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32

←上一章

…………………………………………………………………………………………………………

神盾局似乎对要找的目标在哪拥有令人不安的精准把握。这令Loki心生一丝好奇,此前他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下落的,观察了他多久,还有监视了他的行为多久。他自认为他能察觉到,但如果他们吃一堑长一智,能聪明到不被他抓住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出行的航班上(显然他们要求他坐飞机而不是用他自己的方式,对此他甚为怨念)他搜索了Bruce Banner的名字并看了段那头绿色怪物的录像,明显是Coulson提过的在纽约同另一头怪物作战的那段。他能理解神盾局为什么会选择保持距离。要是他的外表也那么吓人,也许他会少很多麻烦。

 

真可惜他的约顿外表并没那么猎奇。

 

他拿起之前收到的文件夹,逐页浏览他们给他的情报。

 

Robert Bruce Banner博士,Loki读到。1969年12月18日出生于俄亥俄州代顿市。母亲:已故。父亲:已故。无其他已知亲属。单位:哈佛大学,高华大学。后面的内容Loki大致过了一遍,对剖析男人个人生活的部分不是特别感兴趣。最终,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内容。2005年,作为[修订]项目的一员,Banner研发了一种血清,可以模拟超级士兵计划(见:Rogers,StevenGrant)中使用的未知配方的效果。Banner继续测试血清,并将自己暴露在高水平伽马辐射下。最终实验由于不明原因导致名为浩克(官方命名:AZ-962-05)的个体出现并对实验室和基地造成了严重破坏。

 

Loki朝后坐去。愚蠢,他心想。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拿自己做这种试验…愚蠢至极。自大,也许。如果他现在还是那样,这倒是好消息。他继续读下去。

 

事后Banner很快销声匿迹,正式成为一名持有美国军方财产的逃犯。然而,追捕工作自2008年起已基本停止。(见:哈莱姆事件)。已知涉事人员:Ross,Elizabeth;Ross,Thaddeus。

 

Loki微微皱眉。这并未给他多少突破口。稍后他伸手拿起留给他的平板搜索‘哈莱姆事件’。他点开搜到的第一个视频,看了两遍后放下了平板。

 

好吧,他无趣地想,他们确实没有夸张他这次任务潜在的危险性。就他所见,这个…怪物的力量至少能匹敌最强的阿萨人,或许更强。而且无法理论,或者至少没有语言能力。他手中的文件指出这一状态很可能由极端情绪引发,尤其是愤怒。所以Loki要做的只是想办法说服一名多疑的逃犯重回曾经通缉过他的政府的怀抱,还不能激怒他。

 

比这一预期更令他焦虑的是文件从头到尾只字未提神盾局显然想要Banner调查的对象。这不仅令他的劝说工作缺乏底气,同样暗示了有人指名不想让他知道。

 

Loki大脑的一部分提醒自己换做其他特工,估计也会收到相同的情报,但这个念头依然纠缠着他。为了保守这个秘密他们冒险派他带着不完整的情报行动。

 

他一向都不喜欢别人对他保守秘密。

 

抛开这些想法,Loki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手头掌握的情报上。这个男人在一个明显不富裕的社区里行医,所以带有点利他主义的情怀—或是为了掩人耳目,但Loki更倾向于前者。曾经有个女人—Elizabeth Ross?—可能是他的爱人也可能仅仅是朋友。能用的信息太少。他隐藏行迹多年,因此疑心应该已经没那么重,但闯入他的地盘会使他立刻产生防备,令他紧张和不安。他漫不经心地考虑要不要变形—通常女人给人的感觉会不那么有威胁性,这一观点在阿萨人和人类身上似乎都很常见—但真相迟早会大白,所以如果他不想会会那头绿色的野兽,似乎诚实的表现才是上策。

 

撇开他的抗击打能力不谈,他并不打算见那头野兽。况且,先不说他能不能制服那头野兽,那种程度的骚乱会引来Loki不想要的关注,而且他估计神盾局也宁可避免这类事件发生。也许他该用昏睡咒,然而在不清楚Banner魔抗的前提下…

 

