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31

←上一章

…………………………………………………………………………………………………………

“首先,”Dr. Fisher说,“我想聊聊那天发生了什么。”

 

Loki咽了口口水。“一定要吗?”她只是直直地看着他,于是Loki避开了视线。“你觉得有什么可说的吗?”

 

“何不由你来告诉我呢?”她的语气—很温柔。这令Loki恨得牙痒。他弓起肩膀。

 

“我不知道你想怎样。”

 

Dr. Fisher叹了口气。“这和我想怎样无关,Luke。和你有关。我想帮你。你联系了我,而我真的真的很欣慰你能这么做。对此我很感谢。你在需要时主动求助而且获得了帮助。”Loki无法直视她。他的目光躲避着她,突然后悔约了这次见面。“也许我们可以从是什么导致你打电话给我开始说起,”片刻后她说。“跟我说说那天的事。”

 

Loki舔了舔嘴唇,眼睛直直盯着房间的一角。“我经历了一次—一场谈话—更像是审讯,其实。”他发出一阵断断续续的笑声。“那—不太容易。”

 

“和谁谈的?”Dr. Fisher问道。

 

“一个女人。她是我兄长的朋友—啊…熟人。”他不是你哥哥,他后知后觉地想到。

 

“你哥哥,”Dr. Fisher说。“你不怎么提他。上次你说起他—是在我们聊起你家人的时候—很明显这对你来说是个艰难的话题。”

 

Loki闭上眼。“可以这么说。”谈论Thor—想到Thor—都像是用手指去抠尚未愈合的伤口。

 

“你是否认为那也是造成谈话困难的部分原因?”她问道。意识到正在抠自己左手的Loki逼自己停手。“因为这位女性与你哥哥的关系?”

 

Loki清了清突然发紧的嗓子。“也许。有一部分。我不知道。”

 

“我们可以聊聊他吗?”Dr. Fisher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温柔,就像在电话里一样。Loki以为自己会为此动怒,但心中却只有感激。他狠狠吞咽了几口。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沉默了许久后他开口。“这—你从未见过他。我不知道你能否理解。”

 

“你为什么不尝试告诉我,然后如果我需要你解释我会打断你,”她提议。稍后Loki动作僵硬地点了点头。转身面对他,Natasha曾说过。或许他该尝试面对那些。Thor根本都不在场。但他不知该如何启齿…

 

“他曾是一切,”Loki仓促开口。“他曾是—我母亲曾经说过我们是环绕彼此运行的两颗星星,但那意味着平等,而我却从未—我永远不会…但他,他像一颗恒星,散发着光芒和生命力,将众人凝聚到他身边。见过他的人都爱他。愿意为他献出生命,宣誓至死不渝地效忠他。而他曾经是我兄长。”

 

“听起来这很不容易,”Dr. Fisher说。Loki看着她。“感觉自己比不上某个人,尤其还是和你如此亲近的人。”

 

这倒是出乎Loki意料。他本以为对方会…对Thor的过人之处评头论足,也可能不相信他。她似乎轻而易举就看清了阿斯加德无人理解的事—你为什么总是嫉妒心切,Loki,你为什么不能为你哥哥的成就感到高兴,Loki—这给了他继续说下去的动力。

 

“不仅仅是感觉,”他说。“我—在各方面都屈居第二。在我小的时候—我没那么在乎。因为他是兄长,而且我相信…怎么说呢。就是有朝一日我也能成为像他一样的人。或者说这无关紧要,因为尽管他的仰慕者众多,他第一个想到的总是我。他的影子。”Loki低下头看着他拧在一起的收手。“但我没有成为像他那样的人。而后者发生的频率也越来越少。他没时间再陪他的影子了。”Loki能听出自己的语气正渐渐染上苦涩的味道。“我曾爱过他。恨过他。而到头来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兄长。”他的呼吸不稳,眼眶开始发热。

 

“你说起他时用的是过去式,”Dr. Fisher说。“他死了吗,Luke?”

