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26

←上一章

…………………………………………………………………………………………………………

就Loki所知,他们强制他接受这项‘心理咨询’是为了帮他。应该是一种治疗。Loki并未体会到治愈的感觉;他感觉像是被剥了皮一样暴露无余脆弱不堪,像是有昆虫在血液中爬行,而现在他的心脏正以过快的频率怦怦直跳。他静不下来,但又不知道自己怎样。逃走,他心中有个声音在催促。逃离这里别再回来,你在这里不安全,你永远都不会安全。她会不断地逼你,撕开你的伤口—

 

但这是他自找的,不是吗?Dr. Fisher并没有强迫他说任何事。是他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选择揭开自己的伤疤。

 

他的胃里在翻搅,指甲深深掐入掌中。他想回家躲起来,却又不想落单。曾几何时,在这种心境下他会去找Thor,并希望他身边没人。

 

这个念头如同砂纸,摩擦着他本就敏感的神经,Loki一把将其拧断。

 

Natasha,他想到。他可以去找Natasha。她是—他们之间存在点什么,至少;她说过他们是朋友,而他也曾许诺过会回报她之前的突然造访。他可以假装就是一次友好的社交拜访和一个玩笑…别无他意。

 

她肯定能看穿,想到这他差点改变主意,但最终他鼓起勇气。Natasha已经见过他最狼狈的样子了,或者相差无几,而且只要他不开口她不会多言。

 

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查到她档案里写的住址,而找到真实信息又花了不少时间。他本来不希望动用魔法,但急躁战胜了一切。记住地址后他重新掩埋了信息,又施加了一道指向鸡肋信息的误导咒语,以防还有别人在查。在用手机地图找了几分钟后,Loki将自己瞬移至她的门口,他希望没错—却后知后觉地想到说不定这也是误导的地址。

 

他放自己入内,爬楼梯上到五层。Loki注意到大楼本身相当破旧。他没想到会是这种地方,但仔细想想他也说不上缘由。只不过,她没能拥有更舒适的居住环境令他有点不适。他好奇自己要是提起这一感想Natasha会不会见怪。

 

Loki潇洒地叩响15D的大门后退了半步。直到这时,他才又一次后知后觉地想到Natasha可能正忙于别的事。毕竟,除却神盾局的工作,她理应有自己的生活。他的登门造访极为冒昧,仿佛自己的不安值得她放下其他一切要忙的事务。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个相当严重的错误,Loki的胃部一紧,就在他即将退步,打算彻底从大楼消失时门开了。身穿灰色紧身裤和宽松T恤的Natasha正眨眼看着他,头发略显凌乱。

 

“哈,”她说。Loki挺直身体,极力克制畏缩的冲动。

 

“我来的不是时候?”

 

“是谁,Nat?”听见屋内传来的声音他心头一紧。所以,Barton也在。无疑来得不是时候。Natasha的样子不是很激动—但也没显露多少其他情绪。Loki绷直后背让自己微笑。

 

“是Silver,”Natasha朝身后喊了一句。听到屋内传来的大声抱怨Loki努力没让自己的嘴角耷拉下去。

 

“我跟你说过我会还你突然造访这个人情,”他温和地说。

 

“你是说过,”Natasha说。“我猜我不该感到意外。”

 

“不过,如果你…还有别的事,”说着,他的目光朝她身后瞥了一瞬,随后又回到她身上,“既然已经表明意图,我也可以心满意足地回去。”

 

“哈,”Natasha又说了一声,她正以一种令他紧张的方式仔细观察着他,Loki好奇她在他脸上读出了什么。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试图封闭自己不让她看出端倪,然而基于她眉间逐渐显现的皱纹他不确定自己成功了。她退后将大门完全敞开。“请进。”

 

这次轮到Loki眨眼了,随后他眯起双眼。“我不强求—”

 

“我相信你不会,”她打断。“不过既然你来了然后拼字游戏又是人多比较好玩。那就进来吧。”她站着没动,抵着门。

 

“听起来Barton似乎不这么想,”他缓缓说道。Natasha冷笑了一声。

 

