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34

←上一章

…………………………………………………………………………………………………………

他醒来时在一间囚室内。

 

这并不意外。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正躺在一张床上而且双手没被束缚。那种一点一点窒息的感觉已经消失—所以不管他们用了什么手段禁锢他的魔法,他们已经调整了强度。Loki尝试接触他的魔法,他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却无法汲取力量。

 

他的头仍在抽痛,但现在他思路清晰,而且依然记得在最后那痛苦的几秒中意识到的事。所以,至少他成功破解了自己被人动了什么手脚那部分。他想起的东西远比他想要的多。一股力量挤压着他的意识,像熟透的橙子,在他的思维,记忆和灵魂中扫荡。还有那个名字。

 

这件事想太多还是会让Loki的眼睛有种被冰锥扎穿的感觉,因此他将其丢在一边,而恶心的感觉梗在腹中。所有那些睡眠过长的夜晚,头疼—监控录像中他的脸。Thanos做了什么已经相当清楚。也许我还用得到你。Thanos和Doom还有—

 

而神盾局认为他背叛了他们,认为宇宙魔方在他手上。他怀疑他们根本不会相信他的说辞。他们没理由相信。蠢货,他苛责自己。他太大意了,轻信,像只待宰的羔羊一样步入了他们陷阱。

 

他本该更加生气。但他们貌似并没有,尽管Loki对自己午夜的短途旅行毫无印象。他思索只是那段记忆被掩埋了,还是说发生这一切的时候在场的并不是他,会不会只是Thanos或其走狗控制了他的身体,就像灵魂附着在尸体上那样。

 

Loki用鼻子做了几次深呼吸,免得被脑海中那副场景恶心得吐出来。

 

头顶传来嗞的一声巨响,随后Loki听见门开了。他闭眼听着脚步声,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是否会逼问他无法提供的信息?他们会用何种手段来逼你就范,一个阴暗的声音冷酷地低语道。

 

“Loki,”Coulson的声音传来。他仍旧闭着眼没有回应。“我们知道你醒着,”停顿了片刻后他继续说道。

 

“你知不知道它对我会有什么影响?”Loki有上千件事该说,却只是问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奇怪而疏远。“你们…精心研制的这种用来禁锢我赛德尔的手段。”

 

Coulson迟疑了。“什么影响?”他问,这已经给出了答案。他想起Roslyn当时的话你说过这不会伤害他。或许这不该是种解脱,但至少给了他一丝慰藉。

 

“它让我无法呼吸,”他说道。“我猜我该谢谢你们调整了强度。现在我只觉得像捂着鼻子在呼吸。”

 

“流鼻血也是因为这个原因?”Coulson谨慎维持着中立的语气。但他当然不会表露任何情绪让Loki当作把柄。

 

他虚弱地咳出一声笑。“不,”他说。“不全是。”

 

“那是什么?”

 

Loki坐了起来,侧身将双腿甩下床,并正视Coulson。“我没有偷宇宙魔方。至少,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Coulson的表情闪烁了一下。

 

“我们拍到了你的脸,”他温和地说。“使用魔法。就算你说是某个异形者—我们也没有任何确证的实例,除了—还是—你,基于你留下的魔法和相当独特的能量签名…你是个高明的骗子,但还没高明到那种程度。”

 

这些话格外扎心。Loki内心一部分觉得这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已经一口咬定你是叛徒,说什么都是徒劳。别出言求情贬低自己。“我是想告诉你—没错,身体是我的。但意识—不是。”Loki重重咽了口口水。Coulson的表情没有变。

 

“不是你的意识。”

 

“我想不是。”他呼了口气。“你还记不记得…当我穿越回来时受伤了。然后我想不起…我怀疑我在那里遇到的个体—对我做了手脚。在我的意识中施加了…某些法术,还有别的,以免—被我察觉。”

 

Coulson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看起来并不买账,于是Loki突然一阵火大。我说的是实话,他想发飙。我为何要编造如此低级的谎言。

 

“它是做什么的?”Coulson突然发问。“宇宙魔方。它有什么用途?”

