啥,不管怎样…你知道自己喜欢喝哪种红酒吧?告诉你个秘密,我其实更喜欢喝高度酒,所以如果你想选一瓶…”

 

Loki朝后坐去,保持着友善的笑容。“我愿意试试。”

 

“来几杯?当然,没理由不…”

 

“来几瓶,”Loki纠正,Stark看他的眼神给他带来了一丝愉悦。

 

“你要是醉的不省人事,我可不会开车送你回去,”停顿了片刻后Stark开口。

 

“我有自己的移动方式,忘了?”Loki笑着说。“是你约我的,Stark。”

 

“所以现在你是在确保我会为此买单。” Stark挑起眉毛。“你挺记仇嘛。”

 

“之前也有人这么说过,”Loki愉快地低声说,随后他合上菜单,在看到服务生走近时解除了隔音屏障。他下单时没有看Stark一眼,他加了分芝士,在打发走侍者后又恢复了他们的私密空间。

 

“哈,”Stark的样子并没有特别不安。“先声明,如果这出现在我的财务报表里我会让Pepper把火气撒到头上的,行吗?”

 

“我相信我会坚强面对这一惩罚的。”

 

“对,我敢打赌。”Stark在桌上击打着他的手指,这一急切的动作传达出了他的焦躁不安。“我能不能问…”

 

“估计不能,”Loki几乎机械地答道。

 

“—真的?我认识不少易怒的人,但你仍旧是其中的佼佼者。”Stark的语气微微有点恼火,于是Loki再次将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我对私人问题多少有点反感。”

 

“那非私人问题呢?”Stark回击,而Loki冷静地审视着他。Stark举起双手摆出了防御的架势。“你是打算一直就不给我好脸看吗?好吧,没错,是我先惹毛你的,多半是故意的。这可以说是我的专长。另外也因为—额—魔法啦神啦那些个说法让我抓狂。显然。这点我之前并不知道因为可以说我从来都不信那套…”

 

Loki用双手抵着下巴。“我吓到你了。”

 

Stark给了他一个锋利的眼刀。“嘿,别扯远了—”

 

“你不喜欢我的措辞,但它描述的感觉没有偏差,”Loki说。“你对一个你可以理解,拆分和解剖的世界习以为常。我的出现令你面临了困境。”

 

“这算什么,精神分析时间?”Loki耸了耸肩。“—怪不得你和Natasha能融洽相处。物以类聚。”Stark扭动了一下肩膀。“好吧。也许我是有点被吓到了。这你真心不能我。”

 

“我也没这打算。”Loki朝后坐去。Stark疑心重重地看着他。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Loki眼角的余光捕捉到回来的服务生,他没有费心去解除屏障,而是单纯在他们的食物和酒被整洁美观地摆放到桌上时结束了对话。Loki先给自己倒了半杯白葡萄酒,一边看着Stark一边优雅地抿了一口。稍后,Stark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同样的酒。

 

“怎么样?”他问。Loki半阖着眼睛想了想。

 

“不错,”他最后说。“对我来说有点淡。但这仅仅是个人喜好。”他发现自己的舌头突然很渴望阿斯加德的热红酒,更甜还带着浓郁的香料气味。也更烈。他推开这一渴望。“我们可以试试多尝几口看口感是否会变好。”

 

“大多数都会,”Stark的回答颇具哲理,随后他也坐了回去。“所以,我们该从哪个非私人问题谈起?”

 

Loki很想回绝他,一半是出于原则,一半是出于惯性。“非私人问题是关于…”

 

“你的…呃,魔法。”说话时Stark的鼻梁微微皱了起来。“我没放弃要搞清楚它的运作原理。”

 

“我以为这让你不舒服,”Loki的语气温和表情中立,但他又一次感觉到了和神盾局技术人员相处时的那种好奇的刺探。真正,发自内心的兴趣,并非是对他的能力在需要时能如何使用,而是对事物本身,由始至终他正是被这种好奇心强烈地吸引才去研究法术的。

 

Stark耸耸肩。“对,那啥—我不喜欢不舒服。要舒服起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搞清楚它的逻辑,所以…”

 

“那如果你无法…搞清楚它的逻辑呢?”Loki咽下又一口红酒。

 

“我会的。”Loki仍旧说不清Stark的自信是有趣还是碍眼,或许两者皆有。他又审视了面前的男人片刻,但说真的他已经有答案了。

 

