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28

←上一章

…………………………………………………………………………………………………………

Loki鼓起勇气咽下骄傲,小心排练了他的说辞二十遍后将自己传送到了Foster的实验室。

 

屋内人去楼空。已被废弃。没有成堆的文件和吃了一半的三明治,也没有电脑的嗡鸣声。Loki缓缓转身,检查室内的空间,但却空无一物。他心下一沉。

 

他真把她吓的这么严重?以至于她觉得有必要逃走,躲到他不知道的地方?

 

这也许比他预想中还要困难?

 

或许他可以借助些许魔法找到她,但直觉告诉他如果她搬走真是为了躲他,擅自闯入并不能改善Foster对他的态度。不,他需要个中间人。

 

他想到Roslyn认识Foster。她可能是最佳人选—如果Foster没有说服她倒戈。Loki本希望速战速决。他早该想到。

 

思考的瞬间他已经从Foster目前空置的实验室来到了Chandra门外的走廊。他放自己进屋,在屋内搜寻Roslyn的头发。在一个角落他发现了正弯腰对着几台机器的她,于是从人群中迂回走了过去,他用一个简单的应急手段使自己不被察觉从而避免交谈。

 

“Dr.Foster搬实验室了?”来到Roslyn身边后他解除法术并发问。她尖叫了一声跳了起来,撞到了桌上一件看起来很精密的设备。Loki一把接住。“我道歉,”她转身时他说道。“我并非有意吓—”

 

“Luke!”Roslyn说。“我是说—特工Silver—你没事了!”

 

Loki眨巴着眼睛,完全大吃了一惊。“请你再说一遍?”他说得小心翼翼。Roslyn脸红了。

 

“哦,就是—我们听说出了点事然后你被送医治疗了,但没人提起发生了什么。但你—没事?不—严重,对吗?”Loki有股畏缩的冲动,思索自己…入院的事到底传的有多广。他并不喜欢被人谈论的感觉,谈论他的软弱,推测其根源。

 

“不,”他的回答略显简洁。“不严重。你听到我的问题了吗?”

 

“问题?哦,对。”Roslyn将头发夹到耳后。“我,嗯。如果她搬了那就没告诉我。她没告诉?我以为你们在合作。”

 

Loki从鼻腔吁出一口气,盘算了一瞬该对她透露多少。“不,”片刻后他说。“我们起了点…争执。”

 

Roslyn的样子就像努力不表现出好奇。Loki能感觉到其他人正拙劣地假装没在旁听。“哦,”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可能是希望Loki能透露更多。“好吧…抱歉我无法告诉你更多。”Loki一脸愁容。 

 

“你有办法联系到她吗?”Roslyn看起来很震惊,于是Loki意识到如果他是凡人,而且与Foster有正常合作关系,他无疑早该有这些。“我恐怕我弄丢了她给我的号码,”他带着懊恼的笑容加了句。

 

“哦—是的,当然,”Roslyn说。“我可以给你…”她翻找出一张纸草草写下一串数字。Loki缓缓接过,并默读了几遍记在心里。

 

“谢谢,”他说。他本想就这么离开,但他知道那很不礼貌,而且他近来一直都忽视了Chandra和Roslyn还有其他人。“你的工作怎么样?”他礼貌地询问。“有什么特别的?”

 

Roslyn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没什么特别激动人心的。事实上…目前,这里似乎有点平静,因为你一直在忙。我不是说你得一直待在这里,”她赶紧加了句。“只是…相比而言,你懂的?”

 

奇怪的是Loki有点触动。“嗯—。或许我该为我的忽视道歉。”

 

“哦—!”Roslyn微红的脸色变为了通红。“没有那个…必要。我只是在评价…”

 

“Roslyn只是想念从你身上获取读数了,特工Silver,”有人叫到,另一个人笑了。Roslyn一脸窘迫,于是Loki朝她笑笑替她解围。

 

“那么,我得记得再回来,以满足你对我的…读数的渴望,”他说,而正低头看着他鞋子的Roslyn含糊嘀咕了几句。Loki默默一笑。“不过,”说着他转身面向实验室内的其他人。“这地下应该也没有那么无聊吧。”

 

“哦,那个,”Roslyn说着立刻活跃起来,显然转变话题令她松了口气。“我们在忙几项研究…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对我来说。Jun在进一步深入Dr. Banner的研究,而且在某些有趣的方向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别找理由了,”一个Loki只有依稀印象的男人指责道。“你要是读了我发你的专题论文就能解释。”

 

Roslyn对他做了个鬼脸。“为什么不解释一下?”Loki提议。“我很好奇。”

 

Loki心不在焉地听着Jun的阐述。依他所见,这与某种形式的能量,以及可能由此延伸的应用有关。Loki的思绪又回到了Foster身上,拇指擦了擦写着她号码的那张纸。她不知道他的号码,所以她不会不接他电话。然而,一旦她认出他的声音…他得想办法拖住她。

 

真相,也许。无论如何都够了。说不定她甚至会相信。

 

“—所以这就是我目前的成果。要是我能和Dr. Banner聊聊会取得更大进展,但…”Jun耸了耸肩。Loki点点头不懂装懂,没大在意。

 

“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应付挑战,”他几乎心不在焉地说。他的目光再次瞥向Roslyn。“我恐怕我真的得走了。”

 

“当然,”Roslyn赶紧说。“我不耽误你了。”

 

Loki对她浅浅一笑微微行了个礼后退了一步—这时他停住了,想起了发生的事。“事实上,”他慢条斯理地说。“也许…你那些测试。你介不介意再重做一部分?”