Loki合上文件,仰着头。飞行时间不短。他有足够的时间考虑。

…………………………………………………………………………………………………………

找到Banner相当容易,但之后Loki按兵不动做了些观察。他的动作奇怪,举止带点谨慎,畏畏缩缩像是怕自己碍事或动作太快。害怕出事,Loki判断。他不想放怪物出来,这应该是个好迹象—但Loki还远不能确定Banner对它有多少控制权。他似乎确实在从事治疗工作。Loki跟踪Banner回到他的住处,只为弄清他住哪;有一两次他觉得自己捕捉到了Banner瞥向身后的目光,仿佛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也可能是他的野兽察觉到了。

 

最后,Loki选择简单点。他将收到的监视器留在安全屋的桌上,然后走进了Banner的诊所。他几乎能听见脑中Natasha的声音,鲁莽,但除非他判断失误…人多的地方更方便行事。Banner有更多理由保持冷静,而Loki也没打算硬来。

 

他爬上楼梯,尽量不过于用力吸气。离他最近,正弯腰照顾一名生病儿童的女人抬起头并皱起了眉。“这地方是病人待的,”她用带着口音的英语针对他说。“你是病人吗?”

 

“我有话要和医生说,”Loki以通语回答,这样她听到的就是母语。他向她摆出了他最无奈的笑容。“我遇到了点麻烦。”

 

话题人物转过身,看了眼Loki后立刻紧张起来。Loki平静地对上他的双眼,并抽出口袋中的双手,手掌朝外放在身侧。Banner的目光射向楼梯。“哪种麻烦,”他说道,撇开他腼腆谨慎的外表Loki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一丝强硬。“也许你该向有关单位反应。”

 

“需要稍加解释的那种麻烦,”Loki说。“你愿意跟我去散散步吗?”

 

“我这里有病人要看,”Banner的语气尖锐。

 

“而我要讨论的问题必须私下聊,”Loki保持着笑容反驳道。“我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不用一小时。”或者说,不用一小时他就能知道是否要改变策略了。

 

Banner看了眼女医生像是在询问她,又看了眼Loki。显然脑中正在盘算。Loki等了会儿。

 

“四十五分钟,”Banner说。Loki点了点下巴。

 

“无需再多。你先请?”他指着楼梯。

 

“不用,请,”说着Banner绷起一张笑脸,更像是龇牙。“先。”

 

Loki没让自己迟疑。这招很聪明。不让自己处于被动,万一有人守在门外。然而,下楼时背对他人还是让Loki后颈的毛发不安地竖了起来。他出门走上街道为Banner扶着门,后者踏出门槛后将其关上。

 

“我有种感觉你不像是意外被传染了性病的样子,”Banner过分小心地维持着中立的语气。

 

“陪我走走,”Loki重复道,并打了个手势。Banner没动,于是Loki朝一侧歪了歪头。“我们可以留在这里,但边走边聊更容易避开过多耳目。”

 

Banner眯起双眼,但他放开了门把手跟上Loki。走了几步后他才开口,语气依然中立,“你知道我是谁。”

 

“嗯。”Loki侧目看了他一眼。“我知道,是的。”

 

“那你应该知道惹我生气不是个好主意,”Banner说,Loki能听出他在刻意保持平静。他确实控制的很好。如果不是,Loki猜他早就变身了。也许早在Loki现身的那一刻。“我不太想,呃嗯…”

 

“相信我,我也不想,”Loki实话实说。“只是聊聊。没别的。”

 

“当然,”Banner嘀咕。“你不是Ross[1]的人。”并非是提问。

 

“不是。”

 

“你监视我多久了?”

 

“两天,”Loki说。更像是三天,但没必要提起这点。Banner轻声嘀咕了一句我就知道。“你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敏锐直觉才会发现我,”作为回应Loki又补了一句。Banner抽搐了一下。

 

“可以这么说。”

 

“嗯嗯。”Loki等了几拍心跳的时间,但发现Banner不再开口时他又提示了一句。“就我了解某种角度上你算是个伽马射线方面的专家。”

 

“这也是一种说法。”Banner看着他,于是Loki浑身一紧。“谁派你来的?”

