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29

←上一章

…………………………………………………………………………………………………………

Loki最终回到了家里—他的咖啡一冷透,他就开始感受到服务生不满他占座的行为的斜视目光。他感觉空虚,仿佛身体被掏空后又被铅灌满。

 

二十四小时。Foster要求给她二十四小时。他能做的只有等。

 

他拿了本书尝试阅读,但注意力却集中不到文字上。用笔记本电脑下象棋的尝试更是毫无成效。他一贯势不可挡的活跃思维,即便没有一片空白也缓慢迟钝。

 

他不该变化的。不该向Foster博士展示自己真实的样子。她说了—我不是特别在意你是他们的同类。谎言,一定是。或者如果不是,那么…

 

Loki发现自己来到浴室,对着镜子。他发起变化,任其覆盖全身,强迫自己直视那双(鲜红,鲜红)的眼睛。他一阵反胃随即召唤出匕首握在手中。他可以划开手臂看看约顿人的血液(蓝紫色,他知道。)也可以下手更狠。Loki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在加速,急促而艰难。

 

他将匕首扔进水池,变回原样后离开了浴室。看到洗手台上的名片,他想都没想就拨了出去,不给自己反悔的机会。

 

“你好?”

 

“Fisher医生?”Loki几乎仓促地脱口而出。

 

“我就是;请问你是?”

 

“Luke Silver,”他及时回过神没把Loki说出口。“神盾局的。你—我们聊过几次。你给我的名片上写了这个号码。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

 

“Luke?”她的语气很惊讶。“是的,当然—我记得你。你还好吧?”

 

“还好,”Loki机械地说,随即感觉自己抽搐了一下,并强忍住想笑的冲动。“不,也许不。我不—确定。刚过去的一天有点艰难。”

 

“Luke,”Dr. Fisher的声音温和使人平静。“你待的地方安全吗?”

 

“是的,”Loki说完才意识到以他最近的反应这也许还不够。“在我—自己家里。我非常安全。”

 

“你有没有打算伤害自己?或其他人?"

 

我不这么认为。但我又怎么知道我没有?我并没有打算杀Thor,然而却事与愿违。直到放手前的一刻我才决定去死。“我在考虑,”片刻后他说。“但我—我不认为我会。仅仅是出于懦弱。”

 

“放弃自残并非懦弱,”Dr. Fisher严肃地说。“远非如此。你打给我是正确的做法。你在呼吸吗?深呼吸,到腹部。”

 

Loki差点当场怒斥他当然在呼吸不然怎么开口说话,但当他检查自己时—他深吸了一口气,逼自己深呼吸,直到腹腔。这会疼。Frigga教过他这些,他记得。在他最早发现自己难以呼吸的时候这曾帮助引导他数次渡过难关。

 

“这很好。这样做三次,”她的声音笃定舒心。使他安心。“然后坐下。”Loki感到一阵羞耻,他想抗议说他很好,但却逼着自己照她说的去做。他还是感觉有点—算不上颤抖。但如果不是感觉身体不像是自己的,他也许会。他动手掐着自己的胳膊逼自己住手。

 

他坐了下来。

 

“你想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稍后Dr.Fisher温柔地问。

 

Loki闭上双眼。“我不知道该如何阐述。”

 

“你可以试试。”

 

Loki的双唇抿成了一条线。他想扼杀那些话语,将它们压下,埋藏一切,但—那又给他带来过什么好处?“我感觉—毫无遮掩,”他说。“脆弱。我本该有能力控制自己,但却做不到。我不想成为这—这东西,软弱又可悲,在阴影中哭哭啼啼—”

 

“Luke,”Dr. Fisher打断了他。“我希望你考虑下自己的措辞。你将脆弱等同于软弱。在你看来是这么回事吗?”

 

“当然,”Loki说。“难道不是这样吗?”

 

“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这就意味着每个人都软弱吗?”

 

Loki狠狠咽了口口水。“我不能软弱。我不能—”

 

“没关系,”Dr. Fisher安抚道。“听我的再做一次深呼吸。我们不需要现在谈论这些。如果你想,我可以查阅下我的日程看看能不能安排你早点过来。没错—治疗有时候是会产生这种效果。但这并非坏事。这就像感染:你脑中的想法和身上的病痛一样都会发炎。”

 

Loki眼眶发热。,他内心狂躁。不,我才不会哭。我本该死的。我本该…“我恨它,”他清楚自己的话听起来像个小孩子。“我痛恨这些。我想除掉它。要是我能把它从体内切除—”

 

“Luke,”Dr. Fisher打断他。“如果你认为你有危险,我要你挂掉电话拨911。”

 

Loki浑身一阵颤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最后他说。“不。我…我没事。”

 

电话另一头的沉默持续了很久。“Luke,”最终她开口,“你有可以联系的人吗?某个你信任的人,某个能过去陪你的人?”