“Barton没得选择,”她的音量大的有点多余。

 

“嘿!”他听见脚步声,稍后同样穿着随意的Barton出现在了走廊里,在怒视了Natasha一眼后他看向Loki。“没事儿。只要你同意在Natasha想玩俄文拼字游戏的时候坚决抵制。”

 

“就因为你一个字都看不懂不代表那就是俄文,”Natasha扭头说道。Barton做了个鬼脸。

 

“这跟我听不听得懂没关系,而是因为我把它当成了俄语,所以别再忽悠我了。”他看着Loki。“你看到了?我压根就不该答应跟她玩拼字游戏。Natasha,关门,你把暖气全放跑了。”

 

Natasha对他挑起一边眉毛。Loki来回看着她和Barton。他显然只是在迁就她,压抑自己真实的想法,而Loki知道他该退出让他们两个…单独…玩拼字游戏。

 

他从来就不是个多无私的人。

 

Loki走进屋内,于是Natasha在他身后关上了门。Barton歪嘴朝他微微一笑。“所以,哈利波特的书你看了没?”

 

“看了,”Loki的话带着一丝僵硬,明显仍旧很没有自信。“我刚看完第五部。对魔法的描述相当可笑。用魔杖聚集或引导力量当然可以,但普遍的看法是大抵只有初学者才有使用的必要。”

 

Barton的样子像是在努力掩盖某种表情,但Loki不确定是哪种。“我猜罗琳这方面的功课没做足。”

 

他听出了话中的嘲讽,朝Barton眯起了眼,但男人什么都没承认。“那人物呢?”他问。Loki考虑了一下。

 

“我不知道,”他缓缓开口。“哈利…令人钦佩。他对在乎的人忠心耿耿,这无疑值得赞扬。”小天狼星的死曾…令Loki难过。那看起来很没意义,而凶手却还活着。“也许赫敏。她很聪明,而且纯粹是为享受求知的过程而学习。”

 

Barton点点头。“尊重,”他说。Natasha正看着他们俩,Loki发现,她的表情带着一丝笑意。

 

“你看过这些书吗?”Loki问。Natasha耸耸肩。

 

“只看过第一部,”她说。“太忙了,我猜。”

 

“对经典毫无敬意,”Barton说。“我一直努力,但…”他甩起双手,演示徒劳。Natasha朝Loki翻了翻眼睛而他不得不努力才忍住不笑。这依然感觉…奇怪,但并非不适。他几乎感到惬意,不说别的,分散注意的消遣至少削弱了那种暴露的感觉。

 

“这个‘拼字游戏’是什么?”没等对话冷场他就发问,以免让自己想起太多来这里的原因。Natasha眨了眨眼随后一挥手。

 

“哦,对。这是个文字游戏—想办法用图版上别人写下的单词来拼词然后…估计直接演示给你看更简单。”

 

“务必,”Loki带着微笑说道。但他心里却松了口气。听起来,在…陪伴下学习新游戏,是种让他不去多想此前与Dr. Fisher对话的完美方式,用不了多久那种暴露的感觉就会过去,一切都会重新好起来。

 

他脑中有个声音在提醒他Natasha说过的话,有关在被追上前转身面对,但他将其抛在了一边。

…………………………………………………………………………………………………………

Loki决定比起拼字游戏他还是更喜欢象棋。他们第一局比赛的赢家是Barton—在Loki看来,他兴高采烈欢呼的时间有点过长—然后第二局是Natasha。尽管他发现在拼词的同时考虑图版布局有点难度—他了解到词并非越长越好—但Loki仍旧乐在其中,一直到Barton坐直问了声,“所以我们晚饭吃什么?”他才意识到他们玩了多久。他突然一阵尴尬,确信自己的久留已经惹人讨厌了。

 

“我没打算待这么久,”说着他准备起身。Natasha发出类似“噗”的声音。

 

“如果我想让你走我会开口,”她说。“三个人吃饭更划算。你们觉得越南菜怎么样?”