 

“它是一件蕴藏着巨大能量的物品,历史比阿萨神族还久远,”Loki说。“我并不…知道它的力量有多强,但它几乎不同于宇宙中的任何物质。众神之父…几百年前将它藏在这里。我并不—我根本不知道它在这里。”这些话不断往上冒。“你们不该乱动它。你们无法驾驭它的力量,它的光芒就如射穿宇宙的光束。而你们肯定也明白这并非明智之举,不然为何要瞒着我—”

 

当他意识到自己的话会引发误解时已经太迟了。Coulson的表情再度严厉起来。“这是否就是你拿走它的原因?”他问。“为了保护我们?”

 

“在你告诉我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它在这里,”Loki拔高了音量。他感觉一阵头晕而且有点气短。“为何要对我保密,明知处理此类事物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更有准备?你们嘴上说着信任忠诚那些个漂亮话,却愚蠢到去玩弄超出你们理解的力量,而现在它引来了远古的恶魔。”

 

“你所谓给你洗脑的那个‘远古恶魔’,”Coulson开口。他的语调让Loki咬牙切齿。“除了你没人见过。这么巧你又想了起来。”他叹了口气。“Loki。没必要把这件事搞大。”

 

“还不够兴师动众吗?”Loki悻悻然问道。

 

“就告诉我宇宙魔方在哪,把它交还。不管这东西归不归阿斯加德都轮不到你来没收。”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Loki内心涌起一阵怒火。“动动脑子!宇宙魔方能帮人穿越宇宙。跨越维度。在不同世界间穿梭。你明知道有东西正在逼近—”

 

“我们知道的只是些只有你认得出来的模糊威胁,和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奇怪读数,”Coulson打断。他一边眼皮抽了一下。

 

“去问Roslyn—特工Carrolly,”Loki说。他能听出自己话中的绝望,这令他怨恨。“或者特工Fukayama。我经历异常已经,几周了。”

 

Coulson摇摇头转过身。“抱歉给你造成不适,”他说。真诚的语气却如雪上加霜。“我相信你明白其中的必要性。”他走了。Loki勉强才忍住将拳头砸向囚室内墙和尖叫的欲望。

…………………………………………………………………………………………………………

他们放他一个人待着。

 

Loki毫不怀疑会有监控摄像头,但视野范围内没有守卫,而单调无味的寂静很快就开始啃噬他了。他来回走动,铺那张小床,检查肩上愈合的痕迹。暂停盯着它看。这东西本来的用途是什么?如果Doom跟Thanos是一伙的(还有为什么这个名字听起来如此熟悉)而Loki又在不知不觉间做了他的帮凶,为什么要动手让他丧失行动能力?

 

除非那个黑色外星异物还有没来得及实现的其他用途。也许是将他更彻底地交给Thano掌控,或是强化他施加的魔法。或别的目的。

 

他的伙食是由陌生人送来的,从细缝中递入,避免直接接触。面对Loki的询问他一言不发,只是用看野兽的谨慎的目光盯着他。Loki想过绝食但判定这毫无意义,然后一小时后同一个人回来收走了盘子。

 

不知何时他睡着了,尽管很不安稳。醒来时他咬住舌头才没有尖叫出声,但却想不起做过什么噩梦。

 

他的下一位访客是Natasha,四餐,他认为应该是在一天半之后。他一听见开门声就坐了起来,仍抱着些许期待,希望来人是来传达他已洗脱嫌疑,得到释放的消息—但事与愿违。只有Natasha一个人。穿着休闲装而非制服,但Loki还是发现自己的表情在抽搐,某种愤世嫉俗的丑恶情绪涌了上来。

 

“令人钦佩的演技,”他说。Natasha站在原地盯着他看了许久后拉了张长凳坐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

 

“你一定早就知道神盾局在怀疑我,”他说,因为这已经很明显了。回想Coulson的问题,他偶然提起的第一次入侵…他们当时只是没有证据。“然而你却从未显露过丝毫怀疑。你真的很有天赋。”

 

Natasha脸上闪过某种看上去极其类似受伤的表情。“事实上,我并不知情,”她语气平平。“我直到事发前大约一小时才知道他们要逮捕你,当时我去了你的公寓,想看看你怎么样却发现你不在。”

 

Loki勾起嘴角。“说得好听。”

 

Natasha动了动下颌。“实话。”她的语调甚至越发平坦。“我理解你认定我早就知情,但我并非无所不知。”

 

Loki想要相信她。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信。“而你现在来是…为了?来质问我神盾局好心收留我,我怎么能恩将仇报?”