 

“这你之前也问过我,”Loki说。“他—他还活着。在远方。是—”说到一半他噎住了。“但也与死亡无异。我不会再—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如果见面他很可能当场杀了我。他怕她会问在哪,或是追问细节,但她没有。

 

“你说你不觉得自己和哥哥是平等的,”她说。“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吗?”

 

Loki摇摇头,依旧无法直视她。“我不认为,我记得,”他说。“我一直都…知道。有时候我会抗拒,但我清楚。”

 

“真的吗?”她质疑。“一直?所以你一出生就发现了?”

 

Loki感觉一阵凉意蹿下脊背。他好奇自己内心一部分是否早就知道。是否他生来就注定要被遗弃,是否是因为他注定要成为Thor的陪衬,他阴影下的兄弟,才会在Odin的手中变换外表。是否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与Thor对立,与他为敌但却永远无法并肩。“从我能记事起我就认识到这点了,”他说。“这就是—事实。”

 

“要说我在多年的工作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没有多少事是客观存在的事实,”Dr. Fisher说。“而且几乎从来没有谁比谁强这种事实。这取决于评判者是谁。还有他们评判的角度。”

 

Loki摇了摇头。“你说错了。有—方法。评判的途径。”

 

“什么样的方法?”Dr. Fisher问。她听起来是真的感兴趣,但他当然不能告诉她妙尔尼尔的事;说这么多已经够傻了。

 

“这很难解释,”经过一番挣扎后他开口。“可以这么说…你是否曾对某件事坚信不疑?而且说不清缘由,但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能感觉到那种真实?就这—那种感觉。”

 

Dr. Fisher倾身向前。“你是知道,还是感觉到?”

 

Loki皱眉。“我没听懂?”

 

“有时候,”她说,“我们以为自己知道,但可能只是情绪反应,不一定必然与真实的事物有关。打个比方—我见过每次出任务前都肯定自己会死的人。但他们并没有死。他们是觉得自己会死。”

 

Loki气得鼻子冒烟。“所以你是说我有妄想症。”

 

“不,”Dr. Fisher的语气坚定。“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那种感觉非常逼真,无可非议。但那并不意味着那些人会死。”Loki一头雾水地看着她。“所以。你是知道你跟你哥哥是不平等的?还是感觉到?”

 

我知道,Loki想发飙但某件事阻止了他。Barton的话突然在他脑中冒了出来:在我看来这很蠢。把自我价值绑在一件武器上,让它来告你行不行。“这又有什么区别?”他以问题代替回答。

 

“相当大的区别,”Dr. Fisher说。“你知道某事—那是事实。但感觉会变。认识到两者间的不同极其重要。”Loki低头看着他的双手,焦躁不安。

 

“我伤害了他,”Loki突然开口。他再也坐不下去,猝然起身走到她办公室另一头。“我当时—怒火中烧。而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只是想—我只是想支开他,一小段时间,因为只要有他在没人会注意到我—”

 

(我想支开他因为一旦他知道了我的真实血统他会当场杀了我。)

 

“Luke?”Dr. Fisher像是在担心。他发现自己在轻微摇晃随即稳住自己。

 

“即使到现在,”他放轻声音。“即使到现在,想起他仍令我如鲠在喉。而且我害怕—我害怕他的到来会摧毁我好不容易建立的一切。”

 

“我不太明白,”Dr. Fisher随后发问。“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Loki僵硬地点了点头。“你说你伤害了你哥哥。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上次见他的时候,”Loki答道。

 

“在近五年?”她问,于是他抽搐着点了点头。她记了一笔。“然后你说你害怕他的到来—我假设你指的是到神盾局—会摧毁一切。你是指什么?”

 

Loki发出了刺耳苦涩的笑声。“我的一切,他都有。但更好。更优秀。”他的唇线扭曲着。“这些人。我的—朋友。他们瞬间就会忘记我。”

 

“你真的这么认为?”

 

“是的。”Loki讨厌自己声音中不加修饰的情感,但他并没有驱除它。“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还要接受我?”

 

“这就是你的看法?”她用双手抵着下巴。“你认为其他人为什么会把你当朋友?”