 

Barton斜着眼考虑了一番。“越南三明治?”他问,而Natasha点了点头。“我没意见。”两人一齐看向Loki。

 

“起码我乐意尝尝,”片刻后他说。Natasha站起身。

 

“要是Clint去取我就打电话订餐,”她说。

 

“什么,”Barton抗议。“凭什么不让新来的去取?”

 

“新来的不认识地方,”Natasha轻松说了句。Loki开口正打算抗议,但一道出奇强势的目光让他闭上了嘴。“Loki,你有现金吗?”

 

“有,”Loki说。神盾局给过他一张塑料卡片说是可以用它转钱,但Loki偏好纸币这种更实在的交易方式—尽管这还是比不上硬币可靠。

 

“很好,很好。”Natasha说。“我记得这里有菜单,你们只要告诉我想吃什么…”她迅速闪进厨房在橱柜中翻找起来,回来时带着一张折好的纸洋洋得意。他和Barton靠在她身后盯着菜单,仔细查看菜品。Loki都不熟悉,基本是随机选的,他希望自己不会后悔。Natasha拿着手机去了厨房,留下他和Barton两人站在原地。

 

“所以,”一阵沉默后Barton开口。“你停职还没结束?”

 

Loki感觉自己紧张了,他思索这个问题背后有何深意。“对,”他简洁地说。Barton双手插进裤袋侧目看了Loki一眼。

 

“没劲,”他说,Loki花了点时间解析这个回答。“我感觉最近都没怎么看到你。”

 

Loki给了他一个挖苦的微笑。“失去我威严的存在你无疑感触颇深。”

 

Barton做了个鬼脸。“要是你的存在真让我觉得威严说不定我还会想念。”

 

“我会生气的,”Loki温和地说。Barton对他得意一笑。

 

“嗷,行了。你觉得我很迷人。承认吧。”

 

“我可什么都没承认,”Loki拖长了调子说。Barton却笑得越发灿烂,这时Natasha回来了,轻轻在他肩上捶了一拳。

 

“注意,特工Barton,”说着她懒散地窝进一张外观破旧实则舒适的椅子里。“二十分钟后去取。”Barton装腔作势地朝她敬了个礼。

 

“行,行,特工Romanov。”两人相视一笑,一时间Loki又尝到了那种身为旁观者的熟悉感觉。看着别人却融不进他们的圈子。没等它滋长,或等他撤回自己的高墙后,Natasha的视线就再次回到了他身上。

 

“我希望你没有太过习惯停职生活,Loki,”说着她微微一笑。“我听说,Phil等不及要你复工了。”

 

Loki花了点时间才把Phil特工Coulson联系到一起。“是吗?”

 

“嗯—嗯。好像和奇怪的能量读数有关—那还是在你封闭跨维度裂缝,或者说你和美国队长一起遇上那些事之前。”

 

Barton凑上前。“说真的,我不知道我更想听哪部分,跨维度裂缝的还是美国队长的。不,我肯定—是美国队长那部分。是怎么回事?”

 

“你对那些—奇怪的读数了解多少?”Loki小心翼翼地发问。“他也跟我提过,但没说多少。”

 

Natasha耸耸肩。“不多。这并非我擅长的领域—更像技术问题。只是聊天的时候正好说起,然后看上去没人真正清楚该怎么看待,所以—他认为这可能是你熟悉的领域。”

 

我熟悉的领域。想起尖叫的世界树Loki的胃又拧了起来。

 

Barton浑身一抖。“我们能不说这事儿了么?魔法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Natasha窥视着他。“Loki?怎么了?”

 

这件事你不能置之不理,他脑海深处响起一声低语。语气隐约有点像Frigga。你不能一直作壁上观。这可能已经晚了。他们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但你知道。还有另一声,更安静的。阿斯加德是九界的守护者。如果你能拯救米德加尔特,也许…

 

“不,”说着他露出一个笑容。“没什么。我只是在…思考。”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令他的胃中不安的搅动,但…Thor就会勇敢站出来。他也能拿出勇气。他们值得:Natasha和Barton还有Rogers,Margaret Fairfax和她的孙女Angela。也许甚至还有Coulson、Fury和Stark。

 