“随便问,”稍后他说,并朝Stark的方向歪了歪酒杯。“让我们看看我能否满足你的好奇心。”

 

男人眼中瞬间燃起了热情。“所以,”Stark立刻开口,从桌子另一头探过身。“我是在想你传送的那招。有没有那种—呃,你们那里的人用来记录这类现象的魔法注释?像是…要怎么做,它们如何运作…”

 

Loki极其轻微地皱了皱眉。“魔法注释?不。我不知道什么…”他停住了,皱起眉。“啊…嗯。等等。有…”他在记忆中翻找,回顾以往。他刚好能看清Stark的表情,急切,带着强烈的好奇心。这令他…产生了一种微弱的暖意。“一位作者,”他最终说。“在很久以前…写过一篇关于魔法的本质和形式的专著。他当时在研究—一种传送方法,与我的并不完全相同—”他差点说出彩虹桥。“—但我估计…你想要的是公式。数学。”

 

“对,”Stark立刻说。“正是。”

 

“这我没有。”Loki朝后坐了坐,若有所思地细细观察着Stark。“你为什么想知道?”

 

“干吗不?”Stark的目光没有动摇。他扮演小丑的功力很深,Loki散漫地想着,但背后却有着敏锐的头脑。“我喜欢了解事物。就算我用不了—知道有我不理解的事物存在让我心烦意乱。如果你说的不是数学,那又是什么…”

 

“你有可以写的东西吗?” Loki打断他。

 

“只有餐巾,”过了会儿他说。“还有我的手机,你能用它写吗…”

 

“不能,”说着Loki召唤魔法顺走了附近服务生衣袋中的钢笔,扯了条餐巾给他。“它打不出我要用的符号。”他动笔开始写,努力回忆整页纸上的内容。他当时曾对那本书很着迷,想将书中的部分理论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但著作的关键部分并未写完。然而,他还是觉得也许…“你们对数学的理解与我有所不同,”他边写边说。“我对你们的版本做过些—有限的—研究,但它仍旧存在局限。”

 

Stark摇摇头。“哪种局限?这正是说不通的地方。这可是数学。不管在哪儿它的原理都一样—”

 

“你们缺少变量。”Loki的字迹潦草,他皱起眉涂掉了一部分又重写了一遍。“那些你们意识不到和无法测量的因素。暂时,”他带着一丝宽容又补了一句。

 

“暂时,”Stark说。“但总有一天可以。”

 

“也许。我无从知晓。”Loki加完最后几处标记后将餐巾推到了桌子另一头。“给。那就是…本质上…我能写出的最接近你口中公式的东西了。”

 

Stark将其拉近后转了一圈。他扫了一眼,眉间开始出现皱纹。“这看起来就跟鬼画符一样。”

 

Loki耸耸肩。“在某种意义上,对你来说确实是。你们有专门的数学用语,对吗?这是同一种语言。你们一直都在读儿童读物。而我刚给你写的却是部史诗。”他伸出手。“我并不真的认为这对你有用—”

 

“我说了要还给你了吗?”Stark打断,于是Loki眯起了双眼。男人的注意力很集中,专注。“一方面,我受到了暴击。另一方面,没事儿,那啥,我可以学。翻译。让他有意义。”

 

“你用不了,”Loki说,他的后颈上一阵微弱的刺痛,尽管他不确定缘由。

 

“我不需要用。我只需要弄清楚其中的运作原理。”Stark抬起头,一根手指戳向Loki的方向。“继续。告诉我这不可能。”

 

Loki扬起了眉毛。“我不会断言必然‘不可能。’但不可否认可能性不大。”

 

“差不多。这是我的专长,Mr. Silver。做不可能的事。或者—不大可能,一样适用。”他用手指敲了敲餐巾。“我不懂拐弯抹角说话。但我懂这种语言。或者给我一个星期我就能懂。”

 

Loki缓缓坐了回去。他拿起他的酒杯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趁这段时间思考。他没有想到…他越过杯口看着Stark。男人挑了挑眉。

 

“怎么?”

