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42

←上一章

…………………………………………………………………………………………………………

他的意识游离,勉强还维系在自己身上。

 

在他年少时,还不善于与人交往时,貌似曾得过某种热病还差点丧命。他只依稀记得生病前的短暂时光和漫长的恢复过程,对期间发生的事几乎没有记忆。他想象如果他记得,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就像他的灵魂被磨损的绳索拴着,就像构成他的元素只是勉强结合在一起,一阵劲风就足以将他吹散。

 

他徘徊在生与死之间,无法断定自己将坠往何处。

 

这一切,Loki隐约觉得,或许该令他困扰,但他已经记不起多久没感觉如此平静了。就像停滞在了放手和坠落的那一刻:清晰,宁静,没有任何此前或此后的恐惧和绝望。

 

这种感觉很好。他并不希望它结束。

 

当然这表示它结束了。

 

Loki的身体并不是一下子恢复知觉的。更像是缓慢地下沉,如同没入水中的石子伴随着逐渐增加的水压而完整。他的肉体沉重的难以忍受,随之而来的是痛楚,持续敲打着他的头颅,而他的肌肉正烧的发疼。

 

那之后回忆才开始浮现:Thanos,他顿时睁开双眼,在震惊中弹坐了起来,他必须完成—

 

“Loki,”有人说,随后他的双眼缓缓聚焦到一位年轻的女性身上—陌生,他认识她吗?—她正举着双手摆出安抚的动作。“结束了。这里很安全。”

 

他的同伴—他的朋友—遍体鳞伤趴了一地。Steve粉碎的盾牌。他挣扎着拼凑混乱的记忆碎片。“其他人,”他试着开口,但出口的却是含糊不清的只字片语。“他们在哪?”

 

她犹豫了一下。紧张地避开视线,于是Loki的心猛地一沉。他动身爬了起来;他的一条胳膊上插着吊针但他一把将其扯下。

 

“我必须,”他费力地喘息着。“我必须—”

 

他胸口一紧,湿咳了一声;舌根尝到了血腥味。他的视野在他试图起身时变得狭窄。他能听见嗡嗡的声音,可能是有人在说话但他无法理解。

 

他的膝盖脱力,但在他倒地前有人扶住了他。他的脸正抵着一个温暖,可靠的肩膀,鼻腔中充斥着熟悉到难以忍受的气味。

 

“Thor?”他想自己说了。

 

“Loki,”他听到,或是感觉到,或仅仅是知道。他无法理解其余的话,但这一句就足够了。他身子一软。

 

Thor将一只手重重覆在他手上。次绝不,Loki记得Thor当时说,语气强烈不顾一切,双臂紧紧抱着Loki—

 

“我是不是在做梦?”他问。

 

“不是,”Thor说。“这是现实。”

 

Loki的意识伴着话语远去。直到即将被睡眠吞噬时才意识到他方才看到自己的皮肤是蓝色的。

…………………………………………………………………………………………………………

“—貌似稳定下来了,至少就我们所知。鉴于我们也不清楚什么属于正常情况这很难说,但…”

 

一阵听上去像是松了口气的轻柔呼气声。“那就好。谢谢。”Loki认出了这个声音,至少,就算没认出另一个。他抓牢那个声音,努力驱散刚苏醒过来的朦胧意识。他的身体在疼,深入骨髓的疼。

 

“我得走了,”陌生的声音带着歉意。

 

“没关系。我会在这里多留一会儿。”

 

门关了。“你还活着,”Loki说,他几乎是经过一番痛苦的努力才睁开了眼。

 

Natasha的笑容颇为隐晦,而且眼中没有笑意。“你也是。”

 

Loki重重吞咽了一口,恐惧在胸中肆虐。“其他人…?”

 

“还活着,”稍事停顿后Natasha说道。Loki猛吸了一口气,听出了潜台词目前。“比前几天好多了。”她加了句。

 

“前几天—”Loki的胃中蠢蠢欲动。“多…多久了?”