 

Roslyn眨了眨眼。“我…不介意。事实上新增数据会非常有用,我只是断定…”她皱起眉。“这是不是和—你那次意外有关?”

 

Loki耸了耸一侧肩膀。“也许。你可以称之为求知的本能。”他将Jane的电弧号码塞进裤兜。“我听从你的安排。”

 

他让Roslyn为他做了例行检查,尽管期间他发现自己偶尔会紧张,他的身体会不由自主地对她的近距离接触产生反应,也可能是触景生情。想起之前和Stark一起时发生的事他的胃中一阵恶心。他得想个办法弥补这一弱点。

 

她通知他第二天会有结果于是Loki先行告辞,努力压下心中隐约的焦虑。十有八九查不出什么。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不认为那是某种能通过物理手段追踪到的东西。

 

不管发生了什么—这都让他绕回到了Jane Foster身上。Loki回到公寓,一手拿着她的号码一手拿着手机来回走动,计划了一遍又一遍。他需要Foster,没有其他途径。因此他得赢回她的好感,想办法跟她和解。除了Thor这个例外,Loki想不起一个成功与他和解的人。

 

就算她不喜欢他不信任他也没关系,Loki提醒自己。这当然没关系:她从来就没喜欢过。他只需要她愿意与他联手应对针对她星球的威胁。很简单。事关重大她绝不会推诿。

 

会吗?

 

Loki闭紧双眼拨出号码,听着铃声,第一声,第二声…

 

“你好?”当Foster接听时Loki大大松了口气,他意识到自己莫名觉得对方能看穿来电人的是谁。

 

“Foster博士,”他的语速很快。“我有急事要跟你说。一项针对米德加尔特,地球的威胁。”

 

沉默。Loki屏息等待。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她终于开口。Loki努力在呼气时不发出声音。

 

“Roslyn,”他说,并花了点时间才想起她姓什么。“特工Carrolly。别为此责怪她。”Foster发出一声类似‘嗯’的声音后再次陷入了沉默。“你听到我说的了吗?”最后,Loki等不及先开口了。“你的国度—”

 

“我听到了,”Foster语气平平。“我相不相信—就是另一回事了。”Loki顿时感觉像是被人扇了个耳光几乎目瞪口呆。

 

“我为什么要说这种谎话?”

 

“这样你就能跟我和好然后趁我睡着时杀了我?我怎么知道?”Foster的嗓音略微尖锐了一点,随后他听见她喘了口气。“你差点杀了我。这事儿你怎么不说。”

 

“我没有,”Loki几乎感觉受到了侮辱。“我只是夺走了你的声音。”

 

 “你只是—我都喘不上气!”

 

Loki…并没有那个意图。不过,他记得当时Foster脸上的神情,她的嘴张张合合,于是他猜想自己有可能,一不小心,下手过重了。他的心沉了下去。“我—嗯。我希望你不要马上挂断,”片刻后Loki说。“这貌似是保证你听下去的最好办法。”出言如此直白…他希望Foster能将其视作坦白而非玩弄。又是一阵沉默,而Loki努力克制自己的不安。

 

“所以?”最终她开口。Loki眨了眨眼。

 

“什么…你是在询问更多信息吗?我希望能见个面如果—”

 

“不行,”Foster打断。“我说的不是这事儿。你—你认真的吗?我告诉你你差点杀了我而你却只是—”她气急败坏地说,明显有点语无伦次。“我真该直接—”

 

“别挂,”Loki赶紧说,带着急切。“拜托。如果我们能见一面,谈…”

 

“你就能告诉我关于这个威胁的事,”Foster的语气带着强烈的质疑。“你干吗不跟神盾局说去?他们才是有权有势的人,我只是个科学家—还是个纯理论型的科学家,一般来说—”

 

“我需要你的帮助,”Loki说了出来,差点被这句话噎到,虽然他知道应该还有更难以启齿的话得说。“我…我为自己的行为道歉。那—非常不得体。”对了。这应该就是她想要的。

 

“不得体,”Foster重复道。她听起来也像是被噎到了的样子。“这就是—好吧,行,你很抱歉。你是真的抱歉还是因为有求于我才这么说?”