 

“你是个有趣的生物,Mr. Stark。”Loki转动手中的酒杯。

 

“生物。”Stark做了个鬼脸。“我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这一个。我绰号很多,但这倒是第一次听到。”Loki对他浅浅一笑。

 

“然而却微妙的恰当。”

 

“你是不是常年都这么毒舌?别回答我。我希望这说明你喜欢我。”Stark又一次露出了那种滑稽的笑容。Loki依旧维持着一脸平静。

 

“我尚未确定。进一步考虑才知道。”

 

“好吧,我屏息以待。”这一次Loki没有克制自己露出一抹笑容。“啊哈!”Stark突然大笑。“所以你的脸确实还有其他模式。真走运让我发现了。但嘿,我可有意思了。”那种过于直白的迷人表情又回来了。“该早提醒你我的魅力很难抵挡。”

 

“那么,你那些碍事的问题都问完了吗?”Loki问,也许显得有点乏味。

 

“哦没,”Stark说着咧开笑容。“你接受了道歉。我还没开始挖掘你脑袋里的东西呢。你喜欢好酒?我有好酒。我有各种贿赂方式。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你我要聊的东西多着呢。”

 

Loki的手指抹过酒杯的边缘。“这算贿赂么?”

 

“哦,算,”Stark轻松地说。“绝对算贿赂。有用吗?”他的笑容轻快迷人,他本人也深知这一点。这个男人是个骗子,Loki心想。这一切都是精心构筑的表象。很奇妙。

 

他朝后靠去,拿起他的酒杯。“也许有,”他露出一丝笑容。“也许再来几杯红酒就有用了?”

 

“我喜欢你的思维方式,”Stark带着灿烂的笑容说,随后又开了一瓶红酒。“先给你倒上?”

…………………………………………………………………………………………………………

Loki离开Stark时对男人微微多了几分尊重,他的血液中流动着愉悦的温度。他并未给他何承诺,但任由对方臆想他们还会见面。“如果你有兴趣做自由职业,”Stark说了,而Loki对此只是一笑代过。

他微妙地有点焦躁不安,在当晚剩下的时间里,他不是在公寓内来回走动就是在尝试看书(用人类众多语言中的一种书写的),但却很难静下心来。当没有任务的早晨取代黑夜时,Loki终于意识到是什么一直在纠缠着他。

 

如果你觉得自己想通了。

 

Jane Foster的…邀请。她发出邀请已经有段时间了,当然—这项邀请都不一定是发自真心的—但…也许是因为和Stark,另一个头脑聪明的人类,聊天,让他再次想起了这件事。当然他并没有去的真正理由。

 

她想修复彩虹桥。你担心的是这点。如果她真的修复成功,或只是加快其进程…第一个通过的人肯定是Thor。而如果Thor发现他…

 

说服他召集魔法扭曲空间来到Foster实验室所在位置还有另一个更为隐晦的理由。虽然她不是唯一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不必伪装自己也给了他一种—轻松感。她不指望他那么做。她知道他是谁,清楚双方的立场,而无需掩饰自己不失为一件…乐事。

 

他在一道门内现身,跟随机械的蜂鸣声沿着走道来到又一间上锁的房间。开锁进屋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嘿Jane,”一个陌生的嗓音叫道,不是Foster。“你没忘记路上顺便给我带点水果—哇哦。你不是Jane。”

 

Loki挑眉看着两腿架在桌上,手上挂着一副耳机的女孩。他花了点时间辨认对方的身份但不是很成功。“不,”他说。“我不是。抱歉。”

 

年轻女士眼中不加掩饰的欣赏令他有点得意,就一点点。他以前也曾受到过如此明目张胆的挑逗,但那是很久之前了。随后她微微皱眉。“所以说…你哪位?”

 

我也想问你同样的问题,Loki想说,但只是简单说了句,“Foster女士邀我来观测。”

 

“Foster博士,”女孩说。“天呐。所以你也是干这行的?”她说那句话的语气带着嫌弃,因此Loki只是看着她直到对方移开视线,她在手指上绕了会儿耳机线后再次看向他。“好吧。我是Foster博士的助手。Darcy Lewis。所以你是…”

 

Loki听到了走近的脚步声,于是转身代替回答,接着大门开了,随后捧着一堆袋子的Foster走了进来,那对她的胳膊来说略显吃力。“嘿,助手,你要是愿意搭把手…”

 

“让我来,”Loki流畅地边说边从一堆袋子中抓起两个放到空台面上。Foster愣了一会儿,听起来像是恼火地嘟囔了一声,随后将其余负重放到了同一张台子上。那个叫Darcy的女孩还待在原地,微微眯起眼窥视着他们。