 

“没有,”Loki不假思索地答道,但随后Romanov的脸浮现在他脑中,还有Barton—还有,说来奇怪,队长。“—也许有。”

 

“你能给其中一人发条短信吗?现在?我认为你现在不适合独处。”

 

“稍等,”Loki说。他的大脑感觉像是出现了功能障碍,但他放下了耳边的手机然后切换到短信界面。他犹豫了片刻:Romanov还在生他的气,但她过来更方便而且他也比较了解她—反之亦然。她对他知根知底。

 

如果你方便,他输入,请来我的公寓一趟。他稍事犹豫,随后加上,我需要你的帮助。对不起。我不轻易开口。他按下发送键然后等待。她似乎瞬间就回复了。

 

一会儿见。

 

直到他松了口气才意识到自己先前有多害怕。他切回通话将手机放回耳边。“一位…朋友正在赶来,”他说。“她会…陪着我。”

 

“很好,”Dr. Fisher说。“那就好。谢谢你这么做,Luke。”一阵疲惫扫过Loki,突然间他只想睡觉。“你想要我陪你聊到她来吗?”

 

“不用,”片刻后Loki说。“不,这…没关系。”

 

“要是你确定。”他听见她在犹豫。“我明天打电话给你约个时间这周见一面。好吗?”

 

Loki闭起双眼。“好的。”

 

“谢谢你打电话给我,Luke,”她说。她的声音温柔得可恨。令他心生某种渴望。“你很勇敢。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会一直开着手机。”

 

勇敢。哈。“谢谢,”Loki含糊其辞。他理应感到耻辱。他确实感到了耻辱,但很遥远,而且被疲劳所掩盖。

 

“保重,Luke,”切断通话前他听见她说。他查看Romanov是否有新消息,但没有。

 

他将手机放到桌上,在沙发上躺下并阖上了眼睛。

…………………………………………………………………………………………………………

他一定是睡着了,因为晚些时候他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

 

Loki恍惚了一阵才想起他在等Natasha—Romanov,他提醒自己—并将自己从沙发上拖了起来,清醒了一下才去开门。来人的确是她—正站在门外,不过她面无表情的样子令Loki的胃部一紧。

 

“嘿,”她说。“那个,你看起来比我上次造访时好多了。”

 

Loki花了点时间才理解,但随后他想起自己满嘴鲜血躺在地上,头像口钟一样响个不停的时候曾听到过她的声音。他一阵缩瑟。“是的,”随后他说道。“这件事我…还没来得及谢你。你帮忙的事。”

 

“没呢,”她同意。“我能进来么?”

 

Loki退后。他几乎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的怒气,有点后悔叫她过来。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有没有能力应付这些,他感觉如此…敏感。不过,她还是进屋关上了门,然后仔细审视着他。她的眉心挤到了一起,冷漠的面具略有松动。

 

“你说你需要帮助,”她提醒。Loki把脸背了过去。

 

“是的,”片刻后他说。“我…觉得这时候一个人待着不是很明智。”有一瞬间他怕她会问原因,那他就只能坦白,但她只是盯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Okay,”她说。“我可以留下。”

 

Loki眨了眨眼。他本以为要商量。要主动补偿。“谢谢,”他缓缓开口。“你…我能为你弄些什么吗?”

 

“想要什么我自己会动手。”Romanov走到一张椅子边坐下,把脚搁到茶几上。Loki直直看着她,感觉迟钝又困惑。她的行为并不像他预期的那样。他能感觉到她在生气也知道她在忍,而不是想惩罚他。这令他不安。他动了动。

 

“你怎么—你好吗?”

 

“挺好,”她说。“Fury给了我不少活儿,但没什么危险。或难度。你要不要坐下,这样我就不用仰着脖子看你了?”

 

很久后Loki才走到沙发边坐下。他依稀想到每次他对Thor发火,但对方却出于各种原因死不承认的时候,是否就是这种感觉。这并不…舒服。摩擦与Foster对话时留下的伤口。“如果你还有别的事,”他主动提出。

 

“没,”Romanov打断。“我没问题。”

 

Loki一阵抽搐。“你不是。你在生气。”他来不及收回这些话就脱口而出。Romanov看着他,再次戴上了冷漠的面具。仔细端详。揣摩。

 

“你确定想现在聊这些?”最后她说道。她的语气几乎算得上温柔。Loki猛抬起头。

 

“我不能忽视它。”

 

“好吧。”她呼出一口气。“是的。我很生气。你知道为什么吗?”

