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23

←上一章

…………………………………………………………………………………………………………

整个夜晚Loki一次次醒来,从各种各样的梦境中惊醒,有些模糊,而有些…并不。他醒来时头一阵阵得疼,心情差的惊人。他用少量魔法缓解头痛并喝掉了大半壶咖啡才感觉稍稍正常了一点。

 

总有一天,而且不会太久,Loki告诉自己,Doom会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而Loki会笑着看他流干最后一滴血。

 

而眼下…Loki做了几次缓慢的深呼吸。这些…他能克服。几次噩梦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烦人而已。

 

更紧迫的问题是他要如何度过停职的两周。

 

想不到任何特别愉快的打发时间的办法令他有点…惊恐。他几时开始依赖工作来占据自己的大脑了?他猜他可以去找Foster聊聊,但不又希望让对方以为他享受她的陪伴。另外还有Rogers队长,但Loki不想显得急切,而且已经决定等对方先联系他。Natasha很忙,而Barton…Loki还是不确定他和Barton是什么关系。再就是跟Dr.Fisher见面,但想到这点就令他的胃部打结,因此Loki努力不去多想。然后就是Stark。

 

Loki怀疑自己在精神上和情绪上都没有强悍到能在和Stark相处时不对那个人产生认真的人身攻击的想法。

 

在对着窗外放空了一阵后,Loki抓起大衣和围巾披到身上,匆忙离开了公寓去散步。

 

他去了街头的一家饼屋,给自己买了份巧克力可颂和一些绿茶,在靠窗的一张桌子边坐下,一点点撕着面包而不是品尝。他喜欢这个地方;安静没人打扰,而且隔窗看着移动的人群能使Loki感到些许平静。他当然已经习惯了某项特定的日常,而那项特定的日常涉及神盾局。因没有工作而迷失并不是那么极端的事。比起游手好闲他一直都更喜欢有事可做。

 

至于梦…Doom不可能永远纠缠他。甚至不会太久。Loki能将他从脑中彻底抹去,而未来的某一天,甚至能更彻底地将他从九界中抹去。

 

Loki优雅地抿了一口绿茶,用一根手指将面包屑拨成一堆,随后看向窗外人行道上指手划脚大喊的人群。他皱起眉,侧耳去听,然后从一名尖叫的年轻人口中捕捉到,“—老兄!是钢铁侠!”,那人的眼睛瞪得都凸了出来。

 

他闭上双眼从鼻腔长出一口气。Stark总不至于愚钝到这种骇人听闻的地步。他不会蠢到在如此招摇地展示后再逼Loki跟他打招呼,这无疑会把注意力引到身为间谍的某人身上。

 

他缓缓起身,将他的茶倒入纸杯中,随后走出饼屋,维持着谨慎从容的步调。他在周身释放出一道不被人察觉的暗示,并扫了一眼街道,却发现Stark的盔甲正在他公寓的大门口盘旋,眼下正在取悦一群围观者。

 

“你在这里做什么,Mr.Stark?”有人叫道。“有什么突发事件吗?”

 

“没,”Stark回道。“只是来拜访一位从不给我回电,不喜欢坐私人飞机的朋友,所以…”几乎就在同时,一颗颗脑袋像猫头鹰似的转动起来,仿佛只要他们仔细观察就能找到这位‘朋友’。Loki感觉自己的牙齿咯咯作响,他缓缓用鼻子做了个深呼吸。

 

他一直等到Stark将脸转到他所在的方向,才短暂解除了魔法,刚好够他微笑着举手向Stark比了个手势。之后他再次展开魔法将自己瞬移至公寓楼的屋顶,并盘腿坐下等待Stark从人群中抽身。

 

几分钟后他来了。“唉。粉丝,我没错吧,”他说。“别担心,我没被跟踪。我常年都这么干。”

 

“我希望你有重要的事要谈,”Loki的语气中立。Start耸耸肩坐到了几步远处。

 

“并没有,不。嘿,如果你能用瞬移那招,我们是不是可以去任何地方?摩纳哥那儿有个很棒的地方…”Loki只是看着他,于是Stark耸耸肩。“真扫兴。”

 

“他们让我低调,”Loki说,并非咬牙切齿。Stark耸耸肩,夸张地甩起双手。

 

“你没回我电话。我能怎么办?”

