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27

←上一章

…………………………………………………………………………………………………………

负责照顾Loki的治疗师—医生严厉地告诉他还需留院‘观察’两个晚上。Loki没有反对,尽管他有点想;但他太累太难受无暇去反抗。Fury和Natasha退到走廊里聊得热火朝天,直到Natasha发现他在看,于是两人离开了他的视野,只留下Loki独自盯着天花板,他的头开始抽痛。他试着回忆发生了什么,但踏上世界树枝丫后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只有隐约的不快。Loki双手攒成拳头无力地砸向床垫发泄他的无奈。

 

Natasha没有回来,而Loki最终陷入了断断续续满是噩梦的睡眠中。当他再次醒来时,面前站着特工Coulson,通知他停职处分已经撤销因为“貌似你不工作更容易惹麻烦。”他停顿了一下,而Loki怀疑他是不是本想说点别的,比如“欢迎回来,特工。”

 

他离开后,Loki又回到了一个人。

 

客观上他承认他的做法愚蠢至极。最起码,他该将自己的猜测告诉别人。或者在启程前通知他们。万一事情比现在更糟,万一他死了—他们甚至都不能从他的伤得到警示。看起来就像他只是单纯的消失了。他们很可能断定他一直有此意图。

 

他以为会怎样?胜利凯旋?

 

Loki用一条胳膊遮住双眼默默怨念自己的愚蠢,思来想去却徒增苦恼。

 

“噢—抱歉,我来的不是时候?”

 

Loki放下胳膊朝门口看去,并没有在盯着看。来的人是队长,他正尴尬地站在门口,奇怪的是还捧着一束鲜花。“我敲门了,”面对默不作声的Loki他继续说。“然后我以为我听到了…但如果你在休息我可以走。”

 

“不,”一阵茫然中,Loki强迫自己说。“不,说实话我也想分散注意力。”

 

队长看起来松了口气,他走进屋举起花。“我带了…就在来的路上随便抓了点。希望你喜欢康乃馨—杂货店只有这种。”Loki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但Rogers脸红了,而且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防备。“这仍然是普遍做法,对吧?看望伤患病患的时候带点花?”

 

“我并不想表现地不领情,”Loki边说边试着坐起来。“我只是有点惊讶。”

 

“不,等等,也许你不该—”Rogers匆忙上前放下花。他按了一个按钮。“躺回去,”他的语气坚决,于是片刻后Loki投降了,承认他自己没法坐起来,并发现床已经折起,这样至少他不再是平躺的姿势。“惊讶?你是说我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的?”

 

不全是,Loki心想,但只是点了点头。“神盾局特工的小道消息,”Rogers抱歉地笑笑。“你被送到这里时貌似动静很大。所以我猜—道听途说,虽然我不确定发生了什么。”Loki别开了视线。

 

“我不知道,”他说道,听着自己语气平平的声音。“我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噢。”队长的语气带着同情。“抱歉。”

 

“为什么道歉?我不记得痛苦的经历,”Loki说。他眼角的余光瞥见Rogers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并没有任何帮助,不是吗?这样你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受伤。”Rogers停了停。“感觉怎样?你看起来还是有点…”他似乎在寻找贴切的方式来表达。“…身体不适的样子。”

 

“你是个善良的人,”Loki乏味地说。Rogers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我是诚心在问,”他说,听起来有点不悦。Loki为自己的暴躁泛起一阵懊悔,随后从鼻腔长吁一口气。

 

“我很累,”他坦白,“还很痛很烦躁。而且厌恶待在这里。”而且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认为你想听我抱怨。”

 

奇怪的是Rogers放松了下来。“有时候我觉得人只要能抱怨就不会有事,所以在某种程度上,那可以让人安心。”他歪嘴的笑容退去。“不过,很遗憾你得待在这里。医院并不是个多舒适的地方。”

 

“确实不是,”Loki赞同。他朝床头柜上的鲜花看去。“谢谢,”他挤出两个字,就算语言和情绪都有点尴尬。“你来…看我。”

 

“不客气。”Rogers对他飞快地笑了笑,随后别开视线,在裤子上搓了搓手。“没多久之前你才救过我。为表谢意顺道来看看你貌似是最起码的了。”Loki有种想抽搐的冲动但忍住了。“所以我猜这意味着你这周没法跟我对练了?”Rogers加了句,语气就像是在强行搞笑。