 

Loki支支吾吾。“我太鲁莽。愚蠢。”

 

她摘下了面具。“你他妈说的没错。你知道出事了。知道自己要去的是危险区域。然后你还是毫无保护和后援就这么信步闯了过去,即使对可能遇到什么将近一无所知。我判断不出这是自大还是愚蠢。”Loki缩瑟了一下弓起肩膀,但没有争辩。“跟我说一声能有多难?或是Clint?嘿,各位,准备去另一维度晃一圈会会未知的危险。回头见!

 

Loki重重吞咽了一下。“我告诉过Barton…你们都没法陪我去。”

 

“也许不能,”Romanov回击。“但我们可以保证让你准备得更充分,或者说服你等有更多情报后再行动,或者至少也要让我做好你回来时会两眼出血毫无反应的心理准备—”

 

于是,Loki听了出来。怒火之下,是害怕。,意识到这点的他突然无颜以对。“对不起,”他弱弱地说。Romanov猛地吐了口气。

 

“我懂,”她说。“真的。你习惯独自面对。必须自力更生解决一切,只能靠自己。但我希望你发现事情已经不一样了。也许你可以找某些人商量。”

 

Loki弓起肩膀。“我吓到你了,”他静静说道。

 

“对,”Romanov—Natasha—随后说。“你吓到我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一进门看到你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心里想着我本可以阻止这一切,我就知道他打算干蠢事是什么感觉。这已经是你六个月内第二次差点没命了。我几个朋友, Loki。我不急着失去仅有的这几个。”

 

Loki低下头。自私的失败,他脑中冷不丁响起一声。看看你逞英雄的后果。他默不作声。

 

“你知道还有什么?”Natasha的声音安静了下来,而Loki努力振作精神。“我不光是生你的气。我看出来了,你知道。我看得出你打算做些什么,而且极有可能是蠢事,而我却没出言阻拦。要是我没过来呢?你很可能失血过多致死,没人会发现。”

 

“我不会失血过多致死,”Loki低声说,虽然他对此并不完全肯定。不管发生了什么—光是想到记忆中那个空洞他就一阵恐慌—这不同于他以往的任何经历。

 

“你懂我意思。而且这让我火大。就一点。”

 

“你并非我的监护人。”Loki的声音显得沙哑。

 

“没错,”Natasha同意。“但我是你朋友。我照顾朋友,或应该这么做。尤其是那些朋友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

 

Loki心中燃起一丝怒火。“我不是小孩子。”

 

“Clint也不是,但他有时候还是会忘记采购,”Natasha不为所动。“只是…我想知道你是想找死呢还是做事真那么欠考虑。”

 

“后者,”Loki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发现Natasha还是疑心地看着自己,他又加了句,“我相当肯定。”

 

“你自己清楚,不是吗?”Natasha说,但他看得出她内心松了口气。她一直在担心,他意识到。这对他是种陌生的概念—想到这个国度有人在担心他的安危。他告诉自己多半是因为他对组织有利用价值,但这一解释空洞无力,他不确定自己为何要死咬着不放。

 

他微微耸了耸肩。“这很复杂。”

 

“我敢打赌,”Natasha的语气带着点冷漠。她摇了摇头。“我说不准你是我见过的最幸运的人还是最倒霉的人。”

 

Loki感觉心口的一个结解开了,尽管他还是有点颤栗,绷得很紧。然而,他能感觉到这种变化,她的怒火不再炽热。“我倾向于后者。”

 

“我知道,”Loki决定不去质疑Natasha的说法。她看了他一眼。“放松点。我发泄完了。”

 

Loki让自己靠后,用余光看着她。“就这样?我是不是还…”Barton是怎么形容的?“在冷宫里?”

 

Natasha嘴角一抽。“你不知道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有多搞笑。”她叹息着做了个鬼脸。“好吧。我该让你再放低点姿态,但我想宽容点。只是…近几个月别再差点送命了,行吗?”

 

“我会尽力的,”Loki庄重承诺,于是她的嘴角短暂地向上勾起了一个笑容。

 

“你没事吧?”她问道,表情严肃了下来。Loki顿时一阵羞愧。

 

“是的。当然。”

 

Loki看得出她想追问。正试着决定该不该问。能被他看出来多半意味着她是有意为之,借此给他机会自行定夺。他没有作声,即使内心渴望坦白…某些事。一种想寻求安慰的孩子气的需求。随后Natasha只是点了点头。

 

“很好。”她顿了顿。“另外你…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关于之前的经历?”

