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43

←上一章

…………………………………………………………………………………………………………

Loki醒来时脖子硬的抽筋,还伴随着一阵痛苦的乏力感,但比之前要好得多。他正坐在Steve床边,身上盖着毛毯,而Natasha正站在门口。她举起手机。

 

“我希望你不介意我拍了张照片。”

 

Loki对她皱了皱脸,将毛毯退到腿上试着动了下脖子。“我睡觉的样子?”

 

“嗯哼。我打算把它卖给八卦小报。”Loki细细观察她,有点惊讶于对方相对明媚的心情。

 

“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顿了顿。“对,”片刻后她说。“Clint醒了而且能说话了。”

 

Loki直起身,嘴角挂上了笑容。“是吗?”

 

“是的,”她说。“还有Tony也好多了。”她停了下来,像是在纠结要不要说某件事。Loki发现自己的笑容逐渐凝固。

 

“怎么了?”

 

“有人出手相助,”她说。Loki胃部一抽,但他并未开口,只是看着她,呼吸顿时变得急促。Natasha斟酌着该怎么开口。“你有访客。”

 

Loki想起了被他当做梦境的事。低头看着盖在身上的毛毯—他还想当然地以为是Natasha给他盖的。

 

听到朋友没事后那种安心的感觉被冲走了。

 

“来自阿斯加德,”他无力地说。她点点头,而Loki咬着脸颊内侧,胃中泛起的凉意正逐渐向全身渗透。“他们在哪?”

 

Natasha犹豫了。“你确定你准备好了?”

 

“准备好干吗,”Steve的声音有气无力;显然他好不容易获得的睡眠被他们打扰了。Loki一脸惆怅站了起来,就算他仍旧有点不稳和虚弱,但起码他起身时不再摇晃了。

 

“我…宁可尽快把事情了结。”

 

他看的出Natasha正在细细观察自己,好奇她是否会拒绝告诉他,但随后她开口,“我送你过去。”

 

Steve撑着手肘支起身,眉头紧蹙来回看着两人。“出什么事了?”

 

“放松点,队长,”Natasha安慰道。“没有突发事件。Loki只是有点事要处理。”

 

Steve一脸质疑,于是Loki露出一个只是微微有点勉强的笑容。“我向你保证,你不会错过任何激动人心的事。”他希望。但说实话他也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他的心跳有点过快。

 

Loki出门踏进走廊而Natasha紧随其后。“这边走,”她说,即便Loki看得出她比平时走的要慢,她也没有表现得很明显。对此他很感激。

 

“是不是…谁来了?”

 

“只来了两个人,”Natasha用余光看着他说。“没有…军队什么的。”

 

Loki的心沉了下去。十足的军队。“众神之母和众神之父,”他无力地说。他再次捕捉到了那道余光迅速的一瞥。

 

“很有分量的头衔。”

 

“是的,”Loki承认。他感觉步履沉重。如果可以,他觉得自己会逃走。

 

“需要支持吗?”Natasha静静发问,Loki顿时一个急刹。

 

“你愿意…”不过她当然会。他们都会。就算…“是众神之母医好了Clint,对不对?”

 

“她做了点治疗,”Natasha说。“为他和Tony。”

 

Loki胸口一阵扭曲。他摇了摇头。“我不需要…支持。这是…”他虚弱地笑了笑。“家务事。”

 

Natasha翘起一边眉毛。“有时候这正是你最需要支持的场合。”

 

“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人受伤。更重。但…谢谢。”

 

“对,”Natasha说,“我早该想到你会这么说。而且我们目前帮不上多少忙这点你大概也没说错。但即使我只是在一旁站着也能有所帮助…”

 

Loki摇摇头。“我不这么认为。在这件事上。”他们在一扇不起眼的门前停了下来。Loki的双膝在颤抖,他盯着门,感觉自己又变回了小孩子,正拖着步子去Odin的书房,知道即将被责罚。

 

他们会惩罚他吗?既然威胁已经消除,是时候算账了?这是否事关他从地窖取出冰棺的行为—那必定会被视为偷窃?

 

会不会根本和他没半点关系,他们仅仅是来回收冰棺,宇宙魔方和心灵宝石以便存放到安全的地方?

 

(这一想法给了他最沉重的打击。)

 

Natasha伸手捏了捏他的胳膊。“嘿,”她静静开口。“你能应付的。你扳倒了Thanos,不是吗?”

