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24

←上一章

………………………………………………………………………………………………………

Natasha抱着个装的满满当当的购物袋敲响了Loki的大门,并一股脑地塞进他怀中。“你怎么样?”说着她悠闲地晃进了他的公寓。“总之,没闷死吧。”

 

“还没。”Loki朝袋子里瞥了一眼。“这是什么?”

 

“食物,”她说。“你给我做晚饭。”

 

Loki挑起眉毛,看着她从橱柜中取出餐盘摆放到桌上。“是吗。”

 

“对,”她说得毫不犹豫。“我带来了原材料。相信我,你不会想要我帮忙的。”她拿起他留在茶几上的书检查了一番。“真的假的?你在读孙子兵法?”

 

“这是经典,”Loki随和地说。

 

“会让人觉得你开始入门了。”Natasha放下书看着他,挑起一边眉毛。“你是打算就这么站着?”

 

“晚餐,”Loki说完走到桌边,将购物袋放到料理台上开始查看食材。“你可以先打个电话来。”

 

“总得有人在你停职期间让你保持警觉。”Natasha爬上沙发,手肘撑着靠背,下巴抵在胳膊上。“不能让你松懈。”

 

不,你必定不会,这一念头在Loki脑中闪过,但他没去理会。“我对这一隐患抱有疑问。你知不知道Stark来找过我?而且还穿着他的盔甲。我希望向他透露我住址的人不是你。”

 

“我绝对不会。”Loki倾向于相信她,至少暂时。“我告诉过你;Tony总有办法弄到他想要的。然后看上去他目前想要的是你。”她顿了顿,将头歪向一侧。“…嗯,”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Loki做了个鬼脸。

 

“我想不是。”他拿出刀开始切Natasha带来的蔬菜。“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说的没错。太过相似。”Loki回头瞪了她一眼。

 

“我和Stark不同。”

 

Natasha笑得一脸无辜。“当然不同。”她流畅地起身转移到窗口。“我听说你有天遇到美队了。这事在基地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

 

“他们肯定是实在没什么可聊的了,”Loki满不在乎地说。Natasha嗤之以鼻。

 

“哦,行了。你们上演了一场好戏。也许不是有意的,但你不能怪那些新人—还有一些不算太新的人—围观。”Natasha得意地对他笑笑。“不管怎样,这不是重点。你觉得Rogers怎么样?”

 

“为什么问我?”

 

“我好奇你对他印象如何。而且他不是你的童年偶像,不像有些人,或是你爷爷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个人,对另一些人来说。”Loki停下切菜的动作看了Natasha一眼,好奇她的兴趣点在哪。

 

“我对他的看法是否也反应了我本身的一些情况?”

 

“也许有一点,但那只是顺带。我基本就是随便问问。”Natasha往厨房瞄了一眼。“你的烹饪进度不怎么样啊,有没有?”

 

“你让我分心了,”Loki指出,但他又回到了准备工作中顺便考虑她的问题。“我挺喜欢他的,我猜。他看起来有点…迷茫。不自在。他是名老练的战士,离开战场,他不确定自己的归宿在哪。”

 

“嗯—”Loki能感觉到后颈上Natasha的目光。“我倾向于你的观点。不过,我想他会搞清楚的,慢慢来。”

 

Loki的肩膀僵硬了。“我们讨论的还是队长那个老好人吗,特工Romanov?”

 

“不然我的这些分析还能用在谁身上?”Romanov温和地说,随即Loki感觉自己握刀的力道变重了。他让自己放松。

 

“我毫无头绪,”稍后Loki说,刻意表现得漠不关心。“我不知道还有别人也面临…这种困境。”

 

Natasha呼出一口气,含糊说了句什么,估计是,“我肯定你不知道。”不过随后她只是拔高嗓门说道,“我认为你可能有兴趣知道Doom在你逃脱后再也没露过面。也许把他的实验室变成一片焦土起到了效果。”

 

我表示怀疑。 “我肯定他迟早会再露脸的。”而且等他出现时我会把他的脑袋从脖子上拧下来。(一旦神盾局解除对他的束缚,一个阴险的声音在他脑中说道,而Loki甩开了它。)“他看起来不像那种会安分很长时间的类型。”

 

“不像,”Natasha用几乎算得上慵懒的腔调附和道。“他不是个很低调的人,不是吗。”她轻声哼哼了一句。Loki动手把她带来的肉切成丝并倒入平底锅中,听着滋滋声。“Stark想要什么?”