 

他脑内那个巨大的空洞一阵抽痛,仿佛是在提醒他—那里发生的一起。“对,” 他说。“毫无头绪。如果我想起来…我会告诉你的。我发誓。”他也许会后悔这个承诺,但这是她应得的。

 

“说到要做到。”Natasha抬起胳膊伸了个懒腰。“有心情下棋么?Bobbi是个不错的工作伙伴但她讨厌象棋。”

 

Loki根本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进行如此烧脑的活动,但过程本身或许就是种放松。“提醒我改天教你板棋,”他轻声说。

 

“这样我就能用那种棋击败你了?”Natasha说,但带着笑。他敏感的神经进一步舒缓,于是Loki成功摆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我们走着瞧。”

 

“你挑时间,吹牛大王,”说着她把脚从茶几上撤下并流畅地站起身。“话说你把棋盘放哪儿了?”

…………………………………………………………………………………………………………

Natasha当然不可能一直陪着他。几小时后她接到个电话,听了一会儿后,她挂断并转身对Loki皱了皱眉头。“他们叫我过去。我可以让他们找别人如果你需要我…”

 

她开口询问的举动令Loki心口一阵暖意。“不,”他说。“不,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你最好是,”她说。“还有如果你打我电话的时候我关机了…别恐慌,行吗?我没那么容易被绑架。”尽管她眼中闪烁着隐隐的戏谑,Loki还是缩瑟了一下。

 

“遵命,女士,”他温文尔雅的弓身让她皱起了鼻梁。没多久她就走了,于是Loki深吸一口气。他能感觉到那团阴影就在那里,而他本人正在其上空,如同走在钢丝上一般摇摇欲坠,但他保持着平衡。他不能掉下去。

 

他心不在焉地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却发现一个来自Roslyn Carrolly的未接来电。他花了点时间才把CarrollyRoslyn联系在一起,随即感到一丝惊讶。他好奇她是怎么弄到他的号码的。

 

有一条短信,但他决定无视短信直接打电话给她。

 

“特工Carrolly请讲,”电话接通时Roslyn的声音传来,听到她略显分心的语调Loki想笑。但他没在语气中表现出来。

 

“我知道,”他说。“我是特工Silver。你打过我电话?”

 

“Luke?我是说—特工Silver。”Roslyn的语气立刻不再分心。“哦,太好了,你收到我的信息了—”

 

“我还没听,”Loki打断她。

 

“没关系,没关系。你现在忙吗?你觉得你能来一趟吗?”她的声音有点哆嗦,即使透过线路的干扰也能听出来。Loki皱眉,试图辨别。是激动还是某种更值得忧心的原因?

 

“有什么事?”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们之前的测试出现了一些…”她没了声音。“我想最好是你亲自过来我们当面聊聊。”

 

Loki浑身一紧。与世界树外发生的一切有关?他出了什么问题?“好的,”在经过一番是否该追问更多信息的思想斗争后,他说道。“我不忙。很快就到。”

 

“行,”Roslyn说。“行,好的。平时那间实验室就行,我会打电话给Jun确保他也去…你还好吧?”

 

Loki感觉自己越发僵硬。“我听起来不好吗?”

 

“不,”Roslyn说。“不,你听起来很好,只是…等你到了我们再聊。”她停顿了顿。“估计没什么。有可能只是设备故障或是…”

 

“我很快就过去,”Loki在她开始喋喋不休之前打断了她。“到时候你可以告诉我估计没什么是怎么回事。”

 

挂断电话后他去浴室检查自己的外表,却在看到镜中那张脸时露出了愁容—面色苍白,眼周发红。他省去用幻觉伪装的力气,而是快速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希望能甩掉与Dr.Foster共度的这个不幸的早晨。等他感觉自己差不多镇定下来后,Loki瞬移去了Chandra的实验室。那里人不少,但Roslyn不在。但他还是溜了进去,找了张椅子坐着等。Loki能感觉到身上好奇的目光,但令他宽慰(及略感意外)的是没人带着问题接近他。不过,他的确逮到起码两人正盯着他交头接耳。

 

大约五分钟后Roslyn匆匆忙忙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名年轻人,Loki认出那是Jun—那个一直讨论辐射但基本被Loki无视的人。Roslyn几乎立刻就发现了他于是直奔他而来。

 

“Luke!谢谢你这么快就过来。你记得Jun吧—我让他和我一起看你的结果,因为我觉得有些地方有点奇怪,所以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然后—"

 

“Roslyn,”Loki插话,他无视脊背的刺痛感依然维持着温和的语气。“到底怎么回事?”

 

Roslyn咬着下唇看了看Jun,而后者与她对视了一眼并微微耸了耸肩。“就是…一开始我们测量的时候,有人提议检测伽马射线水平,因为他们认为有那可能…但你的结果并无异常。但这一次—”她停顿了一下。“你的水平…非常高。高得不正常。”

 

Loki皱眉。“而这不是件…好事,”他谨慎地开口。

 

“不一定,”Jun插话。“只要物质存在都会释放伽马射线。但—当它像Roslyn读数器上显示的那样增强时…总会有风险。此外,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受到那种程度的辐射,除非是你故意的或是在工作中接触大量放射性物质…”他瞥了Loki一眼。后者摇了摇头。

 

“就我所知,我并未接触过此类物质,”他说。就我所知。他记忆中的缺口…“还有什么东西会产生…这类辐射?”