 

Natasha手肘撑着膝盖向前倾身。“你说了你没做。”

 

Loki冷笑。“我会的,不是吗。”

 

“别,”Natasha的声音突然尖锐起来。“别想跟我耍花样或是把我气走。我已经很火大了。我看得出你想干吗而且没打算让你得逞。”

 

“哦?”Loki说。“我想干吗?”

 

“扮演某个角色,”Natasha说。“你认为每个人都已认定你是个奸诈的反派,所以你就破罐破摔,因为反正他们都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狡辩也没有意义。”Loki的表情露出了马脚,他一阵缩瑟。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每天都带着面具生活,Loki。一眼就能看穿。而且我了解你。”

 

Loki别开视线。片刻后,Natasha再度开口,声音变得安静。

 

“特工Carrolly说你当时非常惊讶。说你貌似并不知道失窃的是什么,而当你听到时脸白得跟纸一样。”

 

Loki一侧肩膀一阵抽搐。“他们会说我是个高明的骗子。”

 

Natasha眯起双眼。“我看了视频。”

 

“那就当场否决了你的论调,不是吗?”

 

“你要是被洗脑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Loki眨了眨眼,好奇她是不是跟Coulson聊过。Natasha举起一只手,掰手指列举道。“我们知道你在外太空跟某些东西发生过冲突。你当时的记忆已经遗失或损伤,这暗示了某种干涉。另外就像我说的,我看了视频。我记得你在我走时是什么样子—苍白,无力,病态。在视频里—你有着不同的肢体语言,而且看上去并不像几小时前刚从感染的伤口里取出过东西的样子。”

 

Loki心中燃起微弱的希望之火。“我恢复力强,”他说。Natasha只是看着他,于是Loki避开了视线。“这都是—推测。你没有证据。”

 

“我可以问你发生了什么,”Natasha说。

 

Loki低头看着他的双手。“我的话毫无价值。”

 

“对我来说不是。”Loki半合着眼睛瞥了她一眼,后者抬起一侧肩膀后又放下。“我也是个骗子,Loki。那并不意味着我的每句话都是谎言。对朋友,我可以给予些许信任。”

 

Loki瞪着她,胸口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没等他多想就凝固了。他退后。“这是场审讯,”他说。“你是—来做和事佬的。是负责听的耳朵。你不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的。”

 

Natasha的目光变得犀利。“你说对了一半,”她说。“Coulson是找过我。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能作为朋友来这儿。”

 

他看着她,喉咙口冒出一阵尖酸刻薄的笑声。“干得漂亮。特工Romanov。”

 

“Loki。”Natasha的声音紧绷。他猛地背过身。

 

“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他问道。“我想起来了。我整合了线索,或至少部分,然后我想了起来。我为了救你们去了世界夹缝,在那里有东西正等着。某个很久以前就知道我,清楚我名字的存在。他击碎我的防御,将我的意识搅成一团。而当他认清我,以洗劫城池的暴力剥夺走我的意识后,他扭曲了我的意愿,手法我不清楚,然后利用我去寻找他渴望的物品。你们的宇宙魔方。”

 

Loki从鼻腔深吸一口气。他的头又开始疼了,于是他用手指按压着眼睛仿佛这样就能缓解压力。“然后,在掩埋了我脑中关于他和他做了什么的记忆后,把我这颗浑然不觉的棋子扔了回来。”他无情地大笑。“手段之高明令我不得不欣赏。毕竟,正如Coulson指出,我是唯一能证实他存在的人。想必神盾局只会单纯断定我疯了,想以退为进,甚至不惜大意到被监控摄像头拍到。”

 

Natasha没有作声。在漫长的停顿之后Loki朝她看去,在她脸上看到了一种奇怪的神情,像是在努力掩埋情绪却不是很成功。“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最终她说道。

 

“Coulson告诉我失窃物品是什么的时候,”Loki说。他体内猛烈一时的情绪风暴离去得十分突然,只留下了麻木。“我意识到了—其中的关联。于是打破了封印我记忆的屏障。”

 

“很疼吧,”她突然说。Loki没有回答。“他还能控制你吗?”她问道。Loki耸了耸肩。

 

“我不知道。也许。似乎有这可能。”

 

“为什么让你被抓?”她问道。“被拍到?只是因为疏忽吗?”