 

“Thanos之后?四天,”她简洁地回答。她的表情带着一抹转瞬即逝的痛苦。四天,Loki茫然地想。他昏迷了四天,期间只短暂清醒过一次。

 

他想起失去意识前那一瞬间看到的景象,顿时猛地抬头,逼迫自己抬起手。他盯着它的目光就像那并非自己的手。它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这并不意外—冬棺烧掉了他的另一层皮肤,再加上他现在虚弱的状态,他的身体可能根本无法维持变化。但他的心还是揪了起来。

 

事到如今毫无疑问为时已晚。所有人都看到了他。而—

 

而Natasha却坐在这里,表现得仿佛一切如常。

 

“有几天看上去就快死了,”她说。“直到二十四小时前才开始显现你能挺过去的迹象。Thor简直恐怖。快把医生逼疯了。”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Loki来不及制止自己就脱口而出。也没能认真考虑她其余的话。Natasha的眉头挤到了一起。

 

“关于哪方面的?”

 

“关于—我的外表。”这几个字几乎令他喘不过气。

 

“哦,”Natasha说。“对。我估计那可以等到你不再只剩半条命卧床不起的时候再说。”她的语气隐约带着点尖锐,于是Loki不由自主地沉下了脸。

 

“我没有做蠢事,”他说。“我做了我们必须做的事。为了取胜。”

 

“然后期间差点把命送了。不,我不是…”她叹了口气。“我没有说你做错了什么。只是…”她的表情微动,而突然间,她看起来…脆弱。害怕。“Clint伤得不轻。Tony还没有恢复意识。然后有段时间我以为我连你也要失去了,尽管Thor从虫洞的巨大引力下把你救了下来。”

 

Loki忘记了自己的肤色。“Clint他…”

 

“他还活着,”Natasha说。“目前这点没有疑问。但他一团糟。而且对我们这样的人类来说…恢复速度并不快。”

 

Loki咬紧牙。“我可以帮忙,”他边说边尝试起身,却发现胳膊毫无反应,同时像是中箭一般胸口一热,紧接着颅内一阵剧痛。他倒了回去,急促地喘着气。

 

“额—额,”Natasha说。“你不能动,老兄。你知道Thor把你送来这里的时候你有多狼狈吗?胳膊断了,锁骨粉碎性骨折,不明原因的心律失常,颅内出血。而那还只是我们能查出来的,Thor说了些关于能量失衡的事,没人能理解而且貌似就连他也无计可施。你昏迷了四天期间只醒了五分钟。我不觉得以你的状态能去哪儿。”

 

Loki瘫卧下去。他知道她说的没错,但他口中却尝到了酸涩的滋味。

 

“大家都还活着,”她静静开口。“不算乐观,但还活着。这…已经超过了我们能有的预期,老实说。而且这都是因为有你。”

 

“还有,”Loki说。“你,和Clint,还有Jane。Foster博士。”他舔了舔嘴唇。“她…?”

 

“在这儿。没事。累坏了,Doom占据她大脑一事把她吓坏了,但…她顽强的很。”

 

Loki点点头,闭上双眼。“那Banner呢?Steve?”

 

“Bruce他…也许是情况最好的,”她说。“至少,身体上。他有个绿色的巨型守护天使。Steve醒了但还动不了。貌似没人知道超级士兵的腿骨需要多长时间愈合,而帮他缓解疼痛的药物剂量意味着他基本没法保持清醒。”

 

他们该知足了。Loki深知这一事实。Thanos已经死了。他们赢了。

 

也许他只是太累了,此刻,所以无法真正体会到胜利的滋味。

 

“这…肤色,”他说。“这是我的本质。我真正的样子。我是在另一国度被人捡到的,叫约顿海姆,在与阿斯加德的战争之后。”

 

“你离家是不是跟这有关?”Natasha问。在犹豫了许久之后,Loki僵硬地点了点头,依然没有睁眼。

 

“是的。”

 

“好吧。”她顿了顿。“我们没必要继续这个话题,如果你不想。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如此随意,Loki想,几乎令他敬佩。他想起了Jane的反应,她的困惑。对他们来说,这毫无意义。但对他来说,这意味着一切。曾经是。在约顿海姆时他曾低头看着自己的胳膊感觉整个世界天翻地覆。

 

若不是你的约顿血统,他心底有个声音在窃窃私语,不可能有本事召唤冬棺。不可能拖住Thanos足够长的时间。也不可能阻止他。

 

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Natasha说了。

 

Thor接住他,防止他摔倒的时候他也是这副模样吗?次绝不。

 

他的喉咙里产生了异物感。Loki重重吞咽了一口。

 

“我是不是该让你休息?”Natasha问,声音无比温柔。

 