 

“大多数天文测定法和宇宙射线的副产品,”Jun说。Roslyn和Loki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于是他解释,“太空。但一般不会,只是…宇宙射线来自太阳系之外。Banner的实验用过放射性物质,还有闪电有时会产生少量…”

 

“但这些都无法解释你看到的现象,”Loki猜测。他的背脊又一次刺痛起来。发生了某些事。发生了某些事而那…导致了什么?“我体内这种…射线。有可能伤到别人吗?”

 

“我不确定,”片刻后Roslyn说,“这…我想检查一下。如果你没有显现不良症状—就是好事!怪事,但是好事。但以防万一,我想问问我能们能不能…再测一次读数。这一次专门针对伽马射线。就像我说的,说不定有错误,或是…”

 

“来吧,”Loki毫不犹豫地说。Roslyn一脸惊讶。

 

“你确定?”

 

“确定,”Loki说。“要是有异常…我想知道。然后我们可以着手查明原因。”

 

过了会儿Roslyn点点头。“行,”她说。“这次,我们用Jun的设备,因为这算是他擅长的领域。”Jun敬了个礼,而Loki对他浅浅一笑。“那么…”她指了指另外一个人。Loki扬起了眉毛。

 

“发号施令吧,”他简单说了句。Jun给了他一个微弱并带点迟疑的笑容。

 

“对,”他说。“那就…这边走。最好是能让我再采集份血样…”他没敢说下去,一副不确定的样子。Loki好奇是不是Chandra提过他不喜欢提供此类物品的事,但…这也许事关重大。

 

“可以,”过了一会儿他说。“做你必须做的。”

 

Jun的肩膀松了下来。显然他一直在担心提这个要求。“检验一结束我就销毁,”他赶紧说。“我保证。总之—我还想做个表面扫描,这样我们就可以看看你是真的在释放大量辐射,还是说它只是存在在你体内。”Loki僵硬地点点头,坐到Jun为他准备的座椅中,Roslyn跟在后面。“行了,”Jun说着拿起一件外观无害的小设备。“很快就好…”

 

Loki一阵紧张,但那东西只是哔哔得响着。Roslyn正在电脑前忙碌,她紧张而忧虑的表情足以让Loki也跟着紧张担忧。他逼迫自己松开几乎憋着的那口气。

 

“读数吻合,”Roslyn只说了一句。Jun吐出一口气,扯了扯外衣,脸上瞬间闪过一丝不安。

 

“好,”他说。“特工Silver—你能不能握着这个—”他递出一件外形奇怪的小设备。Loki伸手,于是Jun将它放到他手中。

 

“这是,”就在他开口发问时一阵颤栗传遍全身。他猛地一抽,惊慌地睁大双眼,随后他的叫声被生生噎了回去,他的左眼像是被利器扎穿,深深刺入大脑,一阵阵抽痛堵住了他的嗓子。他口中泛起了血腥味而且上嘴唇有东西淌过,利器似乎正在变粗,扩张—

 

他倾斜双手让那东西落到地上,僵硬地起身退后。“这到底是—”他的声音沙哑而颤抖。Roslyn正双手捂着嘴,而Jun则两眼发直,不知所措。

 

“这…你在流血,”他说。Loki在胳膊上蹭了下鼻子,看着那抹血迹。他的头仍在抽痛,不过正在迅速消退。他能感觉到夹杂着恐惧的怒火正在升起,于是努力压制住。

 

“这是什么,”他极力克制自己没有吼出来。但从两人畏缩的样子来看,并不是很成功。

 

“没什么!”Jun匆忙说。“或者,那个—就是件实验设备,用来帮人隔离辐射的,它不该…”他收声,咽了口口水。Loki收紧了束缚他怒火的绳索。并非有意。这并非…(他说了)。Loki打消疑虑。他不能…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怀疑神盾局想杀他。

 

“抑制辐射,”说着他朝看到的水槽走去,对着里面啐了口血,试图驱除鼻腔倒流至口中的血液残留下的血腥味。“比如…我身上这种超标的伽马射线。”

 

“类似这种,”Jun的声音微弱。“我以为这或许会…有帮助。真的很对不起,我根本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他听起来很害怕,还带着挫败和困惑。Loki的疑心多少有所减轻。

 

Loki停下动作,脑中隐隐有一声安静的质疑。如果我身上被人动了手脚…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你之前说过你认为这种辐射跟我的魔法有关,”他说。

