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19

←上一章

…………………………………………………………………………………………………………

他顺路去了趟神盾局总部递交这次分配给他和Barton的任务的报告—多半略去了某些细节,然后在走出Coulson办公室时遇上了Chandra。他差点被吓了一跳。

 

“请原谅,”他低声说,并动身绕过她。她跟着他的步子,于是Loki停下脚步又看了她一眼。

 

啊,他心想,或许有麻烦了。

 

“你一直在躲着我,”Chandra说,她抱着双臂目光直接。“不光是我。最近都没见你去实验室。”

 

“我很忙,”Loki中立的语气毫无瑕疵。

 

“Roslyn觉得你在生她的气。”

 

“我没有。”那句话带来的些许愧疚很快被他压制下去。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即神盾局研发出的用于追踪他的手段来自Chandra实验室的那些测试,他们的问题和测量,自从他得出这一结论…他不得不去想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还做过什么。

 

打造枷锁束缚他的力量,也许。要是放几个月前,光是他们有这企图都会让他觉得好笑。而现在…这似乎极有可能实现。他不想承认凡人比他想象中要来的聪明。

 

“那是为什么?”Chandra追问。

 

Loki看了她许久。“我找到了其他方式打发我的时间。”

 

“然后你不觉得该发消息告诉我一声?”她那种被触怒的语气刺痛着他的神经。他发现他的嘴绷了起来于是强迫自己不把情绪外露。

 

“我以为会有人通知你。”

 

“呃哈。”Chandra眯起双眼。那表情很有威慑力。Loki微微动了动。他严厉的语气并不完全是故意的。

 

“我不希望继续做你们压榨的对象纵容你们的好奇心。”

 

Chandra眨了眨眼,随后摇摇头,然后又眨了眨眼。“—不好意思,什么?”Loki强忍住没有直接对她咆哮。

 

“请不要愚弄我。对于提供信息用于追踪我这件事你难道没有责任吗?”

 

Chandra还是一脸茫然,过了好一会儿她脸上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啊。”

 

“对,”Loki并不完全是在斥责。“‘啊。’所以请恕我失陪—”

 

自从他认识她以来,她第一次露出了不自在的神色。“我以为你知道…”

 

“我不知情。”Loki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而且就算我知情—就凭你认为不适合在我面前提起这一点也足以说明你已经猜到我对这件事会有什么感觉。”Chandra露出了极其细微的愧疚神色,于是Loki浅浅一笑。“我恐怕你们剩余的好奇心将得不到满足了。”

 

“那是唯一,” Chandra开口反驳却被Loki打断。

 

“真的?你以为我会相信?所以,或许,你们没有探索剥夺我魔法的方法以备不时之需?”

 

Chandra的视线滑向别处,但Loki并不满意。“没有。”

 

“骗子,”他几乎是呲着牙说,于是她的目光再次回到他脸上,重拾固执的表情。

 

“我不是,”她的语气并没有很尖锐。“是有人要求我们—这么做,没错,但我回绝了。我的实验室不从事这类研究。”Loki想说这也是在撒谎,但又不是很确定。为了更好地观察她他转过身。Chandra绷紧了唇线。“我是名科学家,不是…我不太和人打交道—或者,好吧,是有知觉的人—实验对象,但我没兴趣在入行这么多年后启用有违职业道德的方法。我们所有测试都是以你同意为前提的。如果你认为我们不会尊重你的意愿…”

 

“看起来你们很明显不尊重。或者至少未提起你们的研究方向从而完全避开了这个问题。”

 

Chandra的表情透出了一丝防备,但她平静地对上了他的双眼。“好吧。我是该跟你说而不是假定会有别人告诉你。我没有,因为我是名技术人员而且看过对你能力倾向测试的评估,我没那么蠢。但这同样意味着我不会蠢到在你已经怀疑我的情况下再背着你搞些小动作。有没有道理?”