 

Loki耸耸肩。“他有问不完的问题。”他突然好奇Stark有没有跟人提过他…失手的事,如果有是跟谁。

 

“他就那样。”Natasha轻轻走过去倚在橱柜上看着忙碌的Loki。“Loki…你怎么样?”

 

Loki心头一紧。“很好,谢谢。如果没有人整天追着我问精神状态如何会更好。”

 

“啊哈。”

 

Loki越发紧张。那种突然想转身冲她咆哮,恐吓她的冲动令他大吃一惊,差点没站稳。这种突如其来的怒火,他想到,是新出现的,而且他不喜欢。“如果你要观察些什么,特工Romanov…”他刻意表现出心平气和的样子。

 

他听见Natasha用鼻子呼出一口气。“除了你绷得就跟条地雷引线似的还一副随时会炸的样子?”Loki将注意力集中在切肉上。慢条斯理,有条不紊。Natasha歪了歪脑袋。“不管你在逃避些什么,你已经躲不掉了,对吗?”

 

Loki咽了口口水。“我没在逃避—”

 

“别对我撒谎,Loki。这只会激怒我。”Natasha叹了口气,朝他挪了挪。“听着,你不想说没关系。我不是你的心理医生—不过既然神盾局掏钱给你请了一位我建议你跟说说,不管是什么。但给你个来自某个长年逃避一堆事情的人的忠告?”Loki微微扭头看着她。“在它追上你之前转身面对它。起码这样你能有所准备不会被它在背后捅一刀。”她靠后倚着橱柜。“就这些。”

 

Loki停下切片的动作看着她,怒气已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他不想仔细解读的纠结情绪,填满了胸口几乎令他不适。Natasha正蹙眉看着另一头的橱柜,一脸不爽。

 

Loki好奇如果他告诉她有东西正在逼近她会怎么说,某种庞大可怕来自她的宇宙和已知世界疆域之外的存在。说他既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清楚该如何阻止,但他知道不查清楚将会付出昂贵的代价。找人分担也许能减轻他的精神负担。

 

但那…自私的无可救药。

 

“我会注意的,”片刻后他说。Natasha点点头,算不上敷衍,而Loki产生了一种诡异的内疚感。“我希望你会在场,”他随后说。“帮我盯着背后。”

 

Natasha带着一丝笑意对他挑了挑眉。“只要你给我机会,Silver。”她停顿了一下,又歪了歪头。“哈。取自‘银舌头,’对吗?我早该发现。不过,我猜是因为我一直觉得神盾局总部和北欧神话搭不上边。”

 

Loki感觉后背正中心一阵僵硬。“你有在了解,”他不瘟不火地说。

 

“别激动,”Natasha说。“只是你的维基页面。”她盯着他胳膊另一边的锅子。“你快好了吗?我饿了。”

 

“派点用场把桌子铺好,”Loki开口,并未多想。

 

“你以为你是在对谁发号施令,”Natasha说,但她转向装刀叉的抽屉,于是Loki感觉自己再次放松了下来,轻微的,并专心继续做准备工作。

 

我没在逃避任何事,他对自己说,但这句话在他自己听来都像谎言。

…………………………………………………………………………………………………………

“所以嘿,”当他进门时Darcy Lewis问候道,“你是不是真的跟马睡过?”

 

Loki短暂闭眼并深吸了一口气后开口,“请管好你的仆人。”

 

“她不是我的仆人,”Foster说,随后又加了句,“Darcy…”

 

“扫兴。至少你可以回答下我的问题。”

 

“不,”Loki直白地说。

 

“是不,你没有,还是…”

 

Loki绷紧了下颌。“出去。”

 

“只是申明下,我不是因为你的命令才走的,”Lewis说。“我只是正好明天有篇论文要交,而这地方又刚好变成了一个不友好的工作环境。嘿Jane—周六晚上看电影?打我电话。”Foster担忧的目光一直在Loki身上,而后者压根没朝Lewis的方向看一眼。“你们俩玩的开心。还有Jane,记住我说的—”

 

“Darcy。”

 

“好了,好了,”说着Lewis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Loki松开憋着的那口气,谨慎自控,同时思索来这里是否是个错误。他已经开始烦躁不安了。

 

“她说的?”他温和地问,却看到Foster涨红了脸迅速别过脑袋。

 