 

“但是没有,”Roslyn不解地说。“我们早就确认过这点了…”

 

有没有可能是别人的?Loki默默自问。要是有人在他身上施加了法术而且不想被解除…被人发现…

 

和目标的性命捆绑在一起就很容易实现。强行扯去或压制会付出惨重代价。Loki的心沉了下去,胃中泛起一阵恐慌。他强忍了下来。

 

“谁更有可能会知道这是什么,”他询问。有什么不对劲,这点毋庸置疑。不管他找到的是什么…对方并不满足于夺走他的记忆和弄伤他。Jun和Roslyn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面面相觑。

 

“Jemma Simmons也许会知道,”Roslyn犹豫着开口。

 

“Banner博士肯定知道,但近来他的行踪…很难确定,”Jun补充。“我听说Eric Selvig也在从事相关研究,但辐射并非他的专长…”

 

“找出其中一人,”Loki的语气粗暴。两人都像猫头鹰似的瞪着他,Loki勉强忍住才没有发火。“这可能—非常重要。”

 

“Luke…出什么事了?”Roslyn的语速很慢。“或者你认为是怎么…”

 

有人对我做了手脚。我还不清楚有多严重。这事必需让谁知道。Coulson,也许。但他不想再被停职,被移除,或被关进笼子里。他需要工作。就算之前这不关他事,现在也不得不管了—这是他的责任。是他一手造成了这一局面。

 

“我还不能确定,”他的语气直白,但说不上严峻。他搓揉着左眼仿佛这能缓解挥之不去的疼痛。“但可能非常重要。”

 

“我去…打探一下,”Jun的样子还是有点不安。“我们要不要…”他瞥了眼Roslyn。“隔离?”Loki背后感到一阵凉意,但Roslyn迟缓地摇了摇头。

 

“虽然水平很高,但…它貌似不会对其他东西造成影响?我是说,这里有不少灵敏的设备…”

 

别把我关进笼子,Loki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如果他是个危险—不管他身上被动了什么手脚,如果那会威胁到周围的人…他可以走。就算形势所迫,那也比被人关起来与世隔绝要强。稍后Jun点了点头。

 

“好吧,”他说。“我想那我们就先这样吧。但—继续监控。我给你个盖格计数器随身带着。我会微调下设置,要是它对你叫了,就打电话给我,或是Roslyn,或者…别人也行。还有你要是感觉到恶心,头痛,疲劳…”

 

Loki发现这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他频繁经历的感觉。“我明白了,”说着他慢慢放松下来。“所以你认为不存在…我会感染其他人的紧迫危险。”

 

“它并不具有传染性,”Roslyn和Jun同时开口,“没有。”两人对视了一眼。Loki挑起一边眉毛。

 

“应该没事,”Jun说。“暂时。我想,我们只要留心盯着点就好。这并不是…并不是我熟悉的东西,就像我说的。”

 

“行。”Loki展开肩膀。“另外如果你注意到其他奇怪的事,”稍后他补充道,“务必通知我。”他回到之前坐的椅子中伸出胳膊。“你刚说要采血?”

 

Roslyn的样子隐约有些担心。“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

 

“是的,”Loki说。“事实上,我现在甚至认为更有必要。”他怀疑以凡人的技术根本查不出什么,但如果这是区别于他自身的另一种魔法,存在于他体内却又无法察觉…那么。他愿意试试。

 

为了挖出可能潜伏在他脑中的一切外来魔法…他甘愿做各种尝试。突然间,确保Dr. Foster会与他合作显得尤为重要。他怀疑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解决。

 

他的生活向来如此,这是经验之谈。

…………………………………………………………………………………………………………

一等他们做完能做的一切有用的检验Loki就回家了,带着烦躁和紧张。颅内的抽痛感固执地纠缠着他。他知道自己的心情即将陷入惆怅,于是决定上床睡觉。

 

他挣扎了一阵才入睡,但迎来的却是糟糕而怪异的梦境。被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吵醒时他浑身无力,已记不清具体梦到过些什么。他接通电话,尽力不咆哮出来。

 

“喂?”