 

Loki耸了耸肩。“我迷人的性格,毫无疑问。”

 

“我说真的,”Dr. Fisher说。“给我…五个理由为什么会有人想留在你身边。就这样,就五个。”

 

“对他们有好处,也许,”Loki说,清楚这并非对方要的答案。“我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比如?”

 

魔法。力量。他抿紧嘴摇了摇头。但,并非如此:真要说的话,Barton貌似是克服了对他魔法的抗拒才愿意跟他结交的,而Natasha也隐约表达过反感。队长和Stark则不同,但前者似乎更着迷于其本身而不是关心他的用途,而后者只是对它的运作原理感兴趣。“我—不知道。我的能力,也许。”

 

“还有呢?”她追问。Loki坐立不安,他的嘴唇扭曲。他讨厌这些。感觉像是被困住了,被逼到了墙角,某种类似恐慌的情绪在他胸口颤动。

 

“这毫无意义,”他火了。

 

“为什么这么说?”Dr. Fisher问,如此温柔,如此理智。Loki突然很恨她,怒火几乎令他窒息。

 

“因为—这不重要。这不相干。”

 

“我得说这非常有关系,”她说。“我今天听你说了很多贬低自己的话。说你不如你哥哥,形容自己是个影子,说可能吸引别人留在你身边的唯一理由就是缺乏‘更好的选择’。”她朝后坐去。“我是想让你思考下你对自我的认识,但不是别人怎么看你。”

 

Loki的胃中不安地搅动着。他摇摇头,闭眼片刻。“我只是—实话实说,”他说道。

 

“在我听来更像是悲观主义。如果你的朋友听见你刚才对我说的话,你认为他们会怎么想?他们会认同你的看法么?”

 

Loki的拳头张张合合。他几乎能想象Natasha的表情。“他们不了解…”

 

“不了解什么?”Dr. Fisher追问。“不了解你?不了解你哥哥?”Loki静静摇了摇头。“我想让你思考下这些,”她说。“另外也许你也有一些他无法给予的东西,还有任何人都是不可取代无法交换的。”她顿了顿。“我们就快没时间了。但…你哥哥。你伤害他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那就杀了我,结束这一切。我杀了他,Loki想到。我杀了他,但他复活了,然后结束了,或者本该如此。阿斯加德的黄金之子击败它的怪物。他听见自己发出微弱的声音。

 

“我走了,”他说。“我…逃走了。”他用双臂抱着自己。“他现在恨我。他想—他想要我死,这点我肯定。”

 

“你怎么知道?”她问。“他说过吗?”

 

“他用不着说。我了解他。”Loki一阵颤栗。猎杀那些怪物。

 

“Luke…”Dr.Fisher顿了顿。“如果你哥哥现在在这里,你会想对他说些什么?”

 

对不起。请不要伤害我。我没想要杀你,我从未真正想过,你死去的那段时间我就像是失重一般在漂泊。我恨你,我恨你总能轻而易举就得到一切,无需付出努力就能得到认可而对我来说却遥不可及。别从我手中夺走这些。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事到如今我不想失去。

 

我想你。

 

请原谅我。

 

Loki闭口不言。最终,Dr. Fisher长叹了一声。“你知道,”她温柔地说。“你的强制疗程已经结束了。听特工Coulson说你已经复职了。你不需要再来见我。”她停顿了一下。“不过,我依然认为我有能力帮你。如果你想继续聊。”

 

Loki狠狠吞咽了一口。“我不知道,”他的声音都不像是自己的。

 

Dr. Fisher点了点头。他别开视线,难以忍受她眼中的同情。“我会把下周这一时段空出来,”稍事沉默后她说道。“以防万一。”

 

Loki赶在自己脆弱的外壳崩塌前逃走了。

…………………………………………………………………………………………………………

Loki出门去了沙漠,在那里他来回走动,感觉像是蜕了层皮一般。他慢慢冷静下来,剧烈的心跳逐渐恢复到正常值,尽管那种痛苦释放起来要缓慢得多。一直以来,他都与关于Thor的一切保持着安全的距离,而现在这一切都感觉—过于接近。即将压垮他。他总觉得一转身就能看见Thor,手中握着妙尔尼尔,两眼怒火中烧。

 