他能感觉到Barton和Natasha正带着疑问打量着他,于是他对两人笑了笑,希望能让他们安心。不过,这其实没太大关系。他要去的地方,他们没法跟去。

…………………………………………………………………………………………………………

Loki留下吃了顿饭—美味的肉馅三明治,但以他的喜好口味稍稍有点偏辣。饭后告辞时他注意到Natasha警惕的目光一直追随他到门口。正因为如此,他没等出门就瞬移离开了,为了故意吓她和Barton一跳。

 

他的公寓内凉爽且一片漆黑。Loki走到客厅,没有开灯,然后整理出一片地方用于施咒。他的神经正因焦虑和预感而骚动不安,但他的头脑却很清醒而且双手稳健。他用笔在手臂、后颈和胸口处画下保护和防御的符文。他上次去时没做这些准备,但他预计这一次的旅途会更久更危险。

 

等他认为一切就绪时,Loki聚集魔法踏入了夹缝中的空间里。

 

他几乎立刻就感觉到了比先前更强烈的异常。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铁腥味,口中和鼻腔如同充斥着鲜血,但世界树依旧挺立着。它无疑还在发出那种声音,但他没有切换感官去听,而是沿着树枝开始走动,寻找一处他能穿越的薄弱部位。这很危险,但并不比他年少时的诸多尝试更危险,在他最初发现现实纹路中的各种空间和断层,那些已被绝大多数人遗忘的空间和时间时他曾探索过。他找到一处薄弱的地方,在身上又施加了一层防护,不确定会在另一边遇到什么。

 

随后他穿了过去。

 

他正位于一块漂浮在半空的岩石上,某种巨大的碎片—但他们的运行方式不正常,像是受力停滞不动。四周压迫着他的冰冷的空虚感令Loki皮肤发麻。他维持着召唤出的魔法,只有它的存在能给他一丝慰藉。尽管放眼望去空无一物,他还是隐去了自己的身影。无论他感知到的存在是什么,他本以为对方会注意到他的魔法,但却没有任何动静。

 

Loki轻手轻脚地缓慢向前移动。环顾四周的碎石,他突然确信它们曾经也是一颗星球,由于某种难以想象的力量,它像蛋壳一样裂成了碎片。Loki好奇,这是新近的灾难,还是过于久远已被遗忘?Loki发现碎片呈环形分布,而他正位于其边缘,正中间是最大的一块。他在石块间跳跃,向中间靠近。他要找的东西说不定就在那里。

 

他口中的空气陈腐,带着死亡的气息。令人不快。Loki压下这种感觉。

 

“来者何人?”

 

声音在Loki体内颤动,将他隐身的伪装一扫而空。听到绝对静止中突然响起的声音Loki浑身一僵,但在踏上那块位于中央的巨石上时,他逼迫自己挺直身体稳住阵脚。他扭头四处寻找声源,随后发现先前看到的螺旋形石块其实并无支撑—而是悬浮着—并拥有清晰的轮廓,像一把椅子—或是宝座。Loki重重咽了口口水,突然有种暴露的感觉,毫无防御,但他没有作声。

 

宝座开始转动。Loki站稳脚跟备好魔法,但力图表现得轻松自信。他不会让这个生物看出他在害怕。他高昂着下巴,双眼锁定转动中的存在,直到看清对方的脸。

 

坐在他面前的生物有着怪物般巨大的身形。或许,比冰霜巨人还要高大。外表像人,或近似,只是他的身材厚实,下巴偏方,皮肤呈深紫色还有他那双眼睛…Loki几乎畏缩了。

 

“这回,”它—他—?—说,在这个本不该有声音存在的地方他的嗓音深沉而洪亮。“来找我的是什么可怜的生物?”

 

Loki的心脏像只兔子似的锤打着他的肋骨。他稳住阵脚。“你是什么,”他询问。“还有你为什么想方设法要进入九界?”