 

Loki抿起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不回你电话是因为我不想跟你讲话?”

 

“想过,是的,”Stark说。“我已经过了那阵了。所以,你没打算炸飞什么小楼,对吗?或大楼。因为我感觉最后买单的会是我,不知道为什么。”

 

Loki的右手张张合合。“放心,”他说,“如果有东西会被炸飞,那大概有…”他从头到脚打量了Stark一番。“五英尺半高。”

 

“噢噢噢,”Stark咧嘴一笑说道。“别为了我自爆。我会难过的。”

 

Loki咬紧牙给了Stark一个蔑视的眼神。“你这么做有何目的,还是说只是为了惹人讨厌和给我带来不便?”

 

“暴击。你真的很会打击人。而且还是在我不惜一切参与拯救你的死亡任务—哈哈,知道了—以及种种之后。”Stark痛心疾首的表情几乎以假乱真。“这很伤人。你从没开口谢过我,你知道,为了救你的小命和胳膊腿儿和屁股我可是把自己的小命和胳膊腿儿和屁股搭进去了。我就说说而已。”

 

Loki这才猛地反应过来他还没道过谢。大部分关于…营救这个说法让他很不是滋味)的记忆都很模糊,他也不愿去回忆,但他记得Stark当时在场。“我真是太失礼了,”他随后说。“我真心感激能免受可怕的折磨。好吧,是免受更多可怕的折磨。”

 

Stark避开视线屈膝蹦了两下。“对,类似这种。看吧,这才像个样子,不过我不反对来点热情洋溢的感激之词或者也可以来几句颂歌—”

 

“你为何而来?”Loki突然发问。Stark看了他一眼。

 

“你知道我不知道的东西,”说着他竖起一根手指戳着Loki的方向。“这不允许。因此。不许再犯,听到了?至少让我有机会先开发你的大脑几年。”这是障眼法,Loki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好奇对方想掩饰什么,但判定这没有深究的价值。“还有另一个问题的答案—关于重点,我是说—关于你那些个稀奇古怪的外星术学公式我有几个问题想问。”

 

Loki带着公然的鄙夷极其细微地挑了挑眉。“术学?”

 

“我觉得这词很上口,”Stark听起来完全不为Loki的反对所动。“总之,我想我建了几个模型—我用这个词是因为说真的,老弟,我相当肯定你写的某些内容打破了几条非常基本的规律—”

 

“模型,”Loki谨慎地说。

 

“对,”Stark说。“三维计算机建模,模拟,你懂的。投影?幻觉?”显然他的表情很茫然,因为Stark吐了口气。“你是个外星巫师所以你不知道计算机建模是啥。”

 

“我学东西要么是出于兴趣要么是出于实用,”Loki冷淡地说。Stark一脸受伤的样子。

 

“建模既有趣又实用,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想问你一些我一直在倒腾的东西,其中第一样就是—等我克服了语言障碍,能听懂你大部分意思,差不多。所以为什么我做不到?或者水管工乔[1]—抱歉,这梗过时了—或者其他人?”

 

“因为你身上没有半点魔法天赋,”Loki慢条斯理地说。“或许借助外力你能做到些什么,但不经过大量的训练…你无法形成正确的认知.”

 

Stark凑近,目光犀利了起来。“认知?所以,怎么,像是另一种感觉?魔法感觉?神呐,我永远都没法一本正经地说出‘魔法’这个词。”

 

Loki皱起眉试着思考。他自己的意识,他自己的力量,从他记事起就一直是他的一部分。他不曾记得有他无法一眼洞穿世界的时候,他知道能量在其中的流动,就算不懂得操控。“我…猜,”他缓缓开口。“或许。就像我说的,在你缺乏我所用的整套词汇的情况下这很难解释。可以这么说这不是你能获取的东西。”

 

“但你说我可以‘借助外力’,”说着Stark眯起眼,目光热切。Loki看他的眼神说不上警惕。Stark的渴望令他突然不安地想起Doom的急切,随即他感到一阵凉意蹿下脊椎。Loki的呼吸加快而他拼命想放慢。

 

“也许,”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努力让自己冷静。他轻微有点耳鸣。

 

“从哪儿借?如果我对这些,呃,能量,毫无洞察力,我怎么知道从哪儿去借?是不是就像挖金矿一类的,从地上挖?我是说,有,显然…”

 