 

她的话耿直得令他吃惊,尽管他认为没什么可意外的。毕竟,这可是Chandra。然而,他的皮肤正心神不宁地刺痛着,而他的理智坚持认为她不足为信。为达目的她什么话都说得出来,而她的目的正是让你回到她眼皮底下。“所以就因为你声称自己不会再这么做—你曾经侵犯过我隐私的事就该一笔勾销?”

 

“我认为你至少可以考虑一下,”Chandra反驳。

 

“凭什么?”

 

Chandra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你为什么要—”

 

“我为什么要忍受你那些世界观狭隘的同类绕着我乱转?”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Chandra面露怒色,随后几乎是—受伤,最后转为尊严受到践踏的样子。Loki面不改色。

 

“如果这就是你对这件事的看法,行,”片刻后她开口。“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那是我误会了,但在看来有几次貌似你也乐在其中。是我想多了吗?”Chandra抬头瞪着他,而Loki只是以镇定的目光回看着她。“团队的人喜欢你,”稍后她生硬地开口。“他们想念有你在的日子。我主要是想告诉你这些。”她转身大步离去。Loki注视着她的背影,莫名有点不知所措。他试着抛开这些,连带那股隐约的内疚感。

 

他们想念有你在的日子。这是计谋,多半。十有八九是在玩弄他的感情—或者根本就是谎言。

 

然而…

 

小心为上。他压下那股隐隐的渴望,在停顿了片刻后离开那个地方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他抱着本米德加尔特的入门物理读物蜷在沙发上,将整个世界拒之门外。

…………………………………………………………………………………………………………

当Loki眨眼注意到桌上的手机在震时他正在给天体物理学方面的章节做注释。他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后从鼻腔出了口气。同等概率,他猜,要么就是有新任务,要么就是Barton提了他变身的事引起了某些人的不安。

 

过了一会儿,他拿起震动的手机看了眼屏幕,对着一个陌生号码皱起了眉。

 

他停顿了一下才接听,试图理清还有谁有这个号码。“你好?”

 

“Silver。”他立刻就认出了Natasha声音并直起身,惊讶于她会来电。她的声音又细又轻,似乎不方便通话。“谢谢你接电话。忙吗?”

 

Loki坐了起来,眉间开始隆起。“并不是很忙,”停顿了一阵后他承认。“不过,听起来你倒是。”

 

“嗯。我在上任务,然后我想我在这里发现了你的招牌超自然能力。”她停了停,随后说,“将这视为对你专业知识的非正式请求。”Loki微微一笑,感觉心情好了一点。他朝后倚去。

 

“你是在向我求助?”他的语气有点过于轻快。

 

“别太得意,”她说,虽然听起来并不是很恼火。“我是在动用我的资源。所以?”

 

“你正好抓住了我低潮的时刻,”说着Loki从扶手椅中起身并召唤他的靴子。“我正无聊,听起来每次我重复‘魔法’一词时你那抽搐的表情似乎值得一看。我该到哪…”

 

“给我十分钟,”Natasha打断,语气中带着笑意。“我得先甩掉跟踪我的人。回头打给你。”

 

Loki紧张了。“跟踪?”

 

Romanova讥笑。“我不是新手,Silver。我能甩掉尾随的人。我让这人跟了很久已经摸清他的底细了,没那么难搞。十分钟,我就回电。”

 

Loki蹙眉,但还是说了“好。”她在电话另一头隐约笑了一声后切断了通话。他从耳边拿下手机皱眉看着它。他的直觉隐约想告诉他什么,但他说不清。他试图回忆Natasha是否提过她在做什么,或者也许Barton提过,但毫无头绪。

 

他小心地将教材放回原处,然后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检查了飞刀的刀刃,收好,又看了眼依然静静躺在台面上的手机。

 

Loki心中泛起一丝不安。他拿起设备在手中翻转。多久了?五分钟,也许?而且那只是大概的时间。他坐立不安地等待着。

 