“相信我,”她嘀咕,“你不会想知道的。”她抓了把几乎盖住脸的乱糟糟的头发。“你不介意我们先把工作的事放一放吧?我已经连续开工快三十六小时了,而且我早就不是研究生了。”

 

Loki打量了她片刻后点了点头。“我可以容许这点。”

 

“很好。”Jane吹开面前的一缕头发,走到屋子另一头淹没在一堆东西中的冰箱边。“想要点什么吗?我有啤酒,雪碧,水…发霉的奶酪,Darcy…

 

Loki站着没动,不确定这种情况下到底该怎么做。“不用管我。”

 

Foster瞥了他一眼,表情晦涩,随后她耸耸肩。“行,”她语气中的某些东西令Loki不愿去解读。“我也同意。”她拿出一罐名为雪碧的东西打开,吸了一口。“那么,呃…你怎么样?”

 

Loki勉强忍住没哼出声。“拜托,Dr.Foster。没必要假装对我的私生活感兴趣。”

 

Foster蹙眉,一副像是被冒犯的样子。“我有兴趣。不说别的我也好奇你平时都怎么打发时间。”Loki挑起眉,嘴角挂了下来。“好吧,这次我又说错了什么?”

 

这重要吗?Loki不禁想反驳,但忍住了。“没什么。我只是奇怪你会对我生活中的平凡日常如此着迷。”

 

Jane捏了捏鼻梁。“你是不是会让每个跟你讲话的人都头疼,还是说只有我?” 

 

Loki撇撇嘴。“我没研究过。”他的笑容,如果那是个笑容的话,很快消失了,随后他发现自己在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处理下这个问题。”

 

“什么问题?”Foster语气烦躁。Loki没有回答,而是上前一步,但Jane却狼狈地退后。“你想干—”

 

“你的头疼。”Loki举起手。“一个简单的咒语。”Foster眯起双眼,Loki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开始扭曲。她当然会拒绝。怎么不会?她为什么要让他在自己身上施加简单的魔法,她宁可饱受—

 

“好吧,”说着她再次走上前。“没问题。”她的样子很紧张,但脸上写满了决心,于是片刻后Loki伸出手指轻触上她的太阳穴,向她体内输入一股魔法以缓解疼痛,尽管他无法真正消除它的根源。Foster的双眼眨了又眨。

 

“哇哦,”她说,“那可真…不错。魔法。”她微微一笑。“比艾德维尔强[1]。谢谢。”

 

Loki低头看着她,试图参透她。“不客气。”Foster的笑容退去并移开目光。

 

“我会不惜一切弄清楚其中的原理的,”她若有所思地说。“那是不是—你做的这些,在阿斯加德有很多人会吗?”

 

Loki好奇她为什么这么问。或许她想知道Thor是否也有治愈她头疼的能力。“不,”片刻后他开口。“有一些,但不多。”

 

“哈。”Foster微微摇摇头。“这一切还是非常诡异。你的能力有什么限制吗?我是说,有规律,对吧?你能让死人复活吗?” 

 

Loki扬起眉毛。“你有想复活的人,Jane Foster?”

 

“并没有,”她说,尽管她别过视线的样子令Loki好奇她失去的那个人是谁。“只是—在大多数魔法系统中—我是指在小说里—那是无法逾越的几条重要界线之一。也就是你不能让死人复活。”

 

Loki活动了一下手指,随后坐了下来。“严格意义上说并非无法实现。但大体来说不能。出于各种原因。”

 

“哇哦。”Jane摇了摇头,随后迟疑了一下,侧目看了Loki一眼就像不知该不该问接下来的问题。“你的…Thor是否…他能做这些吗?”

 

Loki不禁想撒谎。但这么做并无多大意义。“他,但他从未好好学过。这向来不是他最大的长处。”

 

“哈。”Jane来到桌边坐了下来,双手抵着下巴。“Loki…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我强烈希望是关于彩虹桥的问题,”Loki说,未能有效掩盖住语气中的无趣。

 

Foster眉头紧皱望着桌子。“你和Thor…肯定曾经很亲密。是什么时候变了?”

 

就在最近,他也产生过几乎相同的想法。Loki差点弹了回去。“你没想过Thor这么多年可能一直都蒙在鼓里。”

 

Jane抬起目光看着他。“我不吃这套。”

 

“你低估了我演戏的能力。或是Thor的乐观,也许。你为什么想知道?”

