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25

←上一章

…………………………………………………………………………………………………………

“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东西是什么吗?”Fury暂停颗粒清晰的家用录影带并朝屏幕打了个手势。从模糊扭曲的影像来看,那团游荡的再生体似乎很难拍清楚。Loki双手交叠放在桌上。

 

“来自维度夹缝中的生物,”Loki略显乏味地说。“应该已经有人告诉过你了。”

 

维度夹缝。 对。Rogers队长说你就是这么跟他说的。你还有什么能补充的吗,特工Silver?”Fury…比往常更加不悦。Loki一脸冷漠,他不予回答的态度似乎越发激怒了这个男人。

 

“如果你想要维度理论的完整解释,我可以试试,但这要求你同时具有天体物理学和法术方面的背景,而我不认为你有。”好吧,也许没那么冷漠。Fury用他仅剩的那只眼睛窥视着Loki。

 

“别给我玩花样,”他说。“我不吃这套。这应该是你的专业领域,不是吗?”

 

“并不确切。我对召唤和夹缝只做过有限的研究。我一直觉得那些不是特别实用。”他又看了眼屏幕。“如果你担心的是此类事件会再度发生…我持怀疑态度。这一特定生物不像有被跟踪。”

 

“哦?”Fury抱起双臂。“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原先的家园已经不剩任何活物了。“就当是直觉。当然某些魔法使用者有能力引发类似事件,但如果这是你们遇到的首例该类事件,那我怀疑你们之中没人有这个能力。”

 

Fury的嘴抿成了一条线。“那你呢,特工Silver?”从他的眼角Loki看到Coulson动了动。他挑了挑眉。

 

“我怎么了?”

 

能否—引发此类事件?”

 

Loki发现自己的表情放松了下来,转为厌烦。啊,所以局长意有所指。“你怀疑这事跟我有关。”

 

“你貌似总出现在各种骚乱的中心。然后这—玩意儿来袭的时候这么巧你又刚好在附近…”

 

Loki感觉自己僵住了。“当然—自然而然,这一定是我干的好事。”他的声音冰冷,指控就如泼在他脸上的冰水一般。“我必须问一句—假设是我在演戏,我又能从中得到些什么?”

 

“也许你很无聊。静不下来。受够了坐冷板凳。也许你觉得惹出点乱子再出手摆平…”Fury的目光严厉。“也许你就是蓄意破坏。我只是猜测而已。”

 

Loki骤然起身,椅子刮擦过地面。“我懂了。行啊,局长,鉴于我怀疑你不会相信我说的话…我可以走了吗?或者说你打算把我关起来?但我必须承认后一种对你们没有好处。”他龇出牙,本意是想表达不悦。Fury似乎丝毫未受影响。

 

“你不能走。”

 

Loki缓缓转向他。“哦?你想试试吗?”他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皮下的颤动。Fury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Romanov把你的名字列入复仇者计划的候选人当中了。你听说了吗?” 

 

Loki像是被扇了一巴掌似的陡然一动。这要不是不着边际的推理,他想不通这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而如果是…Fury是在引他上钩吗?为什么?“略有耳闻,”他的话并不完全属实。他听过这名字,也听过其他特工拿Fury的这个项目开玩笑,但仅此而已。

 

“她似乎认为你可能是个不错的人选。老实说我得承认,我看不出来。就是状态最好的时候你也不稳定,而且你压根不把命令放在眼里。”Loki感觉自己绷了起来,下巴收紧。“但你很强—似乎比你引导我们相信的还强—很能打,而且你知道我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事。”Fury审视着他,而这下Loki不知是该当作恭维还是侮辱了。“那么,Silver?你能参与团队合作吗?”

 

Loki傻眼了,随后他发出一阵断断续续的笑声。“不,”他一口回绝。“当然不。”

 

Fury点了点头,朝Coulson瞟了一眼,Loki不确定他能理解其中的深意。“我想也是。”他指着屏幕。“我姑且相信这…事与你无关。但下次再有这种事,麻烦你来个电话。要是你知道预测此类事件的办法,那就更好…”

 

“我不知道。”

 

Fury咕哝了一声。“那就解散。还有尽量低调点。身为一名间谍,你过于抛头露脸了。至少六名目击证人含混不清地叙述了你的所作所为。你惹出的Osborn和Doom那档子事儿已经让你够招摇了;别再把事情搞大了。”

 

Loki假惺惺地草草行了个带刺的礼。“我尽力。”

 

“务必,”Fury语气平平地说完后背过身去。

 