袋中的手机响起时他吓了一跳,之后才反应过来接听电话。“Luke Silver请讲,”他说道,希望自己的声音还算平和。

 

“哦—你好。”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惊讶。“我是Steve。Steve Rogers,”他补充道,像是Loki还认识另一个,或是会把他错认成另一个似的。“就打电话问问,我漏接了你的电话。”

 

Loki努力平静下来。“嗯-嗯。我收到了你的信息。”

 

“对,”Steve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尴尬。“就是正好想到。”

 

Loki动了动。他得做点什么。想到像这样一个人回公寓…只会让他的思绪萦绕在自己问题上使情绪恶化。利用队长来打发时间令他一时有点内疚,但他希望至少Rogers不会觉得无趣。“你今天下午有空吗?”

 

“今天—等等,不是吧?”

 

“问得不是时候?”Loki紧张地问道。也许对方邀请只是出于礼貌,并没指望Loki真会赴约。

 

“没,并不是,”一拍心跳后Rogers回复。“只是有点措手不及。但我咖啡或者别的都行,如果你有想去的地方。”

 

Loki局促不安。“我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说个时间地点,我听你的。”

 

“好极了,”Rogers听起来还是有点找不着北。“好极了,呃—你能来纽约吗?这里有个叫Tinto的地方离我很近。三点左右在那见怎么样?”

 

“我会等你的,”Loki说,随后在挂断前想起又加了句,“我很期待。”毫无价值的浪费时间,他脑中指责的声音在说。你该去制定计划。致力于弄清在你在世界树身上都发生了什么。解开记忆的谜团。而不是…跟米德加尔特的英雄闲逛。Loki甩开了这些。他了解自己,他要是现在回家只会以思维原地打转告终,它会像海蛇般紧紧缠绕住他直到他无法呼吸。

 

他发现自己在抠左手于是强行制止了自己。在平复心情后定位Rogers提到的那家店并瞬移至附近。离Rogers定的时间还有几小时,但Loki觉得把这点时间花在探索相对陌生的地方总比用脑过度以致流血要来得好。

 

附近貌似就有个公园,于是Loki去那里清醒醒神。Roslyan和Jun又找他了,无疑是为了再做些检验,希望能从中得到某种答案。他应该坐下,看看能否从自己的记忆深处挖掘出某些关于来自九界之外的威胁—除非九界此前从未遭遇过这类事件。如果是那样—

 

倘若九界有难,阿斯加德理应知道。Loki停了下来,放眼朝面前空旷的场地另一头望去。阿斯加德是九界的守护者。这是他从小就反反复复接受的教育:阿斯加德是那些无法自保的群体的守护者。Odin也许能认出威胁的本质,或下令查阅档案,找出提到过类似内容的记录。他们可以召集一支军队—没错,没有彩虹桥他们到不了米德加尔特,但至少整装待发,也许还能做点什么。或是协助Foster的项目。

 

Loki闭上双眼。他可以这么做。解除遮蔽Heimdall目光的魔法,吸引他的注意,告诉他这里需要阿斯加德的力量。然后…然后怎样?他是会留下,等Thor来(杀他,或更糟,厌恶地背过身去),还是会远走高飞,在躲藏中度过他凄惨孤寂的余生,也许最终他还是会被追杀,但至少不必再面对Thor。

 

以他阿斯加德王子的身份,这是他应该做的。但他已经不是阿斯加德的王子,可曾是(从来不是),极有可能就算他暴露行踪,他的警告也会被无视,反而只会招来追兵。而且没有彩虹桥,就算是Odin也不太可能输送任何有意义的兵力。因此牺牲自己意义何在?