 

“嘿,Jane,”过了会儿她开口。“我们有客人。”

 

Foster紧闭起双眼揉了揉太阳穴,没朝Loki那里看。“是的,我发现了。Darcy,这位是…”在漫长的停顿后,她瞥了Loki一眼。Loki面无表情地回看着她。“…Luke Silver。他是…”

 

“正如我说的,”Foster再次语塞时Loki流畅地切入。“观测。”Darcy来回瞄着两人,眉毛慢慢挑了起来。

 

“嗯哼。”她维持那个表情待了一会儿,接着开始夸张地挤眉弄眼。Loki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在抽搐,但没让自己有更大动作。

 

Foster一副不知该笑还是该怒的样子。“Darcy…”

 

“行了,行了,我回避,”她边说边从袋子里拿了一个彩色盒子,出门前扭头瞥了最后一眼并说了句,“你要是决定不想要他了能把他电话号码给我么?”

 

大门咔哒一声在她身后关闭。Foster的脸红的滴血而且她看起来有点火大。“我真心希望你能先来个电话而不是直接现身,”过了会儿她说。“今天不是个好日子。”

 

“哦天呐,”Loki拉长了调子,于是Foster给了他一个凶悍的眼神。“她是谁?如果你不介意我直说,她看起来不是很…”

 

Foster的表情变得固执且微微紧绷。“如果你接下来的话是我想的那样,就不用说了。Darcy是我的好朋友。没有她我很多事都干不成。”

 

“我无意冒犯,”Loki温和地说。听到这Foster给了他一个更凶悍的眼神,随后她转身走到电脑旁,敲了几下键盘。他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会儿,注意到她压力很大。“你刚说‘今天不是个好日子。’为什么这么说?事与愿违?”

 

“如果你就打算站在这对我语言攻击那你可以走了,”Foster略显暴躁地说。

 

“我就当你承认了。”Loki朝她走近一步,于是她猛地转过身。他举起双手。“或许我能帮上忙。”

 

Foster看向他的目光很直白,随后她转过身开始取出袋子里的东西。“好像你从来没想过暗中破坏我的项目一样。”

 

Loki忍住嘴角的抽搐并压下明显带着玩味的心声她说的确实没错。“鉴于我一开始就不相信你能成功…另外如果你这么不乐意让我帮忙,我不懂你当初为什么要邀请我。”

 

“首先,我没想过你真的会出现,”Foster嘀咕,而Loki感觉自己的眉毛挑了起来,胸中奇怪地一拧。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破坏了你的计划,”他能听出自己语气中冷淡的调子并努力做到冷静,夹杂着一丝不悦。到底怎么回事,一靠近他的自控力就变得无比…脆弱?无疑,一定是因她而联想起的那些事。关于…的记忆。“我不该逗留。”他转过身,刻意不去理会内心过于接近失望的情绪。

 

“等等,”Foster说完,发出一声恼火的声音。“—对不起。我是说过你可以过来。只是—今天各种坏消息不断。”她倚着柜子站了会儿,随后直起身。“而且除非你有正规的电脑编程经验…”

 

Loki没想到她会道歉,他轻轻眨了眨眼后停下。他回看了她片刻,随后微微仰起头。“你要专业的编程技术来做什么?”

 

她转过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摇摇头。“—对,抱歉,这就是有点…超现实。那是个…我一直用的那个程序很好用,但对我接下来要做的就不够用了。我没有足够的资金配备需要的器材,于是努力扩展现有程序运行我需要的参数,但…”她做了个鬼脸。

 

“并不意外,”Loki说。她给了他一个犀利的眼神,而他耸了耸肩。“好吧,意外。试图用人类的设备研究和检测彩虹桥是一回事。试图重建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

 

Foster抱起了胳膊。“好吧。如果你处在我的立场,会怎么做?”

 

“我以为我有暗中破坏你工作的嫌疑,”Loki不瘟不火地说。Foster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我也没取得多少能让你破坏的进展,”最终,她弱弱地叹了口气说。“所以…再说了。我只是问了个问题,目前为止。”

 

“假设?”Foster点点头,于是Loki给了他一个非常微弱的笑容。“我不会。”她发出了恼火的声音。“就算我有这渴望,”Loki接着说,“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你无法实施你的提议。”

 

Foster抱起胳膊直接对上他的目光。“那你为什么来这?就是来看我失败的?”