 

这也许比他更令我害怕。他笑了,略显苍白。“我们的确办到了。”

 

他伸手打开门,走了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Frigga。她正坐在一张扶手椅中,捧着一壶热气腾腾的饮品,卷发绑在脑后。她完全就是他记忆中的样子,而这却像是刺穿他心脏的一把刀。

 

随后是Thor—面露微笑的Thor,从容,如此确信自己的位置,紧挨着他的母亲和—

 

Odin。父亲,众神之父,那个已经将目光放到他身上的人,仿佛早在Loki开门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他的到来。见到他低头俯视的模样,令Loki想起曾经绝望地寻求过认可和理解的迹象。

 

不,Loki,他曾说,并剥夺了Loki最后一线希望。

 

置身此地,这就如又一次悬挂于深渊之上。

 

“Loki,”Odin开口,而他畏缩了。

 

“众神之父,”沉默片刻后他设法开口,然而他的声音却沙哑得丢人。不过,他并未行礼。做不到那一步。Odin脸上闪过一抹神色,但没等Loki有时间解读便消失了。

 

Frigga起身直奔他而来,但Loki同样退后躲开了她。她停在一步之外,而她的表情更容易读懂。“吾儿,”她说。“你不允许我作为母亲问候你吗?”

 

Loki狠狠吞咽了一口,努力逼自己放松突然哽住的喉咙。“你是吗?”

 

“我一直都是,”她的声音中带着某种炽热、几乎不顾一切的情绪。Thor也缓缓站了起来,脸上的神情焦虑又紧张。Loki闭上眼咬着嘴唇,感觉自己卑微又软弱。

 

“不总是,”他静静说道。“我不是还有个母亲吗,曾经?在众神之父从血腥的战场上带走我之前?”

 

Frigga畏缩了,这让Loki感觉又一把刀子插进了他的胸口。“那么自从我见到你那天起,”她说。“一直都是。”

 

Loki低下头,咬着脸颊内侧。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她说,“我就把你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爱。我们为你哀悼过,Loki。但现在你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我从未像此刻这般为你骄傲过。”

 

Loki踉跄了一步。这一次,当她靠近时,他没有退后,只是紧闭着他灼热的双眼一动不动。他的气息不稳。母亲,他默念,却说不出口。无法…

 

她松开手,但仍旧捏着他的肩膀。Loki感觉自己快站不住了。

 

“你的脸色不好,”她说。“你还没有恢复。你得坐下。”

 

Loki缓缓扭过头看着Odin,他还没来及咽下那些话语就破口而出。“那你呢,众神之父?”他问道。“你可曾为自己的过失哀悼过?”

 

“Loki,”Thor的声音低沉,几乎带着责备,但Odin抬手并站起身。Loki尽可能挺起胸膛,昂着头,告诉自己—告诉自己—

 

“你们两位能否回避一下?”Odin发话。“我想和Loki单独聊聊。”

 

Loki感觉自己的下颌绷了起来。Thor明显犹豫了,来回看着两人,脸上写满了矛盾。他一脸担忧;Loki好奇是在为谁。

 

“Thor,”Frigga轻轻叫了一声,于是他跟着她出了门。Loki的目光锁定在Odin身上,表情凝固了下来。他不能暴露。他不会流露心中不可否认一直侵蚀着他的恐惧。

 

“你坐吗?”在沉默了片刻后Odin问道。是提问,而非命令。这倒是意料之外。

 

“不用,”Loki回道。“谢谢。”Frigga说的没错,他还没有完全恢复。但眼下他觉得有必要站着。

 

“我认为我要,”Odin说,独眼一如既往的犀利地注视着他。

 

“你想怎样?”Loki问。“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还不能让Thor和Frigga听到?”

 

“你有话要对我说,我猜,”Odin说。“我觉得在你告诉我的时候能不被他人打断也许会更好。”

 

Loki感觉就像身下的双腿被人砍断。那种纯粹—高人一等的从容令他喘不过气,于是他嘶声长吁了一口气。“哦,”他的声音在颤抖。“是这样吗?你会,如此慷慨,恩准我对你发泄怒气,静坐不语待我发泄完毕?我的怒火不过是在闹小孩子脾气,只需容忍和打发掉即可?”

 

Odin脸上闪过一丝不快。“那不是我的目的。”

 

“真的吗,”Loki嘶声。“所以你没想过让我把话说完一切就会过去就能得到原谅?”

