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18

←上一章

周六准点大放送,于是基神又和鹰眼搭档上任务啦~

…………………………………………………………………………………………………………

“别做的太夸张,”Barton告诫过他。“没必要把事情搞复杂。”

 

“你一这么说,”Loki给他的回答很冷淡,“事情绝对会变复杂。要是真出什么差错,我就全怪到你头上。”这句话成功把Barton逗笑了,于是Loki体会到一丝微妙的满足感。并不是说他喜欢这个人。他无礼又烦人几乎称得上粗鲁。

 

或者说至少在任务开始前是,开工后他会恢复到完美的状态,注意力高度集中,犹如盘旋捕猎的飞禽,即使是一只老鼠再细小的动静也逃不过他敏锐的双眼。Loki曾有点入迷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他调整装备。

 

不过,身处一片开阔的广场上,坐在喷泉池边,他连武器的影子都看不到,即使知道Barton在哪。他一边观察道路,一边留意已经人头攒动的正门口。那群人酒后喧闹的说笑声连他坐的地方都能听见,但他们的目标还未露面。

 

他并不介意由他来做诱饵。毕竟,他是铺路所需的棋子,而Loki一向都偏好这类任务。把路铺好以便其他人按部就班地展开行动。让Barton来扣动扳机。

 

“你不觉得太热吗?”Barton细声细气的话语传入他耳中。Loki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着装,整洁,精致,深色系。他已经挽起了上衣的袖子;对炎热的一项妥协。

 

“觉得,”Loki未动嘴唇温和回复。“我只是没去理会。”

 

“你真行。”

 

Loki微微坐直了一点。“车辆接近。时间点没错,对吧?”

 

“是我们的人。反正车牌吻合。先稍等一会儿…”Loki再次朝后倚去,手指拨动着喷泉池中的凉水。说能不去理会炎热并不完全属实。事实上,他已经有点受不了了,而且头也开始微微发疼。对此他没有多加理会,尽管烦躁。天其实没那么热,所以每次注意到这点时他总会禁不住想这是否是因为—

 

停在一间不起眼的小咖啡馆前的黑色轿车的门开了。率先下车的是两名魁梧的男性—保镖,显然是—随后是另一个人,基本被另外两人挡在了中间。对讲机另一头传来了Clint的咒骂声。

 

“他带了Reilly。右边那个人。他在业界是…出了名的,而且并非浪得虚名。这下事情…难搞了。”

 

“你的错,”Loki油嘴滑舌地说。“但你对我太没有信心了。”

 

“有他在我们商量的计划没法实施。”Barton的语气很不悦。Loki忍住想笑的冲动。

 

“那我猜我很擅长临场发挥是件好事了,”他不瘟不火地说。“我们的目标。你会如何形容他的弱点?”

 

“和其他人一样,我猜。酒。女人。喜欢假装自己是个绅士,一转身就向危险地区倒卖军火。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Barton听着像是皱起了眉。“你有什么能变的戏法吗?”

 

“没有,”Loki出言干脆。“我没‘什么能变的戏法。’但如果你能恕我失陪一会儿,我有个想法。”

 

“而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Barton说,但Loki动作流畅地起身后穿过了广场,同时留意着咖啡馆和正在涌入的人群。他溜进一条小路,避开耳目,随后召唤魔法。他有段时间没用过这道特定的咒语了,但依旧信手拈来。他花了点时间对着玻璃窗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新外表,微微拉低裙装的领口,并娇媚地笑了笑。

 

随后她转身将自己瞬移至对面的街道以便大大方方地走向挤在门口的人群。

 

“你打不打算告诉我你干在吗或者…”

 

“嘘,”Loki压低了声音说。“盯着屋顶。这可能要花点时间。”

 

“这我就放心了—等一下,你的声音怎么了,”Clint立马加了句,但Loki的眼睛正盯着那群刚从门口守卫身边走过的黑衣男子身上。要跟在他们身后溜进去,挤过半醉半醒的人群简直是小孩子的把戏。守卫伸出手。

 

“请给我看下邀请函,女士,”他带着歉意说。Loki对他露出了自己最沮丧的表情。

 

“我恐怕被我弄丢了—求你了,下不为例…”她提高嗓门保证声音刚好能被他们的目标Sheldon Winters听到。Loki睁大了眼睛非常微妙地放软了姿态。“通融一下总可以吧…”

 

“我很抱歉,但我不能…”

 

“Roger!给我个面子,”Loki听到,而当Winters拍着守卫的肩膀时他内心暗暗窃喜。“我会盯着这位小姐的。不会有问题。”

 

“Sir,”Barton口中那个叫Reilly的男人说,但Winters依旧笑对着他。

 

“怎么?担心神盾局发现了,会派这么位苗条淑女来带我走?”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拧断你的脖子,带着轻微的恶心Loki腹诽,但却低下头将一缕头发夹到耳后就像在掩饰羞涩一般。

 

“神盾局雇有超过五十名能力超群并接受过秘密行动特训的女性探员。黑寡妇,仿声鸟…”

 

“好吧,亲爱的?你说呢?你裙子底下藏武器了吗?”