 

“神盾局,”停顿了片刻后Loki说。“还有关于说法,实际上我指的就是你在科学上的才华。至于…”他在推敲如何委婉地表达野兽,但能想到的最佳答案却是狂暴形态,出于不同的理由这一表述一样有问题。

 

“另一个家伙?”Banner干巴巴地说。

 

“正是,”Loki的表达微妙。“不需要出现。事实上,说不定还会碍事。”

 

“神盾局,”Banner的语气略微透着反感。“然后你是说他们想要我去…研究某样东西。伽马射线。”

 

“正是如此,”Loki说。Banner咕哝了一声。

 

“你当我是傻子吗,”在漫长的停顿之后他开口。

 

“我没有,”Loki说。“我认为你是个非常精明的人,有充足的理由害怕自己的同胞会如何对付自己,不管是出于恐惧还是好奇。你隐姓埋名躲了这么多年:并非愚蠢的表现。”Banner什么都没说,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如果我认为他们的意图是把你当做实验对象,我就不会同意来接近你。”

 

“你是名间谍,”Banner说。“你要我怎么去相信你说的话?”Loki将手划入口袋并考虑了一番。他还有张底牌,但他不想用。他几乎宁可面对暴力。

 

但是。世界树在颤抖。某些拥有巨大力量且不为人知的存在正潜伏于外界的阴影中。Coulson在害怕而神盾局有事瞒着他。如果男人够聪明,他的野兽够强悍。两者皆可为Loki所用。

 

“因为我也有过和你类似的经历,就在不久前,”说着他解开袖口的纽扣卷起亚麻衬衫的袖子,活动手指。他的胃在翻搅但他忍了下来,况且这次甚至比之前更容易,就像剥下洋葱的表皮。他没勇气仔细去看,但他能感觉到。这没什么,他试着对自己说。你就是Loki,无论什么肤色。

 

(但这才是你真正的样子。)

 

他听见Banner震惊地猛吸了一口气。他伸出手(人类的习性,总有触摸未知的冲动)但中途制止了自己,不是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就是感觉到他粉色的皮肤可能会被那股寒意冻伤。Loki撤销了变化。“我收到了雇佣意向,”他开口,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然后尽管他们时常惹怒我还很专横,但至今尚未有人试图切开我。”

 

Banner仍旧瞪着他的胳膊,于是Loki卷下袖子,他的胃依然不适。“这能否打消你的顾虑?”

 

在一声极具爆发力的吐息后,Banner摇了摇头。“这多半引出了更多问题,”他说。“怎么—不,抱歉。你能为我再多解释一些吗?你是否—?军方是不是还在—?”

 

Loki大笑一声。“哦,不。这不是他们干的。我…生来如此。”他扣好袖口的纽扣,随后对上Banner的目光。他可以晚点再提别的事,或者完全不提。让对方想当然地把这当成某种变异。男人的样子似乎还有问题想问,他眼中燃烧着好奇,但很明显克制住了自己。“这...”他用手顺了顺头发。“他们到底找我干吗?”

 

而这个问题他没法很清楚地回答。“有关这件事的部分信息甚至对我都保密,”他说。“但有一点我确定...那是件蕴含巨大能量的物品,应该并非来自地球。他们试图…理解它。”他脑中响起一声低语—如果这就是他们全部目的为什么不找你帮忙?你比他们任何人都更了解魔法和具有强大能量的人工制品。他顿了顿,随后加了句,“就我所知,他们想要的只是Bruce Banner。而非…另一个人。而且事后…你想去哪儿,想做什么都行。他们可以确保没人追捕你。”

 

Banner审视了他许久后缓缓点了点头。“好吧,”他说。“我会去。我得先安顿好这里的事。给我一天时间。”

 

可笑,一个声音低语道。一天的时间足够他逃跑并留你像个蠢货似的傻等。Loki打量着Banner,最终逼自己点头。他觉得Banner和虚伪并不是很搭调,而且他或许也松了口气。说到底,这意味着他至少暂时不用小心提防了,Loki很清楚那有多累人。“一天,”他说。“我会来你家找你。”

 

Banner犀利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他的样子几乎有点无奈。“对,”他说。“你跟踪我去过我家。”

 

Loki给了他一个没多大歉意的笑容。“工作需要,”他轻松地说。Banner看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你知道我的。”

 