 

“就是好奇,我猜。”

 

“啊是的。所以你的好奇心给了你打探我个人隐私的权利。”

 

“好吧,不是,”Foster开口,同时微微皱起眉。“我只是想问—”

 

“希望能洞悉我的弱点所在?”Loki能听出自己的声音正越来越尖锐和危险。“一个我到底是如何误入歧途的解释?”

 

“如果你不想回答可以直接说‘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Jane提高嗓门说道。“好吧,好吧。我收回。哎。”她边喝雪碧边用余光打量着Loki。“你太大惊小怪了,知道吗?”

 

Loki一阵火大。“也许我觉得有这必要是源于你不懂得什么叫委婉。”

 

“嘿!”Jane的样子很震惊,两颊泛起了红色。“我够委婉了。就因为我没那个耐心顾及你敏感的骄傲—”

 

Loki感觉他的脾气已经绷到了极限。“我未能纵容你为Thor神魂颠倒的渴望令你很失望?”

 

Foster的嘴唇紧紧抿在了一起。“你知道我的生活远不止你哥哥和你喜怒无常的脾气,明白?”

 

“哦?”Loki假装大吃一惊。他知道自己很残忍但无法阻止自己,他想伤害别人。“哪里?”

 

“我不在这里。”

 

“听你的说法,你根本不睡觉。”Loki从桌子对面探身上前。“Thor会打扰你的梦境吗?他是否带你去了魔法大陆并在那封你为后?你是否夜不能寐渴望—”

 

“住口!”Jane跳了起来,双手在身侧捏紧拳头。“我只是问了个问题。Thor提起你时的样子—但如果你一向就是这副德行,不难看出为什么人们会喜欢他远远超过你!”

 

Loki抽搐了一下,感觉就像被人扇了个耳光。Jane的双眼微微瞪大,仿佛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但Loki发现那些话惊人地伤人,像一把切开黄油的刀一般渗入他的皮肤,郁积在胸口。他发现自己挺直了脊背,抹了把脸。“我很确定这点没多少人会质疑。”

 

Jane整张脸通红,嘴唇抿成了一条线。“你为什么总是非得表现得这么混蛋?”

 

Loki浅浅一笑。“这是我的天性,Dr.Foster。”

 

“哦,”Jane嘶声,“真是弱爆了。搞得好像你无法—无法控制还是啥的。无法阻止你自己。你曾经想过选择不当个混蛋么?像大多数人一样,日常—”

 

Loki感觉到自己的脸在扭曲。“你可曾想过选择不做你自己?一个小女人,常年为认可和关注而挣扎,却总是遭到忽略和无视。终于得到关注时该有多令人振奋。只是,哦等等—你的英雄去哪了?他可曾回来找过你?可怜的Jane Foster。”

 

Foster的脸色越发难看,她朝他逼近一步,怒火中烧。“至少我还有自己在乎的东西。至少我不像你一样满肚子仇恨。至少我没有因为童年阴影深陷自怨自艾的泥沼中,无法战胜自己,看清自己并非世上唯一一个处境艰难的—”

 

“住口!”Loki的音量已近乎尖叫。他的魔法被点燃,环绕着双手闪烁,Jane顿时张大了嘴。她的双眼爆出,表情顷刻间由愤怒转为恐惧,他并不这么做,但他无法心生歉意。他的心脏怦怦直跳,血管中涌动着愤怒和另一种情绪。“你对我一无所知,”他咆哮。“一无所知。你以为你明白,你以为你看穿了我,但你不过就是在空谈,可悲的凡人妄想去碰触她遥不可及的东西。”他的魔法在皮下燃烧。

 

Jane的样子,他发现,已经不再愤怒。她看起来在害怕,她的手指掐着喉咙,正从他身边逃开。

 

你是不是觉得你赢了?Loki的脑海深处响起一声低语。你满意了,成功惊吓到一名手无寸铁毫无防备的凡人女子?这是何等的壮举。你的母亲该多骄傲。

 

Loki突然感到一阵不适。他的魔法消散了,而Jane倒抽了一口气,抓着一张桌子稳住了自己。她直起身时目光移向Loki,两人就这么对视了片刻,Jane的双眼睁大,而Loki的目光狂乱。

 

他在她赶他出门前逃走了,不知身在何处而且浑身发抖,他攒紧拳头。

 

他不该那么做。(他不是故意的。)

 