 

Loki的舌头差点打结。“我—”他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不知为何却语塞了。“我…是,真心的,”他的语速缓慢。他该早点结束那次谈话,要不就控制住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清晰地认识到了这点。“我…后悔…伤害了你。”

 

又一阵沉默。他在电话另一头听到窃窃私语的声音,随后是Foster未能彻底捂住的一声,“他刚说了他很抱歉,”又是一阵沉默。最后,Foster说,“好吧。你有三十秒的时间解释你认为发生的事情然后我可能考虑见你。公共场所,人多的地方。”

 

Loki做了个深呼吸。“我有理由相信在—九界外存在某一正试图入侵的未知实体。我认为来者不善而且我怀疑它的魔法能力要远强于我。”沉默。Loki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你若是想验证我所言非虚,大可问特工Coulson能量尖峰的事。那是—我会称之为世界树的颤抖。某一存在正肆无忌惮地试图撕开国度间的屏障,那是对此种行为可能造成的破坏所做出的反应。这一行为的潜在后果—”

 

“时间到,”Foster打断。她语气中的敌意丝毫没有减弱。Loki心下一沉。或许他可以直接去找她?尝试逼她认识到危险…

 

“拜托,”Loki逼自己说,努力不被噎到。“如果不是觉得真有必要…我不会开口。”

 

“对,我敢打赌这能要你命,”Foster说。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冷淡,而Loki感觉一团愤怒的火焰正在燃起,他迅速掐灭了它。他听见她叹了口气。“好吧。行。”

 

Loki在电话另一头听到一声抗议“什么?”他自己也完全没想到,吃惊的直眨眼。“什么?”他重复Ms. Lewis的话。

 

“没什么,我会见你。带好笔记,一些具体的东西。你要是想让我想办法,光是“世界树的颤抖”可不够我研究的。”他听见她用鼻子呼出一口气。“还有。在我们讨论这事儿之前,我要跟你认真地聊一聊,而你要回答我的一切问题,而且要如实回答。懂了?另外如果你对我动手,做出任何类似上一次的举动,行。我会用Darcy的泰瑟枪,再告你人身攻击,我才不管神盾局说什么。懂了?”

 

Loki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又一次低估了这个女人。他好奇Thor是否激怒过她。应该没有:女性往往不太会被Thor惹怒。“我…懂了。”

 

“很好,”Jane语气平平地说。“好吧。我们在第一次谈话的那间咖啡馆见。我下周二有时间—”

 

“明天,”Loki打断。“下周二太久了。一周内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你在哪,我可以去找你—”

 

不。”Foster的语气很强硬。“没得商量。我甚至都没同意跟你合作呢。就我而言你可以把情报给我,然后要怎么处理是我自己的事。”Loki有种奇怪的被戳到痛处的感觉,这不公平,但他没有争辩,成功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开口。“行。我可以改到后天下午3:00左右。你等得及吗?”

 

等得及,Loki差点说出口,但咽了下去。礼貌。谦逊。“是的,谢谢。我很感激你…愿意…尽快见面。”

 

“要是你说的是实话,那就是要出大事了。我生活在这颗星球上。这不是因为你;就像很多事,好吗?”Loki极其短暂地闭了会儿眼,随后他听见Foster叹了口气。“抱歉。我脾气暴躁了点。”

 

“没关系,”Loki逼自己说。这绝不会是件容易的事。他曾莫名其妙认为她会表现得…温和。宽容。愚蠢。“这估计是…我应得的。”

 

Foster像是在憋着什么,Loki费了点时间才认出那是笑声。“对,估计是。话虽如此。我也不想太过分。”她又缓了口气。“后天。还有我不保证任何事,好吗?这只是…我会听。我能说的只有这些。”

 

“我别无他求,”Loki说。这种卑微的感觉令他忿恨。“就像我说的。我对此很感激。”

 

“再说吧,”停顿了片刻后Foster开口。“我告诉过你,我是个物理学家。不是超级英雄。总之,我得走了。”

 

“当然,”Loki说。“再见,Foster博士。”

 

“好,”随后Foster说,她的语调有点奇怪。“拜,Loki。”语音中断,然后他的手机哔了两声,告诉他通话已经结束。Loki缓缓地长吁了一口气。

 

这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糟,他告诉自己。她本可以一口回绝,或开出更苛刻的条件。就算她歇斯底里地尖叫着侮辱他他也只能忍。就算她叫他怪物(真实的他)他也无力反驳。

 

她不仅令他觉得自己渺小又丑陋,还在他心中埋下了某种坚硬如石的东西。他觉得那可能是负罪感。

 

不管怎样,她同意见面了。他别无他求:面对面,他有信心能说服她合作的必要性。也许对两人来说都不会很愉快,但Foster是位—他不得不承认—聪明的女性。她不会在自己的世界处于危急关头时因为厌恶这种无聊的小事就拒绝。

 

他并没有多少胜利的感觉。

 

正当他要放下手机给自己弄点吃的时,Loki顿住了,他想起了Jane的话。认真地聊一聊。你要回答我的一切问题。Loki感觉胃中打起了结。不管那是什么意思,他一点都不期待。

…………………………………………………………………………………………………………

结束与Foster的通话后,Loki把当天见面之前的时间花在了记录上,记录九界之外他目前掌握或猜测到的正在发生—和已经发生的一切。他小心略去了一切关于他意外事故的内容,这包括小心绕开某些话题,以及…借鉴…神盾局科研人员对观测现象所做的一些笔记。他看不懂他们记录世界树反应的方式,但他猜测Foster可能会更熟悉。