“谢谢,”Loki说,希望自己的声音没在发抖。他逼自己睁眼,看着她。她伸出手,Loki开口想要制止,但当她的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胳膊时,她并没有退缩。她的手感觉很热,但只停留了片刻她便站了起来。

 

起身后,她狡黠地笑了笑。“恭喜,”她说。“我们拯救了世界。”

…………………………………………………………………………………………………………

Loki没想过Natasha走后他还能睡着,但疲惫拖垮了他。显然不管他在召唤冬棺时对自己做了什么,结合作战过程中的消耗,给他留下了无法轻易磨灭的印记。他的身体需要休息。

 

当他再次醒来时头痛已有所缓解,某些深层的痛楚也已消失,而当他尝试坐起时,天旋地转的感觉并未持续太久。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令他甚为宽慰的是他们又恢复到他自己的样子了—不,另一种样子同样是你

 

只是没那么熟悉。

 

躁动不安的感觉啃噬着他,他渴望下床,去亲眼看看其他人确定他们还活着,确定Natasha不是为了安抚他而撒了谎。

 

他将双腿甩下床,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袍子,而他自己的衣物已不知去向。他伸手召唤,却引发了一阵剧烈的痉挛疼得直不起腰。Loki额头抵着膝盖,吐出一连串咒骂。

 

,他尽力不产生绝望的想法。不。

 

“Luke—Loki?你没事吧,我是不是应该叫护士—”

 

Loki猝然直起身吓得Roslyn差点往后一跳,她高举起双手。“对不起!我很抱歉,我只是听见—我想你可能有麻烦于是我…”说到一半她咽了口口水,不安地睁大了眼睛。

 

他瞪着她,无话可说。她垂下目光盯着地板。

 

她当时并不知道,Natasha的声音响起。她来找我的时候都哭了。

 

“你在走廊外犹豫不决站了多久?”他问。她的脸颊极其细微地泛起粉色,她没有抬头。

 

“呃。”

 

“所以,有一会儿了,”Loki平静地说。他露出一个非常微弱的笑容。“你可以敲门的。”

 

“我不确定你是不是醒着,”她羞怯地说道,随后顿了顿。“你没事吧?”

 

诚实的答案是,我不知道,但他还没准备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甚至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面对他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了无法修复的损伤这一事实。“很好,”他回道。

 

“哦,”她说。“那就好。”又一个局促的小动作。“对不起,”她脱口而出。“我知道我之前道过歉,但—”

 

“你没必要重复,”Loki说。他的笑声听着有点奇怪。“现在看来,我可能还应该心怀感激。没有你们插手我可能永远都想不到自己会被人…利用。”或许,这并不完全属实。从她皱眉的样子来看,Roslyn也清楚这点。但这些话貌似还是让她松了口气。

 

“有什么我能做的吗?”她问。Loki认真考虑了这个问题。

 

“帮我找点衣服,”他说。“我想去看看我的朋友。”

 

最后那个词说出口时的感觉很奇怪。但他没有用错词,不是吗?

 

Roslyn犹豫了。“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她问。“我…听说你伤的很重。”

 

“我能应付,”Loki说,并利用他手上的筹码。“你问了有什么你能做的。”

 

她显而易见的缩瑟令他心生愧疚,她赶紧说,“我去—看看能不能找到点衣服。或—袍子。或是别的。”

 

她几乎是逃走的。Loki非常安静地轻笑出声。

 

不过,她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她带了Jane来,却没带衣服也没带袍子。“Loki,”Jane带着一脸松了口气的笑容说道。“你醒了!”

 

Loki震惊地眨了眨眼。“可以这么说,”他说。

 

“哦,太好了,”Jane微红着脸。“这…我很高兴。”Loki短短打量了她一番,希望没有太明显。

 

“你看上去安然无恙。”

 

她的笑容闪烁了一下。“可以这么说。”

 

“可惜von Doom只有一条命,”Loki说。Jane和Roslyn的脸色同时泛白了一点,于是Loki后知后觉地想到以米德加尔特的标准这可能有点过了。他从鼻腔呼出一口气,说道,“我希望你…恢复的不错。”

 

Jane挺直身板,扬起下巴。“我很好。”

 

Loki吐了口气。“我想是,”他说。她的样子像是眉头即将隆起,于是Loki迅速转移话题。“你没带衣服回来,是吗?”