 

它笑了,那声音让Loki颤抖和胆怯。“九界,是么?”Loki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向他逼近,于是他振作精神展开防御,并准备动手。

 

“别碰我,”他的嗓音尖锐,近乎刺耳。“我是来警告你的,不管你在—”

 

“安静,”它说完Loki的嘴立刻被封了起来。那个存在正在朝他施压,而他感觉到自己的防御在燃烧,皮肤上燃起火苗,烧灼着他。“啊,”它低语。“阿萨魔法。你以为这就能阻拦我?你以为自己能阻止我?”

 

感觉到对方发力Loki的防御炽热地燃烧起来。宝座上的生物想强行侵入他的意识,他张口尖叫却发不出声音。

 

(在他失去思考的能力前Loki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根本就不应该用Thor的做法来处理这件事。)

 

他想起了当初Doom对他下手时体验到的那种感觉,那种入侵感,但这更糟。这股向他压迫而来的力量势不可挡,形同无物般击溃了他的防御和保护,砸开他的头颅,并搅乱了他的大脑。他的后脑爆发出一阵火辣辣的感觉。某种带着铁腥味的滚烫液体流入他口中,但在意识如落网的困兽般挣扎尖叫的时候,他根本无暇去注意身体的异样—

 

随后一切结束了,他倒在地上,无力再支撑自己。他听见自己在干呕和呜咽,但那声音几乎被超越肉体的撕裂感淹没。不过,他得到了一个名字。

 

“Thanos,”他湿咳了一声。“Thanos。”他必须警告他们。通知所有人。他是个蠢货,以为自己能解决,能独自对抗此种恶魔。以为自己能像Thor一样。但Thanos会杀了他,然后没人会知道正在逼近的—

 

“有意思,”泰坦说,他的嗓音回荡在Loki破碎的意识中,令他的身体随之颤抖。“很有意思。”

 

Loki想挪动,站起来,勇敢地面对死亡。他做不到。他的意识和身体犹如一道巨大的伤口抽痛不已。

 

“多么奇妙的生物,”他继续说道。“而且比我预想的要顽强。真…令人着迷。也许我还用得到你。”,Loki想,但他的舌头却不听使唤。请你住手。“对,”Thanos沉思着说,随后Loki又一次感觉到了对方释放出的力量,困住他的意识并对其施压—

 

他失去了知觉,谢天谢地。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一次他可以不再醒来,因为如果不是…如果不是…

…………………………………………………………………………………………………………

“你到底干了什么?”

 

他的两耳嗡嗡作响。身体无法动弹,喉咙里满是鲜血。一双手正扶他侧过身,随着鲜血逆流回口腔他尝到了血腥味。有人正在检查他的脊椎,他的脉搏,他有种感觉他必须做出反应,但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Loki。Loki。醒醒…该死,该死,我就知道你又要干蠢事,但到底…”

 

某种液体顺着他的脖颈淌下,在他的下颌蜿蜒。疼痛自他的后颈一路蔓延至双臂。他无法理清思路。他身下是地毯,而他记不起—

 

“Loki?”有人轻轻推了他的头一下。“给我点反应,快。”

 

他眨了眨眼,视线逐渐清晰。Natasha。她之前并不在这里…他去异界穿越了。拼字游戏然后他回来后去异界穿越了。“N’Tasha,”他试着开口,而这似乎起作用了。她垂下了肩膀,Loki觉得她像是松了口气。

 

“你干了—算了。我得送你去神盾局的医务室,因为我估计医院不是个好主意。你能站起来吗?”

 

Loki眨眼看着她。他感觉体内有种…被撕裂的感觉。他不确定是什么,只知道那感觉就像有人侵入了他体内搅乱了他的内脏,但并非生理意义上。就是—不对劲,令他一想到就内心恐慌。

 

“我想是不能。”Natasha说。“我—。我要给神盾局打电话,行吧?他们会过来带你去接受治疗…不管这是什么。那是烧伤吗?”