他一开始就不该跟她多废话。
…………………………………………………………………………………………

Loki犹豫了一段时间才接通Steve Rogers的来电。不过,最终,这不失为一种舒缓与Foster谈过(争吵过)之后不断绷紧的神经的好方法,而且可能比某些还有效。此外,他对这个男人也微微有点好奇。自从他们上次见面加上跟Natasha聊过之后他做了些阅读,但从文字中了解一个人远远不同于和本人交谈。

 

更不用说Loki找到的大部分Rogers的资料都被染上了超级英雄这一角色的色彩。看起来,他是最早以这种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一个。Loki好奇在他之前出现过多少无名的,或是被视为不适合代表民众的英雄。

 

最终,不管怎样,这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对打充满活力和挑战,足以让他汗流浃背。队长租的这间屋子没有窗户,因此他们可以免遭围观,而且等Rogers叫停的时候他基本已经累到放松了下来。

 

Steve Rogers拉伸了一下后对Loki微微一笑。“我都感觉被侮辱了。你看起来几乎都不带喘的。”

 

Loki对他得意一笑。“好吧,没有。但你成功让我的呼吸变重了一点。”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可能会引起误会,紧绷着等待对方愤怒或凶残的反应,但Rogers只是摇摇头哼了哼鼻子。

 

“是的,好吧。下次估计我得再努力一点。”Rogers侧目看了他一眼,随后加了句,“我是说,如果你想。”

 

“别怕。我还未对你感到厌烦。”Loki歪过头,仔细观察正在用毛巾擦脸的队长。“再说,你比大多数人更有挑战性。”他没邀请Natasha对练过,不过他突然好奇如果他开口会发生什么。

 

“谢谢,”队长说,只是有点干巴巴的。

 

Loki审视了他的背影片刻后发问,“有兴趣出去喝杯咖啡吗?”

 

Rogers一脸喜悦的样子几乎让人尴尬。“有—当然有?我是说,我得先冲个澡,但之后…”

 

孤独之人,Loki想到。很可能只要有人开口他都会赴约。尽管如此,Loki仍旧很欣慰。他不经意地摆了摆手。“当然可以。我不赶时间。”

 

“我知道离这儿几个街区的一个地方,”Rogers微笑着说。“他们也做意面,还有些不错的汤…”

 

Loki的笑容略显狡黠,但他并未收敛。“冲澡去吧,队长,之后你可以带我去。”

 

Loki双手插着裤袋等在路边的人行道上,他有种奇怪的感觉,虽然搞不清缘由。他的思绪又慢慢回到了JaneFoster身上并感到一阵刺痛。很可能他已经一劳永逸地断了那条路。他将无从知晓她的动向以及彩虹桥重建的进度。

 

没有他她永远不可能成功,Loki提醒自己。没什么可担心的,这样一来他就不必再应付她那些侵犯隐私的问题。他努力抛开那些想法做了个深呼吸,想让自己重新冷静下来,但沉闷的低气压预示着雷阵雨即将来临,而这很快抵消了Loki得来不易的轻松感。

 

一头湿发的Rogers肩上挂着背包再次现身时他拉回了自己的思绪。“这边走,”他用下巴指了指说。“估计五六个街区。”

 

“你带路,”Loki微笑着说,随后跟上队长的步伐,从容地与他保持一致的步调。Rogers看起来要比在神盾局基地时放松得多,Loki注意到,姿态没那么僵硬。他好奇这个男人有没想过Loki很有可能是Fury的间谍,然后判断应该有。或许这对Rogers无关紧要;他很可能只是极度渴望在一个面目全非的世界能有个伴。

 

(你形容的还能是谁?)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大概走过半个街区后他开口。Loki不由得浑身一紧脸上却不动声色。

 

“当然。不过,我是否会回答就…”

 

Rogers的表情是那种诚挚的好奇。“我希望这不会—你…上次用的那招。换衣服,还有把窗玻璃变暗…那不只是…”Rogers清了清嗓子。“那看起来像某种…”

 

Loki感觉自己的嘴角翘了起来。“我不得不好奇为什么直接用事物原本的名字就这么令人厌恶。我可以使用某些…不同寻常的技能,没错,广义上可以称之为魔法。”

 

Rogers像个孩子似的瞪大了眼睛。“哇哦,”他说,随后摇了摇头又说了一遍,“哇哦。所以你能直接…”他单手打了个奇怪的手势,然后激动了,两颊通红,样子可爱。“抱歉,我一定听起来像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Loki几乎着迷了。“你似乎不认为这一事物可能存在的想法是种侮辱,”他无趣地说。“这已经比许多人强了。”