 

然而,事实上,这点小事根本不足以填满他的时间,于是这天中的大部分时间Loki都花在了焦虑地在屋内来回走动上。大约中午时分,他想起仍旧未收到Romanov的消息,他考虑过联系她试试,但决定最好还是再等等让她消消气。尽管Barton说过她之所以生气是出于担心,但Loki不认为自己能忍受遭人拒绝。他过于易怒,太清楚自己的问题在哪,所以受不了。

 

这并非面对Dr. Foster的理想状态,即便她不是敌人也绝对算不上朋友。Loki并不指望能不痛不痒地轻松回答她的问题。而且为了保证她留下,她开出的条件是坦诚。Loki希望她能忍受的了。

 

他比三点早了一小时到达餐厅,并要了张靠墙的桌子。他想过先点些吃的,示好求和,但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根本不知道Foster的喜好,以他的运气很可能会点到她讨厌的东西被她当作嘲讽。因此他只点了杯黑咖啡,让强烈的苦味帮他保持警觉。

 

三点缺一刻时Foster来了。看到他时,她收敛起步子,表情在沮丧和惊慌间闪烁不定,Loki这才意识到她肯定是打算早来,比他先到,以便有准备的时间。就凭先到这点,他已经让她处在了不利的位置,这会使她心生防备。Loki的心沉了下去,而在女侍应生朝她走去却被她笑得一脸紧张地指向他时,这一想法得到了证实,他能从侍应生接近时她耸起肩膀的动作中看出戒心。

 

Loki站起身,维持着空白的表情。“Foster博士,”他开口,正式且客气。她瞪他的眼神就像他长出了第二颗脑袋,随后她僵硬地点了点头,重重坐下。“想吃点什么?”

 

她继续瞪了他一会儿,随后发出一声喉音,也许本意是想笑。“当然,干嘛不。我要个香蕉圣代。”Loki眨了眨眼,但赶在Jane招手前叫了服务生。“等一下,你—随便吧。我开玩笑的。”这回轮到Loki瞪她了,于是Foster清了清嗓子朝别处看去。“咖啡就行。能加奶盖的那种。”

 

Loki点完单朝后坐了坐,想给她留点空间,尽管在拥挤的包厢内有点难度,同时他迅速在两人周围布下了隐蔽和隔音的咒语。他将双手放在桌上让她看见,就在他想方设法让对方放松时Foster摇了摇头,咬着下嘴唇笑了出来。“抱歉,”他看了她一眼于是她开口。“只是—这有点怪。我没说错吧?这对来说正常吗?”

 

“哪一部分?”Loki淡然说道。“与恨我的人客客气气说话?那很熟悉,是的。”

 

Foster狠狠瞥了他一眼。“我不你。”Loki努力不冷笑出声,但显然效果并不如人意,因为Foster红着脸不服气地说,“我没有,我不喜欢你,但以我对你的了解也不至于让我你。”

 

Loki试图掩饰自己的质疑。“如你所言。不管怎样,这偏题了。我们来这里真正要讨论的是—”

 

“等等,”Foster打断他。“这是我的谈话。而我告诉过你,我有问题要问。”

 

问题,Loki心想,你和你的问题,你还能有什么要问的,但他咽了回去只是点了点下巴。“你是说过。”

 

“好,”Foster似乎有点意外,但仍以固执和挑战的姿态扬起下巴。“所以…”她说了一半。Loki等着,稍事停顿后她吐了口气。“你说过Thor还活着。他还在阿斯加德?告诉我真相。”

 

你根本无从知晓我所言是否属实,Loki心想,但同样未说出口。“是的。”

 

“然后他不能来这里是因为他毁了爱因斯坦-罗森桥—彩虹桥。没错吧?”Loki非常轻微地点了点头。“因为你当时正拿它做武器对付另一个世界。”Loki再次点头。“哪一个?”

 

Loki僵住了,他眨了眨眼,“这重要吗?你对九界根本没多少认识。”

 

“Thor跟我说过,”Jane说。Loki感觉到自己的嘴在抽搐,并试着放空表情。“所以我知道名字,而且…至少我对其中几个有所了解。”

 

Loki突然感到一阵令人头晕甚至恶心的好奇。“他提过约顿海姆吗?” 

 

“是不是就是那个?”Foster皱眉问道。

 

“先回答我的问题,”Loki回击,但Foster抿紧嘴摇了摇头。

 

“不,哦不。你无权对我做出任何要求。就算有,也不是现在。那是不是就是你攻击的那个?约顿海姆?”她慢慢念出这个词,小心模仿他的发音,而Loki感到一阵混杂着恶心的愤怒。

 

“是的,”最后Loki语气平平地说。“现在告诉我。Thor说了什么?”