 

“如果我三天都没有彻底恢复那我估计是死了,”Loki说。“别以为你能这么轻易逃脱。”

 

Rogers一惊,随后露出担忧的表情。“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就因为你…也许你不该操之过急。”

 

“我不认为我知道如何不急,”Loki说。他的本意是想开个玩笑,但出口的话却满是懊恼。从Rogers脸上闪过的神情来看,Loki认为对方也听出来了。

 

一名医护人员的出现替他解了围,至少他不用回答了,由于医生要跟Loki谈论某些检验结果Rogers被请了出去。“保重,Luke,”Rogers说,有一瞬间Loki以为他会在被赶出去之前拍拍自己的肩膀,但他只是把双手插进口袋走了出去。

…………………………………………………………………………………………………………

Natasha没来。Loki安慰自己说她无疑只是去忙Fury的复仇者项目了,但这个借口听着有点空洞。令他意外的是出院时来接他的人是Barton。

 

“你要是不当心点,就要在‘干蠢事’记录了上跟我一较高下了,” Barton心不在焉地笑着说,然而在看到Loki的脸时他却露出了愁容。“你确定你可以出来了?你看起来还是有点…”

 

“我肯定那不公平,”Barton还在寻找合适的词时Loki插话,“这个目标貌似很难超越。”

 

“嘿,”Barton说,不过他的语气并不像真的生气。“眼下我可不是被Nat打入冷宫的那个人。”

 

Loki勉强挤出的微笑消失了,他心下一沉。“特工Romanov在…生我的气?”

 

Barton侧目看了他一眼。“有一点,对。”Loki努力管住自己的脸,但不管是何种表情都让Barton移开了视线。“就是—她不喜欢无能为力的感觉,好吗?感觉上我们把你从Doom的酷刑地下室保释出来。Nat…”Clint耸耸肩。“会好的。只是你可能要低头认个错。”

 

“我不是很擅长卑躬屈膝,”Loki说。

 

“我看出来了,”Barton干巴巴地说。“但也许你得学学。”他朝一辆车打了个手势。“那么,尊敬的殿下。想去哪儿?”

 

“去我家里,”Loki说,“我认为那并非开车能到的距离,而且我记得你不喜欢我的移动方式。”Barton做了个鬼脸。

 

“对,不太喜欢。所以你是在下逐客令,还是…?”

 

Loki觉得自己近来独处的时间过多。“也不一定,”他以随意的口吻说道。Barton盯着他看了许久后摇了摇头,轻声嘀咕了一句。

 

“对,行,”他说。“我去把车停到车库然后我们可以用你的方法走。我是不是应该先吐完算了?”

 

Loki的眉毛飞了起来。“我怎么会强迫你忍受你万般排斥的旅行方式呢,”他说。Barton耸了耸肩。

 

“对,我发现了你压根问都没问,但这种不问往往就是在问,你知道?而且我没打算留病号一个人继续去干…你之前干的那些事。”

 

Loki抿紧了嘴。“多么慷慨。”

 

“没,”Barton说。“算不上。”他甩了甩手里的钥匙。“行了,我很快回来。”

 

“不,”说着Loki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不过他很快放手了。“让我们…附近找个地方。我们可以开你的车。”听到这句话时Barton脸上松口气的表情几乎可笑。

 

“车不是我的,”Barton说。“我才没这种好东西。”他带Loki去的那辆车看起来没多拉风,但Loki选择不予评价。不管出于什么原因,Barton貌似在向他示好所以Loki尽力不表现得无礼。他们上车时Clint终于开口发问:“你干了什么?Nat没说细节,只说她赶到你那儿时你已经倒地不起基本没有反应了。”

 

“她为什么会来?”Loki问。他之前没想过,但仔细想想…他顶多也就去了几个小时。Barton开出停车场,一手打方向一手戴上反光墨镜。

 

“她说是直觉,”随后Barton说。“有时候她会有。你走之前的表现有点古怪。”Barton半转过头,突然起了疑心。“你是被什么刺激到了还是去之前就打算干你干的那些事了?”