 

Loki刻意保持表情中立。“我很好奇想看看你如何尝试不可能的事。”Jane哼了一声,令他微微有点惊讶,他眯起双眼。“有什么好笑的吗?”

 

“你,”Foster直白地说,同时转身去摆弄她的某台设备。“我是说,虽然你一直在耍那些个小把戏,但只要是个人都看得出你好奇的要死。”Loki感觉自己的嘴角正弯出不悦的弧度,他控制住自己。Foster走到房间另一头。一屁股坐进一张椅子中。“如果我成功了,你打算怎么做?”

 

Loki发现自己紧张了。“为什么这么问?”

 

“好奇,”她只是说。Loki面无表情地看了她许久,随后挺直肩膀走到屋子另一头,坐到另一张椅子中。

 

“去别的地方,”最终他开口,并在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我很擅长不被人找到。”

 

Foster蹙眉,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他等她开口,但对方似乎决定还是不跟着第一感觉走。“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我有种感觉你无论如何都会问,”Loki冷静地说。Foster审视着他。

 

“好吧,行,”她说。“你说过…阿斯加德…没人…知道你在这里。”Loki感觉自己的肌肉绷紧并强迫自己放松,同时微微颔首以示确认。“他们以为你在哪?”

 

Loki打量着她。突然一阵火大。“我不是来这里谈论自己的,”他的语气略显尖刻。他确实好奇他们是怎么想的。运气好的话,他们会以为他死了。无疑会举行盛大的宴会庆祝,或者说解脱。也可能他们认为他还活着,永无止尽地在宇宙树的枝桠间坠落,落向虚无。

 

“我只是好奇,”片刻后Foster说,然后她摇了摇头。“行,没事。我不问了。”她退后站了起来,走到一个柜子旁。“那么既然你不是来这里谈论自己的,那你是不是至少该让自己派点用场?”

 

“我想那取决于你说的是哪种用场,”Loki边说边让自己冷静下来。Foster搬出一捆纸扔到桌上,又重新坐下,她的目光专注。

 

“你可以从,”她告诉他,“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开始,关于爱因斯坦-罗森桥,彩虹桥,随便你怎么叫。它最早是怎么建起来的?”

 

“没有记录,”Loki说,目光只在纸堆上逗留了一瞬。“我查过,”他补充,以免她质疑。“关于这个话题顶多几句话,而且相比历史或法术那更像是神话。”

 

“我说的是一切,”Foster两眼放光。“神话也算。”她在桌面上敲了下笔杆又拿出一张纸。“行了。来吧。”固执的女人。可以说自大,自以为他会告诉她什么,更别说是真相。

 

如果你闭口不言,她会失去兴趣,而你将丧失跟踪她进展—必要时候出手干预的机会。更何况她也不见得真能用这些零碎的信息做什么。Loki用手指有节奏地击打着桌面,片刻后,他开始讲述。

…………………………………………………………………………………………………………

伴着一声洪亮的“我带了甜甜圈—你们还在吧?”的声音大门突然打开,Loki的叙述在一阵惊讶中被打断。Loki依稀注意到他和Foster两人同时扭头瞪着Darcy,后者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好吧,”说着她拿出手中色彩明艳的盒子。“甜甜圈?”

 

Loki回了回神将目光回到Jane身上。她看起来也有点茫然。他待了多久—“请原谅,”说着他迅速起身。“我该走了。”除了澄清几个问题,他意识到,Foster一直都没有…打断他。一个小时,也许,也可能更久,而现在她正带着一脸微妙的表情看着他。

 

“对,”她同样站了起来,有点后知后觉地说。“抱歉,我不是有意—嗯,拖着你。”她看了眼Darcy,后者正带着毫不遮掩的兴趣打量着他们。“鉴于…鉴于我们刚才讨论的内容,我有几篇论文想让你看看。”

 

说不,Loki脑中那个理智的声音催促。“我想不出不这么做的理由,”他那张不听话的嘴却说。“也许—周三?”

 

“替我工作,”Foster说,于是Loki退后一步绕过Darcy,朝她的方向微微低了低头。

 

“那么我会把这视为一项预约,”说着他仓促走出了门,正好听见Darcy的声音“所以我猜物理学家都是怪人”随后他传送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你在干什么,”他自言自语。他是否就打算这样向她道出所有秘密?这已经不仅仅是在留意她的进度了。你想要重建那座桥吗?