 

“没,”Roslyn略显内疚地说。“Jane坚持要我带她过来。但我可以现在去。”

 

“我会很感激的,”Loki说,尽管光是坐着就已经让他开始感到虚弱,让他怀疑也许站起来并不是个好主意。从Jane眉头紧皱看着他的神情判断,她可能也有同样的想法。

 

“我去去就来,”Roslyn保证,随后再次离开。Jane局促地站在门口。她看起来苍白,没有精神。

 

“都解决了,”她脱口而出。“对吧?”

 

“是的,”Loki说。“就算我没有…解除连结,Doom死后它也会自行解除。”

 

Jane软瘫下来,像是深深地松了口气。“哦,”她静静说道。“哦。太好了。”

 

Loki给了她一个极其微弱的浅浅笑容。“所以至少,你不必担心这些了。”

 

“你怎么样?”稍后她问道。“你看起来…”

 

“不必费心寻找委婉的表达,”Loki说。“我想象不出任何合适的说法。”

 

她看上去隐约有点尴尬。“你看起来好点了,”片刻后她说。“比…比。”她顿了顿。“Thor他…他之前一直害怕你会死。”

 

Loki不得不集中精神才能忍住不看往别处。次绝不。

 

Jane依旧皱着眉头看着他。他回过神给了她一个笑容。“我还活着。而且在恢复。比其他人快,我确信。”

 

“好了,”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女性发话。“都给我出去。我要跟我的病人单独聊聊。”

 

Loki眨眼看着她。她并不眼熟,但目光却锁定在他身上,并紧蹙着眉头说道,“你没想着要去哪儿吧,有吗?”

 

治疗师,Loki想到。“没,”他说,尽管伴着一声叹息。“当然没有。”

 

“很好,”她说。“因为你哪儿都不许去。在我说可以之前。”

 

Loki看着Jane,后者看了眼医生后说道,“我…晚点再来。”

 

你会吗?Loki曾断定她不过是出于客套前来探视。并不是说她真的…也许,时至今日,他早该看得更透彻了。“谢谢你,”稍后他说。她摇了摇头。

 

“谢谢,”说完她走了。Loki叹了口气转向治疗师,振作精神准备迎接一连串他只打算用谎言敷衍过去的问题。他已经在这里待够了,而且急需分散注意,不去想侵蚀着他的那个可怕念头,也就是他的魔法可能出了严重问题。

…………………………………………………………………………………………………………

治疗师宣布他身上的伤基本已经痊愈,虽然还很虚弱。她严厉地告诫他不要勉强,还有反复的可能,我们并不清楚会出现什么情况。

 

Loki听完,点了点头,然后通过慢吞吞地挪去厕所再回到床上测试了一下自己的极限。他做到了,尽管坐回床上时他气喘吁吁浑身颤抖。Loki咬紧牙努力不对自己虚弱的状态发怒。

 

你还活着。这就该知足了。

 

听到脚步声时他弹了起来,强打精神想表现得好些。他以为是Natasha,或者也许是Roslyn和Jane又来了,但出现在门口的却是Thor。Loki感觉自己几乎立刻就绷了起来。

 

“Jane说你醒了,”Thor说。“你感觉如何?”

 

“好极了,”Loki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汗毛竖了起来。“从来没这么好过。”Thor抽搐了一下,像是挨了Loki一拳般别过脸,不过他很快就恢复过来。但Loki心中仍旧一阵内疚。

 

“一定要好,”片刻后Thor说,“回来继续恨我。”他笑了,好像这样就能驱散话中那些明显令他痛苦的含义。Loki叹息着闭上双眼,毛孔中的恶意逐渐消失。

 

“我不恨你,Thor。”

 

“我很…欣慰?”

 

“你救了我,”片刻后他说。

 

“我从前就应该,”Thor的声音越来越弱。“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Loki轻轻摇了摇头。“你没有让我失望,”他说,尽管说得缓慢又吃力,这些话让他隐隐有点不是滋味。

 

“是吗?”