 

“为什么?”Foster不依不饶地问。

 

Loki笑了,笑声刺耳。“当Thor体贴地为你科普九界时,他不会恰好提到阿斯加德曾经历过战争吧?”他能听出自己语气中的暴躁,而Foster抬起了下巴。

 

“别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她说。“如果你吼我我就走,然后你就再也没机会跟我讲话了。”Loki做了个深呼吸,努力压下自己的怒火。“我不记得他说过关于战争的事,没有。”

 

当然没有。他不会想提起自己丑陋的一面,嗜血鲁莽的一面,当他如此渴望忘却毕生心怀的怨恨。“当时,”当他确定能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后Loki开口,“我们—阿斯加德正在与约顿海姆交战。这是新近的变故,但双方之间的敌意已经延续了…很多个世纪。被Thor的行为挑起的新近变故。”你怂恿的,他脑海深处一个声音提醒道,但他无视了。“我的攻击是那场战争的一部分。是一次以最少的阿萨生命为代价尽可能有效根除威胁的尝试。”(骗子。那并非原因。)“Thor觉得…他宣称那是错的。尽管我承认我其实看不出一击消灭整个种族和近距离逐个杀死有多大区别。”他耸了耸自己的肩膀。

 

Foster一脸恶心的样子。“你曾经—想消灭整个种族?”

 

Loki冷漠地盯着她,拒绝回应她的震惊。“据我所知凡人在自己的国度里已经屠杀了很多物种,大多数都于你们无害。两者并无多大区别,除了我是有意为之。”

 

“而—而你叫他们种族,”Foster说。Loki感觉自己的嘴角一抽。

 

“宽泛的说法,在这件事上,”他说,并听出了自己语气中潜藏的丑陋,他希望没有明显到被Foster发现。“约顿海姆的住民真不比会说话的动物强多少。我不觉得他们的存在被抹去是种不幸。”

 

“我的天哪,”片刻后,Foster几乎目瞪口呆地说道。“我的天。你听起来—我受不了了。”她准备起身,而Loki吓了一跳,皱起眉。

 

“等等—你要走了?我这次又如何得罪你了?”

 

“你如何—”Foster摇摇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你刚告诉我你曾想要—进行种族屠杀!然后又为自己开脱说约顿海姆的那些,那些人根本算不上人—”

 

Loki感到一阵怒火,几乎可以说是狂怒,他召唤他的魔法。突然,一个冰霜巨人赫然耸立在Jane的面前,弯腰朝她伸出手。她惊叫了一声朝后缩去,于是Loki定格了幻象。“那,”他朝它打了个手势,“就是约顿海姆的住民。约顿人的一种。冰霜巨人。怪物。”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抖,于是解除了幻象,他发现那副丑恶的嘴脸开始呈现出自己的特征。“你什么都不知道,Foster博士。你不懂战争也不了解自己所在的宇宙。我怀疑如果你必须面对他们,你是否还会如此渴望维护他们。”他能感觉到自己在颤抖,而Foster正表情奇怪地瞪着他。Loki靠后双手平放在桌上,努力让自己稳定下来。她为何非要这样扰乱他的心神?“不要妄作评判。”

 

“我…你为什么那么恨他们?”Foster的声音听起来很小,而且看上去依旧不适。Loki别开了视线。

 

“他们袭击了我的家园。”(因为你为他们指了路。)“他们是—怪物。不过是野蛮,残忍的生物。”(就像你。如果你告诉她你是他们的同类也许她就明白了。) 

 

Foster蹙眉。“Thor从未说过—”

 

“是的,所以说,”Loki说,努力不加以嘲讽,他的心脏诡异地狂跳着,“显然Thor并未告诉你一切。”

 

“好吧,”Foster边说边凑上前。“那么为什么不呢?告诉我。告诉我你认为我不知道而又能帮我理解这一切的事。不是那些你自认为我想听的漏洞百出的陈词滥调。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Loki感觉浑身僵硬,瞬息间,怒火已彻底转化为恐慌。他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接近临界点,而Foster的问题—她的要求—推他越过了底线。“你不会想知道的,”他说,声音中的压力清晰可辨。“任何不符合你利益的事都会被你视为谎言—”

 

试试看。要不这样?要不你好好—跟我聊一聊,而不是想当然地认为我会怎么说,然后再做定夺?”

 

“你应该记得我们上次的很不愉快。”对你来说,Loki没把这句说出口。他的面部紧绷,接近咆哮的边缘,就像被逼入巷子的野狗。惊恐的困兽。“你似乎认为自己无所不知—”

 

“而你不这么认为,”Foster插话。“所以来吧。现在给你机会了。从头告诉我我错在哪Thor错在哪还有除你之外的每个人都错在哪。这是你想要的,不是吗?”