“Luke Silver,”他说,尽管这个名字已经开始令他别扭。他主动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Banner笑着吐了口气,但握住了他的手。“当然。”

 

“四十五分钟还早,”Loki轻松地说。“也就是说我有时间八卦了。我非常好奇。”

 

于是任务完成,Loki内心舒了一口气。而且还是和平解决。

 

不过,他猜测因为他没带通讯设备从而导致与Coulson的联络中断一事绝对会引来一顿说教。

…………………………………………………………………………………………………………

他确实收获了一顿说教。

 

“想解释一下任务期间失联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吗?”几乎就在Loki接通电话的瞬间Coulson就温和地发问。

 

“我的考量是如果与Banner博士谈话时不带任何监听设备会显得更可信,”Loki说。

 

Coulson哼了哼鼻子。“你要是想还怕没办法隐藏?得了吧。”

 

Loki坐下,一只眼盯着门口。他在想这是新生的疑虑,还是仅仅因为他现在更警觉了。“我不确定你会赞同我的做法,也无意费神驳回异议,”他实话实说。“而且有效果,不是吗?我二十四小时之内就能带Banner去见你。”

 

“虽然听到这话我很欣慰—而且加尔各答没有发生爆炸的新闻—但这并不能改变你的记录中负面因素正在不断累积的事实。”

 

Loki的脾气上来了。“我们一开始就达成过协议—”

 

“你在执行任务时拥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我记得。”Coulson的语气变得尖锐。“那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完全无视命令,或是随心所欲地掉线。万一出什么事呢?”

 

“万一真的出事呢?你们也不见得会派人来支援我。”Loki听出自己语气中那丝尖刻时为时已晚。“你们之所以会派我来是因为知道我能应付Banner,但也是因为如有必要我能制服他的怪物。所以请原谅我圆满完成了交代的任务,并以一己之力搞定了他。”

 

电话另一头的沉默持续了数秒。“听起来这并未对你造成困扰。”

 

“没有,”Loki直白地说。“但这的确令你们担心我失联期间可能会出事的表现显得虚伪。”他挺起肩膀。“你是不是担心我会反水,特工Coulson?”

 

“不是。还有什么事在困扰你,特工Silver?”

 

Loki从鼻腔急促地呼出一口气。“没有,”片刻后他说。

 

“嗯,”Coulson将信将疑。“当然。但我要说明的是:了解自己特工的能力和耐力并不能排除对发生意外的警觉。”Loki面部抽搐了一下没有开口。“如果你是想通过鲁莽的行为证明什么—”

 

Loki冷笑了一声。“怎么会,”他说。

 

“你得承认这个问题并非没有根据。”

 

“但反复被问及令人沮丧,”Loki的语气略显尖锐。Coulson似乎并没有领会。

 

“Fisher医生上交了对你评估。标记你为高危。”Loki惊讶自己居然会有遭到背叛的感觉。毕竟,他一开始就知道她是受雇对他进行评估的。

 

“你是不是又打算把我从外勤任务中移除?”Loki乏味地说。“结果如何你也看到了。”

 

“嗯。不,上头决定让你坐冷板凳太可惜了。”

 

“真让我受宠若惊,”Loki干巴巴地说。“要真是这样,我不确定我们为什么还要进行这次对话。”

 

一声叹息。“别再失联了,Silver,”说完Coulson结束了通话。Loki皱眉看着他的手机,有点怨念未能辩驳到底。

 

他皮下依然有种不安的感觉在骚动,但他怀疑这与神盾局的欺骗和隐瞒并无多大关系。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胳膊,活动手指,想象它再次变色。也许这次不光是他的胳膊,而是看着镜中的自己并对上那双鲜红的眼睛。他感到一阵反胃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不是很容易。

 

但这却又让他的思绪漂向Thor,以及自从与Dr. Fisher聊过之后就无法再回避的现实。转身面对它,他想起Natasha的建议。听起来如此简单。现实却截然相反。

 

如果你哥哥现在在这里,你会想对他说些什么?