 

Loki感觉舌头打结了。他不知该如何倾诉一切,不知该如何将数百年忍气吞声的痛苦浓缩进一次对话。不知该如何将我认为我内心某些东西已经崩坏很久了这句话说出口。“我不知道,”最后他坦言。

 

“如果我给了你相信我会伤害你的理由,”Thor说,“那就有,我想我一定有。我们是兄弟,Loki。这…这具有某种意义。至少对我来说。”

 

“不仅仅是对你,”过了很久Loki才开口。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现在,你看到我了。我真实的样子。”

 

“我想说我一直都知道你真实的样子,”Thor说,“但显然事实并非如此。”

 

Loki笑得有点苦涩。“并非这种意义上,当然。”

 

“我看到的,”Thor的语速缓慢—给Loki的印象是他在用心措辞。“是—我兄弟,为了保护这个国度与它的住民并肩作战。为了战胜远古的恶魔以身犯险。甘愿为此牺牲自己。勇气值得歌颂。”

 

Loki想别开视线不去看Thor。他做不到。

 

“没有你我们不可能击败他,”Thor说。

 

Loki抽搐了一下,突然很不自在。“我做的只是拖延时间,”他低声说。Thor嗤之以鼻。

 

“有时候谦虚是好事,弟弟,”他说,“但我认为现在不是时候。”

 

这很奇怪,Loki觉得,他曾如此渴望听到这声赞许,而真正拥有时却又感觉如此牵强。他根本不配。争论的冲动如此强烈。然而Thor的话同样给他带来了温暖。

 

“我不敢说我能轻易理解,”看到Loki一言不发,Thor开口。“或是否认这对我来说还是有点…奇怪。但不管你是什么肤色,你就是Loki,而要说我整个一生中有什么是真实的,那就是Loki是我兄弟。你曾化身为蛇,狼,狐狸—约顿人的差别都没那么大,不是吗?”

 

他的语气是如此满怀希望…令人心疼。Loki垂下了目光。

 

“我本以为会糟糕的多。”

 

“什么糟糕的多,”Thor说,“是认为你已经死了。”

 

Loki几乎退缩了。他知道自己该道歉。知道自己想要道歉。但他无法说服自己将那些话说出口。“我不能留下,”他只是说,他的舌头打结了。“一切都被打破了。被毁了。我不能—”他顿住了。“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做法。”他缓了口气,最终说道,“我很…抱歉。为我对你做的一切。那些残酷的谎言,然后…还有毁灭者。我当时以为—我不知道。那些日子里发生的一切都…混乱不堪。”他的双手拧在了一起。

 

“我原谅你,”Thor只是说。Loki看向Thor的眼神犀利,近乎不安,但后者只是笑了笑,尽管笑容收敛,几乎迟疑。“你了解我,Loki。我不是个记仇的人。”

 

我当时说不定会杀了你,Loki的思维有点混乱。如果这都不值得记恨—

 

“我是,”他突然开口。“我无法就这么—我没那么容易释怀。忘却。”

 

“这一直都是事实。”Thor试探的笑容自信了些许。“我想我…除了请你尝试也别无他求了。”

 

Loki垂眸,他的双手仍旧拧在一起。“我会试试的,”他说。

 

Thor步伐缓慢地走了过来坐到他身边。Loki没有开口叫他离开。

 

最后,他轻轻缓了口气说,“我觉得我的魔法出了问题。”

 

他感觉到Thor迅速扭过头,看着他。“什么?”

 

“它没有正常运作,”Loki静静说道。“这…很痛苦。我…召唤冬棺的时候,可能损伤了它。”冬棺在哪?Loki意识到他并不清楚。他得找到它;他不想让它落入…任何人手中。神盾局的意图也许是好的—基本上—但当初他们对宇宙魔方也一样。

 

“它会…好吗?”Thor一副担心的语气。Loki耸了耸一侧肩膀,偷偷用余光看了他一眼。

 

“我希望我知道。也许我只是…消耗过度了。”

 

“我敢肯定是这样,”Thor说,不过他的语气却像在刻意表现得有信心。“你的…你做的那些明显非常消耗力量。”

 

Loki似笑非笑。“你知道吗,我想这可能是你第一次认可我做的事有多困难。”

 

Thor傻眼了,他欲言又止。“那是我的疏忽,”他说,“没有把明摆着的事实说出口。”

 

这并不足以弥补多年的轻视和被埋没的贡献,但即使就几句话,也是治疗瘀伤的止痛良药。Loki任由自己极其轻微地歪向一侧,以便他和Thor的肩膀能挨在一起。

 

“你会好的,”Thor的语气坚定。“我们都会。战役已经结束。一等大家都能下床—我们要举办一场必须用之后的一周来补觉的盛大庆典。”

 

Loki现在就想睡上一周。尽管如此他还是露出了微笑。“要是你把喷火的山羊放进Tony的大厦他会抑郁的。”