他的公寓突然显得出奇的安静。Loki用手指轻叩着大腿并思考。能有多大危险?最终,他告诉自己。别再杞人忧天了,让自己放心没出什么事。别像个傻子一样。他最后朝手机看了一眼,随后非常小心地释放出精神力,寻找那一抹之前为了照看她而种下的魔法标记。

 

不在了。

 

Loki浑身一僵,他扩大了搜寻网,看向更远的地方,但一无所获。当然有可能她已经出了他的搜索半径,也可能他设的标记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持久,或者—

 

然而,他知道自己在找借口。试图平复正不断加快的心跳。他拿起手机回拨了最后一个来电,随着响铃一声声过去他的肌肉越绷越紧。

 

无人接听。

 

Loki刻意保持着均匀的呼吸。没有理由朝最坏的方面想。Romanov有超过一千个不接电话的理由,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无伤大雅。

 

出事了。他确信。

 

Loki扭曲空间来到Coulson的办公室。“特工Romanov在哪?”他唐突发问。Coulson抬起头,似乎露出了一瞬间的惊讶,随即又恢复到镇定自若的状态。

 

“怎么?”

 

发飙的冲动令Loki抽搐,他想怒斥这无关紧要,他必须知道,但他忍了下来。“她打电话给我说要咨询点事。”

 

Coulson看起来并没有很在意。“然后没告诉你地点?”

 

“她说会回电告诉我,”片刻后Loki说,感觉自己蠢得可恨。他知道有什么不对劲,他能本能地感觉到。“但没有。我试着联系她但没成功。”

 

Coulson在桌上敲了下笔杆。“这还不足以构成恐慌。”Loki咬紧了牙根。

 

“出事了,”他直白的说。“我知道。”Coulson看了他许久后勉强点了点头。

 

“这事我会去查的。”

 

“你会—什么?”Loki想都没想就上前一步,几乎呲出了牙。“直接告诉我她在哪,我能确认—”

 

“不行,”Coulson的语气平静但不乏强硬,这表明他不接受争辩。Loki对此相当熟悉,而这令他的牙根打颤。“特工Romanov正在从事某些敏感工作,在错误的时间打扰她可能会危及任务目标。”Loki忍住没有咆哮出来。“所以我会去查的,到时候告诉你结果。”

 

“这不够,”Loki怒了,他左手捏紧拳头僵硬地朝Coulson的办公桌又走了一步。“我才不会—”

 

“别插手,特工Silver。你越界了。”Coulson的声音突然锋芒毕露,Loki定格在原地,这才注意到自己逼的有多近以及Coulson的样子有多紧张。他逼自己放松。“就像我说的,”随后Coulson继续说。“我会去查的。还是说你认为我不知道如何最好地照看我的特工?”

 

Loki浅浅地吸了口气,嘲弄般地行了个礼。“你的意思是,”他努力维持平静的语气说。“我可以走了?”

 

一阵停顿后Coulson终于开口,“别鲁莽行事。顶多十五分钟,办完手续就能告诉你她的状况了。”

 

Loki只是直直地盯着他。过了很久后他终于用直白又干巴巴的语气说,“那么我就等你电话,”并瞬移回了自己的公寓。在Coulson的意识里他已经找到了答案。瑞典斯德哥尔摩。

 

稍事斟酌后,他将手机留在了台子上。他不是很有兴趣接受说教。至少在弄清楚这件事之前。

…………………………………………………………………………………………………………

斯德哥尔摩是座安静的城市。或者说至少比他最近去过的城市安静得多。尽管只是傍晚时分,夏日也依旧高照,但街上已经相当安静。抵达时他再次释放精神力,确保不会错过关于Romanov的蛛丝马迹,但依旧一无所获。

 

所以他要做的只是继续深入挖掘。

 

Loki一直对自己搜罗秘密的能力引以为豪。必要时很隐蔽。赶时间时,略差。也许Romanov会因为任务遭破坏对他动怒;但Loki认为比起另一种可能性他宁愿忍受这些,如果事情真如他想的那样。