 

Loki闭上双眼,尝试描绘Thor的面孔,以及在他放手的最后一刻他脸上的神情。直到最后,他注视的都是Thor,而非Odin,出现在他记忆中的是一张痛苦和困惑的脸。他当时还不知道,Loki提醒自己。还不知道他装在心里的那个怪物的本质。

 

Thor是个常量。对他来说,一直是个常量,就像Odin是众神之父或存在九大国度一样,是这个世界亘古不变的真相之一。年少时期,Loki曾想努力成为那个常量;后来他也曾抗拒过。两颗星星,Frigga说过,而即便是那时,Loki心中也想过但我们都知道谁是更大的那颗

 

你会想说些什么?

 

他试着想象介绍Thor认识Natasha,随即感到一阵恐慌。他尽力克服。但是万一…

 

他想象她表面礼貌、热情,却趁Thor不注意时翻白眼,对他粗枝大叶的举止,与Loki交换一个难以忍受的眼神。然而,这一画面尚未构思完成就已分崩离析。Thor是…一切。而Loki是鲁莽,危险,高危

 

但Loki意识到他寻找的怒火并不存在。他记得当时的感觉,那种白热的盛怒,由Thor不明所以的道歉而点燃的炽热怒火。他动手了,而等他回过神时Thor已经一动不动地躺在了地上;凡人之躯,无力、脆弱的Thor。但那团盛怒的火焰依然在烧—一直在烧,直到彩虹桥被毁然后他抬起头望着那个他不曾拥有过的父亲。那时它突然熄灭了,带走了一切。只剩下空虚,还有比身下深渊更为深邃的空洞在体内对他张开大口。

 

他至今都以为想起Thor会再度点燃他的怒火,但体会到的却只有胸口深切的悲痛和筋疲力尽的感觉。他爱过Thor。他确实爱Thor。也许直到永远。

 

但在仇恨面前,爱是如此微不足道。等我当上国王,我要狩猎那些怪物杀光它们。然而:你不能消灭整个种族。区别在哪?Loki的喉咙哽住了,他咬紧手指稳住自己。Foster认为是他的行为让他成为怪物,而非血统。Foster什么都不懂。

 

Loki什么都不懂。

 

这都是因为闷热潮湿的天气,Loki怨念。他一直就忍受不了,而且他的屋子没有空调。他回到卧室,蜷在床单上,试图沉入睡眠中。

…………………………………………………………………………………………………………

梦境里,Thor一直在追杀他,呼喊他名字的声音充斥着仇恨和愤怒。Loki在阴影中仓皇逃窜,躲藏,直到筋疲力尽倒在一张宝座前。他抬起头,这时—

 

—闹铃声将他从睡梦中惊醒。他睁开双眼却呻吟了一声又闭了起来,剧烈的头痛如同冰锥般戳刺着他的大脑。一阵恶心令他的胃里翻江倒海,他稳住呼吸,等它过去后才缓缓翻过身,从背包里掏出Foster推荐的那瓶东西。他吞了四片,希望至少能有点效果,并用手指按压着眼睛。

 

不过,几分钟后最严重的症状已有所缓解。带着挥之不去的不适感,在确保不会使之恶化的情况下Loki尽可能快地打包完了行李,他扫视了一圈检查完有无遗漏物品后溜出了安全屋。

 

他一路来到Banner拥挤的住处并等在门外,同时发短信通知护送他们的人十分钟后就位等他们到达。他无所事事地看着街道,只是带着漫不经心的兴致在观察,直到后颈的毛发竖起他才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

 

有了这一发现,Loki更为仔细地搜索人群。他认出一个正在街对面挑水果,而另一个埋伏在几户之外,他的手指贴着腿抽搐了一下。他们隐藏得很好。他思索某处是否还藏着狙击手。

 

没等Loki决定该如何行动门就开了,随后Banner走了出来。看到Loki时他有点惊讶,但随后他笑了笑,带着点尴尬。“很准时,有没有?”

 

“尽我所能,”Loki低声说。“别吱声,但至少有两个人在监视我们。”

 

他看到Banner的喉结滚动下颌绷紧,但值得称赞的是他没有四下张望或做出更大反应。“呵。”

 

“之前有人盯上你时你会察觉吗?”Loki发问的同时留意着最近的一人。如有必要他可以瞬移带两人离开,但那过于惹眼,而且会泄露过多他不想让Banner和盯梢他们的人知道的信息。

 

“我一直十分小心注意这类事情,是的。”Banner的语气紧绷,于是Loki再次看向他,思索他是否该担心即将发生的变化。“他们看起来像军方的人吗?”

