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22

←上一章

…………………………………………………………………………………………………………

Loki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女人,保持着平静空白的表情。她正微微挑着眉与他对视。她深色的头发扎起,乱糟糟地盘在脑后。“Maureen Fisher医生,”他慢条斯理地开口,表面上客气,但语气中却夹杂着些许厌恶。

 

“而你是—”她低头看了眼腿上的记事本。“LukeSilver,没错吧?”

 

他对她浅浅一笑。“是这样没错。”

 

Fisher医生靠后坐下,表情放松。“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聊的?”

 

Loki难以置信地瞪了她一眼,随后轻笑一声。“你知道这是强制安排而并非出于我本意,对吗?”

 

Fisher医生的嘴角微微翘起。“我知道。这并不意味着你没有想谈论的事情。跟我聊过的特工一般都有。”

 

“是这样吗。” Loki维持着中立的语调。他想过说些废话以示配合,但他有种感觉这个女人没那么容易糊弄。

 

微笑消失了。“还有如果你以为你是第一个强烈抵触和心理医生聊天的人,那你就错了。”

 

Loki从鼻腔呼了口气。他的嘴唇拧出一个暧昧的笑容。“我只是发现自己不确定到底哪些事是我应该有兴趣跟你谈论的。”

 

“任何你想说的事。”Dr. Fisher放下交叉的双腿倾身向前。“严格来说我得在我们的疗程结束后做一份评估。但在此期间—想聊什么是你的自由。”

 

“嗯。”他的脸在笑,但Loki感觉自己的眼中并没有笑意。“好吧,既然这样。”

 

Dr. Fisher又看了他片刻,随后叹了口气。“听着,”她说。“我毫不怀疑你现在正在想该怎么骗我。或者也许只是在想办法东拉西扯避重就轻。”Loki侧目看了她一眼,而对方只是对他浅浅一笑。“就像我说的,我经历过这种兜圈子的事。而且我阻止不了你,如果最终你还是打算这么干。但你知道吗?何必呢?为什么就不能试试,你知道?开口看看会说出些什么。”

 

Loki感到一股冷笑的冲动。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自己的事,他心想。我对你一无所知,而你对我的了解甚至更少。

 

“你对我说的一切都不会外传,”Dr. Fisher说。

 

这时,他再也憋不住自己的笑声,尽管那比他预想中要来得尖锐。“你真以为我会相信?”

 

“我为什么要告诉别人?”

 

Loki有种冲动想起身,想踱步,但他强迫自己待在原处,尽管他的双手正紧紧捏着椅子的扶手。“我之所以会来这里就是因为Coulson认为我不稳定。是一处潜在的软肋。还有什么比这种按理说无伤大雅的会面更适合评估潜在的风险呢?”

 

Fisher的眉头皱了起来。“我猜这也是一种看待方式。也有可能他是真的在担心,而且认为你也能从中获益。”

 

这一次,Loki确确实实冷笑了出来。“别傻了。”

 

“为什么这很傻?”

 

Loki看他的眼神几乎难以置信,他无法克制自己的嘴角弯出玩味的弧度。“Dr. Fisher,你知道这个特殊的组织是干哪一行的吗?”

 

“是不是神盾局作为情报机构的事实就排除了其内部员工会真心替他人着想的可能性?”Dr.Fisher微微偏过头问道。Loki仔细观察着她的脸。

 

“考虑到神盾局最早是通过绑架企图向我表达雇佣意向的,请原谅我的多疑。”

 

Dr. Fisher眨了眨眼,而Loki后知后觉地想到她对他了解多少。Coulson会向她透露多少。过了一会儿,她将记事板放到一边。“好吧。”

 

Loki眨了眨眼。他不知道自己以为会怎样,但绝不是这样。“请你再说一遍?”