 

Loki微微一笑,羞涩却有其独特的文静魅力。“没有,但我得承认我曾经上过正当防卫课程…”

 

Winters放声大笑。“你听到了,Reilly。还是说你只是想找个借口摸摸这位可爱的女士?”如果不是Winters的手正来回抚摸她裙子的后背,他假惺惺的责备会更有说服力,Loki心想。她几乎能感觉到星星点点的汗渍沾上丝绸。Reilly绷着脸站起身,而Winters伸手温柔地催促Loki朝正门走去。“跟紧点,Reilly!”他说,就像在使唤一条狗。“我想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Sonja,”Loki说。“SonjaPetterson。谢谢你刚才替我解围,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等你有空的时候,”他耳中传来Clint明显很不悦的声音,“一定要告诉我到底什么情况。”

…………………………………………………………………………………………………………

Barton似乎对Loki简洁扼要的解释不是很满意,在Winters为她递过酒杯时他在Reilly眼皮底下嘀咕了一句,但她忍了。或者说她决定至少等收工后再反对。

 

那绝对会是场乐趣无穷的谈话,Loki干巴巴地想。

 

酒中冒着气泡且几乎无味,但她笑着喝了一口,接下来他又给了她一杯,并开始以在她看来逼真得令人钦佩的演技假装微醉的样子。毫无疑问她在各大宴会上见过的醉酒的男男女女足以让她一眼就辨别出真伪。她任由Winters的手在她身上游走,但偶尔借着一声轻笑和一个扭捏的眼神躲避,并将每一次碰触都暗暗记在心里。

 

到她确定他们的目标已经醉的不行,已经无法很好掩盖看她时目光中的情欲时,Loki已经开始考虑亲自动手干掉Sheldon Winters了。

 

Reilly,不用问,一直都盯得很紧,Loki时刻都能感觉到身后他怀疑的目光。

 

Loki接过又一杯向她递来的酒喝了一口,随即一个不稳倒在了Winters肩上。他的手立刻抚上她的腰,隔着裙子单薄的面料都能感觉到炽热的温度。“当心,”他说。Loki对他露出她最有诚意的眩晕笑容。

 

“我想我需要—我想我需要呼吸点新鲜空气,”她说。“我们能不能—屋顶?”

 

Reilly当然会干涉,以一句,“我必须忠告,”但Winters不屑地挥了挥手。

 

“你要是这么担心就跟我去!今晚过的很好。你担心过头了。”他的目光定格在Loki裙装的前胸。“Sonja—小Sonja—去屋顶!新鲜空气可以帮我们都醒醒酒。”他勾着她的胳膊,终于放开了她的腰,然后两人朝楼梯走去。几双眼睛转过来看着他们,但大多数人都在各忙各的。

 

保镖依然如影随形。

 

走到通往屋顶的最后一段台阶时Winters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他停下脚步,贴到她身上。“Sonja—聚会结束后你愿不愿意大发善心—陪我回家?”

 

Loki凑近并压低声音在他耳边悄悄说,“何须等待?屋顶没有别人,只要你的保镖留在这里…”她听见他呻吟,随即咽下了反胃的感觉。他喘着粗气抓住她的手臂,力道微重,然后一把拉她陷入一个带着红酒和香槟酸味的吻中。

 

她强压下想当场召唤匕首捅死对方的冲动,逼自己放松并假装很享受的样子直到他退后并回头。“Reilly!”他叫道。“Thomas—就待在这儿,我一会儿就回来—我需要点私人空间。”

 

“Sir,”Reilly开口抗议,于是Loki拽了拽Winters的胳膊。

 

“这是命令!”Winters差点就吼了,随后他跌跌撞撞爬完最后几级台阶来到屋顶,而双手早已又一次向Loki袭去。她边扭边笑,踏着舞步朝边缘的墙壁退去的同时假意挑逗他,将他朝Clint正瞄准的位置引去。

 

“我要你避开弹道,”在沉默了许久后Barton的声音再次响起,简洁得几乎粗暴。“让他背对着我—”

 