 

你是被什么刺激到了。Loki不确定自己能说清楚是什么让他决定做出这一,现在看来,既愚蠢又鲁莽的行为。他曾以为…那曾显得必要。毕竟,他是唯一有这本事的人:阻止一切冲着米德加尔特来的攻击或至少拖延。但他做了什么?也许什么都没做。最坏的打算,可能是危害。他不知道是因为他想不起来

 

“Loki?”Barton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听起来…在担心。“你没打算把车炸飞,对吧?”Loki发现自己浑身僵硬,于是逼自己放松。

 

“不,”他让自己说。“我没有。”

 

“很好。多谢。”Barton的语调轻浮,但Loki能感觉到对方的目光正紧紧盯着自己。这个男人比他一开始以为的要精明,而且观察力极其敏锐。Loki好奇他看出了什么。“你确定你没事?”Barton随后问。“不管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我没事,”Loki打断。“看不出你是这种瞎操心的类型。”

 

“我没在瞎操心,”Barton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我只是没兴趣待在一个巨大的魔法箱的箱底。”Loki的嘴拧成了一个苦笑。

 

“你不会的,我保证。”尤其是在他仍对自己受伤的魔法现状过于敏感的时候,就像是被人撕开了一个洞。他希望身边有可以询问的人,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如何发生的,然后突然想到了Chandra那里的科学家。也许,尽管他们的知识有限,但可能会有头绪。

 

“很高兴知道。”他觉得Barton看似正盯着前路,但很可能正透过墨镜看着自己。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再次开口。“所以。你有没有想好要去哪儿?”

 

“为什么不找家餐馆,”稍后Loki说。“医院的伙食吃多了很容易没胃口。”

 

“确实是,”Barton似笑非笑地说了句。“行啊,那就去餐馆。不过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喜欢我去的地方。”

 

“只要那里有比肉汤和辅食强的东西,我想我都能吃,”Loki让他放心。

…………………………………………………………………………………………………………

Barton‘去的地方’貌似是位于小酒馆往上几步的一个小地方。食物不错,不过—如果能趁活的时候下锅会更好。Loki灌下三杯米德加尔特人端上的低度啤酒,并津津有味地吃了两份炸鱼。他知道Barton在看他,但没当回事—或者说假装自己没发现。他确实感激Barton没在用餐期间多问;这给了Loki时间想清楚接下来该做什么。

 

“Romanov,”最后他开口。“我要怎么找她,…低头认错?”

 

“不用找,”Barton实话实说。Loki只是看着他,于是他耸耸肩喝了口啤酒。“我说真的。只要她不想跟你讲话,就不会理你。最好是给她点时间和空间。而且就算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相当肯定Fury让她去跟Stark灌输复仇者计划了。也许那家伙是个笨蛋,但他有钱。”

 

Loki撇了撇嘴。“复仇者计划,”他重复。“我听人提过。Romanov也参与了?”

 

“只参与确定该拉谁加入Fury的梦之队,”说着Barton将手肘撑在桌上。

 

“那你呢?”Loki问。

 

Barton哼了一声。“我?没。不适合我。我一般都单独行动—或是和Nat搭档。”他向后舒展肩膀。“大人物难伺候…那真不适合我。而且跟钢铁侠共事听着像噩梦。”Loki喉咙深处传出一声轻笑。“我不介意让Nat去处理那些。”

 

Loki将头侧向一边。“Fury问过我有没有兴趣。”

 

“然后你说?”

 

“我说这主意太荒唐了,”Loki说。“我不是…”英雄,他的想法是,但说出口会显得感情用事。“就像你说的。这看起来不像是我会感兴趣的那类东西。”

 

Barton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你的力量绝对够资格加入。在攻击力方面…你的体力可以媲美美国队长,再加上你那些个魔法妖术之类的实用技能,很有可能。其实,比起间谍你可能更适合当超级英雄。”

 

Loki皱起眉。“你认为我应该答应?”

 

“没,”Barton赶紧说。“只是说出我的想法。”他又喝了一口啤酒然后对Loki举起酒杯。“想像你参与团队行动有点诡异。虽然你没有我一开始想的那么难搞。”正当Loki打算发火时他捕捉到了Barton脸上歪嘴的笑容,说明他并非真这么想。他内心一阵奇怪的苦闷,好奇这是否是类似好感的表现。

 

“要是我答应我会坚持拉你入伙,”稍后Loki干巴巴地说。“就算只是为看你从早到晚绷着张脸。”Barton闻言确实沉下了脸,而Loki发现自己嘴角一抽,于是赶紧低头掩饰。

 

“很好笑,”说着Barton喝干了剩下的啤酒。“你真搞笑,Silver。那么,你打不打算告诉我你到底遇上什么事了?Nat在电话里没有明说,而其他人都不跟我解释。”

 

Loki犀利地看了Barton一眼。“特工Romanov联系过你?”