 

“我的名字是Maureen Fisher,”她说。“我出生在波士顿,马萨诸塞州。我母亲是名夜班护士。我对父亲了解很少。我知道他因某些事入狱,但我们从未谈论过是什么事。”

 

“你在干什么,”Loki问,警惕的同时又感到好奇。

 

“告诉你关于我自己的事,”她说。“我喜欢象棋但下的很烂。比起猫我更喜欢狗。”她看了他一眼并挑了挑眉。“现在到你了。并非一定要说些深刻的事,知道吗?我不是间谍,我是个心理医生。”

 

Loki瞪着她完全不敢相信,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声带正蠢蠢欲动。他真的很累,有时候,为从不开口所累,为凡事都藏在心里不与他人分享,就像在阿斯加德时那样,年复一年,在他的脑海深处总是有一个声音在低语没人在乎,他们为什么要在乎,他们只会取笑你—

 

但他们来救你了,不是吗?(因为你有利用价值。)

 

Loki靠着椅背将头歪向一侧。说真的,他告诉她什么,有关系吗?即便她的沉默誓言是假的,只要他不提任何要紧的事…

 

“如果你想,我们可以从你来这里的原因说起,”Dr.Fisher说。

 

Loki感觉自己的嘴角勾了起来,然而表情却很阴郁。“你是指Doom那件事,我猜,作为直接原因。”

 

“除非你还有其他想法,”Dr. Fisher提出。Loki随意地耸了耸肩。

 

“都差不多。尽管我原以为只要你看过我的档案,我猜你一定看过,就应该已经了解整件事了。”

 

“官方任务报告会略去很多细节,我发现,”Dr. Fisher看着他说。他隐约有种坐立不安的冲动,但克制住了自己。“他们不会写你当时的感觉,或是你当时的想法。”

 

Loki笑了,奇怪的是笑声很轻松。“看起来,我没有,”他的用词随便又轻快。这是个相当简单的话题。

 

“你是什么意思?”Dr. Fisher问,她动了下坐姿。Loki好奇她这种特殊的专心听讲的姿势是谁教的,还有她是否真心想知道或者这是否是为了他好。

 

“我当时什么都没想,” Loki轻描淡写地说。“并非我常犯的错误,但我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做了个冲动的决定。”

 

“你是指去找Mr. Osborn对峙,”她缓缓说道。

 

“是的。”

 

“因为你以为特工Romanov有危险。”

 

Loki微微点头,随后又耸了耸肩。“我不该基于不可靠的证据就妄下定论。这是个低级的计策而我却愚蠢地中计了。如果我当时头脑清醒就不会。”Loki对Dr. Fisher浅浅一笑。“这是否回答了你的问题?”

 

“我并没有提什么特定的问题。我的意思更多是…”Dr. Fisher极其细微地皱起眉。“你是不是想说你被抓是你自己的错?”

 

Loki感觉胸口有什么一闪而过,但很快消失了。“可以这么说。我不会说错误,也许,但无疑是我的失误。”

 

Dr. Fisher的手指敲击着她的椅子扶手。“你不认为Doom的责任更大?或者Norman Osborn?”

 

Loki随意地摆了摆手。“当然。他们也有错,但我本该预料到。本该比他们更快,更聪明。而我没有。”

 

“这又是什么意思?”Dr. Fisher脸上露出了一种奇怪的神情,而Loki花了点时间解读后最终放弃了尝试。他给了她又一个浅浅的笑容。

 

“意思?没什么。你问我当时在想什么,所以我告诉你我什么都没想。或者说,至少没有想清楚。”他交叉双腿挑了挑眉。“怎么?”

 

Dr. Fisher静静地‘嗯’了一会儿。“这是否意味着你活该遭受Doom对你所做的一切?”她谨慎地发问,就像害怕提及此事会击垮他一般。Loki嘴角一抽,但并非出于愉悦。他在想她对这件事知道多少。其他人知道多少,关于他失败和耻辱的消息传的有多广—

 

Loki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不,”随后他说。“不是这样。这不是活不活该的问题。Doom无权碰我,但事实是他成功设计了我…那是我的错。他会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迟早。”Loki握紧双手感觉自己的指甲掐进了皮肉之中。“对我来说,这是一次…教训。"

 

“教训。”Dr. Fisher的语气平淡,随后Loki再次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她脸上过于中性的表情令他想笑。

 

“我让你不安了吗?”Loki问,他的嘴角弯了起来。“这么快?我并未意识到我得如此小心地注意自己的措辞。”

 

“没有,”Dr. Fisher开口,但很慢。“不,这不是…”她皱起眉。“只是这有点…”她放下交叠的双腿,换了个方向,随后叹了口气。“我能实话实说么?”