 

自私,他脑海深处一个轻柔的声音在窃窃私语,但他掐断了它。再等两周,他对自己说。到时候,如果再无进展他就求助,并承担后果。

 

你敢发誓吗?同一个声音,这回是嘲讽。你不会反悔,一看到有危险就逃走,或是单纯地一拖再拖,坚持自己单枪匹马去逞英雄,而事实上却跟英雄相去甚远?Loki斩断了这一想法。真要走到那一步—如果真到那一步—到时候他会勇敢面对。)

…………………………………………………………………………………………………………

Loki没有迟到,但他到达咖啡店时Rogers已经到了,还是一副略显局促不安的样子。Loki忍住没笑—至少不是那种带有调侃意味的笑容,尽管这种感觉舒缓了他的神经。他要是想当个称职的陪伴,就不能继续为自己心神不宁的思绪所困。

 

“下午好,”Loki说,而Rogers明显松了口气眼睛一亮。“走吗?”他示意进店。

 

两人在一张小桌边坐下。Loki占了对门的椅子—自私,因为他猜测Rogers也喜欢同样的位置,但他并不认为对方会要求他让座。店里很安静,一位年轻女性正对着电脑,戴着耳机。Loki点了一杯草药茶和一份蓝莓马芬,没怎么注意Rogers要了什么。

 

等两人都安顿完后,Loki给了队长一个浅浅的笑容。“希望这次不会被打扰,嗯?”

 

Rogers的脸抽搐了一下。“既然你这么说了,基本就保证会有突发事件了,”他说道,但他的语气应该是在开玩笑。他稍稍严肃了一点,并仔细观察Loki的脸。“不过,你没事了吧?你看起来比上次好多了。”

 

被人看到自己如此虚弱的样子Loki羞愧难当。“痊愈了,”他的语气可能有点太过干脆。“我恢复得很快。”他只希望Jun和Roslyan没有把他担心的事传播出去。从Rogers放松的样子来看—就像与他有关似的,但当然有关系,就算只是理论上—还没有谣言传出来。或至少还没传到Rogers耳中。

 

“很好,”他说。“这是好事。”

 

“确实。”Loki双手捧着他热气腾腾的杯子。“那你呢?你还好吧?”

 

“没啥可抱怨的,”Rogers说,但他的笑容略显僵硬。“貌似他们已经决定是时候确定把我用在哪儿了。”Loki听得出他话中的苦涩,于是侧过头。

 

“我默认你预计不会赞同他们的意图,”他轻声说。Rogers摇了摇头。

 

“一个都想不到。貌似他们不是想让我干声援伊拉克那个海外烂摊子的事儿,就是想…让我在媒体面前反复出面宣传。”Rogers从鼻腔呼了口气,目光离开Loki。“我猜起码我可以退休。”这种黑色幽默的口吻令Loki微微蹙眉,很快他甩开了这些。“抱歉。我不是故意扫你的兴。”

 

这些话使他产生了共鸣。“别担心,”Loki说。“我不介意。”毕竟,从一个人抱怨的内容中可以了解到很多关于这个人的事。然而,Rogers还是摇了摇头,显然铁了心不想再谈这个话题。

 

“但还是。你怎么样?你最近在做什么?我听说你又回归外勤岗位了。”

 

“显然神盾局判定这样我会少惹麻烦,”Loki轻描淡写的说法令Rogers露出了微笑。“不过,目前我还未执行过任何任务,所以可能也就是说说。”

 

“那其他的事呢?”Rogers问。“你懂的—我发现我们对练过两次,一起对付过外星人,而我依旧几乎对你一无所知。”

 

“这话放你身上同样适用,”Loki挡了回去。Rogers摇摇头。

 

“我猜除了你已经在我档案里看过的内容,没多少可说的。”他的嘴唇微微扭曲。“每个人都知道我的故事。”

 

“或者自认为知道,”Loki说。Rogers快速看了他一眼,像是有话要说但又咽了回去。

 

“但你—很有趣。你会魔法,老天。你凭空出现又知道各种天马行空的事—但我却只知道你的名字还有你相当能打。”Steve摇了摇头。“你不能怪我好奇。”

 

这些话如此直接几乎让Loki吃惊。他直直盯着Steve看了许久,随后作出了一个不计后果的决定有何不可。我今天已经敞开过一次心扉了。“你想知道些什么?”