Loki咽了口口水。“你不能偷我的,”他的声音镇定得诡异。

 

“不能,这我发现了…慢着,等一下,”这时他的眼角捕捉到一个动作,Stark朝他走近了一步,仅此而已。

 

然而,突然间,不知为何,眼前却换成了带着死板面具俯视他的Doom,无动于衷地提着问题,而他的喉咙深处正泛着自己鲜血的味道—Loki开始头晕突然感觉缺氧,而某人却离他很近,太近了。他僵住了,无法动弹,就像再次被绑到了那张金属台子上—

 

“嘿。嘿!Luke!”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耳中嗡嗡作响。“呃—我勒个去。我干什么了?深呼吸。是我,Tony Stark,拜托千万别把我俩现在站的这栋楼拆了,那真的会很难解释…”

 

振作点,Loki内心火大,但他的身体却似乎不以为然,仍旧僵硬地锁得死紧。他用鼻子深吸一口气,浸润肺部直到发疼。Stark。他正和Stark坐在他公寓楼的顶上。没人碰他。

 

外界慢慢恢复了原状。Stark正微瞪着双眼从远处看着他,而Loki隐约对自己的软弱感到恶心。他没有尝试去笑,连假笑也没有。“Okay,”Stark的语速缓慢。“你恢复了?”

 

Loki起身。“你该走了,”他直截了当地说。

 

“…你确定?”片刻后Stark说,而当Loki一阵火大你好大胆子居然把我当废物,这是暂时的,这是,并眯起双眼时,他举起了双手。“要是你确定没事,我不多嘴,我就说说。你看起来有点…”他做了个在Loki看来不明所以的动作。Loki抿紧了嘴唇。

 

“我想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Stark缩瑟了一下。他在牛仔裤上搓了搓手,一个明显在紧张的动作。“好了,”他突然说。“你懂得。我,呃。行。我懂了。”他清了清嗓子做了个奇怪的表情。“而且我。有种感觉这好像是我的错,所以。哎,我的错。”Stark不安的动了动脚。

 

我并不软弱,Loki想嘶声,但那是可悲的谎言。如果他利用男人的负罪感,也许能一劳永逸地甩掉他。或是获得一项好处以备日后之需。他相当清楚Stark指的是什么,多半;他看过档案。

 

“我认为你该走了,”他又说了一遍,并认为自己看到Stark的脸沮丧地挂了下来,虽然不明显。他缓了口气,肺部进气已经比之前顺畅了不少。“但我明天会去你的住处检查你的那些…建模。”他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我发现我还挺喜欢杜松子酒的味道。”

 

“两瓶,”Stark几乎热情洋溢。“为你特供,”他听起来像是松了口气,尽管笑容仍一如既往的碍眼。“可以开派对了。”

 

Loki有点吃力地维持着笑容。“不管怎样,我肯定那将非同凡响。”

 

Stark半张开嘴仿佛在考虑再道个歉,但他还没开口就逃走了。为此Loki松了口气。他觉得,或许,对两人来说都是。

 

他想念Natasha。他的手机就在口袋里,但他并未伸手去拿。

…………………………………………………………………………………………………………

Loki在去Dr.Fisher办公室的路上遇到了Coulson。“特工Silver,”他说,样子几乎就像平时一样平静沉着。或许只略带苦恼。“来这见Dr.Fisher?”

 

“我只是想来看看,”Loki温和地说。“这栋建筑令人惊叹。”

 

Coulson看起来并不觉得有趣。“事实上,如果你有时间,我正想打电话给你。”这吸引了Loki的注意,他转过身。“你来这里用的那种移动手段。是否独一无二?”

 

Loki感觉自己的双眼微微眯起了一点。“我不认为有东西能或者说会走我走的路,不。”

 

“是否还有别的,嗯,路?”Coulson的目光敏锐。“其他通行路径?”

 

“有,”Loki缓缓开口。“我知道一些,应该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为什么这么问?”