 

Loki摊手。“请便。”

 

“是的,”她开口,“你没说错,我是感到不安,但准确来说并不是因为你说的话。更多是缘于…就我理解你经历了相当残酷的折磨,而你却对此无动于衷得可怕。”

 

“或许你没察觉到我的耐力比我猜你常见的那些人要来的强韧,”Loki说,虽然他的胃部正心神不宁地搅动,他不完全确定对方的意图,正试图破解。

 

“是的,关于这点特工Coulson提过一些,但—这并不是我想说的。你的档案中有一条记录提到特工Barton曾报告说你,引用,执行任务时冒非同寻常的风险,结束引用。加上这件事所以我只是在想…你会不会说你不太把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当回事,Luke?”

 

Loki对她眨了眨眼,略感意外。“—不好意思?我很难用鲁莽来形容自己—”

 

“然而,”Dr. Fisher打断他,并无视他为此投来的灼热目光。“近期的报告似乎显示出对你鲁莽行事的顾虑。Luke—我必须问问,我明白这个问题很微妙,但同样很重要。你是否曾经想过自杀?

 

Loki的第一个念头是别傻了,这几个字呼之欲出却停在了舌尖,因为他想起了彩虹桥上的那一刻,当时他并非求死心切,只是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然而他却活了下来,继续活着,从那以后他也未曾真正考虑过—

 

他舔了舔嘴唇,突然意识到他已放任沉默太久。“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怪异。“我并不想死。”

 

“这我相信,”片刻后Dr. Fisher说。“但我只是…需要了解,在我们继续之前。你有过吗?这没那么罕见。但这是我们需要讨论的事。”她停顿了一下。“Mr. Silver…Luke。出于法律原因,如果你在我面前表现出任何伤害他人或自己的倾向,我必须上报。但这并不适用于坦白过去发生的事。如果你担心的是这点。”

 

Loki感觉—被困在了两股冲动之间。他想开口,想就这么出来,是的,而且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还活着,但那就像扒光自己还献上胸膛任人宰割,而且她能做什么,她又知道些什么—

 

一阵怒火在他体内涌过: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帮我,他咆哮。你以为这能有什么结果?你什么都改变不了,就算我在一个愚蠢的凡人面前呈现我的一生,但紧接着就被一阵沉重,令人窒息的冷漠所取代。他又一次回到了抬头看着Odin,思索对方为什么还不放手的那一刻。

 

“有过,”最终他说道,声音麻木得诡异。“但我并不认为这和目前的讨论有多大关系。”

 

Dr. Fisher吹出一口气。“Luke…有这种想法并不罕见。你无需对此感到羞愧。”Loki感到一阵浓烈的苦涩。我好奇在阿斯加德人口中我是怎么死的,为免有损颜面。她的目光很平静。“你能跟我说说那件事吗?”

 

Loki感觉自己紧张了起来。“什么事?”

 

“关于…你产生这些想法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Loki口中干涩。他什么都不该说的,但事已至此他也收不回来了。我不想谈论这些,他想说,但从他那张不听话的嘴里说出的却是,“你什么意思?”

 

“让我们先从—”Dr. Fisher的眉头皱了起来。“你有没有在什么时候计划过如何杀死自己?”

 

Loki看着腿上抽搐的双手。“有过,”片刻后他说。

 

“你确实有过计划?”

 

“不,”Loki说,他能听出某种微弱的语调正渗入他的声音,一丝极其微弱的讥讽。“我确实自杀了。但如你所见,并不是很成功。”

 

沉默并未持续很久。但却足以令Loki的胃部抽搐,确信自己会被抛弃或关押起来,他根本就不该跟这个女人废话。他耳中响起了微弱的耳鸣。这时,Dr. Fisher开口了,声音非常轻,“谢谢你告诉我。”

 

Loki笑了,然而出口的确是一声奇怪,压抑的声音。“你谢我?”

 

“是的,”Dr. Fisher说。“我知道这不是件能轻易启齿的事。而我很欣慰你愿意告诉我。”

 

Loki有点不知所措。怪事。他不确定自己期望会怎样,但她的平静让他乱了阵脚,令他难耐和不适。他认为自己可以应对震惊或恐惧或愤怒或任何情绪但…他茫然地瞪着她。过了一会儿Dr. Fisher开始露出担忧的神色。

 

“怎么?”