 

Rogers傻眼了,于是Loki想到或许他其实并没有指望得到答案。他稍稍淡定下来。“呃—比如说你家人来自哪里?”他做了个鬼脸。“这问题很蠢,是不是。”

 

Loki耸耸肩。“和许多别的问题差不多。我不确定。养育我的人并非…”他回想之前学到的那个术语。“我的亲生父母。我对他们了解很少。”或者说,一个太多一个太少

 

“哦。”Rogers的样子有点尴尬,但他并未道歉。“那么…你有什么兴趣爱好?”

 

“我没有兴趣爱好,”Loki面无表情地说,就想看看Rogers会作何反应。他恼火地看了Loki一眼,后者耸了耸肩。“我会读书。散步。下象棋。没什么特别刺激的。”

 

“但听起来不赖,”Rogers说道。

 

“我认为并非如此。”

 

“你和谁下象棋?”Rogers像是真心在好奇。Loki看了他一眼,但决定这其实算不上危险信息。

 

“特工Romanov,”他说。“她很厉害。我还没赢过她。”

 

“我想我没见过她,”Rogers说。Loki仔细研读着他的表情。

 

“也许我该介绍你们认识,”他刻意表现得随意。“她是个不错的伙伴。她还有特工Barton。”

 

Rogers不确定地低头看了眼双手。“也许不错,”他小心翼翼地用上随意的口吻。“见见心理医生之外的其他人。”

 

“也许,”Loki同意。捕捉到Rogers嘴角微乎其微的笑意时,他心生一丝满足。毋庸置疑,这有风险—Natasha和Barton有可能会更喜欢队长,三人一拍即合把他留在圈外。但也许不会。

 

而且他内心深处还有个更安静的念头,集结一群战士来保卫这个国度是件好事

 

我自己的三勇士,Loki的想法带着些许讽刺,但同样为他胸口带来了一股奇怪的暖流。

…………………………………………………………………………………………………………

与Rogers喝完咖啡后他的心情有所改善,而且成功持续了一整晚,直到第二天早上,尽管他做了奇怪的梦。然后Roslyn来电话说他们的检验有结果了。

 

“好消息是你的血液中检测不出辐射,”Jun开门见山地说道。Loki略显意外地眨了眨眼。

 

“那坏的呢?”

 

“与其说不如说是—奇怪。”Roslyn心神不宁地说。“从我们手头的读数来看,当天应该有事发生。”

 

除非,” Jun的语调让Loki觉得这是他错过的某场辩论的延续,“那纯属偶然,源于短暂的辐射照射。这就是我们今天叫你回来的原因,看看有没有变化。然后要是没有…那么,我们可以再做打算。”

 

“可以,”Loki说。Jun靠近时他绷了起来,想到上次检测时发生的事,但这一次并不痛苦。这表示—什么?他不清楚。他对伽马射线在他所理解的科学语言中代表什么完全没有概念,而且感觉不到自己有任何异常。这可能仅仅意味着他的感官被欺骗了,但那需要…很强的力量和精湛的技巧,就Loki所知,在世没有一名巫师有这个能力。

 

这个想法令人不安。Loki的头疼了起来,于是他按压着鼻梁。Roslyn停了下来,眉头紧皱。“头疼?”

 

“嗯,”Loki说。

 

“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头疼?”显然是在担心。Loki将手放下看着她,皱起了眉。

 

“或许比以往频繁,但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旧疾。”

 

“核磁共振?”Roslyn问,但这个问题是问Jun的,后者摇摇头。

 

“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要找什么?”他低头看着手中的设备。“读数相同。或相近。你在哪儿找到这玩意儿的?”

 

Loki耸了耸肩。“问到点子上了。”

 

“另外你后来还—呃。发作过吗?就像你那时候的反应,在我…”

 

“没有,”Loki说。Jun的眉毛拧到了一起。

 

“哈。”他吐了口气。“我…其实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觉得我们应该拉个更懂伽马辐射的人加入—还有,老实说,生物学。我有Jemma电话,她会很乐意认识你的。”

 

Loki并不喜欢把别人牵扯进来的点子。向另一个人展示自己的脆弱,而且还是个陌生人。就算他之前不认识Jun,但至少他是Chandra圈子里的人,这具有一定意义。“嗯,”他不置可否。另一方面…这件事有一定危险。涉及他在国度夹缝中遭遇的那个不想被他知道名字的存在的秘密。

 

以及那个令他头皮发麻的认知,也就是既然对方有能力篡改他的意识—删除记忆—它完全有可能杀死他。而它没有。当然,他不是没可能想方设法捡回一命,但Loki认为可能性不大。他的头在抽痛,视野周围开始出现白斑。

 

“Luke?”他看见Roslyn徘徊在他身边,不知是否该碰他。“你是不是…要不要我把灯调暗?是偏头痛吗?”