 

“她什么时候又变回特工Romanov了?”Barton问。Loki抿着嘴,于是另一位耸了耸肩。“没错,她联系过我。在她发现你倒在公寓里七窍流血之后。”Loki尽量面不改色,尽管他感到一阵羞愧在体内涌过。“然后在你稳定之后又打电话跟我说了下情况。我刚问了。”Loki听到猛地抬起头,但这时Barton已经移开了视线。“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Loki打量了Barton一番后半合上眼。“我不知道。我的目的是去世界树那里找出试图从外界入侵的存在—”

 

“等等,”Barton打断。“先等一下。这事儿你得慢慢来。什么东西试图入侵哪里?”

 

Loki深吸一口气,然后感觉像是最近几天内第无数次跟人讲起自己的感觉,Coulson的能量尖峰,世界树本体的尖叫声。随着Loki的讲述Barton的样子越来越焦躁不安,待他叙述完毕他轻轻吹了声口哨。

 

“我喜欢认识你之前的生活,”Barton说。“美好普通只涉及想杀我的普通人,而不是—尖叫的树。”

 

“它并非字面意义上的树,”Loki说。“世界树是—宇宙。是连结九界的根基。而且这些不寻常的事物早就存在;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而我喜欢继续被蒙在鼓里,”Barton直白地说。“所以这就是为什么Fury要加快复仇者计划。因为某些庞大不怀好意的东西正潜伏在外太空准备找我们麻烦。而你去找它的时候被对方狠狠教训了一番。这事儿…我不是说我会主动要求跟你一起去,因为我不会,但说真的?”

 

Loki咬紧下颌。“我采取了自认为最好的行动。”

 

“对,那啥,”Barton说,“也许你该检查下你对‘最好’一词的理解。至少在这个星球上,人只有一条命。”他将手肘撑在坐上。Loki知道自己的目光正变得阴沉却没有收敛。“还有要是你不当心点,为了你的人身安全会有人把你拴起来的。”

 

“我被人拴住时表现不会很好,”Loki说。

 

“貌似没人拴着时你的表现也不怎么样。” Barton似笑非笑。“但不管这些了。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Loki眨了眨眼,对话题的突然转变吃了一惊。“下一步打算?”Barton点点头。“哪方面?”

 

“搞清楚什么情况,显然,”Barton说。“谁袭击了你,还有是谁在攻击那叫宇宙树的玩意儿。”以只听过一次的人来说,他的发音意外的标准。“你没打算放着那东西不管,对吧?”

 

“对,”Loki缓缓开口。“我没…打算。”

 

 “不过,”Barton加了句,“我会留在帷幕这一侧,如果你懂我意思。”

 

“帷—不,算了。”Loki或许不知道这一比喻的来源,想质疑其准确性,但这其实无关紧要。“我没打算再以那种方式挑战命运女神。但…在这个国度没几个人能回答我的问题。几乎没人对企图撕开不同世界间屏障的那股力量有多少了解…”Loki没了声音。

 

他确实认识一个对打通国度间通道略知一二的人。一个对世界树本身及如何操控其能量有所了解的人。

 

“怎么了?”Barton询问。“你干吗这种表情?”

 

“Foster,”说着Loki皱起鼻梁。“Foster博士…也许能帮上忙。”

 

Barton微微坐直了一点。“那个,对,显然。那问题出在哪—”他收声。Loki几乎能听到对方脑中齿轮咬合的声音。“你跟她聊过?她知道你是谁吗?”Loki从鼻子呼出一口气后点了点头。Barton的眉毛飞了起来。“你们聊得怎么样?”

 

他的嘴角一阵抽搐。“你能想象有多顺利。”

 

“对,尤其是考虑到她貌似非常爱慕—”Barton停住了,他看了Loki一眼,然后赶紧喝了口啤酒。Loki盯着自己的那杯努力不去描绘Thor的脸。他见过的那张Thor和Foster还有另一名男性的合照在他脑中冒了出来。

 

“你当时在场,”他突然意识到。Barton观察了他一会儿后点了点头。

 

“在新墨西哥?没错,我去了。”

 

所以你目击了一切,Loki想到。你看到了我用毁灭者做了什么。我是如何—攻击Thor的。你见过Thor。然而你却没…你却对我表现得很友善。他动了动下颌,胃部抽紧。“你没提过这事。”

 

Barton耸耸肩。“没有提的必要。”

 

“没有—”Loki笑了,虽然听起来很奇怪。“怎么会没有提的必要?”