 

“就那一次,”Thor抗议,但他无法掩饰声音中令人不忍直视的快乐。

…………………………………………………………………………………………………………

他孤身一人站在屋顶。Thanos扔下Thor遍体鳞伤的身体,而后者双目无神地对着天空,妙尔尼尔就像一块石头坠向地面。,Loki说,但他的声音却微弱又空洞,而且已经太迟了。他们都走了,都死了,放眼望去他看到的只有荒凉,一路延伸至地平线。

 

你来迟了,小神,说着Thanos大笑。你输了。

 

Loki惊醒,喘着粗气,心跳剧烈。他的意识一阵恍惚,被现实与梦境来回拉扯,最后才回到现实。Loki朝前低下头,闭起了双眼。

 

差一点。他们差一点就失败了。

 

他坐起来,然后爬下了床。他感觉虚弱、腿软但还站得起来,必须站起来。门后挂着件袍子,于是他将自己裹了起来,他清楚这很傻,但他必须—必须亲眼看到。

 

移动的过程中他又稳定了一点。他觉得自己可能在Stark大厦,但很难说—他之前没来过这里。

 

Loki最先找到的是Clint。他有单独的病床,但周围满是电线和监控,Loki顿时不稳,胃中一阵翻搅。他的左手打着石膏,Loki恨不得伸手替他治好—但他不太懂治疗魔法。而且说到底,他也不敢驱动它。

 

瞥到有动静时他迅速转身,但那只是蜷在角落那张椅子中的Natasha换了个睡姿。

 

Loki转身离开继续走。

 

他下一个找到的是Steve,后者正睁着眼坐在床上看新闻报道一类的的节目。Loki停下时他扭过头,呆滞地眨了眨眼。

 

“Luke—Loki?”他说。Loki倚着门框,这么容易疲劳让他一阵火大。

 

“是的,”他应道。Steve的模样苍白,伤痕累累,但看起来并不像疼得厉害。止痛药,所以。Steve微微笑了笑。

 

“不错,”他说。“这…很好。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吗?”他的语气迷糊,困惑,于是Loki胃部微微一抽。他一直都讨厌在这种状态下跟人说话。感觉有点像和陌生人交谈,就算他知道不是。

 

“不,”Loki说,随后改口,“我做了个噩梦。你们全都死了所以我得确认…”

 

这句话在出口的那一瞬间显得很傻。就像打开橱门察看有没有怪物的小孩子。

 

“很高兴看到你醒了,”他哑着嗓子说。Steve再次对他露出了笑容。

 

“是的。你也是。”

 

Loki双腿发软,他撑自己起身,进屋一下坐进床边的椅子中。

 

“你没事吧?”Steve的语气带着担心。Loki想起应该笑一笑。

 

“只是累了。”

 

“我也是。”Steve的目光再次回到电视上。“但都结束了。对吗?”

 

“看起来是。”椅子并不舒服,但Loki坐下的样子却像是很舒适。

 

“而且这次—这次没有人牺牲,”Steve说。“对吗?大家都…?”

 

“是的,”Loki说,并推开脑中Clint的画面,还有Natasha说过的关于Tony的话。她说过他们能活下来。他相信她。“大家都…没事。”

 

“很好,”Steve说。“那…很好。”

 

“也许你该睡会儿,”Loki提议。Steve从鼻腔长出了一口气。

 

“睡太多了。”

 

“你需要休养,”Loki说。他缩瑟了一下。

 

“我会好的,”他说,但他的眼皮正慢慢合上。Loki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皮也开始打架,像是挂了重物一般。

 

他还没有见到Tony和Bruce。马上,他对自己说。我就…花一小会儿闭目养神。 

 

时间被拉伸,变得模糊。“他在这,”Thor说。一只手温柔地拨开了他前额的碎发。“我要不要叫醒他?”

 

“不用,”一个他以为再也不会听到的熟悉嗓音轻柔地说道。“让他休息。”

 

慢慢的他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tbc

…………………………………………………………………………………………………………

译者碎碎念:最后和Thor一起出现的那个人是谁大家应该不用想都知道了吧~另外不知道是不是我泪点比较奇怪,第一次看到大锤说‘你曾化身为蛇,狼,狐狸—约顿人的差别都没那么大’的时候我都看哭了T^T

下一章→

评论(3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