 

“不,”说着他闭紧眼睛像是能驱散头痛一般。“不…噢。只是—烦躁。”就在他挺直后背睁开眼时特工Coulson从门口走了进来。Roslyn像个偷吃曲奇被抓现行的小孩一样愣在了原地—这是比喻,Loki认为,而他就是那个曲奇盒。Jun则匆忙转向了某台设备。

 

“你,”特工Coulson对Loki说道。“很高兴你已经来了。我们有项任务要交给你。”

 

Loki挑起眉毛,而Coulson刻意看了看在场的另外两人。“是你,”他说,“不是特工Carrolly和Fukayama。”

 

“Sir,”Roslyn咕哝道。Loki朝两人摆了摆手。

 

“你先请,”他对Coulson说,而对另两位,“这件事我们晚点再聊。”

 

差不多门一合上Coulson就开口了。“我们需要你带一个人来。”Loki感觉自己的眉毛一跳。

 

“这听起来相当容易,”他说。“为什么专门找我?”

 

“要说服他可能得费点功夫。”Coulson的眉头紧锁着,但语调仍旧一如既往的平静。“他的名字叫Bruce Banner。是伽马辐射方面的一流专家。”

 

Loki依稀记得这个名字,但辐射一词令他猛地转过脑袋。“这重要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也许。”Coulson看他的眼神像是在想事情。“我们想让Dr. Banner看一下我们某处研究设施内的一件…物品。”Loki仔细观察Coulson的脸。他们明显有事瞒着他,但他打算晚点再深究,只把注意力放在了研究设施物品上。他推测它一定不属于米德加尔特,而他们并未咨询他…这令他心生怨念。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人,说服他跟我回来,然后在你们那座研究设施把他放下?”

 

“哦,我们知道他在哪,”Coulson说。Loki皱起眉。

 

“那么,请恕我多问一句,为什么要找我?你们不缺善于劝说的特工。”

 

“有人跟你提过Hulk的事吗?”片刻后Coulson问道。Loki眨了眨眼。

 

“我印象中没有。”

 

Coulson点点头。“Dr. Banner愤怒的时候会变身一个八英尺高的绿色生物,力气大到足以砸烂汽车,就像捏烂易拉罐一样。我不指望他会很好客。显然,最好是能避免这种麻烦,但…”

 

“啊,”Loki无趣地说道。“懂了。你们需要某个有能力与之抗衡的人。”

 

“差不多。”

 

Loki用鼻子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呼出。“喜闻乐见,”他顿了顿,停下脚步。“看来这档任务要么就是既讨厌又危险,要么就是枯燥得难以忍受。”

 

Coulson同样停住了脚步,扭头看着他。“枯燥比较好。”Loki没有开口,  过了会儿他几乎都想翻白眼了。“你想怎样,Loki?”

 

“为什么是现在?”Loki追问。“一定发生了什么使你们对这件物品的研究突然变得紧迫。”

 

Coulson像是又陷入了沉思。Loki凝视着他。“反正这件事我们迟早会拉你加入,”许久之后他开口。“我们正在研究的那件物品…我们对它的属性了解不多,但它威力惊人。然后昨晚,它的存放设施内发生了一起入侵。”

 

“并不意外,”Loki说。“强大之物必会有人觊觎。”

 

“那是一处封闭设施,7天24小时有人把守,深埋于地下四十英尺,位置保密,”Coulson的语气平平。“但有人闯入了。入侵者在保安拉响警报时匆忙离开,但他们…对该物品动了手脚。然后现在它出现了某些现象。”

 

Loki抬起眉毛。“满是‘模棱两可’的描述。”

 