 

Barton朝后坐了坐。“你知道我清楚你是谁也知道你做过什么。我当时在不在场又有什么区别,除了近距离看过一眼?”

 

“这—”Loki有点词穷。有区别,他知道有。“Thor,”他说。“所以,你见过他。认识—认识他。”

 

“说不上认识,其实。我是从远处拿箭瞄准他。”Barton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就这点交集。你和Thor—”

 

Loki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了。“别问了。”

 

Barton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但最终点了点头。“好吧。那我不问了。”Loki猛地抬头,意外对方就这么妥协了。他本以为会有争执,或是直接被无视。他由衷庆幸事实并非如此。Loki咀嚼着脸颊内侧直到尝到血腥味。

 

“你对他印象如何,”最后他问。Barton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回答。

 

“我不是Nat,”他说。“我不会做什么性格评估。只能说…顽固,很能打,自信到接近自大—而且完全有自大的本钱,提醒你一句,他放倒了一整队人马—一路打到锤子的所在地然后却没提起来。”Loki感觉口中干涩,他微微点了点头。“这点我一直就想不明白。”

 

“那是妙尔尼尔,”Loki说。他的声音在自己听来都很奇怪。“不论谁擎动此锤,但凡有资格之人…他当时没有资格。”他看着Clint身后的墙壁。“直到那一刻,他才理解这一点。他一直相信他要做的只是靠蛮力夺回他的武器,然后他的流放就能结束。”

 

“但事与愿违,”Barton说。Loki点了点下巴,幅度很小。Barton发出了一声类似‘嗯’的声音后摇了摇头。“在我看来这很蠢。”

 

Loki傻眼了。“什么?”

 

“把自我价值绑在—我不知道—一件武器上,让它来告你行不行。锤子知道些啥?”

 

“它被施过咒,”说着Loki皱起眉。

 

“对—但谁施的?适用范围又是什么?我只是想说…”Barton耸耸肩。“让一把锤子来裁决有没有资格?奇怪的观念。我知道我举不起来。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就没资格?没有什么资格?”

 

Loki开口想争辩,但又闭上了嘴。“没资格拥有Thor的力量,”片刻后他说。Barton嗤之以鼻。

 

“就算我有闪电的力量也不知道该拿来干吗。在我听来像魔法,而我不是很喜欢魔法。”Barton双手按在腿上舒展了一下肩膀。“只是想想。”

 

Barton的话中带刺,但Loki不知该如何表达。他将它们放到一边暂不考虑。他发现这是他第一次跟人聊起米德加尔特的那些事。第一次跟人聊起Thor,除了Jane主动提起的那次短暂序曲。而这将他带回了先前思索的问题。“那Foster博士呢?你见过她吗?”

 

“对,”Barton说,明显正想事情想到一半。“Foster。不,我私底下不认识她。我对她了解不多,老实说,除了她档案里那些。你觉得关于你说的威胁她可能会知道点什么?”

 

“有这…可能。而且她可能很乐意讨论这些,一直到最近。但最近…我们吵了一架。”

 

Barton的眉毛飞了起来。“为啥我觉得这是委婉的说法?”他摇摇头。“呵。你觉得你还能不能…”

 

Loki闭眼用鼻子吸气再呼气。“说服她跟我合作?”他回想Foster脸上的神情,张着嘴,震惊恐惧地默默瞪着他。在那之后他再也没联系过她。如果说他可能要低头认错才能获得Romanov的原谅…那Foster又会要求他做什么?

 

Loki提醒自己想想世界树尖叫的声音。他的魔法受损,仍未恢复的可怕感觉。不管是什么对他做了这些—换做是Romanov,Rogers,Chandra或Roslyn会可怕成什么样?比起处于危急关头的一切他的骄傲又算什么。

 

“那个?”Barton追问。“你不是很擅长劝说嘛。能说服她吗?”