 

“我看不出,”Loki说。“他们可能不是冲着你来的。”Banner给了他一个奇怪的眼神,于是Loki挑起眉。“我的工作很容易树敌。而且如果他们之前没在这里出现过…那跟我同时找到你也未免太巧了点。”

 

“除非你被人跟踪了,”说着Banner眯起了双眼。

 

“我没被跟踪,”Loki说得直截了当。这点他可以肯定。最近的一名观察者挠了挠下巴;Loki看出他的嘴唇在动。“我们不能留在这里,”说着他再次朝街对面望去。“我不确定他们在等什么,但我不想弄清楚。这边走。”他转身沿街走去,仍旧保持着悠闲的样子。不久后Banner来到他身边。

 

“你有没有武器?或者—要是打起来的话…”

 

“我能管好自己,”Loki温和地说。“别担心我,Banner博士。”

 

“既然你这么说,”他将信将疑地轻声说道,但Loki没有多作解释。耳听八方的同时他的魔法蓄势待发。他能感觉到后颈上的刺痛,提醒他仍旧有人在跟踪他们,但当两人穿过密集的人群时他冒了个险挥手示意离开视野。“这里,”说着他将Banner拉进一处狭小的凹室,并停了下来。

 

“我们要,”Banner开口发问。Loki嘘了一声,并扫视路过的人群;没过多久他就看到了其中一人,正皱着眉头左顾右盼。无疑在困惑自己是如何弄丢猎物的。

 

Loki眯起双眼。他应该放他走。在他和Banner开溜的同时让他继续找。但想知道是谁在追踪他或他们的渴望纠缠着他。鲁莽,目前为止已经有不止一人指责过他,于是他用鼻子呼出一口气,再次放松下来。

 

就在这时有人朝他们开枪了。

 

Loki没听见枪声,但他感觉到了—一股突如其来的热流擦过了他的脖子。Loki嘶了一声,展开护盾时为时已晚,他看见三名男子正推搡着陷入恐慌的人群直奔他们而来。

 

“发生了什—你在流血,”话一说完Banner想通了。Loki看到他眼中闪过警告的绿光,于是一把将他从两名追击者之间的狭窄缝隙中推了出去。

 

“走,”他说。“西城区—有人在等你。等我十分钟,如果没到就直接走。我自己有办法脱身。”Banner的眉头拧到了一起于是Loki冲他大吼。“趁没中枪赶紧走。”

 

Banner跑了。他离开时Loki施加在他身上的幻觉持续不了多久,但他希望能维持足够长的时间。尽管在对手向他逼近的同时还要维持咒语…但他依然能轻易突围,不过这有可能导致他们去追Banner。另外Loki确实想知道是谁对他开的枪。

 

他稳住阵脚跟等待对方进一步靠近。三人中的两人带的是常规武器,但第三个…Loki能认出那是把枪,但并非他见过的种类。他放出魔法试探,但它似乎在排斥,挡了回来,突然的确认令Loki的胃中翻搅起来。

 

他们要找的不是Banner。而且他觉得自己知道他们的雇主是谁。

 

Loki施展幻影分身发起进攻,随即对方作出反应—朝它飞扑而去。他在阴影中移动,用匕首割开一人咽喉的同时向第二人扔去一道令血液沸腾的魔咒。就在他转向第三人时有东西击穿了他的护盾,刺入了他的肩膀,他尖锐地呼痛出声。狙击手,他想到。蠢货,随后才想到,他们拥有能穿透你魔法的东西

 

他脑中一时出现了两股冲动在斗争:留下结束战斗以及现在就撤,别冒被抓的风险。他肩上的伤口火辣辣的在疼。

 

Loki紧咬着牙。懦夫,他的脑海深处有个声音在低语,但他聚集起魔法瞬移离开了。

 

他在离着陆地点还有段距离的地方现身,并走完了剩下的路程,到达时他发现Banner正心神不宁地坐在地上。令Loki意外的是,对方看到他似乎松了口气。“你逃出来了,”他说。“我不确定…”