 

还是说就像和Stark一起时那样—她在听。她对他分享的知识感兴趣。他是否多少认为,只要他给予她想要的,她也能成为朋友?

 

他的头在疼。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好吧。他周三还会再见她。到时候,他不会再犯蠢了。

………………………………………………………………………………………… 

插曲(十七)

 

Loki在头疼中醒来,感觉自己的胃正企图倒空里面的一切。他跌跌撞撞来到客房自带的卫生间,剧烈地呕吐起来,但除了胆汁什么都吐不出来。他前一晚就没什么胃口,根本也没怎么吃东西。

 

好吧,他现在感觉非常难受。是吃的有问题?Loki爬起来对着水池灌了几口凉水,漱了几次口直到冲淡口中的味道,然后他看着镜中的自己。

 

他看起来就很难受,Loki发现。脸色苍白,眼周发黑,样子稀疏的头发贴着脑袋,体表一层细密的薄汗。他看起来像…病了,Loki意识到。但那太荒谬了,他体弱多病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十有八九只是疲劳,他哆嗦着想。那个,或者是挫败。轻松找到第一份工作残酷地给了他虚假的希望。但他如果想融入…他不可能单纯继续靠凭空变钱出来。

 

Loki做了个深呼吸,随后用幻术掩盖起自己的样子。不管那是什么,他也不能用那副样子示人。 他双膝发软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但很快过去,于是他挺直身板转身出门,尽管胃部依旧感觉不适。

 

他还没走出五个街区Carl就找到了他。

 

“如果你再继续这么做我就要拎着你的耳朵送你回家了,而且保证让你母亲知道你在尾随陌生人,”Loki说,或许有点无礼。但Carl似乎对他的威胁无动于衷。

 

“你知道我住哪里吗?”

 

“我肯定能找到。”Loki的胃中在翻搅,他艰难地吞咽着,并用鼻子深呼吸 了几次试着缓解。食物中毒?也许。他现在感觉很热,但他估计脱掉衣服只会让他觉得太冷。

 

“我可以带你去,”Carl欢快地提议。Loki闭上眼。为什么是我,他想问,还有你为什么相信我?

 

“你可以带我去。明白了。”有这么个幼崽跟在他屁股后面什么都做不了。而且他的头还疼的像在打鼓。命运女神啊,他到底怎么了?Carl皱着眉抬头看着他。

 

“你看起来不太好,巫师先生。”

 

“多谢你的夸奖,”Loki的话尖酸冷漠,他紧紧闭了会儿眼。他又想吐了,但他腹中除了水已经没东西了。他是不是病了?某种中庭凡人的疾病,某种他不习惯的疾病—

 

现在想来,他推测自己已经不舒服有段时间了,只是他想当然地以为…

 

整个世界在惊恐中朝一边倒去。Loki抓住一个垃圾桶撑着自己喘了几下。 那气味令他的胃中又是一阵恶心,他放弃了抵抗,一弯腰吐在了人行道上。Carl犹豫着不敢上前。

 

“…你没事吧?”他问,听起来很担心。Loki用鼻子深吸一口气后吐了口唾沫并直起身。

 

“没事,”他挤出这几个字。“我要回—家去了。”不过,是哪条路来着?他感觉极其混乱,一时间太热又太冷。而Carl仍旧在他身边打转。仍旧—“你能让我一个人待着么?”他朝那孩子发火,后者怯懦地缩了回去。Loki深吸了几口气并小心地向前走了一步。

 

整个世界天旋地转。他头晕目眩。他的胃已经到了喉咙口,而他的头像是裸露的创伤般抽痛着。他试图站直再走一步,固执地紧咬着牙。

 

“先生?”Carl的语气听起来很担心。“我打赌我家更近,也许你该…”

 

“我没事,”他说,但他的声音听上去明显突然间变得怪异。Loki扭头朝Carl看去,想让他放心,这时他的视线模糊了,在双膝脱力前的那一瞬间他感到大脑一阵充血。哦不,他凄凉地想, 真丢脸,但在撞上人行道前他已经失去了意识。

tbc

…………………………………………………………………………………………………………

译者碎碎念:这篇文里的铁人也是不遗余力地推销自己呢…

下一章→

评论(1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