Loki怨念没能强辩到底,但还是阔步出门,他清楚任何回应都会显得任性。

…………………………………………………………………………………………………………

到家时他的公寓显得安静又空旷,虽然他身心俱疲,但嗡嗡作响的脑袋却注定了他无法入眠。他瘫坐进沙发中,思绪绕过自身隐约的孤独感回到更紧迫的问题上来。有东西正穿越宇宙向米德加尔特逼近,而他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所有可能告诉他有用信息的书籍都在阿斯加德,尽管他或许能找到回去的办法,但Loki甚至连想都不愿意去想。不值得为了可能搜集到的点滴信息冒暴露的风险,加之必然的后果。但如果他告诉众神之父米德加尔特有危险…

 

Loki掐灭了这个念头。Odin不会相信他,其他人也不会。他们可能甚至都不会给他陈述的机会,直接传唤刽子手—Thor说不定会亲自确保他身首异处,Loki一阵心寒,这个念头令他的内心颤栗不已。不,阿斯加德这条路行不通。

 

米德加尔特人普遍对他们所处的宇宙和周围的世界知之甚少…他不能指望神盾局那些技术人员。他们固然聪明,但对超出可见和可触摸范围的广义法则缺乏理解。如果他想找个人谈论这项潜在威胁,他需要找个对世界树和九界有基本认识的人。

 

Jane Foster的脸浮现在他脑中,这令Loki退缩。没错,他想到,Jane的学识和智商可能会有价值,但她不太可能会帮他,在他…做了那种事之后。

 

Loki想起她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时脸上恐惧的神情,他试图平息因羞愧而翻搅的胃部。是她先激怒他的,她不该用那种口气跟他说话—但这都太牵强。他知道自己在找借口。

 

你以为自己会怎么做?Loki心中苦涩。这不就是你干的事吗,你这被诅咒的怪物?

 

没别的办法了。那段关系已经完了。他没指望还能再见到Foster。

 

伪装的怒火退去,Loki沉浸到了疲惫的惆怅中。他站起身僵硬地走到厨房,在玻璃杯中倒了点已开封的红酒,无心去改善情绪。他猛灌了一口,随后两眼放空,希望…他也不确定。

 

他的思绪又一次从Jane转到了Thor。好奇他现在在做什么。是否每次想起Loki都只觉得他是个诅咒。

 

他对你无足轻重,Loki狠心提醒自己的同时喝光了杯中剩余的酒,他甚至希望自己能有醉意。

 

Loki将思绪拉回眼前的事务。没有阿斯加德的书籍,别说对付,就连辨认这项未知的威胁都举步维艰。他绞尽脑汁,试图回想任何关于九界之外的实用信息,但能想到的只有传说和晦涩的典故,没有实在的内容。没有那些…

 

想起Fury的问题,他突然好奇自己当时是否应该采纳,但随即打消了那个念头。团队合作…并非他的特长,而且他怀疑Fury的其他候选人在这点上也提供不了任何帮助。

 

(但一旦你失败…是不是应该留个知道内情的人来防卫?)

 

Loki推开了这一想法。他只需要确保成功。

 

要想进一步了解只有一个选择—再去一趟国度间的夹缝。光是想想他的胃就拧了起来,他想到当时的感觉,随后他干脆地提醒自己眼下不是胆怯的时候。只要他准备充分小心提防…他不认为会有性命之忧,而只要他活着,其余的事都可以补救。

 

他脑中快速闪过一个念头,Natasha无疑会反对他正在考虑的事。Dr. Fisher多半会称之为自杀倾向。这是必要之举,他告诉那两个假想的声音。这当然是不同的?

 

你应该直接告诉她们。你为何要隐瞒这件事?真的是因为你认为他们帮不上忙,还是因为你试图向自己证明些什么—或者也许是向Odin?

 

Loki胃中一阵不适。Odin已经彻底否定了他,就算他曾经在乎过。他不必向自己证明什么。这单纯是出于实际。

 

并非是渴望在人前逞英雄,享受赞扬和荣誉,或是仅此一次证明自己也能做点事。

 

Loki再次倒满酒杯并拿了本Barton借给他的书,努力用哈利波特和这个叫罗林的女人对魔法原理荒唐但有趣的见解占据大脑,清空一切思绪。

…………………………………………………………………………………………………………

“我感觉我们前两个疗程好像进行得不是很理想,”Dr.Fisher说。“今天我想问问认为什么会对你有帮助。”

 

Loki嗤之以鼻。“我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帮助,医生。或者至少不需要你能给予的那种。”

 

Dr. Fisher向前倾身。“那么,你觉得你需要哪种帮助?”她问。Loki轻蔑地一笑。

 

“或许某些能缓解我乏味的事。我开始厌倦闲坐着无所事事了。”他扬起眉毛,“或许有件事你可以帮我。你是否有能力敦促他们提前让我复职?”