 

Loki步步小心,但对他来说找到搜寻目标是习以为常的事,尤其当对方是那些不想抛头露面的人时。几个有的放矢的问题就带他找到了对的人,而他们又助他摸到了更多人,再加上对线索的谨慎筛选和一些随意的暴力暗示,他们便供出了他要找的地方。

 

他一找到这座城市某个特定犯罪团伙的地下巢穴所在,就轻易潜入并开始了一系列的破坏。他花了大概十五分钟一路找到了坐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身处一栋布置讲究的房子里,自鸣得意又舒适安逸。光是看到男人的脸Loki就恨不得将他扔出窗外,他的怒火已接近爆发的边缘。

 

 “在你提问之前,”Loki直截了当地说,“我没有预约。”他将昏迷的守卫—保安之类的—扔到地上,朝一侧歪了歪头。“看起来你下属的忠心程度有限,Mr. Lindholm。我没费多大功夫就问出了你的下落。”

 

男人的目光从他的守卫转向Loki,随后又再次回到守卫身上。“有什么我能帮忙的?”片刻后他以同样亲切的口吻说。Loki几乎都希望他的态度没那么好。希望这个男人能给他个砸烂这些昂贵的窗户,将他悬在大街上空尖叫的借口。

 

“有人告诉我你知道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切重要事件。”

 

“谁告诉你的?”

 

Loki浅浅一笑。“你的人在逼迫下口风不是很紧。”他能感受到血液中涌动的急迫。“错了吗?”

 

男人朝后坐了坐。他表现得相当平静,而这令Loki越发心痒难耐。“没错。”

 

“那你有没有听到过黑寡妇在这里出现的风声?”Loki捕捉到了男人眼角极为细微的抽动。

 

“没有?就算她曾在这出现过,我也并未听说。”Loki感觉自己的笑容越绷越紧。

 

他淡定地迈了三大步绕过办公桌,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男人,后者仓促起身,却一脸宁可自己没站起来的样子。Mr. Lindholm个头不高,身材瘦小,骨子里都透着凡人的气息。“别对我撒谎。”他甚至都未动用体表爆裂的魔法给自己的声音添加回响。

 

“好吧,”Mr. Lindstrom稍后开口。“没错…她是来过。时间很短。”然而,他的语气却有点违和。带着一丝笑意。沾沾自喜。自鸣得意。

 

他想都没想就动手了,以足以留下淤青的力道钳住了男人的胳膊。“你对她做了什么?”Loki问。他的声音在自己耳中听来都显得冰冷怪异。

 

矮小的男人笑了。“告诉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Loki想都没想就加重了右手的力道,直到他感觉到骨骼在压力下碎裂。他的两耳充血甚至连男人的尖叫声都几乎没听见。“我可以捏碎你身上每一块骨头,”他冷漠地说。Romanov还活着吗?也许不。“我没这么做就够你感激涕零了。”

 

男人犹豫了。Loki收紧左手直至手中的骨骼同样碎裂。“我会把你的脖子留到最后,”聊天的语气与他皮下翻腾的风暴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样你就能体验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粉碎的感觉。”

 

“求你了,”男人放声大哭。Loki平静缓慢地深吸了一口气,将手移到前臂。“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男人的尖叫声中回荡着绝望。“不是我—是Osborn!Osborn出钱让我——”

 

Loki的思维冻结了。他浑身冰凉。你这蠢货。你这彻头彻尾的蠢货。这是你闯的祸。他知道他整不到你而你又暴露了自己的弱点于是—

 

“Osborn,”他说。他的声音安静得出奇。“这是他干的好事?”