 

Loki的怒火窜了上来,他狠狠用手按着桌子,深呼吸让自己保持冷静直到这一阵过去。他需要她。他必须保持冷静。“我说的是真相。你需要了解的一切。”

 

“那我不必了解的那些呢?”Foster的目光像是要在他身上钻出孔来。“你一直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那就解释给我听。”

 

Loki想笑。他想尖叫。他想从Foster身边逃离再也不见她,但他需要她,他需要她否则他可悲的落后国度将被整个吞没,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死。

 

突然间,怒火熄灭了,连带恐惧一起。只剩下胸口麻木又空虚的感觉。他推开他的半壶咖啡看向窗外。“那好吧。你想知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我想知道—”他听到Foster大出了一口气。“我想知道很多事情。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恨Thor。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阿斯加德的人以为你现在在哪。我想知道你怎么能看不出杀死整个种族有什么问题—”

 

“他们不是人,”Loki说,但这次出口的话却没那么尖锐。

 

“你一直这么说。你怎么这么肯定?”

 

“我知道,”Loki说的时候没有看她。“就像你知道猿猴并非人类。也许,它可以假装。甚至一度非常可信。但最终…”他耸了耸一侧肩膀,嘴唇拧出一个阴郁的笑容。“如果你曾和Thor聊起过他们,他也会这么告诉你。”

 

“但他阻止了你,”Foster坚持。Loki耸了耸一边肩膀。

 

“你改变了他,以某种方式。”我多年的努力等同于无物,一文不值。而你和这个国度却在几天之内重塑了Thor,令他性情大变,他不再为屠杀它们而欣喜,而仅仅数日之前他还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也可能只是因为那是我干的,相对于其他人。我不知道。”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想象它们变蓝显现纹路,并感到胃中一阵翻搅。

 

Foster沉默了许久。“你口中的Thor…完全就像另一个人。”

 

“他就是,”Loki不假思索地说,然而…他想起童年时的Thor,想起他的善良温暖和关心。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变了,他一触即怒,行事鲁莽,口不择言,嗜血好斗。少了温柔。也许与其说Thor变了不如说他是恢复了原本应有的样子。“自大,轻率,易怒且好斗。他看不起其他人,特别是那些与他不同的人。他不屑与他们为敌,除非能为他赢得荣耀。”Loki突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失落感,他当即将其扼杀。不论他们之间有过什么都已经逝去,况且那从头到尾不过是个谎言,哀悼也无济于事。如果Thor现在见到他—

 

Loki一并扼杀了这一想法。Foster正皱着眉头。

 

“他没—那么糟。我是说—当然,过于自信还有点混蛋,但并没有…”她似乎在组织语言。Loki浅浅一笑。

 

“你遇见他时他已经失去了一切,你们只相处了几天,Foster博士。这点时间还不足以让你对他做出全面的评价。”Loki发现自己正在抠左手并让自己停下。Foster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所以…你说了你想让他被流放。因为…”

 

“我没有,”Loki没来的及阻止自己就脱口而出。Foster眨了眨眼,而Loki面部扭曲了一下。“我没想让他遭流放,”他说。这些话语意外从容地从他口中蹦出。他从前难道不是个更擅长保守秘密的人吗?“我的意图仅仅是…这不重要。我很…意外但也并不多惋惜。”

 

“然后就是那时候你被授予了王位,”Foster缓缓说道。“但…你父亲去哪了?”

 

“不是我父亲,”Loki不假思索地说,看到Foster皱起眉头他赶紧继续,希望她不会多问。“众神之父…陷入了奥丁之眠。一种—补充力量必须的深度睡眠,”他阐述。“然后…我就是在那时登基的。并采取…措施确保Thor回不来。”

 

“措施,”Foster说。“像是企图杀了他。”

 

“我没想过他会死,”Loki破口大叫,随后他夹紧嘴唇。Foster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你派一个巨型金属机器人攻击他,”她的音量急剧上升。“你还觉得他不会?”Loki紧紧抿着嘴。我并不知道凡人的身体有多脆弱。多易碎。我以为—我当时很愤怒。我想…但就算是那时,他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Foster瞪着他再次摇起了头。“这还是说不通。你说—你说你并不想让他被放逐,不想要他死,那你到底为什么要攻击他?”

 

我不知道,Loki黯然想到。我不知道我的想法会造成这种后果。我只是不想让他回来。我害怕。我要他远离。而他的朋友,他的朋友们背叛我—但那没什么,借口,孩子气的愚蠢。就像那一切,从头到尾。整件事中他唯一理智的决定就是放手,而就连那—

 

“Loki?”Foster听起来很紧张,Loki猝然一动,随后他意识到掌下的桌面结冰了。他两眼发直,几乎无法理解。之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

 

“Foster博士,”他的声音听起来出奇的平淡,中立。“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攻击约顿海姆吗?”