 

“不,我恐怕无能为力。”她的语气确实充满歉意,当然,这毫无意义。“你工作之余通常都做些什么?”

 

Loki坐立不安。他感觉焦躁,急切,就像皮下嵌进了某些东西。“我读书。散步。除此之外…”他耸了耸肩。Dr. Fisher皱起了眉头。

 

“爱好呢?社交活动?”

 

“准确来说我并不是个喜欢跟人打交道的人,可能你已经注意到了,”Loki干巴巴地说。“我会应付。我享受某几个人的陪伴,那就够了。”Natasha正在教我下象棋,他差点加了句,但没说出口。那属于—隐私。然而,罗列出来,却突然显得有点…悲哀。空虚。Loki让自己振作。“除非你自告奋勇来取悦我,不过…?”

 

“不了,”说着Dr. Fisher微微一笑,“但你或许可以想想在空余时间找点事做。你喜欢的事,那能让你放松。可以对你的心理健康产生很大影响。”

 

Loki没有克制翻白眼的冲动。“啊,是的。因为你是如此笃定我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不是吗?”

 

“我没有这么说,”Dr. Fisher说。“而且我希望你明白你曲解了我的意思。做些解压的事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不管是谁。那是科学。”

 

Loki任由嘴角弯成自认为略带优越的弧度。“当然。不过我就随意一说,你解读过度了。我感觉非常好。”他平静地对上Dr. Fisher质疑的目光。

 

“Luke,”她温和地说。“我不想逼迫你—”

 

“那就别,”Loki流畅地打断。

 

Dr. Fisher和蔼的表情微微转为不悦。“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你是不是认为需要帮助让你显得软弱?”她发问。Loki的嘴唇抽动了一下。

 

“难道不正是这样才让人暴露出弱点吗?在我看来连自己的想法都处理不好的人不就意味着软弱么。”

 

“我完全不这么认为。”Dr. Fisher身体前倾,双手紧扣放在腿上。“我认为在需要的时候求助是人最坚强的行为之一。”

 

Loki拱起眉毛。“所以,反过来说,当你认为我需要帮助时我没有求助,代表软弱。”

 

她皱眉看着他。“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为你提供我的视角。”她沉默了片刻后叹了口气。“治疗可以有各种形式,Luke。可以单纯只是…跟不相关的人透彻地讨论问题。而我真心希望你考虑下这点,需要他人帮助没什么问题。你不必独自承担一切。”

 

一阵刺耳和略显气短的笑声在Loki的喉咙里不情愿地爆发。“哦?”他说,并感觉自己睁大了双眼,他知道他该保持沉默否则—“那你建议我该向谁求助?除了我自己还有谁?我不指望任何人会有兴趣帮我处理那些卑劣的问题—就算我希望他们帮忙。”Dr. Fisher看他的神情令Loki攥紧了拳头。“况且我不希望。你能理解吗?”

 

“当然,”Dr. Fisher用温柔的嗓音说。“我能理解孤独的感觉,我也能理解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你脆弱的一面。但我能否问下为什么你如此肯定没人会愿意帮你?”

 

他们为什么会愿意,Loki心想,但他成功忍住了没说出口。他能感觉到自己几乎在发抖,并强迫自己保持静止。“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只是问。“人类—人—是自私自利的种族。”Barton和Natasha还有Stark救了你,他脑海深处一个小小的声音说。他们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他抛开了这一想法。

 

“好吧,”Dr. Fisher缓缓开口。“在…在你的档案中,Luke,写着你是因为去找Norman Osborn才被抓的,因为你以为特工Natasha Romanov有危险。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吗?”

 

Loki眨了眨眼,适应话题的明显变化,之后才注意到这个问题的指向。“她帮过我,”他直白地说。他内心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反对,低声说他是个骗子。

 

“所以就因为这样?”Dr. Fisher追问。Loki紧紧抿起了嘴。“你认为自己是个特别无私的人吗,Luke?”

 

“不是,”Loki说,同时克制住想再次发笑的冲动,深知那隐含着某种歇斯底里的成分。“我知道我不是。”

 

“但你的本能却让你把自认为能帮到特工Romanov的行为放在你个人的安危之上。这没错吧?”