 

“侮辱?不!这—”Steve笑了。“这很不可思议。我以为那可能是某种把戏,但那真的是…你一直都能—使用魔法吗?我的用词没错吧?你能做哪些事?”他的样子又尴尬了起来。“如果我惹你讨厌了…”

 

“不,”Loki微微感到好笑。“你没有。如果我真烦了,肯定会让你知道。至于我能做什么…说来话长,而且复杂。”

 

“好厉害,”Rogers低声说,随后摇了摇头。“每次我以为自己不会再吃惊…”

 

Loki心照不宣地嗯了一声表示赞同。不过,他有点分心,有东西在刺激他意识的边缘。他停下脚步,扭头扫视了一遍街道。空气中的湿度变重了,而Loki内心一处小角落在低语Thor来了,但感觉上又不太像。

 

“Mr. Silver?”队长也停了下来,而且正紧锁着眉头看着他。“出什么事了吗?”

 

“你感觉不到吗?”他问,并深吸了一口气,但他嗅不到任何异常。一股隐约的臭氧味,以及像什么的焦味,但在这个城市并不显得突兀。

 

“感觉像是要下雨了,”稍后Rogers说。“也许是雷阵雨…”

 

就在这时响起了尖叫声。

 

队长立刻一个转身,瞬间警觉起来。“出什么,”他开口。Loki打开了其他感官,抛出一张大网—

 

它在他面前张开大口,凝视着,可怕又不正常—

 

他弯下腰剧烈地抽搐起来,差点跪倒在人行道上。队长瞬间就来到他身后,眼中满是担忧。“Luke! 出什么事了,你没事吧—”

 

“做好准备,”Loki喘着粗气说,同时一把抓住队长的手腕带着两人穿越了空间。

 

亲眼看到令Loki想吐。一条歪七扭八的裂口渗入了现实,正对着某处张开大口,它不该出现在这里。他的本能在尖叫让他逃走,他能感觉到它喷出的能量,集中又原始。令人陶醉。

 

而且有东西穿越了。

 

在这一维度它无法保持完好的形态。它一直在变,一团颜色纹路及形状都令人眼花缭乱的可怕庞然大物正沿着街道爬动,粉碎钢筋混凝土的同时撕扯着活物。Loki能听到恐怖的尖锐嚎叫直刺他的骨髓。

 

“我的老天,”Rogers的声音在颤抖。“那什么?”

 

“是另一维度的存在,”Loki说。他耳中回荡着裂口本身尖锐的高歌,还伴有不同维度相遇产生的不协调的嘈杂声。“队长,疏散区域内一切有行动能力的人—”

 

“你打算和那东西开战?”Rogers一副难以置信语气。

 

“不,”Loki说。“我打算驱逐它。肯定是哪个蠢货召唤了它,得让它原路回去。”他催动魔法喊出了咒文。

 

“Silver!”Rogers大喊,随即Loki发现男人撞上了他并和他一起飞了出去,而某种类似触须的东西正朝他们原先所站的位置抽去。他肺中的空气被撞了出来,但他甚至还没缓过气来Rogers就已经爬起身跑了起来—

 

直奔那生物而去,笨蛋。赤手空拳,没有半点魔法,他以为他能干吗?Loki挣扎着起身,当他脑中响起怪物的咆哮时差点再次倒地,暴怒和—

 

痛苦,Loki意识到。痛苦和恐惧。并非愤怒。而且有…什么东西在裂缝和生物之间的街道上溅了一地,肉或血还是某种物质。

 

这个国度不存在能造成此等伤害的东西,起码对这种生物不行。

 

Loki爬了起来向队长周身抛去一道防护咒语,看到他并非是要进攻,而是挥舞着胳膊大喊让自己成为明显目标时Loki松了口气。想法很勇敢,但那生物并不属于米德加尔特,甚至不属于阿斯加德,因此Loki怀疑它‘根本’就没看见Rogers。“队长!”他大喊,借助一丝魔法扩大自己的音量。“回来!专心疏散人群!它已经快死了!”