 

“就这样?”Loki问,未能完全掩盖住语气中的质疑。

 

“你以为会怎样?”

 

“我不…”Loki收声。他不知道自己具体期望过什么。“会小题大做,我猜。”

 

“要是我因你的话而困扰,又能有什么好处?”她的语气仍旧很平静。“不只会让本就自我意识很强的你更加不自在吗?我不是来评判的。我是来倾听的,还有帮助,如果我有能力的话。”Loki吞咽了一口,他的胃部不安地抽动着。他别开了视线。

 

“并不是我想要死,”良久之后他开口。“只是似乎没有不这么做的理由。”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他意识的一角在尖叫,为什么要这样揭露自己的弱点,但突然间这似乎无关紧要了。或者也许要紧。他下不了决定。Loki笑了,尽管声音很奇怪。“我猜这在你看来一定很奇怪。”

 

“不,”Dr. Fisher静静说道。“并不是。”Loki不安分地坐在他的椅子中,没去看她。“时间到,”沉默中她开口。Loki站起身,感觉动作僵硬笨拙。

 

“感谢你抽出时间,”他用正式礼貌的口吻说。急需制造些距离感。

 

“我们下周见?”她说得过于温和。Loki感觉到自己紧绷的肩膀于是逼自己放松。也许。他让自己点点头。

 

“当然。”他转身朝门口走去,小心维持着平稳均匀的步伐。

 

“谢谢你跟我聊,Luke,”她说,而Loki瞬间有种想吐的感觉。他压了下去并在身后关上门,假装自己没有听见。

 

他麻木地感知着周围日常忙碌的喧嚣。他感觉…奇怪。没有比这更好的形容方式。他的呼吸急促。脚下的地面感觉不是很稳,而且一切都如此敏感就像只要动作太快都会被灼伤。

 

他想起了一切,生动的画面无比清晰。我本可以做到,父亲。为你。

 

Loki转身朝楼梯走去,尽量不把自己的行为视作逃跑。

…………………………………………………………………………………………………………

Loki到的时候屋内已经有人了,而不想被人看到的他停下脚步时为时已晚。

 

男人抬起头,看到他似乎有点意外。而从Loki的角度,金发碧眼加上隆起的肌肉令他几乎想逃,他意识到这有多荒唐于是稳住阵脚。“你好,”在Loki沉默了片刻后陌生人开口。“对不起,我是不是…”

 

“不,”Loki说。“我并没有预订这个地方。”但他早已习惯这间特定的屋子内没人了。听到自己的声音还是一如平常,Loki松了口气。他本以为会暴露胸中的郁结和隐约的恶心。

 

男人直起身,于是Loki近乎心不在焉地打量了他一番。没有…那么高,但肌肉发达,他注意到,撇开这些这人莫名有点尴尬,透着一丝犹豫和迟疑。“我可以走,如果你不想跟人共用这间屋子,”Loki对他的提议眨了眨眼,多少有点惊讶。

 

“为什么?”他诚心发问。“是你先来的。先来的人说了算。”

 

“对,但你在这工作,不是吗?”男人耸了耸肩。“而我不是必须得待在这里。我只是想释放掉点压力。”此刻他正仔细观察着Loki,于是Loki发现自己紧张了。

 

“你不在这工作?”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问。“那为什么…?”

 

男人的样子很不自在。“你不—?呃嗯。”Loki等了等,清楚自己的话并没有多大帮助。陌生人清了清嗓子。“我只是来报个到。这是我的义务,以便他们确保我正在适应。”

 

适应什么,Loki想问,随后后知后觉地恍然大悟,他几乎觉得自己可笑。不过,脚下还是那种令人不安的不踏实的感觉,所以他没笑。“Steve Rogers,”他猜道。“美国队长。”或许这是他那个时代的符号,他内心有一部分好奇这是否是刻意营造的。

 

Steve Rogers,美利坚自由的象征,看上去很尴尬,他伸手去抓后颈但没等够到就收回了手。“嗨,”他说。“很高兴认识你。你是…”

 