 

“我…想?”Foster听起来慎重,犹豫。“你没事吧…你看起来…”

 

看起来怎么,Loki心想,想笑的冲动歇斯底里地在他胸口翻涌。他克制自己集中精神。他此前从未有意识地尝试过变化,但他记得那是什么感觉,就像皮肤在剥落。他闭上双眼不去看双手的变化,感受寒冷从他全身冲刷而过,随后整个房间突然显得过于温暖。Foster发出了短促而微弱的尖叫声。Loki并未睁开双眼,他的嘴唇扭曲成一个刻薄的笑容。

 

“我必须证明自己不是他们的同类,你看,”Loki说。他的语气出奇的平静。他的心跳甚至都不激烈。“当然,我一知道就想通了。然而我,愚蠢的我,却依然相信还有挽回的余地。我认为,就算其他人都死了,又有什么关系?但我必须支开Thor—毕竟,如果被他发现,他会当场杀了我。我不该…我没想到他会死。但毫无疑问一切都乱套了。Thor活了下来,他回来了,砸毁了彩虹桥然后我—”

 

“等一下,”Foster开口,“等等,等等等等,你一知道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你该不会—”

 

“不是阿萨人?”Loki终于睁开了双眼。透过这双眼睛,晚餐看起来有点不同。“这还不明显吗?”Foster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而Loki沉浸在她脸上的神情中:震惊,困惑。这很伤人,令他感到不适,这就对了。“看起来Odin在最后一场战役结束时在冰原上捡到一个幼崽。带回家,抚养长大并让它相信自己是个—人。”Loki悲哀地笑笑。这令他的脸绷起。“然而,就像我说的—真相总会水落石出。”Foster脸上的震惊只是一味的在加剧。“所需的只是约顿人的一次碰触,然后游戏结束。”

 

Foster抓紧桌沿向后靠去仿佛能推自己更加远离他。“哦,”她用一种奇怪的声音小声说。Loki几乎放松了下来,倔强的。他重新披上自己的皮囊—他虚假的皮囊—朝后靠去。她是他告诉的第一个人,Loki意识到。这一国度第一个真正知晓他真实面目的人。

 

“现在能说得通了吗?”他的问题可以称得上温柔。Foster紧紧闭了会儿眼睛后再次睁开。

 

“Thor知不知…Thor当时知…”

 

“知道?现在我估计知道。之前…我认为不。不然,他会杀了我。毕竟,他曾许诺要抓住那些怪物并将其斩尽杀绝。”这些铭刻在他记忆中的话语即便现在依然滋味苦涩。Foster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现在,你听够真相了吗,Foster博士?”

 

Foster轻轻摇了摇头,但Loki并不认为她在否认。“我…呃嗯。我…”她再次没了声音,又摇了摇头。“阿斯…阿斯加德以为你现在在哪?”她无力地发问,就像她记得这个问题很重要但思维却仍旧被别的事情占据着。

 

“重要吗?”Loki问。她没有开口,依然注视着他,而Loki耸耸肩看向了别处。“就他们所知我已经死了。或者至少,据我推断他们依然那么认为。”Foster缩瑟了一下,Loki有一瞬间几乎有点内疚。但主要还是感到冰冷。和疲惫。奇怪的是,他希望自己能和Dr. Fisher聊聊,但却不知道自己会说些什么。

 

“死了,”Foster重复。“他们…哦。”她的声音依旧微弱,但她做了个不稳的深呼吸后再次将目光缓缓聚焦到他身上。“你…”

 

恶心,Loki心想。邪恶。一个怪物。但Foster看他的眼神…她依旧一脸反胃,但并不害怕。只是苍白。她摇摇头站了起来。“我得走了。”

 

Loki眯起双眼紧张起来。“什么?你答应—我们根本还没说到正经事—”

 

“我做不到,”Foster说着抓了把头发,目光躲闪不去看他。“好吗?我没想到—我做不到。”

 

Loki没想到这会对他造成如此沉重的打击,就像她一刀捅入他腹中还翻转刀刃。这很…公平,他认为。他不该…不该向她展示真实的自己。在可能出现的各种反应中。她会逃走并不在意料之外。但…“Foster博士,”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沉着,冷静。“我能理解这不是…但不管我是什么不是什么,你们的国度正面临袭击的事实没有变,而这需要应对。你有所需的能力—”

 

“我知道,”Foster爆发了,她终于看向他,双眼微微睁大。“我知道,世界需要我,但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还在消化—我现在做不到。我以为我可以,但我做不到,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理清—”她朝他指了指,而Loki感觉像是吞了冰块。他不该被刺痛,他告诉自己。她本就恨他。她现在的厌恶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改变。

 

“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他稳住自己说道。

 

“二十四小时,”Foster开口,并再次避开视线。“给我二十四小时。你刚刚—可以说向我透露的信息量有点大,而我的心理准备并不是很充分—”

 

而这又是谁的错,Loki想说,但他忍住了,他感觉自己的嘴以一种阴郁讽刺的方式抽搐了一下。他在桌面上展开手指,看着它们,想象它们再次变蓝,然后想象用刀刺穿那只蓝色的手,穿透并插入桌面。这一想法,反常的,令他踏实。“很抱歉我吓到你了,”考虑到他依然在搅动的胃部他的声音沉着得诡异。“我猜我失控了。在你身边似乎总会这样。”

 

他能感觉到Foster在瞪他。“我甚至都搞不清你在为什么道歉,”最后她说。Loki侧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她。

 