 

“你停职了,而这是机密信息,”Coulson迅速说。他似乎考虑了一会儿,随后‘嗯’了一声。“你是否知道什么别的原因,能帮我们理解最近发生的这种表面上地点随机的能量尖峰?”他突然发问,于是Loki眨了眨眼。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彩虹桥,但他不认为—肯定没这么快。

 

“不,”停顿了片刻后他说道。“我毫无头绪。”

 

“哈,”Coulson说完没等Loki有机会继续发问就扬长而去。他盯着Coulson的背影皱起眉,依稀有点心神不宁,但他将这种感觉先搁在一边,并沿着走廊阔步朝Dr.Fisher的办公室走去,然后进屋。她从桌边起身,看起来有点惊讶。

 

“你早到了,”她说。Loki几步来到为他准备的椅子旁坐了下去,一只脚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

 

“我喜欢准时。”

 

Dr. Fisher将头发夹到耳后,随后跟他一起坐下。Loki注意到她恢复的很好。“好吧,这很好,”过了一会儿她说。“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Loki挑起一边眉毛。“是吗?”

 

“这就意味着我不用写报告说你没出现了,”Dr. Fisher说。“我不喜欢交那些,所以没错,我很高兴。”Loki感到嘴角一抽,他向后靠去仔细审视着她。她的长相普通,他想。他检查了她的左手没发现婚戒。他好奇,出了这个房间,她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对我们两人都是种解脱,我敢肯定。”他没有打破沉默,思索对方会如何应对。

 

“不管怎样,既然你来了…下午好,”最后,Dr. Fisher说,并将记事板放到腿上。“你过的怎么样?”

 

Loki对她微微一笑。“你是真诚地提问还是惯例地客套?”

 

“随你怎么想,”她的语气友善。Loki眯起眼。

 

“很好,谢谢,”他说,装出欢快的语气。“你呢?”

 

Dr. Fisher的表情只微微闪烁了一下。“很好。”

 

“真令人愉快。我真心希望今天不会下雨。”

 

这一次Dr.Fisher看了他一眼,随后摇摇头。“我们在沙漠中;我深表怀疑。所以你今天有什么想跟我聊的吗?”

 

看来她并不打算提他前一次丢脸的坦白。不管怎样,目前不会。“没有,”Loki卸下伪装的笑容说道。“没什么特别的。”

 

“好吧。”Dr. Fisher向后靠去。“我们上次的谈话…瞬间就剑拔弩张。我想我们今天可以试着聊些更随意的话题。就…跟我讲讲你自己的事。任何你想说的事。”

 

那可得有好几百年,我的好医生。“那如果我说没什么想讲的呢?”

 

Loki猜想Dr. Fisher看他的眼神带着失望。“你可以从小事说起。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说出来你也不知道。 “一月二十二号,”他温和地说,那是他为“LukeSilver”挑选的生日。Dr. Fisher点头鼓励。

 

“那么你出生在哪里?”当他未再开口时她提示道。Loki对她挑了挑眉。

 

“我看不出这有何相关,”他冷冷地说。Dr. Fisher坐了回去。

 

“并不一定要相关,”她说,“只是活跃下气氛。让我加深对你的了解。去感受你这个人而不是你档案中写的那些。而且有时从头开始比较好,知道吗?人的出身可以对他日后的生活产生很大影响。”

 

那么,考虑到我出生后被遗弃在一片冰封的荒原自生自灭的事实一切就情有可原了。不是吗?Loki口中一片苦涩。“是这样吗,”他说,未能完全掩盖住自己的语气。“是一个人出生的环境重要,还是他幼年无忧无虑的生活重要?”

 

Dr. Fisher很好地掩饰了她一闪而过的犹豫,但没有逃过Loki的双眼。“没人知道,”片刻后她说。“可能是其一,也可能两者皆有。这个问题争议很大,但还没有明确的说法。你会说你幼年时期过得…无忧无虑吗?”

 

Loki呛出一声刺耳的笑声。“不,”他立刻说,但随后犹豫了。他曾经不也快乐过吗?快乐的过往?也许是假象,但他能记起温暖的感觉并相信自己被人爱着。若不是这样,其余的事也不会伤他如此之深。“不,”他出言更为谨慎。“并非无忧无虑,但…也相当愉快。”

 

“嗯嗯嗯,”Dr. Fisher说。这显然是继续说下去的邀请,让他填补沉默而给出的不偏不倚的回应。Loki注视着她,思索对方是否真心想从他嘴里套出些什么。他当然可以用彻头彻尾的谎言编造美妙的故事给她听。他差点就忍不住了。

 

“抚养我的人很善良,”片刻后他开口。“我别无他求。”

 

“抚养你的人?”Dr. Fisher侧了侧脑袋。“你不是亲生父母养大的?”