 

Loki感觉被困住了,仿佛被逼到了角落。“只是礼尚往来,仅此而已。”

 

Fisher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很专注。“有没有可能其他人,或许,也想还你人情呢?”Loki的胸口一紧,他想到Roslyn,那个日以继夜搜寻他的人,Barton,那个甚至都不喜欢他却又似乎对他的安危牵肠挂肚的人,Rogers,那个在游荡的巨兽袭击时以身犯险保护他不受伤害的人。“是什么令你害怕以至于不敢主动向他人敞开心扉?”Dr. Fisher问道。Loki感觉自己越绷越紧,而对方很快又加了一句。“你不用告诉我,甚至不用大声回答。我只要你考虑下这一点。”

 

Loki双手放在腿上十指交握,他静不下来。他站起身,不敢直视Dr. Fisher,随后他开始踱步,话语不断从口中溢出。“你不明白。我没有—朋友。我不能。这并非—他们不了解我,而我也不信任他们。”他想要冲着对方大吼,居然逼他说出这些话。想要冲着说出这些话的自己大吼。

 

“你是指什么,”Dr. Fisher缓缓说道。“当你说其他人不了解你时?"

 

“我认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Loki说。他的声音刺耳,他试图控制它,控制自己。

 

“你能以任何方式为我解释一下吗?”

 

Loki攥紧拳头,他突然有股爆发的冲动,用魔法还是武力,他不确定。他记得自己原来是个自控力挺强的人,但感觉近期却一味地在失控。也许是自他降落在这一被遗弃的国度后。也许是自从约顿海姆之后—

 

我是个畸形的怪物。是个连冰霜巨人都无法接受的怪胎。被两大国度放逐,我早该死了两次了,然而我却还活着。我的一切就是个错误,而你们所有人迟早都会看到。他紧紧抿着嘴唇,默不作声,鼻息急促。

 

“Luke?”Dr. Fisher的语气温和中带着担忧。Loki她。

 

“我不配拥有他们,”最终他淡然地说。告诉她又何妨?他几乎能听出Dr. Fisher皱眉的神情,就像她在担心似的。

 

“不配拥有谁?”她问。Loki冷笑。

 

“这些…你如此随意提起的这些人。朋友。这就是你想知道的,不是吗?我为什么不,像你说的,向他们求助?我的自尊还未匮乏到接受尚未赢得的东西。”他转过身,小心翼翼地调整自己的表情,扬起眉毛。“这回答你的问题了吗?”

 

Dr. Fisher看了他许久。“所以,对你来说,”她说,“友谊…支持,是需要赢得的东西?”

 

“一切不都是吗?”Loki已经无暇去掩饰声音中的刻薄。

 

“我不知道,”她说。“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但我想把关注点放在你说的第一点上—不配拥有朋友。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那几乎正中他不想言明的那些事—或者说,他内心有一部分希望她会反对(就算她反对又有什么意义,她什么都不知道)而另一部分则希望她能就这么认可他的判断然后放弃。“我告诉过你了。”

 

“你说过你并未‘赢得’他们。你觉得要改变这点你应该怎么做?”

 

我不确定,Thor应该知道。他又一次想到了Jane,苦涩得想笑。脱胎换骨,也许。“如果我知道,我可能早就做了。”

 

“我并不知道值得等同于赢得,”Dr. Fisher的语速缓慢。“其中一项指的是存在状态,而另一项则是行为。如果某人不佩得到某物,他们赢得吗?”

 

想笑的冲动再次涌起,而这一次他没有克制,他厌恶那声音,残破又丑陋。“问题就在这里,不是吗?”

 

他无法直视Dr. Fisher。“Luke,”她开口,随后停顿了片刻才继续。“你是否相信你能赢得这些自认为不配拥有的朋友?”

 

Loki闭上双眼感觉自己的嘴角向上翘起。他想到Natasha,那么轻易就称他为朋友,还有那句话带给他的感触。想到阿斯加德,以及经年累月为了不切实际的目标否定自己而到头来却发现这由始至终就毫无意义。“不,”他说,坦白对他来说几乎是种解脱。

 

“Luke,”Dr. Fisher说完后沉默了片刻。“我知道我说我不赞同你的看法也无济于事。我想要你回想某些你尊敬和在乎的人。你不必告诉我任何关于他们的事,只是…在你脑海中描绘他们的样子。”

 

Thor的面孔跃入了Loki的脑海中,不请自来。他试过抹掉他,但放弃了,因为很痛却感觉很好。“然后?”

 

“然后想象他们对你说他们不配拥有你或你的友谊。”

 

Loki试了。尝试想象Thor对他说—我不配拥有你,Loki。即使是尝试都令他依稀感到不适,他做不到。他摇了摇头,“我做不到。他永远不会…”

 

弟弟,不论我让你受了什么委屈,不管我做了什么导致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真的很抱歉。

 

Loki抽搐了一下。他感到呼吸急促。Dr. Fisher毫不留情。“想象那些让你感觉如何?”