 

Loki猝然一动。“你相信我?”

 

“就当我相信,”Natasha说。“让我们先把这件事捋一捋。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双面间谍入狱?”

 

“很简单,”Loki说。Natasha挑眉于是他无趣地继续说道。“我已经完成了回收宇宙魔方的使命。现在可以用我来顶罪。”

 

“用来引开神盾局的注意力,”她说。“给我们点事做,而与此同时手握宇宙魔方的人可以悄悄把它弄出去。”Loki点了点下巴表示同意。Natasha闭起了眼睛。

 

“你相信我吗,”Loki脱口而出,尽管话一出口他就恨死了问出这些话的自己。Natasha睁开双眼冷静端详着他。Loki觉得她在认真考虑答案。

 

“相信,”最终她开口,而Loki一脸无措地对她眨了眨眼。几乎动摇了。他坐下弓起背,体内冲刷而过的宽慰感比他预想的还强烈。

 

“哦,”他的声音微弱。

 

“但是,”Natasha说。“目前还没证据。而且就算有…就算我们能证明情况属实。也就是你被操纵了。被洗脑了。”

 

恍然大悟的Loki突然感到一阵寒意。“神盾局也不能放我出去,”他说。“只要不能确定我的意识完全属于自己。而你们只能探测到…这些咒语的回声。”想笑的冲动冒了上来,Loki勉强忍住。“这无关紧要。当然了。”他们会让他烂在这里。无法顺畅地呼吸,拴着他,关住他,而他发疯的。

 

他可以尝试越狱。就算没有魔法他也比任何人类都强壮,然后如果借助他放倒的人手中的武器…

 

不。人数太多,而且他将不可避免地杀死其中一些。Loki…并不是很想那么做。此外,他相信他们在别处还有应对他这个威胁的长久之计,万一这个牢笼关不住他。

 

片刻后他抬起目光,心中一阵苦闷。“你们不能把我留在这里。你们需要我。”

 

Natasha嘴唇扭曲。“你依然能帮忙。告诉我们你知道的关于宇宙魔方的事。或是关于那个控制你的人的事。”

 

“然后呢?”Loki质问。“我要在这里待多久?”Natasha仍旧面无表情,于是Loki一声冷笑。“无限期。当然。”他内心涌起一阵怒火,渴望发泄,伤害,杀戮。他尝试做英雄,尝试帮助,而这就是他收获的回报。一间暗无天日的地牢。

 

Loki突然感到一阵无以名状的疲惫。“帮我转达Jane Foster我不得不取消了,”察觉到Natasha的目光,他说道。

 

“Loki,”她开口。

 

他背过身去。“出去,”他一口回绝。"我已经无话可说了。”

 

直到听见大门在她身后关闭的声音Loki才转过身。他坐下,压低了脖子,缓慢而均匀地呼吸着。

 

他上一顿饭的餐盘还在地上,没人来收。Loki捡起它掰成了两半,但却丝毫未能平息他心中翻腾的怒火。

 

你们这些彻头彻尾蠢到不能再蠢的蠢货,他一阵暴怒。而最愚蠢的那个却是我。

…………………………………………………………………………………………………………

Loki很累,但他选择不睡。他已经不确定能否相信自己了,尤其是对他魔法的束缚会妨碍他一贯的防御,从而进一步敞开他的意识。想到闭上双眼后醒来的却是另一个人令他头皮发麻。

 

Natasha没有再来,他几乎后悔将她赶走。她估计是他一段时间以来见过的最接近朋友的存在。如果曾有过。他不着边际地想还有谁知道。Barton,可能。但Rogers是否会获知?Banner被带至此地是为了宇宙魔方—他们是否会告知他窃贼的身份,或仅仅是被盗的消息?

 

要过多久他才会被遗忘?