 

“嗨,呃嗯—Loki?”是Dr. Foster。Loki努力没有咬牙;他没打算如此放松警惕。他放下手机查看时间发现已近中午时分。他怎么会睡这么久?“喂?”Foster又说了一遍,语气变得不那么有把握。

 

“在,” Loki说,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粗暴。他得客气点。冷静且客气,而不是被…她那种能令他无所遁形的天赋所左右。“我在听。”

 

奇怪的是,他听到了一声叹息,像是松了口气。“Okay。好吧,很好。”一阵停顿。“我猜…谢谢你给我时间。考虑。我很感激。”

 

“如果我没记错,那更像是命令而非请求,”说着Loki坐起身。他的头已经不疼了,但却有种奇怪的迷失和不适感,比往常睡醒时更严重。他这次睡的时间异常得久。

 

“尽管如此,”片刻后Foster说。“我需要时间…思考。”Loki默默等待,随后他听到她咕哝了一声类似那就去吧,Jane的话。“我答应你,”她的语气坚定。Loki皱起了眉。

 

“答应…”

 

“我会跟你合作。搞清楚正在发生的一切。你说过有东西正试图…入侵,进攻我们。地球。如果我能帮上忙…我会尽我所能。”

 

如此勇敢,他脑海深处有个声音在窃窃私语。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摊上了什么。根本不知道会面对些什么,而且她已经知道太多关于你的事,却还是愿意为拯救她的国度挺身而出。

 

Dr. Jane Foster比你任何时候都更像个英雄。这不是真的,Loki推开这一想法,努力没有退缩。“就这样?”他谨慎开口。“你没有任何…请求作为交换的条件?”

 

“…没?”Foster的语气很惊讶。“我是说—很明显别…擅自对我使用魔法,还有我希望你能尽量表现出起码的修养,但…如果我的星球真的有危险,我不会为出力保护它而索取报酬。”她吹了口气。“你…回答了我的问题,基本上。所以我…”她没了声音,于是通话陷入了沉默。

 

“Dr. Foster?”Loki好奇通话是不是中断了。

 

“我想…道歉,”她说。Loki不由自主地一抽。

 

“你—什么?”Loki摇头的样子像是在甩开干扰它听力的蜘蛛网。“你在道歉。向我。”

 

“对,”Foster说,尽管她的语气并不是很确定。“我是说—很明显你并不是…但这无关紧要。我,呃…很明显刺激到你了。而且你说的没错,有很多事我不知道:关于你,关于阿斯加德,还有…Thor。还有我不该…妄下定论。”沉默。Loki两眼放空目视着前方,仍旧未能完全从Foster道歉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另外…很抱歉就那么跑了,”Foster加了句,语气甚至更为尴尬。“那很没礼貌。而且估计非常,非常伤人。但我是说真的,那并不是因为你是…约顿人?我只是有点难以消化,需要整理下思路,所以—”

 

“没关系,”Loki打断。他的声音显得奇怪而且多少有点疏远。Foster打断了他。

 

“呃…是吗?”

 

“是的,”Loki说。“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我早有心理准备,也不需要你的道歉。倘若你愿与我合作—”

 

“稍等一下,”Foster说。“听着,你一开始就做好了我会失去冷静的心理准备,并不意味着我就有权那么做。就因为你预计某人会做某事—不好的事—并不意味着那人就有免死金牌可以肆意妄为。”

 

Loki皱起眉。“这又有什么关系?我是告诉你你不欠我什么。”

 

“那不是—!”Foster大呼一口气。“这和欠不欠你没有关系。听着,就是…”他几乎能想象她一脸挫败愁眉不展的样子。“算了。阿斯加德的人从来都不道歉吗?”

 

Loki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向我,一般不会,但被他甩到一边。“知道我不会为你的反应记仇还不够?”

 

“你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有那种反应,”Foster嘀咕。“但—好吧,行啊。这就够了。我只是希望…”她说到一半。Loki又坐直了一点,皱起眉。

 

“希望什么?”

 

“没什么,”片刻后Foster重重叹了口气说道。“就这样吧。我会…把新的工作地点发给你,我猜?然后你…明天可以去那里找我?这样够快了吧?”

 

他心里一部分是想说不,今天,但只是精力过剩坐立难安的那部分。最好是给她…给彼此…一点时间。“够了,”他说。

 

“好。那…到时候见。”又一阵犹豫。“这回的事你要是想用甜甜圈来安抚Darcy可是任重而道远,就告诉你一声。”

 

“我为什么要安抚Ms. Lewis,”Loki维持平静的语气问道。

 

“因为跟我合作意味着你会经常见到她,而她因为你差点掐死我的事情对你还是很火大?”Foster的话中微微带刺,但随后她叹了口气。“听着…如果我们都尽力善待彼此一切会顺利得多。而且Darcy很…护着我。所以就…稍微做点努力?行吗?”

 

Loki一脸愁容。他提醒自己他需要她。他需要Foster,而且总体上说她也没有故意刁难。“我会努力,”他说,尽力不表现得勉强。他听见Foster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谢谢,”她的感激之词令Loki有种抽搐的冲动。“对此我表示感谢。”

 

Loki醒了醒神。“而我则对你乐意合作表示感谢,”他说,即便话语略显僵硬和拘谨…但她提过要文明。他可以表现得文明。

 

“那个,”Foster说。“如果你说的是实话…这件事貌似事关重大。”

 

Loki口中瞬间泛起一阵酸涩。“如果我说的是实话。”

 

“对,”Foster说。“那个…”

 

“不,”Loki说。“你的怀疑…合乎情理。但愿我能迅速打消你的疑虑。”

 

“但愿。”Foster清了清嗓子。“那么…明天?”