她让Winters抓住自己然后拽着他的翻领引他转身背对Clint。他的双手在她的裙子中摸索,撸起她的裙摆。“神呐,你真是尤物,”说着他的手滑上她的大腿,就在她的忍耐快要到达极限时Loki听见了一声安静的砰。

 

他微微诧异地张了张嘴,随后Loki退后放男人倒下的同时变回了自己真正的样子。“Sonja?”他略显困惑地说。

 

“Loki,”Loki冷冷地纠正。“我的名字叫Loki。还有我可怜每一个不得不忍受你脏手的女人。”

 

男人在一声安静的闷响中倒在了屋顶的混凝土上。Reilly持枪破门而出,而Loki给了他一个尖刻的笑容后瞬移离开。

 

他在Barton所在的房间内现身,后者正在打包设备。他的大脑充血于是他单膝着地稳住自己,有点呼吸不畅。Barton停下动作看着他,表情难以解读。

 

“你不该变回来,”最后他说。“重点是不能被看到。尤其是被任何活口看到。”

 

“我怀疑他看到的还不够做出有意义的描述。”

 

“就算是这样。”

 

Loki尽力隐蔽地调整呼吸。他都忘了这种法术如果不谨慎使用会有多消耗魔法。然而Barton还是注意到了,他皱着眉头直起身。“出什么问题了?”

 

“没有,”也许是Loki的语气粗暴了一点,Barton的眼缝眯得更小了而且一脸怀疑。他逼自己直起身。“我以为我们在赶时间。”

 

“对,”片刻后Barton说,“但我们不马上回去。第一件事,我们要找个安静的地方然后你要解释下刚才他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Loki维持着淡然的表情不泄露一丝情绪,他不允许自己感到失望。

…………………………………………………………………………………………………………

Loki将两人传送到一间仓库后坐了下来,希望动作看起来随意而非迫不得已。Barton正来回走动,犹如痉挛,似乎正忙于纠结先质问些什么。

 

“好吧,”最后他开口。“好吧。那个—那个女的。是你,对吧?你没有—我不知道,借用别人的身体一个半小时—”

 

“没,”Loki说。“别说荒唐话。”

 

“荒唐?我。行啊,因为我还是觉得只要你想就能变成另一个人这件事挺荒唐的—”

 

Loki的鼻梁皱了起来。“这可比那复杂得多。”

 

“哦,我打赌就是。”Barton停下脚步摇了摇头。“好吧。你是不是应该让我知道…这事儿?”

 

“我告诉过Coulson我可以假扮任何我选中的人。”

 

“我猜他曲解了你的意思。”Barton看上去仍在努力克制自己抽搐,但奇怪的是,他似乎也正在冷静下来。“魔法。行。这对我可真是新鲜事儿,并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所以—你之前为什么不这么干?”他问得很突然。Loki傻眼了。

 

“之前?”他本以为会迎来警惕,甚至可能是恶心,或是害怕。接受。然而眼下,Barton看上去只是…不安。焦虑,也许。

 

“对。如果你能—变成其他人的样子,当初神盾局,还有其他人找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这么干?”Loki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我手头现成可用的外表有限,”他最后说。“打造新的要耗费数周,而且极其费劲。”他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说不定还有别的变身方法。如果说他被捡到时就变换了外表,而当时他尚未接受过任何训练,那么—

 

他驱散了这个想法继续说。“此外,变身期间我必须一直维持咒语,而那相当消耗能量。”他认为自己在Barton眼中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犀利神情,但当他直视对方时却看不到了,他只是再次走动了起来。“不停搬家也比维持这法术几个月要来的简单。”特别是想到一旦他消耗过度会带来的后果。用不着一秒Heimdall就能找到他。

 

“哈,”沉默了片刻后Barton开口。“事实上这…基本说得通。”然而,当他面向Loki时还是一脸不悦,虽然也有所缓解,随后他微微动了动。“你没事吧?”

 

Loki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什么?”

 

“那家伙…刚对你毛手毛脚的,”Barton说,听起来明显很尴尬。

 

Loki瞪着他,有点难以置信。“你觉得我就那么容易大惊小怪会因那样一只死虫子困扰?”他的语气不完全是轻蔑。Barton举起双手,表情转为不满。

 

“好了,好了,当然不会,”他说。“是我多事。只是确认下…”他停了下来,表情严肃了些许。“下次合作…不先跟我打个招呼不许搞这种飞机。你要是有事Natasha会让我睡一个礼拜地板的。”

 

“那怎么行,”Loki圆滑的说。这当然没必要。他曾经应付过比好色的凡人难缠得多的对手,照样全身而退,但与此同时有人关心他是否安好给了他一种奇妙的愉悦感。

 

稍后Barton在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但这种距离并不完全是出于怀疑。“你还藏着什么惊喜?”最后他问。Loki微微一笑。

 

“多得数不过来。”

 

我就放心了。”Barton仔细打量着他。“所以这是…你真正的样子。你没有—我不知道,外表下还藏着别的什么?”