 

门外响起的吵闹对话声打断了Loki的沉思。他偏过头,竖起耳朵,但只能听出只言片语。片刻后争吵似乎停止了,随后大门再次打开;Loki坐了起来,双手放在膝盖上,抹去脸上的情绪—不过一看到来人是谁就很难淡定了。

 

“嗨,”Roslyn说。Loki冷下脸一言不发。她低下头。“我是来这儿…采集血样的。”Loki瞪着她,直到对方坐立不安。“他们让我带个保镖但我说了没那必要,”她说。

 

Loki挑起一侧眉毛。“是吗?”他冷冷地说,如同他之前对Lewis用的口气。Roslyn缩瑟了一下,但Loki心中由此产生的愧疚却微乎其微。

 

“对不起,”她的声音微弱。“他们命令我…我不得不。”

 

“你不得不,”Loki的语气冷漠无情。她低下了头。

 

“我不知道那会伤害你。”

 

Loki大笑了一声。“你要是知道我可能还没这么生气,”他说。“至少那说明你有胆量彻底背叛我,而不是假装还有那么点在乎。”

 

“我在乎!”这回Roslyn的语气略显受伤,也许还带着点愤怒。“但你偷走了那东西,宇宙魔方—”

 

“你该祝贺自己能成功把我骗进圈套,”Loki盖过她的声音。“没多少人取得过这项成就。”

 

“别说了,”Roslyn的音量提了上来。“只是—我不知道该做何感想!我是个科学家,不是间谍。特工Coulson说你被人利用了—我认为他不会在这种事上撒谎。”

 

Loki愣住了,他退了一步。特工Coulson说你被人利用了。这听起来与特工Coulson说你是个叛徒不同。他抛开这一想法,只是冷眼看着Roslyn。她首先垂下了目光。

 

“我只是受命来这里抽血的,”她说。“这就样。抽完就走。”

 

“用来干吗,”片刻后他说。“还有如果我拒绝会怎样?”

 

“用来分析,”Roslyn说。“还有—我不知道。”

 

分析。哪种分析?如果她没说,不过,她应该不会说。或不知道。Loki不想交出更多血液,尤其是现在。然而…他们手上已经有了。而且他跟Coulson提过Roslyn和Jun的调查。如果这是为了继续那项调查,也许…

 

别点燃你的希望。以为他们会在意你就是傻子,即便他们已经发现罪魁祸首并不是你。或至少并非出于你本意。

 

“行,”最终他说。“来吧。”

 

要打开他牢笼的大门她还是得叫一名保镖帮忙。Loki没有尝试借机逃脱—他跑不了多远。她进屋后保镖锁上门,这令他微微挑起了眉毛。

 

“他们就不怕我会抓你当人质?”

 

Roslyn咽口水的动作显而易见。“我猜不会,”她说,这等于证实了Loki的猜测,也就是他们确实拥有至少自认为能制服他的手段。也许这间囚室内就有他们能散播的装置。要不然就是有人对他对Roslyn怀有的好感极其有信心。

 

准备注射器和药瓶的过程中她一直低着头。“我不知道那会伤害你,”她又说了一遍。“他们用来…隔离你魔法的那东西。”

 

“你干的?”Loki冷冷发问。她猛抬起头。

 

“不!”她的语气相当愤慨足以让人信以为真。“我—我根本没参与过那个项目。在他们让我—帮忙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魔法并非刀枪一类的武器,”片刻后Loki直言。“它是我的一部分。我的存在,我的…生物现象,我猜。也许我该为自己感到庆幸,你的同事还没那么狂热。”

 

Roslyn没有开口。Loki摇摇头卷起袖子,把胳膊伸给她,扭头没去看抽血的过程。

 

“对不起,”她说。Loki闭上眼没有看她。至少过程很快。一等结束他就抽回了胳膊,起身远离她。后悔,他冷冷地告诫自己,并不能挽回什么。她还是选择了充当诱饵,而他也中计了。这就是信任的教训。是你自己把刀递给了别人来捅你。

 

“你好了没,”见她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终于开口。

 

“Luke—特工Silver,”她说。“它是什么?那个宇宙魔方?”