 

Rogers跑了起来,这时怪物发起猛击,它挥动触须状的延伸物凌空抽中了队长腰侧。他飞了出去,撞上水泥墙后再没爬起来。Loki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清晰而准确地念出驱逐咒文。

 

毫无动静。怪兽还在,尽管它的动作渐渐迟缓,开始向内收拢。萎缩。Loki开口正打算再念一遍咒语时被狠狠击中了,他单膝跪地,喘息不止。

 

虚无。黑暗。彻底毁灭一片荒芜。一种无比深刻的孤独感令Loki无法呼吸。

 

随后那种感觉消失了。怪物似乎站立不稳,已经几乎稳定了形态,就像在挣扎不让自己分裂。Loki听见自己的骨髓中回荡着类似轻声恸哭的呻吟。

 

随后它熔化了。

 

裂缝悬在半空,Loki聚焦目光向另一边看去,但他感觉不到任何东西,没过多久它坍塌了。若不是他已经跪倒在地很可能会被那股魔法的冲击撞倒,而街道上弥漫着大量的水汽和烟雾,满地碎石。

 

队长,Loki想到,他爬了起来,跌跌撞撞朝先前看到对方着地的位置走去。到的时候他听到了咳嗽声,发现Rogers还有呼吸时他松了口气,尽管他看起来还有点恍惚。Loki在他身边蹲下,于是Rogers咧嘴笑了笑。

 

“这顿咖啡简直要命,”他喘着粗气。Loki哼了哼站起身,并伸出手。Rogers接过手,在Loki拉他起身时只微微皱了皱眉。“你除掉它了?”

 

“没,”Loki说。“它伤的很重。本来就快死了。”

 

Rogers眨了眨眼。“被什么伤的?你说是有人召唤了它…?”

 

“我可能弄错了。”Loki朝街道中央,先前裂口出现的位置看去。崩溃的孤独和彻底的毁灭。“它可能是个…流亡者。也可能是来自取胜无望的战场的逃兵。”

 

“流亡者?”Rogers的语气很困惑。“来自另一维度?逃离什么?”

 

Loki想到尖叫的世界树,有东西想闯进来。来自遥远宇宙的生物曾经声称他们的种族不过是在家园被毁后想寻找一个新的地方落脚。有一股暗流在涌动,而他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面临危险的可能不仅仅是米德加尔特,甚至不仅仅是九界。

 

形势可能,Loki思忖,要严峻得多。

 

“问题就在这里,不是吗?”他说,并不顾一切地希望自己错了。

 …………………………………………………………………………………………

插曲(二十四)

 

Loki在一个名为温哥华的中等城市落脚,它貌似位于他坠落的那个名为美联邦的国家边境之外。他偷窃和伪造必要的开支租了间狭小寒酸的公寓,避开邻居和所有人独来独往。

 

毕竟,他先前的麻烦就是因为涉足太深,过于显眼。他一直都善于自力更生。或者说他坚决地让自己相信这一点,因为他拒绝承认胸口的空洞有一种太过接近渴望的情感。

 

他梦到过太多次Thor,而且并非总是噩梦。他想念有家的感觉。他一直是个流浪者,但他也总是有可以回去的港湾。而现在…

 

他在抑郁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逐渐丧失起身弄东西吃的动力。他醒来时会躺上数小时,他的睡眠不规律,而且每当他睡醒时往往也只是翻个身继续睡去,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事可做。他知道自己正日渐低落却不知该如何停止。

 

这样的日子或许还将持续下去,如果不是Loki意识到自己被人跟踪的事实。

 

这唤醒了他。刺激了他。于是他怒了。他什么都没做,没接触,也没打扰到任何人。然而他们就是不肯放过他。

 

他们很厉害。比在书店跟踪他,之后找到Megan家的那伙人强,而且要是他…不在状态,很可能会被他们糊弄。但他曾花很长时间留意监视者,而且他能察觉有人在追踪他—或准备追踪他。

 

他当然可以按兵不动。但这样一来他就无从知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而且很可能会招来更多监视人。此外,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死尸很容易变得显眼,失踪也是。他有想过什么都不做,但他还没堕落到那种地步。他无牵无挂,没人会因此涉险。

 

因此他伺机等待,假装对一切浑然不知,并小心谨慎限制自己的行动。形势很快开始升温,但他拒绝先做出让步。

 

不管他们想要什么,他都不会让他们轻易得手。

tbc
……………………………………………………………………………………………………
文中注释:

[1]Advil:一种缓解偏头痛的布洛芬药品品牌。

下一章→

评论(1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