 

Loki拿起Barton几乎所剩无几的那瓶酒一饮而尽。“我想我得想办法了。”

………………………………………………………………………………………………………… 

插曲(二十七)

 

绑架他的人的上司是个留着棕色短发体格健硕的女人。她只看了他一眼表情就凝固了,很明显做好了迎接痛苦的准备。“我的探员在哪,”她问。Loki随意地摆了摆手。

 

“在睡觉,”他说。“基本毫发无伤—除了那个不识相想再袭击我的人,他得找人把他脱臼的胳膊接回去。”他摆出自己最犀利的迷人笑容。“我偏向于友善解决这事。但你的行为让我很难做。你叫什么名字?”女人一言不发,嘴唇紧闭。Loki想过逼问,但还是决定算了。“很好。你能否告诉我为何企图绑架我?”

 

女人抬起下巴。“你愿不愿意跟我回一处安全的设施?”

 

“不,”Loki说。“不愿意。”他脑中闪过Thor在一间装着玻璃墙的屋内被凡人盘问的画面。他甩开了它。“我想这回答了我的第一个问题。过去几周跟踪我的是否就是你们的组织?”又是沉默,Loki一阵火大。“回答我,”他说,只在声音中注入一丝魔法。

 

“我们监视你有段时间了,”她说,尽管很慢。和其他人一样在抗拒暗示。所以,这些人受过训练;并非一群乌合之众,而是有组织的。Loki压下心中涌起的那一丝惊慌的低语他们永远不会放过你。他们会一直追着你。

 

“因为你们认为我是个威胁,”他陈述而非提问。女人的下巴再次抬起。

 

“我们不会伤害你,”她说。谎言,Loki心想。只要你们认为有必要就会。“你展示出了某些特定的—天赋。很多人想利用你。我们的目标不光是确保他人安全也包括你在内,Mr…”

 

Loki放松下来。他们不认识他—或者至少,这个女人和她的跟班不认识。他们以为他是人类—‘天赋,’也许,但仅此而已。他们没认出他的身份和本质。“所以,我是不是要把我的名字告诉你们?这明显会令我身陷被动。”Loki歪了歪头。“所以要是我跟你们走…”

 

“我们会竭尽所能确保你的舒适和安全。”

 

谎言,Loki再度默念。或者半真半假。或许之前是事实,但现在他们已经有所警惕。这次尝试表明他已被重新定义为潜在的威胁,而现在他们力图求证这项评估的可靠性—但要在可控环境下,多半是个如有必要就能除掉他的场所。“多么高尚,”他大声说。他看见女人的目光以一个几乎无法察觉的动作瞟向平板,于是决定不提他已经截断她通讯的事。“那我能否问句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他在这些话中同样掺杂了暗示,比之前的更强。

 

她在抗拒,很明显。“面部识别软件,”过了会儿她说。Loki没听过完全相同的说法,但它的含义显而易见。“是在一家零售店的监控录像里找到你的。”

 

Loki朝后站稳脚跟。“我懂了。”他的胃中一阵凉意。所以他们有办法找出他的脸。他今后得更加小心了。时刻身披幻术非常消耗体力,但如果他能想到办法设置一道咒语干扰用来捕捉画面的机器…“你很勇敢,”他低声说。“像这样独自跟我讲话。”

 

她闪烁不定的表情告诉他她以为支援很快会到。不管事实与否,他必须结束这次谈话。“你非常通情达理,”她说。他几乎能看出她脑中转动的齿轮,稳住他让他听话,吸引他的注意。“很抱歉给你造成…不便。”很遗憾这没用。“不过,我想跟我的团队联系下,确认你所说的状况属实,然后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继续聊—”

 

“不,”Loki说。“我想我没什么要聊的了。”他的语调很客气,但她很聪明足以识破。她动作—很快,就凡人而言,但还是比不上他。

 

没过多久Loki就溜出了大楼,他用隐形咒包裹自己。那道法术也许算不上温和,但他本可以更残忍。事实上,他只是确保她无法用任何他们能听懂的语言向她的上级重复他们之间的谈话。

 

不过,这留下了一个更为巨大的问题。他又一次失去了落脚点。又一次因凡人的干预被迫离开一个地方。又一次—

 

Loki压下涌起的怒火。这无所谓。这里并非他的家。在这个被遗弃的国度里他无处为家。他将永远在此流浪。不管怎样,他必须想办法接受这点。


tbc

下一章→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