“Luke Silver。”Loki几乎机械地上前伸出了手。队长的握力很稳,看着Loki的目光沉着。好吧,这解释了迟疑。他知道—基本都是听Coulson说的—队长出现在这个时代是最近的事。在那之前…“很荣幸。”

 

“我也是。我不认为我之前见过你,”Rogers队长松开Loki的手时说道,他似乎还是有点不自在—但应该有所缓解。基于Coulson说起这个人时的样子,Loki在想自己淡定的反应对他来说是不是一种新鲜的体验。“并不是说我认识所有神盾局的人,或是别的,但…”

 

“我最近才加入,”说着Loki笑了笑,尽管很浅而且没什么说服力。他的皮下有东西在骚动,他需要释放。“所以这没什么好惊讶的。”看着Rogers他突然想到。“你说你想释放掉一些压力。”

 

“与Fury谈话并不能缓解压力,”Rogers说,但他的笑容带着些许狡黠。

 

“跟我对练,”部分出于好奇,想更了解这个象征性人物的渴望。

 

但更多是出于想活动的欲望,想攻击,想对打。Coulson提过,队长很耐打,而且具有超越常人的力量。就算他无法释放全部潜力…但总比没有的强。他可以借此摆脱皮下刺痛的感觉。

 

美国队长的目光中显然带着疑惑,而且尽力表现得客气。“我不确定这是个…”

 

Loki用意念换装,半正式套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宽松的T恤和运动短裤,方便活动。他抛向Rogers的笑容也许并非完全不带威胁。“你放心,我比看起来要厉害。”

 

Rogers睁大了双眼,带着毫不掩饰的惊奇瞪着他。“那真是—你怎么做到的?”

 

一阵满足多少舒缓了他胸中的抑郁。“我目前是神盾局秘术方面的专家。而且就我所知也是唯一的术士。我不会用这些技能来对付你。”他看着Rogers做了个‘术士’的口型,但表情依旧将信将疑。“队长,”Loki略显不耐烦地催促,“恕我直言,就算你想也不一定能伤到我。”他走进房间,平衡重心站好。“怎么说?”

 

在停顿了许久后,Rogers伸出了手。“好吧。一个回合。”

 

Loki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容怪怪的。“先开口的算认输。”他们握完手后Loki退后,摆好迎战的架势。Rogers没过多久就出手了。

 

基于Rogers的体格,他的肌肉,Loki本以为他的打法会与Thor类似。甚至可能还有点期待,以这种方式驱散纠缠他的焦虑和苦恼。

 

这不同于和Thor对打。

 

Rogers动作很快,尽管他也靠肌肉但发力方式不同。他没有Loki强壮,也没有他敏捷,但他老练,而且应变力强。他不大依赖体型和蛮力,靠的是走位,比起臂力更多是靠双腿双脚,打法侧重防御而非进攻。Loki花了不少时间摸索,但后来他终于意识到Rogers的进攻方式并不像天生强壮的人,而像是逐渐适应的,而且尚未彻底摆脱曾经身为弱者的记忆。起初他还有所保留,但被Loki打趴几次后他学乖了。

 

于是之后他痛快地打了一场。

 

Loki意识到他有很久没像这样跟人比试了;无关绝境或需求,而是那种定义他训练本质的程式化的搏斗。他没有忘记那些招式,当然,而即便一开始他还会思考,那也逐渐让位给了其他要素,本能和肌肉记忆。其余的一切都退居次要,依然存在但作用不及肉体的对抗和闪避。Rogers攻他上身而Loki扫其下盘回击;他一个过肩摔而对方顺势一滚,立即起身,拒绝屈服。

 

他们在垫子的两端周旋,而Loki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他的头发开始遮挡视线。

 

这一次,Loki先发制人。他一记回旋踢直击队长胸口,在对方猛地避开后弓身追上,打算再次将他击倒在地,而当他看穿Rogers佯攻时已经太迟了。

 

他双手缠住Loki的脚踝用力一扭,借着对方的攻势将其放倒。Loki在之前的交手中曾对Rogers用过这招。他轻轻‘唔’了一声以一种尴尬的姿势摔倒在地,但立刻振作精神。他做好了Rogers会趁胜追击的准备。

 