 

Loki感觉胃部翻动抽紧,突然一阵恶心。他逼自己维持着平静的语气。“我还有第三只眼长在肚脐上,”他干巴巴地说,而Barton的双眼瞬间瞪得像碟子那么大,随后他大笑,虽然透着一丝紧张。

 

“少来这套!就像我说的—魔法,新玩意儿,很诡异,我对它的了解都是从哈利波特里看来的—”

 

Loki微微将头偏向一侧。“哈利波特?”

 

“对,你懂的,就是那个有—”Loki很快恢复了平静,但Barton却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你知道?”Loki默默将它列入了自己需要了解的事项清单上。“—哈。那个。就是好奇—你能让羽毛飞起来吗?”

 

“我想可以,”Loki微微蹙眉说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哦,老弟,”Barton似乎来了兴致。“这下好玩了,”而Loki立刻紧张了起来,他听到的是嘲讽么,他才不是个—“我去把第一本翻出来—不知道放哪儿了—借你看看。这可比让Tasha看间谍片好玩多了。”

 

正当Loki蓄力准备发作时,他注意到Barton脸上露出的笑容并没有恶意。那颇具…感染力。算得上坦率,这时他想起借你看看,于是眨了眨眼。“这算是推荐吗?”片刻后他开口,继续以淡然的口气,以免对方是在作弄他…

 

“对,”Barton的答复几乎可以用欢快来形容,随后他又加了句,“别一脸怀疑的样子。哈利波特绝对是部杰作。”Loki轻轻摇了摇头,体验到一种类似趣味的感觉,尽管迟钝又勉强。

 

“我相信那该由我自己来下定论,”他委婉地说。好吧,似乎万事皆是如此。Barton的样子并没有…多困扰,当然他有可能是装的—不过,以他对Barton的了解,这种可能性不大。尽管如此—他还是没忍住皱了皱眉,而Barton发现了,他收起了笑脸。

 

“怎么?”他问得并不是很尖锐。Loki摇了摇头。

 

“就这样?”

 

“什么就这样?”

 

“你的反应令我觉得一句单纯的我生来如此不可能满足你。”他的措辞生硬,但他必须弄清楚,确定…Barton略显震惊,随后他注视着他,似乎在思考。

 

“你可以随着性子改变外貌的事儿有没有—会不会—让我不舒服?会,当然会。”我就说,没那么简单,Loki想反驳,但又觉得没多大意义。“估计还会持续一阵子。我不是很喜欢惊喜。在工作上,我猜。但与此同时…这不是你用在我身上那种诡异的传送啥的,然后只要没有占用别人的身体或者你不会回头把我变成别人的样子…怪事年年有。我想我只能去适应了。”

 

Loki有一种奇怪的…无助感。他脚下的地面似乎一直在变化,而就在刚才它又变了,然而与此同时他最强烈的感受却是…轻松。他告诉过自己这无关紧要,他根本不在乎Barton对他的看法。

 

看来这并不完全属实。

 

先是Romanova,现在是Barton,他想到。你太轻易对人敞开心扉了。接着你会对Foster也产生好感吗?

 

“我没想过要—啊—‘把你变成别人的样子,’”意识到Barton正盯着自己时Loki赶紧说。“但现在我倒是考虑试试了,就算只是为了看你脸上的表情。”Barton看他的眼神近乎惊恐,而Loki则回以泰然自若的表情。

 

“去你大爷的,”Barton嘀咕,但听起来并不是很恼火。“想打牌么?运输机四十分钟后才到。”

 

Loki对他笑笑。“当然可以。欢迎品尝败北的滋味。”Barton眯起双眼。

 

“这么自信?”Barton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副牌。“那是不是说规则由我来定?”

 

守好你的心墙,他的脑海深处响起了警示声。你忘了暴露弱点时会发生什么吗?他抛开这些思绪。他不是傻子。他会小心。如果他做不到绝对的与世隔绝,拥有盟友总比没有要来得好?