 

“是的,”男人绝望地说。“是的,他说过,他答应过…”

 

Loki发力干脆利落地扭断了他的脖子,随后缓缓起身。他体内的怒火在翻涌,深刻强烈如暴风雪般冰冷。Norman Osborn。他一开始就该杀了那个男人。而现在天知道他对Romanov做了什么,这都是他的错,因为他心慈手软,因为他认为还有留那生物一条命的理由。

 

他会付出代价的。他马上就会付出代价。Loki能感觉到皮下蜂鸣的力量,由怒火而生。他都没有刻意去召唤它。首先他会弄清楚他对Romanov做了什么,然后他会扯着他的肠子将他拖到她脚下。

 

Loki将自己传送至之前去过的那栋大厦。与第一次来时不同的是他懒得再秘密行事。他阔步穿过走廊来到印象中那间办公室紧闭的大门前,沿路奔走的守卫纷纷在他爆发的力量下屈膝。他希望Osborn听到他逼近的声音并惶恐不已。他向内炸开了大门,并以护盾弹开子弹。

 

男人正站在办公桌后,两眼瞪得滚圆,Loki信步走进屋内,沉醉于对方的恐惧中。“她在哪,”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因力量和愤怒而激动得颤抖。Osborn退后了一步而Loki顺势上前。

 

“我不知道你在——”

 

她在哪,”Loki再次发问,而这一次伴随着一声轻柔的爆破,屋内所有电气设备悉数烧毁。他紧紧握着拳头,甚至不打算在这个男人身上动用魔法,只想用纯粹的蛮力将他的四肢一条一条扯下来—

 

他的后颈感到一阵阴风,但转瞬即逝,而且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他朝Osborn又迈了一步,随即止步,因为对方的样子已经不再恐惧。他在笑。

 

“黑寡妇在哪,”Loki咆哮,然而他的声音却诡异的模糊。他必须离开这里。有什么不对劲。有什么—但Romanov。他必须找到她,或者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并确保让对方付出代价。

 

“我估计,”Osborn的语气沉着,“她很可能已经回到神盾局了。安然无恙。”

 

尽管他的脑袋已经开始嗡嗡作响但Loki依旧呲牙又朝前走了一步。“别对我撒谎,Osborn。我没打算留你性命。但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

 

“哦,”Osborn的双眼诡异地放光。“我没骗你。不是只有你有强大的朋友。”Loki眯起双眼。他又缓缓向前迈了一步。

 

“别耍花样,”Loki开口咆哮,但听到机械的运转声时才意识到自己中计已经太迟了,机械触发的禁锢咒语突然紧紧扣住了他,快得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它抓住他的魔法不放像条蛇般缠绕着它,而未等Loki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咒语就已改变,试图将它的内核从他体内扯出。

 

Loki倒了下去。刚受到这一攻击时他就觉得够糟了,但现在—他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灼烧般的剧痛游走在他每一寸肌肉中,甚至连他的大脑都已无法运转除了尖叫,在一阵又一阵痉挛中无情地保持着清醒。

 

最终,疼痛开始退去,而Loki尚未做好打算就立刻召唤魔法,然后他遇到了一堵墙。他再次尝试,还是一样的结果,徒劳地对抗将他和他的力量割离的无形坚固屏障—

 

“干得好,”正当Loki挣扎着直起身时一个金属质感又略带回响的声音传来。你这蠢货,你这蠢货,你这彻头彻尾的蠢货—

 

“我兑现了诺言,不是吗?没必要说的这么惊讶。”

 

Loki强打精神逼自己站了起来。他的鼻子在流血,他能尝出铁腥味。他的身体在抗议。Doom的金属面具冷漠地回他着他,但Loki能感觉到对方周身散发的满足感。

 

“Doom从错误中吸取了教训,”男人拖长了音调说。“我猜从你身上应该能得到不小的收获。”

 

Loki想都没想就呲牙扑了上去,但还没能动手双腿就已经脱力,剧烈的痛楚又一次贯穿了他全身,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他狂躁地想。这不可能。你没有被打败。被这些鼠辈

 

他无法动弹,即便疼痛退去肌肉仍在抽搐。Osborn正居高临下站在他面前,而Loki试图恢复镇定,理清自己的思维并让身体运作。

 