男人却朝后退去,露齿一笑。“你很快,”他说。“我不敢肯定那招管用,于是…”说到一半他的目光瞟向右方,随即笑容暗了下来。

 

“什么,”Loki问,除了他狂跳的心脏和垫子的纹路外Loki的知觉还有点迟钝,但他顺着Rogers的目光转动双眼,随即绷了起来。有人在围观他们。

 

Loki站起身,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头发凌乱,衣冠不整,大汗淋漓…

 

Rogers,他注意到,一副想当场消失的样子。Loki的目光转向围观者,大多数是年轻探员,于是他眯起眼。“你先走,”他温和地说,并挥手在窗前立起一道不透光的屏障。Rogers看起来深深地松了口气。

 

“谢谢,”他说。“被人围观有点…”

 

Loki的眉毛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早习惯了。”

 

Rogers摇摇头。“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习惯的一天,”他的语气有点无奈。他在裤子上擦了擦手。“你没事,对吧?我没有…”

 

“我说过就算你想也不见得能伤到我,有没有?”Loki打断。Rogers微微一笑。

 

“现在我可能真的会信了,”他说。“说不定明天我身上还会有淤青。我没…”他的脸微微泛红。“不必克制自己的感觉真好。”

 

Loki感觉自己的嘴角极其细微地抽了一下。“我能想象。”他感觉…稳定了不少,他意识到。运动后剧烈的心跳尚未平息,但他感觉脚下又变踏实了,而且喧闹的思绪也得以舒缓,再次沉入水面。“谢谢你,队长,”他稍后说。“这是不错的…消遣。”

 

Rogers点点头,笑容微微舒展。“也许措辞会跟你不太一样,但…相当接近。”他犹豫了一下。“你要是在附近,你懂的…我愿意加强锻炼维持敏捷的身手。如果你有兴趣。”

 

Loki眨了眨眼,微微有点惊讶。“抱歉我没听清?”

 

Steve朝屋子点点头。“我们改天可以再来一场?”他听起来更不确定了,于是Loki仔细打量着他。但他想念这些是真的。而且接下来的两周没有工作…他肯定会无聊。

 

Loki耸耸肩。“我不反对。”

 

Rogers明显来了精神。“太棒了。我—有手机,但我老忘记充电。我们可以定个时间…不过,我每月就来这里一两次,在他们拖我来的时候…”

 

“让我给你我的,”说着Loki一时兴起变出他之前印制的名片,夹在两指间递了出去。“你可以打给我。不必担心非得来这里。只要你告诉我地点,我可以过去。”

 

Rogers双眼睁大,随后变得敏锐。“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哇哦。你愿意跟我说说那些吗?有时间?撇开新科技不说,魔法…”

 

Loki感觉自己的嘴角一抽,胸腔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在扭动。“我不太介意讨论自己的天赋,”他的语气只有一丝嘲讽。Rogers接过他递出的卡片看了看,又看了看Loki,笑容轻松了些许。

 

“谢谢,特工Silver,”他的语气明显很高兴。“我很感激。我会—很快联系你的,行么?”他朝门口看了一眼。“我可能该…”

 

Loki点了下头。“如果你想悄无声息地离开,我可以帮忙。”

 

他一度以为Rogers会接受他的好意,但对方摇了摇头。“算了,”他说。“没事。反正,你收到的问题肯定比我多。”

 

“我很擅长回避不想回答的问题,”Loki乏味地说,而Rogers的笑容抽搐了一下。

 

“这点我信,”他说。他将手放到门上,随即停步。“下次再聊,特工。”

 

Loki任由一边的嘴角勾起。“我很可能给你留下了瘀伤。如果你喜欢可以叫我Luke,队长。”

 

“那你会叫我Steve吗?”Rogers问,当Loki只是挑了挑眉毛,他摇摇头。“好吧,没事。下次聊,Luke。”

 

他走了出去。在身后的大门静静关闭前,Loki几乎能看出他挺直身板,张开肩膀,摆出众人眼中偶像的样子。

 

Loki瞬移回到自己的公寓,缓缓脱下汗湿的衣衫。他有种奇怪的…空虚感,但这种感觉并不是很讨厌。

 

就两周,Loki告诉自己。很快就过去了。

………………………………………………………………………………………………………… 

插曲(二十二)