 

“不是,”稍后Loki开口,而他的思绪中突然闪现出了Megan。“我是…被收养的,我想。在很小的时候。”

 

Dr.Fisher在记事板上做了些笔记。“你曾见过你的亲生父母吗?”

 

我见过我父亲,然后我杀了他。“我和他们接触很少。”

 

“但你并不把养父母视作你的父母。”

 

Loki突然想到Megan说起他生父和养父时的样子,后者并无资格。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仍是家人。他胸口凝结起一阵不适。“不,”片刻后他说,这时他想起了Frigga。“我…我母亲,也许。”但不,就连那也不公平。他没资格称她为母亲。“不,都不是。他们对我毫无意义。”

 

Dr. Fisher的眉头非常轻微地皱了一会儿。“这是句很重的评价。”

 

Loki对她一声冷笑。“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这不公平?”

 

“不,”她说。“我不是来评判你的感受的。我只是想理解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你和家人的关系很疏远吗?”

 

Loki觉得一阵好笑,但憋了回去。“可以这么说。”

 

“这未必是件坏事,”Dr. Fisher说。“有时候我们需要和家人保持距离,因为他们对我们无益或只是出于你需要私人空间。你…成长过程中和家人的关系亲近吗?和你的…养父母,或是兄弟姐妹…”

 

兄弟姐妹。Thor的面孔如灼热的闪电般在他脑中闪现,他顿时一阵缩瑟。亲近?你无法想象。我们形影不离。我总是在他身边,从会走路的那天起就一直跟着他,我想要的不过是待在他身边,能像他一样,他完美永远完美而我却—

 

“我想。”他的声音听起来遥远怪异。“和普通孩子差不多。”

 

是何时改变的?你们曾经很快乐。

 

“你有兄弟姐妹吗?”Dr. Fisher问道。Loki的喉咙哽住了。不,没有。

 

“有,”他说,仿佛这个词是从他口中硬拽出来的。“一位兄长。”他能感觉自己的指甲正掐入椅子的扶手,即将撕开木材的纹路。他感觉皮肤上像是有砂纸在来回摩擦刺痛不已。

 

“他是否…Luke。你哥哥去世了吗?”

 

“你是问他是不是死了?”Loki直白地问。他的目光锁定在她脸上,但她一脸沉着。

 

“是的。”

 

他没死,死的是我,Loki想说,随后感觉那股想笑的冲动又涌了上来,他压了下去。我死了而他目睹了一切还大喊我的名字。Thor的面孔再次闪现在他脑中,但这一次他没有笑,而是盯着身下的Loki滑向遥不可及的距离,嘴唇拧成拒绝的线条,就如Loki最后见到的那样。他好奇Thor是否还会为他难过。

 

“我不想再谈这件事,”他说,完美地隐藏了语气。

 

“好吧,”Dr. Fisher温柔地说。“你有什么确实想聊的话题吗?” 

 

“不,”Loki说。“没有。”

 

他们在一片沉默中度过了这个小时剩下的时间。Thor恨我,Loki提醒自己。Thor厌恶我和我的一切,一定是。

 

Loki到点离开时并未打破沉默。

…………………………………………………………………………………………………………

他没有想过睡觉,很清楚即便能睡着也只会带来黑暗的梦境。他和电脑下了会儿象棋,为下次有机会与Natasha切磋时磨练棋艺,但最终他从屏幕前漫无目的地来到窗边,望着窗外这座他选择定居的城市。

 

他想到了Thor,还有他藏身的这个格外渺小的国度。生活的。他想到了他的童年还有一切急转直下的那一刻。他想不出改变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因此一定是由始至终都是那样,只是此前他的双眼被蒙蔽了。他从那些思绪中抽离,既然它们只会令他惆怅,转而专注于Coulson的话上。

 

能量尖峰。他想过彩虹桥,但怀疑不是;他不用费力就能感觉出那种频率。紧皱着眉头,Loki深吸了一口气后呼出,然后闭上双眼,开始一层一层筛选魔法,层层深入,寻找干扰。

 

他在接近感官的最深层处找到了它,就像一种几乎无法听见的低频蜂鸣。他皱了皱眉。就在他抽身回过神来的时候有什么拨动了他的意识,但没有实锤。

 