 

神盾局,Loki心想。他有事要告诉他们。还有Natasha。他试着挪动自己的手,并成功捏住了她的袖子,但他想不起内容。过快的心跳令他晕眩和反胃—也可能是因为他头晕恶心才导致心跳剧烈。

 

“我会陪着你的,”Natasha的语气温和了下来,她显然误解了他的反应。“行吗?别把人炸飞。上帝,Loki,你做事从来不留余地,你是不是…”

 

发生了什么?异界穿越不应该有这么大副作用。发生了—他得想起来。他试着在脑中回想,却毫无头绪,除了强烈到无法忍受的恐慌和惧怕,令他一时间竟无法呼吸。

 

“Loki,”Natasha的语气犀利。她在害怕,他心想。“没事。你没事了。深呼吸,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声音上,行吗?深呼吸。”

 

他试了。他努力了,但他做不到,他整个人都在疼,于是他只是—排斥。将一切拒之门外。

 

老天保佑事情消停了一段时间。

 

当他恢复意识时,有人在说话,音量很小语速很快,就在身边。他正侧躺在一张硬得难受的床上,四周一片白色。医疗设施,他想。他感觉鼻子中有异物,伸手发现是棉球。

 

他一定是流鼻血了,Loki心想,然后,从耳中相同的感觉来看,那里也是。他已经很久没有把自己逼到会产生这种后果的程度了。他依旧感到虚弱颤栗,尽管后颈和手臂上的痛楚已经消退。他看了眼纱布,随后想起他画下的那些符文当时在燃烧,灼伤他的皮肤,当—

 

他的心跳加剧,于是Loki闭起眼,试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即使涌起的恐惧已经令他喘不过气。他记得准备离开公寓,记得Natasha和她说话,但期间…感觉。痛苦。和恐惧。他体内的不适感并未退去,就像某处他无法察觉的致命伤,但只要一有试图修复的想法他整个身体都会绷紧。

 

有什么东西出错了。错得离谱,而他却无从知晓。

 

门开时Loki吓了一跳,但来人只是Natasha,还有她身后的Fury局长。他的出现令Loki心中一阵耻辱,并忍不住朝Natasha投去指责的目光。

 

“抱歉,”她说,“但我认为有必要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比起歉意,她脸上更多的是担忧和紧张。

 

Loki闭上双眼仰面躺下。“我不知道,”他直白地说。他几乎能想象Fury眯起了眼睛。

 

“别妄想对我隐瞒,特工Silver。我一直都很仁慈,但—”

 

“我说真的,”Loki重复。他粗糙的声音刺激着他的喉咙,而且鼻子堵塞显得鼻音很重。“我不记得了。我知道自己打算做什么,我也记得…回来。但在那期间—我不确定。”只有惧怕,还有那种他记得与否将事关重大的感觉。他必须知道。

 

“那你本来打算做什么?”Fury问道。

 

“特工Coulson担心的能量尖峰,”Loki停顿了片刻后开口。“他们来自…外界的某些东西,想要闯入。”

 

“外界的某些东西?”Natasha眉头紧蹙。“哪个外界?”

 

“九界之外,”Loki说。他再次试图回想,但只有一些瞬间,并不具体。恐惧以及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在宇宙树之外。某些东西正试图—撕开现实,于是我前去查看。去…对抗。”

 

“一个人,”Natasha的语气毫无波动。

 

“我不会让其他人冒险,”Loki说。“如果它…不管它是什么…能对我造成这种影响…”他没了声音。屋内寂静了许久。不管它是什么。他找到了么?或许这是另一种反噬。但那种恐惧,惧怕

 

“你还记得别的吗?”Fury问道。他语气中的怒火已经平息。Loki试了,真的试了,但就算他深入自己的记忆挖掘,也只有笼罩在厚重强烈的恐怖中的窒息感,他的心率加快,胸腔挤压着肺部。某些东西开始哔哔作响,于是他紧紧闭起双眼。“嘿,”Fury说。“振作点,特工。”

 

“不,”他的声音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没有别的了。”

 

Fury的眉头越发紧蹙。Natasha的目光从Loki移向他。“局长,”漫长的沉默后她静静说道。

 

“特工Romanov,”他说完哼哼了一声,目光再次回到Loki身上。“我想是时候启动复仇者计划了。”

………………………………………………………………………………………………………… 

插曲(二十六)

 