 

Loki揉了揉太阳穴。又一阵隐隐的头痛袭来,他阴郁地思索这是普通的头痛还是…干扰的迹象。那个存在对他有多少掌控?是何种掌控?“某样你们所有人一开始就不该碰的东西,”他说。

 

“这话什么意思?”又是那种好奇心,曾让他喜闻乐见,倍感荣幸。发明禁锢他的手段的人要不是她,还能是谁?Chandra手下某些他几乎没注意过的技术人员?Loki克制住咬牙的冲动。

 

“意思是神盾局正在乱动他们无法理解的事物。”他从鼻腔呼出一口气。“你为什么不回答几个问题?”他听出Roslyn在犹豫。“你欠我的,不是吗?”他加了句。

 

“我会…告诉你,如果我能,”最终她说道。Loki转身,仍旧维持着空白的表情。

 

对宇宙魔方了解多少?”

 

“我,个人?”Roslyn坐立不安。“我…不多。”

 

“它是怎么落到神盾局手上的?”

 

她看了眼门口。不知道是在怕他,还是怕说出不该说的话?“我不知道。可能是二战之后从纳粹手上收缴的?”

 

“那他们在用它做些什么?”

 

“制造武器,”她的语气更加确定。

 

Loki无需询问是在哪或是如何找到它的。高能物品总会主动现身,就算要经历漫长的时间。他好奇众神之父是否知道它在这里。“制造武器,”他重复道。如此老套。力量落入他们手中于是他们力图制造更厉害的武器。

 

“它是用来干吗的?”Roslyn问。“它是个巨型的能量源,这点我知道—”

 

Loki呛出一声笑。“那是保守的说法。”他抬头看向一台监控摄像头所在的位置。“说实话没有试图它算你们走运。由此产生的震荡波说不定会毁灭你们的星球。”Roslyn瞪大了眼睛,于是Loki撇了撇嘴。“但也说不准,不是吗。”他走回床边坐下。“如果我没猜错—而且我相当肯定没错—宇宙魔方是压缩成物质的一个奇点,没有人,包括我本人在内,能理完全理解其控制过程。”

 

“那不可能,”Roslyn不知所措地说道。“你不可能…”

 

“我还以为认识我这么久你不会再武断地定论什么可能什么不可能了,特工Carrolly,”Loki说。“行了。现在你知道它是什么了。”他再次望向摄像头。“我希望这节课能对你有所启发。”

 

“我…懂了,”最后她说道,尽管听起来还是有点将信将疑。Loki起身远离她。

 

“完事了吗?”

 

“如果我能…”Roslyn朝门口瞟了一眼。“你有什么需要吗?也许我可以…”

 

Loki的右手在身侧握紧,他逼自己松开。“我想要不被关在笼子里,”他直言不讳。“我相信这你没法答应。”沉默,随后Loki粗重地吁了口气。“走吧,特工Carrolly。要是没别的事我想你没有逗留的理由。”

 

“好吧,”停顿了片刻后她说道。“我…我真的很抱歉。”

 

“我相信你是,”稍事停顿后Loki说,并将头转到正好能用眼角余光看到她的角度。“但你的道歉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

 

她离开时耷拉着肩膀,但什么都没说。Loki拒绝感到愧疚。她已经做出了她的选择。

 

Loki回到床边坐下,心中满溢的挫败令他喘不过气。他想把床从地上拆了甩到墙上,想把毛毯撕成碎片,想用拳头猛砸那道隔离直到两败俱伤。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慢慢呼出,重复这一动作直到那股冲动退去,却只带来了疲惫和恶心的感觉,而且就连深呼吸都无法彻底充盈肺部时它能带来的满足其实很有限。Loki好奇Natasha此刻在做什么;他脑中恶毒的部分描绘着她和Barton两人嘲笑外星人愚蠢行为的画面,如此轻信

 

他翻过身面对着墙壁,闭起了双眼。

 

Thanos他应该试着从这个名字入手。他是在哪里听到的?