 

“明天,”Loki确认。“把位置发给我。”他犹豫了一下,皱了皱脸。“你的那位Ms.Lewis喜欢哪种类型的甜点?”

 

不知为何,他觉得他在Foster的声音中听出了笑意。“任何巧克力味的东西都行。果冻馅儿的也行。但说实话,只要是甜食估计她都喜欢。”她顿了顿。“谢谢,Loki。我知道这很奇怪。但…看起来你好像真的有在努力。”

 

Loki不知该作何回应。“再见,Foster博士,”最后他说,并挂断了电话。

 

就算她努力表现得友好—如果这就是她在做的—她似乎还是能把他的心情搅得一塌糊涂。他好奇她对Thor是否也有这种影响,随即抛开了那个念头。想起Thor依然会让他心痛不已。

 

他好奇是否会有解脱的一天。

………………………………………………………………………………………………………… 

插曲(二十九)

 

Loki睡觉。打猎。做梦。(他梦见Thor来找他:有时他抱着Loki流泪,啊,弟弟,我很想你;有时他在雷电中现身击倒Loki,眼中燃烧着厌恶和仇恨,我不敢相信我居然会把你当兄弟。)

 

他是如此疲惫,不管在他心中,还是在这个世上—他都感觉已所剩无几。他想过如果他躺在雪地中沉睡,是否只要躺得够久就不会再醒来,但他求死的企图已经遭命运女神拒绝过一次。他不想知道她们是否会再度拒绝。可悲,他自嘲,但并没有改变的动力。

 

第一次有人声闯入他的独居生活时,Loki呆了,有半秒的时间他确信自己被人发现了,但随后他辨认出那只是凡人间普通的闲聊,不知道会被人听见—并非在追踪猎物。他本可以轻易隐身保持距离直到他们离开,但某种好奇心驱使他朝声源走去。他站在一旁观察他们—总共六人,他判断是朋友而非家人—在一条小溪边搭起了营地。两名女性中头发有点花白的那位首先注意到了他,她吓了一跳。

 

“这里有人,”她用尖利的声音对同伴说,随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Loki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的外表。他一直有洗漱,但他的头发肯定很蓬乱而他衣服更是邋里邋遢。

 

“你好,陌生人,”其中一人说道,停顿的时间让Loki想起他本打算自我介绍。“你是一个人来这儿徒步的吗?”

 

“不,”Loki说道。他的声音嘶哑,于是他清了清嗓子。“不。”稍后又加了句,“我住在这里,”并朝树林里大概比了个手势。

 

住?这么偏的地方?”其中一个在Loki看来不过是男孩的年轻人听起来很震惊,而且Loki捕捉到最早发现他的女人和先前跟他打招呼的男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警惕,也许,或是怀疑。“哪儿?”

 

他不能让他们看见木屋,Loki思忖。屋子的样子会吓到他们。他们可能已经把他当作疯子了,也许还觉得危险。他耸了耸肩。“一间小木屋。我正在修缮,”他补了句,以免他们问起。又一个警惕的眼神交流。

 

“希望我们没打扰到你,”正站起身的女人说道。“我们并不知道附近有人。如果打扰到你了很抱歉。”Loki摇摇头露出一个微笑。

 

“我不介意。主要是…听到人声我有点意外。”他犹豫要不要往前走几步,就怕对方以为他有恶意。“我只是好奇。但我可以走,让你们自在点。”

 

这次的眼神没那么警惕了。他捕捉到了无声的交流,涉及五人,除了先前大惊小怪的那个男孩正在和他的背包斗争。“你要愿意可以加入我们待一会会儿”她说。“暖和一下。”Loki意识到在这个季节他的衣着对人类来说过于单薄。这会儿更换已经来不及了。“我是Selby。这是Earl,Arkady,Sofia,和Per。我们的储备不够给你吃的,但我们很乐意陪你聊聊。”

 

他为什么要过来,Loki依稀在想。他应该走。就算这不是陷阱—而他不认为这是—对陪伴产生依赖,在他彻底习惯前打破与世隔绝的状态…

 

他谨慎地上前一步。“一会会儿,也许”他缓缓开口。这样更好,他告诉自己。这些人只是路过。几天后他们就走了。在满足聊天需求的同时他可以避免依赖的危险。绝对安全。

 

没有什么是永远安全的,他提醒自己。但这可能就安全了。


tbc

下一章→

评论(2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