 

Loki紧闭双唇,拒绝回答。他踮着脚尖朝前踉跄了一下,感觉自己正在逃走的边缘。“他不会这么说。他永远都不会这么认为。”

 

“每个人都有自我怀疑的时候。”他听见Dr.Fisher站了起来。“现在你能否想象一下告诉那个人你赞同他说的?也就是他们配拥有你?”

 

Loki的胃中一阵痉挛。“那不是真的。”

 

“如果你不会对自己在乎的人这么说,Luke,”Dr.Fisher说,“为什么就可以对自己这么说呢?”

 

Loki感觉就像自己的外壳正在崩塌,将他围住,令他窒息。“这不一样,”他试图反驳,声音紧绷。“不一样。”

 

“要是一样呢?”Dr. Fisher的发问仍旧温柔得可恨。“要是我告诉你你也一样,并不比任何人差呢?”

 

Loki发出刺耳的笑声。“那你就错了。你对我一无所知。”

 

“也许不,”她说。“但我对人性略知一二。如果你真有那么坏,我不认为你会在自我认同上遇到这么多困难,或者想到听你在乎的人自我贬低会如此难过。”Loki转身,向她咆哮的冲动呼之欲出,他想—发泄,但看到她站在那里,娇小却冷静,而且对他充满恶意的想法不为所动时,那股冲动消失了。“我想让你尝试一项练习,就接下来几天。当你对自己产生消极的看法时,我要你想象说给别人—朋友,或是童年的自己听。如果你感觉对他们说不妥,那就提醒自己也许对你说也不妥。”

 

弟弟,不论我让你受了什么委屈…

 

“你不知道我做过些什么,”他的声音显得空洞。

 

“不,也许不,”她承认。“但我对你现在在做的事有所了解。也许那更重要?”

………………………………………………………………………………………………………… 

插曲(二十五)

 

经过一周对跟踪者的小心观察后,Loki决定是时候弄清楚他们所属的组织了。

 

那是两个凡人,一男一女。自认为行事低调的两人貌似正在盯梢吧台边喝酒的Loki的幻影,而Loki本人则正在一旁观察那两个人。穿着平庸,说话小声,然而,在这一带他们反而显得分外突兀。借用五分钟前在街上擦肩而过的女人的面孔,Loki边喝饮料边观察他们打算干吗。

 

答案貌似是按兵不动,于是Loki很快厌烦了。他起身,解除伪装,双手插在风衣口袋中信步走了过去。

 

“晚上好,”他靠着最左边那个凡人的肩膀低声说,她立刻转身与此同时她的搭档朝吧台看去。Loki没有撤去幻影。

 

“结束了,”他开口,而Loki一眼就认出了女人的小动作是想掏武器。

 

“哦,行了,” Loki说,并在声音中注入一丝力量。“没那个必要,不是吗?”他坐下。“其实你们要是有问题直接问就是了。”他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低沉,冷静,通情达理。那种谁都会欣然同意的口气。

 

两人几乎是争先恐后地回答。“并非问题,先生,严格来说是侦查,”女人回话时她的同伴匆忙补充,“有人认定对你有兴趣,先生。”

 

Loki极其细微地皱了皱眉。“谁认定的?”

 

这个问题两人似乎就没那么心甘情愿回答了。他们面面相觑。Loki 等了等。操控越少,回头就越不容易被人察觉其中有古怪。最终,男人开口,似乎在做思想斗争,“抱歉,先生,但我最好还是不说了。”

 

“个人还是组织?”

 

“组织,”男人说完不解地看着自己。这种人没那么容易蛊惑;很可能经受过某种训练。女人的样子也很不安,而且似乎正在纠结拿不定主意。很有可能她想请求支援却又发现没有行动的动力,除了根深蒂固的习惯告诉她应该这么做。

 

那么,一个组织。从这点基本看不出他们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虽然他估计自己不会有兴趣。“谢谢,”说完他站起身,“你们为我提供了不少信息。”

 

“先生,”女人说,“如果你能等一会儿—”

 

“当然,”Loki从容地说。“我就在这里等。你们为什么不再点杯饮料然后我们就能聊了?”

 

一等他们彻底背过身,他就离开了酒吧动身回他给自己找的公寓。

 

街上一片寂静。

 

而现在…现在他们知道他已经发现他们在盯梢了。

 

有一瞬间—就算只有一瞬间—他感觉又变回了曾经的自己。

tbc

下一章→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