稍事犹豫后,Loki编织了一道法术,他穿过夹缝中的狭小空间发现自己来到了世界树的枝丫间,四周是无尽的虚空。他感到一阵头晕,而恐惧令他的胃部抽紧,但他狠下心忍了下来。

 

Loki意识到,自从跌出无限的空间,这是他首次再度踏足这片抓眼,足以诱惑粗心过客沉沦无尽吟唱的黑暗的领域。他很幸运没有永远坠落下去。

 

他走了几步,不确定自己要找什么,但知道他在找某样东西。他搜遍了星光璀璨的树枝,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又深入虚空。一无所获。

 

他皱着眉,再次试探那股先前接触过的蜂鸣的魔力,然后猛地缩了回来。

 

那就像世界树在尖叫。就像他能听见宇宙纹理间传出的痛苦呼喊,而且某种力量正压迫着它,使其绷紧弯曲—

 

Loki一阵恶心弯下腰,大口喘着气。有非常可怕的事发生了。某种外界的力量正试图闯入九界,而且为达目的不惜撕裂现实本身。

 

Loki逃离虚无回到公寓内,喘息不止,他本以为那东西会随时突破闯进来找到脆弱又无以自保的他。他的耳中嗡嗡作响而他胃中正搅得天翻地覆。

 

能量尖峰,他想到。反射。世界树颤抖着抗议时贯穿其中的脉搏。

 

还是说它们来自那东西本身?

 

米德加尔特位于众多国度的中心。以它为据点,有意进攻九界的人或物就拥有了战略要地。而且它并不像阿斯加德那般,拥有抵御来自其他维度的入侵的保护。

 

一阵凉意蹿下Loki的背脊,他想象这个世界葬身火海,沦为停尸房,到处都是尸体。Natasha鲜红的发色与鲜红的血液混为一体。Barton的尸体被他的箭钉在墙上。Foster被压在倒塌的钢筋混凝土之下。

 

Angela。Mrs. Fairfax。面对一个能令世界树尖叫的存在她们能有多少生机?

 

Loki双手撑着椅背压低脑袋。他需要阿斯加德的图书馆。他必须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他单枪匹马无法布下米德加尔特需要的那种保护咒,甚至再加一两名术士也无济于事。阿斯加德应该会有资料,但就算开口的不是他…就算他想开口求助,Loki也不确定Odin是否会在意,更何况他不想。

 

(Thor会来。在这一想法伤到自己前Loki斩断了它。)

 

不。如果有东西来犯,Loki会击败他。如有必要,单枪匹马。

 

Coulson应该知道,Loki心想,接踵而至的是,他能干什么?这是你的事。恐惧盘旋在他腹中。还有这一次,不许失败。

………………………………………………………………………………………………………… 

插曲(二十三)

 

Loki是一早离开的,在日出前。他踏出门外,又走了走,站在齐膝高的草地中,放眼望去没有一个凡人。

 

几小时后,他想,Andrea和Carl将起床开始一天的忙碌。几周后,他们很可能就会忘记他曾出现过。他很小心地掩盖了自己的足迹;应该没人会跟着他找上他们。

 

他希望了无牵挂能让他解脱,但并没有。毫无疑问,他停留得太久了。但Carl一直都…他喜欢Carl。他令Loki想起了自己已经遗失的某些东西。某种单纯,或许。曾经年幼时的记忆。

 

但现在他又再次回到了起点,囊中羞涩(尽管他总能变出更多,但过度使用会惹人生疑),无处可去。你就这样一直流浪下去吗?一个声音在他脑海深处小声问道。从一处到另一处,徘徊数月后再次上路,度过你的余生?

 

还有别的选择吗?定居下来过上人类的生活?他怀疑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腿边的草丛随风摆动,Loki无精打采地盯着地平线。有什么意义?这一切?

 

但你并不想放弃,不是吗?

 

他试过,Loki无趣地想。跳入宇宙的咽喉,但却被它吐了出来。

 

Loki选了个方向迈出脚步。

 

直到他决定放弃,他似乎也没别的事可做。

tbc

…………………………………………………………………………………………………………

文中注释: 

[1]Joe theplumber:水管工乔。2008年美国大选时在奥巴马和麦凯恩的辩论中被点名的水管工。双方拿他的美国梦作为焦点辩论两人的减税政策。

下一章→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