…………………………………………………………………………………………………………

深夜,Loki在漆黑的卧室中惊醒,床单被冷汗浸湿而且心脏狂跳不止。他在黑暗中摸索努力回忆梦境,但没等他抓住它就消失了。然而他的思路很清晰,他已经彻底醒了,一种令他不适恶心的恐惧感在他的腹中搅动。

 

他闭上双眼等待,想看看它是否还会重现。然而,得到的却只有模糊的残像,逼近的雷云和断裂的彩虹桥一闪而过,外加一种骇人的虚无感。旧梦。熟悉的那些。

 

从来都不欢迎。

 

然而。他无法确定在他脑中挥之不去的是什么。就像鳗鱼一样冰凉-奇怪-光滑,一旦曝光就游入石缝内。

 

畏惧,他思索。这是畏惧。

 

但它已经开始消退,他的心律已降到正常值。又过了片刻它完全消失了,就像此前所有的梦境碎片一样,于是Loki闭上眼,叹息着躺倒回到睡梦中。

 

不管那是什么,他心想,都可以回头再担心。

………………………………………………………………………………………… 

插曲(十八)

 

“你还好吧?”

 

不,当他逐渐恢复意识时Loki想,不,我不好。中毒? 不,那不大可能。也不可能是疲劳,他最近没用那么多魔法。不,他只是感觉…病了。

 

我到底怎么了?

 

“先生…要不要我去找人?”

 

剩下的慢慢明朗起来。“不用,”他挤出一句,因为这点很明显。他强迫自己睁开眼发现他正仰望着天空。啊,对。因为他晕倒了。他晕倒了。

 

Loki集中力气坐了起来,不得不在头晕时紧紧合上双眼。他能感觉到那个男孩—Carl—徘徊在他身边。“我能做点什么吗?”

 

“我很好,”Loki咬牙说—这是他近期最糟糕的谎言—并努力集中精神。他的四肢沉重酸痛不适,头脑一片模糊,而且他的后脑开始隐隐作痛。

 

“我觉得我最好还是去找人帮忙,”Carl紧张不安地说。悲哀,Loki感到讽刺。连一个小孩子都能看出你有多虚弱。站起来,振作起来—

 

“我真的宁可你不去,”他强迫自己装出沉着正常的声音,并强打精神准备起身。他想清晰地思考但大脑却无法运转。“这不是…明智的…”

 

“是不是因为你有魔法?”Carl睁大了眼睛问。“是不是因为你有魔法所以被人追捕,而且这就是不能让我知道的原因?”

 

他集中不起足够精力想出更好的答案,况且也没人会相信一个小孩子的话。“是的,”他吃力地说,“对,就是这样。”他振作精神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差点让他失去平衡。我到底怎么了,这不,这不对劲—

 

恍惚间,他发现,自己已经搞不清哪一条才是回家的路了。

 

“Carl!”

 

他和男孩齐刷刷扭过头,急促的动作令Loki想吐,他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咽下那股冲动。突然,Carl握住了他的手腕拉了拉,力道不大但坚决。

 

“来吧,” 他说,“那是我妈,她会帮你的,而且不会向任何人出卖你—”

 

“我不认为,”Loki开口拒绝,但Carl已经在呼喊了,“妈!这里!”而Loki不认为以他目前的状态尝试瞬移离开是明智的做法,先不说那么做会有多…明显。他留在了原地。

 

稍后出现在转角的女人看起来不太高兴。“年轻人,”她已经在说了,刺耳的嗓音满是担忧,“如果你不好好照看自己,”这时她愣住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并眯起眼。

 

Loki有种强烈的想要道歉的冲动却不知道该为何道歉。

 

“Carl,”她抱怨。“他是谁?”

 

Loki艰难地镇定下来。“我感到非常抱歉,”他说,尽可能表现出礼貌中立的语气。“Mattias Nylund。我最近才搬到附近,您的儿子正好在我略感不适时遇到了我…”他脚下的地面如摇摆的船只般倾斜,而他胃中的东西已经危险地泛到了喉咙口。

 

“我懂了。”她的质疑一波波退去,于是Loki尝试轻轻抽回自己的手腕。“Carl。你跟我回家这个—”

 

“他需要帮助,妈!”

 

Loki能感觉出自己又开始发抖了。哦,这可真丢人。极其,极其的丢人。“我不认为,”他低声说,随后事物又开始模糊了。

 

他眨了眨眼,发现Carl的母亲抓住了他而且明显正在检查他的双眼,她的表情柔和了些许。

 

“我只要回家就行,”他告诉她,尽管他突然不太确定那是在哪。阿斯加德,也许。或不存在。

 

“先跟我回家,”她最后说,还是有点不情愿。“到时你可以叫个医生。”

 

“没…必要。休息下就好,”他说着尝试靠自己的力量站直。“我会没事的。”

 

“呃哈,”她说,而他努力不对她将信将疑的口气动怒。“我相信你会。”


tbc

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