 

随着风平浪静的几周过去,Loki与Carl和Andrea的相处形成了某种日常。很平静,于是Loki不得不留意不能让自己为他们本就不甚宽裕的生活增加负担,但他几乎开始感到舒适了。

 

正是这点使他明白是时候走人了。                           

 

他能感觉到Andrea正注视着洗刷着焖锅的自己,他盯着盘子等了会儿。

 

“你打算离开,对不对,”她的语气并没有很直白。

 

Loki微微点了点头。要是我说我只会给你们两人招来灾难。看起来,我就是有这本事。“是的。”

 

正在擦干盘子的Andrea停下了动作,转身看着他,双臂抱在胸前。“你是打算打声招呼再走还是直接走人?”

 

Loki也不确定。想到要向Carl解释…那孩子已经对他产生了依赖。(Loki也产生了依赖。)但在他们慷慨付出了这么多后一声不吭就这么离开…又显得可耻至极。显然他的沉默已经表明了一切。Andrea的嘴抿了起来。“懂了,”她冷冰冰地说。简单两个字所表现出的鄙夷几乎令Loki钦佩。他关掉水龙头面向她。

 

“我不能留下,”他的语调与往常无异。“我对你们来说是个累赘,而且我容易…招惹麻烦。”

 

Andrea眯起双眼。“你担心有人会跟着你找上我们。”Loki震惊地对她眨了眨眼,于是Andrea摇摇头。“你从没提起过你来自哪里,而且你跪倒在路边时正住在汽车旅馆里。我见过许多逃亡的人。逃离某些事,或某些人。”

 

“我不想让你,或Carl,身陷险境,”Loki静静说道。

 

“那你打算去哪,呵?”Andrea紧蹙的眉头已经发展为满面的愁容。“还有你打算怎么跟Carl解释你要抛下他离开?”Loki努力没有缩瑟,但随后她摇摇头。“不,我知道。你是对的。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受伤害,也知道你不会永远待在这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完全不担心你。”

 

Loki露出一个笑容。“我向你保证我能照顾好自己。”

 

“那你为什么会染上流感昏倒在人行道上?”Andrea略带得意地说,于是Loki侧目看了她一眼。“至于Carl…我会跟他说的,行吗?但你也别不说一声就走。那孩子已经失去够多人了。”她的语气严厉,但眼神却流露着另一种情绪。“还有不论你要去哪…照顾好自己,行吗?不管你惹上什么麻烦…”

 

“我不会轻易被追上的,”Loki嘴角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很好”Andrea说。“还有我希望你最终能找到落脚的地方。”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而Loki有一瞬间神奇地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你去陪陪Carl。我把这里剩下的活儿干完。”

 

Loki回到Carl房里。正在用小圆木搭房子的Carl抬起头。“你和妈妈在聊什么?”他疑神疑鬼地问。

 

Loki笑了。“魔法的事,”他随口说。Carl睁大了眼睛,随后又眯了起来。

 

“魔法的事?”他压低声音。“我妈妈是个巫师?”

 

Loki感觉自己翘起了一个怪异的笑容,接着蜷起身子坐到男孩身边的地板上。“她当然是,”他的语调轻松,随后压低声音。“但嘘。别跟她说我告诉你了。”

 

Carl点点头。“我不会的,”他急切地说,而Loki微微有点内疚。

 

这样最好,他提醒自己。最好现在就走,趁回忆还很甜蜜,而不是流连直至被他毁掉。

tbc

…………………………………………………………………………………………………………

译者碎碎念:当初看这篇文的时候就是这一章让我产生了开这个翻译大坑的念头,没有特别跌宕起伏的剧情,但是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基神和Fisher医生的几次互动。在我眼中基神是个心理疾病一堆的问题儿童,这些不会因为他做一两件好事,或交几个朋友就治好(多跟人来往的确能缓解和改善),但心理问题需要有专业人士的疏导,而且容易反复,很难根治,但貌似同人中很少看到类似桥段(也许是我的喜好太奇葩,汗),而且作者对几次谈话把握得很好,进展十分合理,能产生共鸣和理解,令基神之后的转变也显得更合理。

另外,恭喜基神又多了队长这个小伙伴~

下一章→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