Coulson摊手。“我不是物理学家。这就是我们想让Dr.Banner过去的原因。”

 

“而且你们没兴趣把这个八英尺高的怪物留在身边,我猜,” Loki冷冷地说。Coulson并未否认。“这件事我替你们办,”Loki说。“但之后…是否该考虑让见见你们这件‘物品’。”

 

“我会考虑的,”Coulson说。“只是先替我们把Dr. Banner带来。”

………………………………………………………………………………………… 

插曲(三十一)

 

他没能等到夏天结束。

 

听到汽车的声响时Loki正在检查捕猎网,还有段距离但在接近。他很清楚附近没有路而且没人有理由会来这里,他皱着眉隐身回到小屋,听着声音越来越近—接着停止。

 

Loki继续等,果不其然不久后他就听到了说话声,压得很低但依然能听见。并非巧合,他想,但还是决定再等等,并悄无声息地出门溜进了树林。那群人—八人,持枪—无声地朝他的小屋逼近。

 

如果他们只是来问路的,Loki推断,就不会保持安静。一行人在小屋周围搜查期间他静静等待,当他们破门而入时他咬紧了下颌。

 

“没人,”其中一人叫唤。“不过东西还在。”

 

“分头去找,”另一个人说。“还有记住开枪时别下死手。”

 

好吧,Loki心中泛起一丝苦涩。还真是令人宽慰。他完全可以直接走人:小屋里没多少他必须带走的东西。这地方也没什么可留恋的。然而,在对方两人一组分头行动后,他却再次溜回小屋并从身后制住了在门口放风的一人,一手捂嘴,一手持刀抵着小腹,将人拖到隐蔽处,以免被正在洗劫Loki仅有几件随身物品的同伙看见。

 

“出声我就划开你的肚子让你慢慢受死,”Loki的声音比耳语响不了多少。他的人质纹丝不动,而且没过多久就点了点头。Loki抽回手。“你们跟之前追踪我的是不是同一伙人?”沉默。Loki咬牙。“我建议你在我失去耐性之前回答。”

 

“我什么都不知道,”一秒后男人说。“我只是奉命行事。”

 

“奉谁的命?”Loki嘶声。

 

又一秒。他几乎能听见人质的大脑在飞速运转。

 

砰得一声枪响后Loki手里的人瘫了下去,紧接着他的腰侧传来一阵火辣的剧痛。他猝然一动,第二发子弹擦着他的胳膊飞过,并划出一道热流。他的护盾打开的太迟了,他跳了起来。男人先前的搭档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举枪对着Loki。“所有单元到我这里集中,”他说道。“发现目标。”

 

大意了,Loki暗暗咒骂。他召唤出一把匕首。“你们想怎样,”他咆哮道。

 

“我以为很明显了,”男人说道,甚至都没看死去的同僚一眼。

 

“所以你替谁工作?”Loki发问的同时留心注意森林。必要时他可以动作很快,但赶在其余六人回来前走人会更好。

 

“你真以为我会告诉你?”男人问道。Loki没出声,于是男人几乎冷笑出来。“安静跟我们走,没必要把事情搞的太难看。”

 

“从我的角度,”Loki的声音冷酷,“已经很难看了。”

 

他逃脱时干掉了三人。本可以更少,但他想至少取回点补给,而那需要时间。其余四人该为他们迟到而感到庆幸。

 

不过,教训很明显。他跑多远,住到多偏的地方都无济于事。总会有阴魂不散的人,而且他早就知道—这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要么他就彻底离开这里去另一国度(哪一个?其余所有国度都与阿斯加德交往甚密,要不就是见到他格杀勿论)要么就找到立足之地对抗那些想带他走的人。

 

是时候改变策略了。他一直游离在这个世界的生活之外。如果他想停止逃亡,他需要改变自己的生存方式。

tbc

…………………………………………………………………………………………………………

译者碎碎念:又破万字了…这位作者真是每章都很良心哎,于是基神被派去完成复联1里寡妇的任务了,下一章Banner登场啦~今天一觉睡到下午一点,脑子糊糊的,校对质量可能一般,大家凑活看哈~

下一章→

评论(1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