不管派人跟踪他的是谁,Loki很惊讶对方并未就他公开爆发一事立刻做出回应。他几乎希望相反—那样他就有事可做,就无暇去注意自己目前的状态(漂泊,孤独,迷失)。但他们没有。事实上,尾随者的突然消失几乎格外扎眼。

 

Loki希望他没给他们的雇主造成太大恐慌。

 

然而,短暂的满足感很快退去,他又一次回到了之前漫无目的又前途未卜的状态。他考虑过找个新的地方打工—但那过于接近他发过誓下不为例的事情。他一直与凡人保持距离—而现在,在被人跟踪的情况下,更应该避免接近他人。人脉是弱点。

 

(他能回想起在Megan公寓里杀死那个男人时她脸上惊恐的神情。他好奇她现在怎么样—还有Carl和Andrea,他们又如何?Loki无情地甩开了这两个念头。)

 

不管怎样,他还是买了个平板电脑—一种在Loki看来过于陈旧的米德加尔特设备,但多少比电脑要轻便些—并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了了解米德加尔特上,在一个名为维基百科的网站上从一个页面跳至另一个页面。这是件小事,但并不见得没有乐趣。

 

当他的尾随者再次现身时,他正闭目仰头坐在阳光下,尽情享受着早春的一天和脸上的暖意。

 

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公园变得安静。Loki睁开眼。公园内并非空无一人—不远处一男一女正牵着手在散步,而另一名年长的男性则正对着电话喋喋不休。他们并未露出明显的马脚,只是出于直觉加上常年与诡计打交道的丰富经验。

 

Loki按兵不动,考虑他的选项。他可以摊牌,透露他已经发现了他们。他也可以试着不被察觉偷偷溜走—几个简单的误导咒语应该就能搞定。或者他可以假装蒙在鼓里看看事情接下来的走向。前两个选项,归根究底,很可能只会导致对方搬来更多援军。不过,要是他能小心实行第三种…也许能得到些具体的答案,并找到阻止他们继续跟踪的办法。

 

因此他待在原地,看着对方展开他们的小把戏逐渐靠近,像是未察觉有人接近一般悠闲地摆弄着他的平板。

 

这时其中一人朝他开枪了。

 

那感觉不过就像被蜜蜂蛰了一口,随后Loki一阵晕眩,他猛地起身拔出了飞镖。他没考虑过对方会用哪种手段捕获他—他懊恼地猜想或许他们已经学到了尝试对话的教训。他转向飞镖射来的方向,看到一名年轻女性因为他没有立马跪倒在地而露出一副彻底惊呆的样子。也许他刚才应该假装一下。

 

“多么没有礼貌,”他说。

 

再来一枪,”Loki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第二镖击中了他的肩膀,而这一次Loki任由自己的双膝弯曲双眼闭起,并迅速施加一道法术调整自己的生命体征到昏迷状态,至少要骗过临时旁观者。让他们知道他的耐药性有多强没有意义,而且他也没想把这事弄的太难看。目前不。

 

不过当其中一人用靴子戳他时要保持不动可是件难事,而当他们给他戴上手铐又用一个沉重的布袋蒙住他的脑袋时,要不挣扎就更难了。这是我为情报忍受的屈辱,Loki冷冷地想。

 

他闭上双眼尽力放松,同时留心去听。“注意他的生命体征,”其中一人说道。“两剂药效很强了。我们要的是活口。通知总部包裹就绪准备运输。”

 

他们将他抬上某一类似车辆的物体时Loki静静等待,他悠闲地听着他们闲聊,一直等到关车门和发动引擎的声音响起才给自己松绑并扯下头上的布袋。和他一起在后座的有两人,而他们的武器瞬间就对准了他的脸。Loki高举双手对他们友善一笑。

 

“让你的司机停车,”他说,懒得用指令来修饰自己的语言。“我有话要跟你们上司聊。”

tbc

…………………………………………………………………………………………………………

译者碎碎念:这章翻得好纠结(太纠结了,于是中间偷懒看完了霜铁的一篇老文九条命,很萌的说,推荐给没看过的小伙伴)特别是遇上Thanos那段感觉翻得好渣orz,于是大家凑活看吧……

下一章→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