 

“请对我的工作能力有点信心,”Loki立刻说,并大步朝飞机走去。“登机吧。我想趁他们还没搞清我们的去向前离开这里。”

 

Doom。是Doom,就算没有证据他也有十足的把握,而这令他头皮发麻,不安地搓揉着胸口。Banner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但犹豫了一番才扣好安全带。

 

“他们不是冲着我来的,对吗,”Banner说。

 

稍后,当飞机升空时Loki说道。“对,我认为他们不是。”

 

Banner皱起眉。“你受伤了吗?”他突然问。“有血…”

 

Loki低头看了眼他的肩膀。他差点忘了,虽然确实在疼。先前的擦伤已经愈合为一道刮痕。另一处有种奇怪的抽痛感,但他暂时没打算担心。“不严重,”他稍后说。“不需要你帮我处理。”

 

Banner皱着眉。Loki几乎能想象已到他嘴边的那些问题,但随后他瞥了眼驾驶舱和那里的探员,什么都没说。Loki在想他是不是以为神盾局不知情。

 

但话说回来,他们确实不知情。只知道部分。

 

他好奇如果他们知道会有何不同。

………………………………………………………………………………………………………… 

插曲(三十二)

 

Loki清楚如果他想抵挡(起码)来自两个组织的袭击,他需要一个坚实的基础来实施。而为此他需要个比他手头东拼西凑的这个更好的凡人身份。他已得知凡人时常会这么做。那能有多难?

 

比他想象中难。这有点像花功夫制作一副新的皮囊,但在某些方面甚至比那还复杂—构建一个全新的自己,而且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对凡人以及他们生活的认识有多匮乏。确定上千个细节—他来自哪,出生地和出生日期。他没有花多少心思在病史上,因为他估计那没多大用处,于是继续。

 

Loki内心有一部分几乎享受这项工作。它细致,详尽,占据了他的思维从而避免其滑向危险的深渊。而且自从逃离Megan和书店以来,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正经做事的感觉。

 

(他注意到一名新的间谍,但由于对方只是在监视,因此Loki只是说服他间谍并非理想的职业选择他该投身他真正热衷的园艺事业作罢。这就是他的标准,Loki决定:只要对方动手他会毫不犹豫灭口,其余的丧失行动能力足矣。)

 

当他终于完成自己的新身份时他产生了短暂的满足感:Luke Silver,建筑系学生,留学海外。家人:关系疏远。财产:不多但够用。也许他应该选别的名字,与他真名差别更大的那种,但相似的名字能保证他更容易反应过来,而且他怀疑知道他名字的人会不会超过十个。

 

于是,在构建堡垒对抗那些想控制他的人的过程中,唯一尚待解决的就是堡垒本身了。他几乎能为自己弄来任何东西—只要他想,甚至可能连城堡都不在话下。但财富和炫耀容易引人注意,更重要的是那感觉…不太对。就像假扮自己以外的东西。

 

某个配得上此等奢侈品的人。一声恶毒的耳语,但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于是他浏览分类广告,广泛撒网。一直到后来,他也说不清当时这则广告的哪一点吸引了他:它相当简洁。

 

单间出租。咨询电话,加一个号码。Loki可以说是一时兴起拨通了电话。

 

“你好?”电话另一头的女声温暖而友善。

 

“你好,”Loki说。“我看到了你的广告。那地方还在吗?”

 

“是的,还在,”她说。“你有兴趣看看吗,Mr…”

 

“Luke Silver,”他说。“还有是的,我有兴趣。”

 

“我很乐意带你参观下,”她说。“我叫Margaret Fairfax。期待与你见面。”


tbc

…………………………………………………………………………………………………………

文中注释: 

[1]Ross:电影《无敌浩克》中的撒迪厄斯·罗斯,人称“雷霆将军”,是Bruce Banner女朋友贝蒂·罗斯的父亲,曾企图捕捉Banner,并想利用其身体进行“超级士兵”计划。

译者碎碎念:故事刚开始时的房东太太出现了,于是下一章开始就木有插曲啦(虽然后面还会再出现一次)。然后Banner跟基神回神盾局了,下章久违的铁人要出来遛弯啦~~~

下一章→

评论(1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