“按照协议,”男人得意地说。“他归你了。”

 

Doom再次抬起手,Loki甚至都没意识到随之而来的痛苦他的意识就已尖叫着逃入了黑暗中。

…………………………………………………………………………………………………………

插曲(十九) 

 

“我得了什么?”Loki说,不确定自己是觉得愤怒还是难以置信。

 

“流感,”Carl的母亲尖锐地重复道,而她的态度似乎很快从谨慎的怀疑转为了一种几乎令人惊恐的母性关怀。或者说至少,这是他对她强行给他盖上两床毛毯,不停让他躺着别动的行为的理解。Carl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带着某种在Loki看来像是消遣的兴味。

 

“这不可能,”Loki直白地说,而当她回头看着他时,他又加了句,“我从不—生病。”不会,他想说。我从未被凡人的疾病传染过。

 

我是不是正在失去神力?他心想,这个想法突然给他带来一阵恐惧,接踵而来的是一阵与之无关的晕眩。

 

“每个人偶尔都会生病,”Carl的母亲说。Loki瞪着她。

 

“我不会,”过了一会儿他固执地说。她双手叉腰将视线对着他。

 

“或许你不常生病,但就你现在这种状况,我一点都不意外你会染上点什么。”

 

Loki怒了,或者说想发怒。“我的状况?”他的头在疼,喉咙也在疼,他其实只想躺倒睡上一阵,但他不能让步。他没有染上什么普通的人类疾病,没有这回事—

 

“你瘦的跟个竹竿似的,而且看起来有一周没好好睡觉了,Mr. Nylund。很明显你体力透支了,而这是让人病到的最快途径。”她的语气充满权威,随后她背过身,明显在暗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既然你在这里,就歇会儿。晚餐我做点汤,等你病情稳定了我们送你回家。”

 

哪一个,Loki想,随即感到胸口一阵刺痛。他的双眼开始发酸,他恨自己的软弱,只是一点点。“你其实没必要,”他开口,于是她又瞟了他一眼。他收声,随后皱起了眉头。

 

几乎比Frigga还可怕,他心想,随后赶在这一想法生根前就将其斩断,但还是未能阻止胸中的苦闷随着身体的疼痛而加剧。他放弃了坐姿并在一声低沉的不快声中蜷到了沙发上。

 

“Carl,跑去给Mr. Nylund拿点泰诺,行吗?”女人说道,而Loki为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名字感到一阵尴尬。听到她靠近时他睁开了双眼。

 

“你的名字,”说着他已经开始犯困,睡眠正在吞噬他。“我想我还不知道…”

 

“Andrea,”片刻后她说。“Andrea Samson。”

 

Loki微微摇了摇头。“我想给你祝福,但眼下我记不清是哪一个了。”

 

她伸出一只手放在他额头上,于是Loki闭眼让自己享受了片刻这种感觉。稍后她收手。“看来你的热度没有升高。我去给你弄杯姜茶和着泰诺喝下去,等你醒了我们再观察病情。”

 

Loki叹息。“我不该生病,”他再次说,但这一次出口的话带着更多渴望。“我生不起病。”

 

“好好休息放松一下你就又生龙活虎了,”Andrea的语气不再那么尖锐。“只是流感而已。”

 

我曾经击败过你根本无法想象的怪物,Loki心想,而我却被凡人的疾病击倒了。他检查了隐藏他行踪的咒语,加以强化(虽然这么做令他即使躺着都感到头晕)随后他闭上了双眼。“几个小时,”他喃喃道。“然后我就该走了。我得去…”

 

不过,他没能想完就失去了意识,他隐约感到有人将毛毯拉上他的肩膀,随后滑入了不踏实的睡眠之中。


tbc

…………………………………………………………………………………………………………

译者碎碎念:于是这个更新速度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之前讲了啥,但最近单位破事搞的心好累应该是提不起速度了,尽量保证周更;另外基神终于要为之前鲁莽闯下的祸买单了……

下一章→

评论(1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