…………………………………………………………………………………………………………

当他好不容易睡着时Doom潜进了他寂静冰冷的梦境。他破开Loki的胸膛将宇宙魔方塞了进去,在它的灼烧之下Loki扭动着,滚烫难耐。“这一次没人会来救你,”他说,但用的却是Thor的声音。“区区约顿叛徒。”

 

他一扭头发现自己正站在太空中的碎石上,野蛮的力量犹如掐着他喉咙的手一般控制着他的意识。恐惧席卷过他全身,他想大喊却发不出声音。“你自找的,”那个可怕的声音对他说,而Loki哭着点了点头。“一件弱小的工具,”他低声说,“但够用了。”

 

我自由了,Loki不顾一切地想。我已经知道你了

 

“你以为这不在我计划之中吗?”他问道,随后将Loki推出边缘于是他开始坠落,坠落,一直—

 

他被一股力道猛地拉住,就像挂在绞架的绳索上,跪在黑暗中。没有宝座,也没有粉碎的行星,只有他和这个生物,这个Thanos。

 

“你做的太过火了,”Loki说。他的声音在抖,但还在。

 

“我还没出手呢,”Thanos的语气带着兴味。“你,不同…我看你已经没有底牌了。”

 

“是吗?”Loki抬起头。“我跟你还没完呢。”

 

“可惜,”Thanos说,只当他没开过口。“你是件不错的…工具。”他说起那个词的样子满是钟爱,Loki气得寒毛直竖,他咽下咆哮的冲动。

 

“我不属于你,”他直截了当地说。

 

“你可以。”Thanos带着无法解读的表情俯视着他。“你有力量。气魄。姑且可以说你打动了我。我愿意给予…仁慈。”那个词带着一丝Loki无法理解的讽刺。

 

Loki呛出一声笑。“你以为我会甘心当他人的奴仆?”

 

“你想要归宿,”Thanos说。他的语气不带恳求,只是随口陈述事实。“你渴望…家庭。意义,和力量。这些你都会有。”

 

Loki摇晃着退后。听到这些事被露骨地揭穿,被Thanos以不带感情的声音可悲地公然罗列出来,他的胸中溢满了羞耻。在他心中有个声音在窃窃私语:有何不可。接受他的邀请。你没什么可失去的。你所谓的朋友已经背叛了你。

 

或者你会永远待在这个牢笼中吗?你甚至可以回头欺骗他,和他反目再去别的地方,带上宇宙魔方想去哪儿去哪。

 

“不,”他说。他的心怦怦直跳。你这蠢货。“我的忠心没—那么容易收买。而且我对你给出的剧毒果实也不感兴趣。”

 

他以为他会愤怒。会暴怒。“可惜,”Thanos的语气根本无动于衷。“那我想我没必要保护你免受这次对话的后果了。”Loki感觉有什么—变了。

 

整个世界塌缩下来。痛苦吞噬了一切。黑暗破裂时Thanos消失了,Loki能感觉到那个可怕的存在在他脑中移动,犹如靴子踩死蚂蚁一般无心破坏着。

 

他在剧痛中醒来,心脏在胸腔中如擂鼓般狂跳不已,他的肺叶在燃烧。灯亮着而且有人在喊;他的肌肉像是被雷电劈过抽搐不止,而他的舌头在抽痛。

 

Loki有种自己刚做了个糟糕决定的可怕感觉。

 

“Silver。Silver。Luke!”他终于反应过来环绕在耳边的声音是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拼命集中精神。又是,Natasha,和她一起的还有正盯着他的其他探员。Loki的胃中翻江倒海。

 

“怎么,”他挤出两个字。她看起来…很害怕。

 

“你一直在尖叫—有七分钟了,”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Loki一阵颤栗别开了视线,他闭上双眼。“没什么你能帮得上忙的。”

 

“我不在乎你认为我帮不帮得上忙。回答我的问题。”

 

他绝对是史上最愚蠢的白痴。拒绝一位已经把他捏在手里,而且还具有深不可测的力量的盟友,为的是…什么?一个牢笼和虚假的友谊?你想要归属感。你渴望拥有家人。

 

也许这就是家庭。痛苦和背叛还有爱永远都得不到同等的回报。

 

“一个梦,”Loki说,他的口中干涩。“仅此而已。”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我需要和Jane Foster谈谈。”

 

“为什么,”短暂的停顿后Natasha问道。

 

“因为我必须帮她解决问题,”他的话有气无力。“我必须帮她搭建彩虹桥。”

tbc

…………………………………………………………………………………………………………

译者碎碎念:勤劳的我又来啦,鉴于故事进入关键阶段,然后翻译工程也基本接近尾声,于是今天开始本人正式进入日更模式啦~

下一章→

评论(2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