“我刚才的表现,”他说。“我猜想,你没想到与自己同坐一张桌子的会是…怎么说。那个。”他指了指这场令人厌恶的谈话开始时冰霜巨人的幻象所在的位置。Foster瞪着他,随后发出了一声奇怪的急促嗤笑。

 

“你是不是以为就是我—”她坐下。“好吧。让我们搞清楚一件事:我很惊讶,肯定的,而且我也没想到你会—在谈话期间变色,但我对这些个巨人一无所知—”

 

“约顿人,”Loki机械地纠正。Foster没理他。

 

“—而且我也不是特别在意你是他们同类的事实。好吧?问题不在这里。”

 

Loki眨了眨眼,他体内的冰就算没化也有所松动。“不是吗?”那仅仅是因为她无知,Loki的大脑提醒自己。

 

“不是,”Foster坚定地说。“不是这样。”

 

“那是什么?”他感觉自己像是在黑暗中磕磕绊绊。这让他心酸地回想起童年时代,总是有人告诉他不,Loki,这样不对却又从不解释原因。Foster又在看他了,她的表情很奇怪。她看起来并不像在…生气,但Loki不确定该对其余的作何解读。

 

“如果你真心无法理解我不确定我能解释清楚,”沉默了一阵后她开口。Loki感觉自己的面部扭曲了而Foster皱了皱脸。“我知道这听起来是什么感觉,但…”她收声叹了口气,双手捂脸随后揉了揉太阳穴。“我…真的需要点时间。好吗?就二十四小时。然后我就—我就打你电话,我们就可以好好聊一聊了。关于这…东西,不管它是什么。”她看了他一眼,但很快又移开了视线。“行吗?”

 

Loki想笑,但他知道那笑声一定带着苦涩。“我并没有立场拒绝,不是吗?”Foster缩瑟了,而Loki逼自己耸了耸肩。“那好吧。如果这就是你的…要求,我猜这件事就只能先等等了。”他有股冲动想对她说我告诉过你,你就该接受一开始的故事,知道这些你又能得到什么。然而,他并没有。那种空虚冰冷的感觉依旧纠缠着他,他突然感到非常疲惫。你中什么邪了,蠢货?你以为会发生些什么?

 

“我很抱歉,”Foster说。她的语气听起来甚至很真诚。Loki微微点了下头。

 

“没必要道歉,Foster博士,”他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我能理解你受到了…惊吓。”将来或许你会尊重我的隐私。

 

Foster张嘴像是有话要说,她的眉头紧皱,但随后又闭上了嘴。“我会打给你的,”她勉强说。“我…猜我现在有你的号码了。”她站起身,抓了把乱糟糟的头发。“那,我们回头见。”说完她迈着不甚平稳的步子朝门口走去。

 

Loki没有拦她。他几乎搞砸了这次见面的一切,他心想,但即使是由此产生的挫败也远远不及难过空虚的失望。他伸手拿起喝了一半的咖啡啜了一口,但已经凉了。

 

在他周围,晚餐仍在继续,丝毫未受打扰。

………………………………………………………………………………………………………… 

插曲(二十八)

 

Loki(逃)去了尽可能远的地方,或接近。他知道这持续不了多久。他深刻怀疑追踪他的那些人是会被距离阻挠的类型。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有必要让他们好过。

 

在短暂停留采购完必要物资后(保暖的衣物,便于携带的干粮,毯子。就像无数次随Thor远征前打包行李—趁没心痛前他切断了所有回忆)Loki长途跋涉去了荒郊野外。他只被迫赶了几天路就找到了一处类似小木屋的地方,因失修而半荒废了。屋内的地板上满是老鼠和鸟屎,而房顶的大洞可以看到天空。

 

Loki住了进去。

 

打扫时他有魔法这项优势。修补屋顶缺少木材于是他就没管,决定在一处起码能遮风避雨的角落安家。入冬后或许会很难熬,但到时他可能早就离开了。

 

是时候收起一劳永逸的念头了。不管是安家、扎根还是谋生。对他而言,不存在这种可能。

 

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顺其自然吧。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缺乏归属感。他会过无牵无挂不停奔波的日子。就算这也只是临时的。

 

他的睡眠很浅,还被雷声惊醒颤抖不已,那听起来仿佛就在头顶。他的心脏在胸腔中疾速跳动,在一阵晕眩和恶心中,他以为Thor找到了他而这是他愤怒的先兆,以为几次喘息后Thor就会手握闪着电光的妙尔尼尔撞开大门冲进来,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那一刻过去,而这仅仅是又一声雷鸣。Loki来到屋顶的破洞下抬头仰望。饱满、沉重的雨滴拍打在他脸上,于是Loki张口伸出舌头品尝雨水的滋味。口味有点重,一种发酸的苦味:凡人的污染,渗入了他们的水循环。Loki合上嘴,悄悄挪回他临时的住所,但没有再睡。他倚墙而坐,每一声巨响的雷鸣都令他心惊肉跳,从心底感受到。过了会儿他将双膝收在胸前。

 

“我想回家,”Loki的声音安静得足以湮没在雷声中,因此他可以假装自己从没有说过。

tbc

下一章→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