 

“Loki—”

 

“我不是小孩子了,”Loki盖过他的声音。“我不是你的孩子。我不欠你原谅。”

 

“对,”Odin痛心疾首地说。“你不欠我。”

 

这句话令Loki一时语塞。他捏紧拳头,沉默下来。

 

“我是觉得,”Odin开口,显然在注意措辞,“有你母亲和兄长在场,你会收敛你的言辞。或是会有顾虑无法直话直说。或者他们会对你说的话持有异议。”

 

Loki瞪着他,缓缓走到另一边后重重坐进了椅子中。

 

“我回答你的问题,”Odin说,“是的。我确实哀悼过。但并非像你说的是为我的过失,而是为我的儿子。以及我对他各种意义上的辜负。”

 

“你以为你的痛苦就能替你的罪行开脱了?”Loki的声音在抖。

 

“不,”Odin说。“我没有。”Loki再次瞪着他。指甲深深嵌入掌中。

 

“我想要的,”他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不过是你的认可。你的赞许。我一直在追逐它,但却似乎永远都抓不住。当你告诉我我是什么的时候,一切都顺理成章了—然而我却仍妄想能证明自己。终结Thor挑起的战争。抹去我血液中的污点。让自己成为名副其实的Odin之子。”

 

“你不需要让自己成为任何人,”Odin说。“你原本就是。”

 

“只是部分,”Loki强迫自己松开拳头。“你一直在两者间寻找平衡。Odinson和Laufeyson。你的孩子和你的政治工具。你给予Thor全部;却只给予我一半。”

 

他以为Odin会反驳,但对方却默不作声。Loki颤抖着呼出一口气,部分的他松了口气。部分的他在痛。

 

“你母亲曾指责过我,”最终Odin坦白,“总是把国王的角色放在父亲之上。我很抱歉。”

 

“我没有原谅你。”

 

这话说出口…感觉很奇怪。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一种欣喜若狂的自由。

 

Odin的肩膀塌了下来。Loki的目光直刺他的双眼。

 

“我没有原谅你,”他重复。“也许将来会。总有一天。但我并没有这个义务。我不需要你的赞同或反对来定义自己。”他深吸了一口气。“而且我不是…我不打算回阿斯加德。”

 

Odin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你知道—那里欢迎你。你不会受到迫害—”

 

“就算如此。”Loki狠狠吞咽了一口。“我也不打算回去。我在这里找到了容身之处。存在的意义。”他抬起头。“在我—放手时,我想过死。是这个国度拯救了我。”

 

Odin默默盯着他。有一刻Loki产生了内疚,但也就一瞬间。

 

“你无法改变我的决定,”他的声音轻了一些。“如果这就是你此行的目的—带你离经叛道的约顿人回去—那你不妨现在就打道回府。”

 

“那并非我来这的目的,”片刻后Odin说,“我是来看我儿子的。和他聊聊。带他回家。”

 

Loki发现自己刻薄地咧嘴一笑。“也许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他说。“这才是我家。”

 

直到他将这句话说出口才发现它如此真切。但这一刻,它就在那里,悬于两人之间。

 

“你是阿斯加德的王子,”Odin的语气严厉了些许。

 

“如果我必须放弃这一头衔,我愿意。”

 

“Loki…”

 

“够了,”Loki的语气温和却又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就不能听我的吗,就这一次?还是说你根本就看不起我无意尊重我的决定?我的生活是属于你,还是属于我自己?”

 

“你是我儿子。”

 

“也许,”Loki说。“但我不是你的奴隶。”他起身朝门口走去。

 

“Loki,”Odin突然开口。“你不缺爱。”他停顿了一下。“我爱你。我为你骄傲。”

 

这些话,这些长久以来他一直渴望听到的话,却怪异的令他空虚。他闭上双眼轻轻呼出一口气。“正如你的哀悼,”最后他说,“你的爱和骄傲也并不能治愈一切伤口。”

 

他走出门。带着一颗受伤的心,但脚步却轻快了些许。

…………………………………………………………………………………………………………

Loki撤回了自己房内,他需要一个人待着。他想去看看Clint,去检查下Steve和Tony,或者去跟Natasha聊聊,但眼下他做不到。他把注意力集中到努力使用魔法上,试图克服痛苦,但它却毫无反应。

 

Frigga就是在这时候找到他的。她轻轻叩响了他的房门。

 

“谁?”正盯着双手的Loki抬起头。

 

“是我,”她应道。Loki想过将她拒之门外,但随后叹了口气站起身。她并非Odin,他不该将他们视为一丘之貉,尽管在欺骗他这件事上她也是共犯。

 

他为她打开了门。“Odin跟你聊过了?”

 

“是的,聊过了。”

 

“你是来劝我改变主意的?”

 

“不是,”她否认。“我知道这无济于事。或许你思考的时间比较长,但一旦做出决定,你跟你父亲还有兄长一样固执。”

 

“我猜这并非赞扬,”Loki干巴巴地说道。

 

“既非赞扬也非指责,”Frigga说。“只是亲眼所见。我可以坐下吗?”

 

Loki朝唯一的椅子打了个手势。“请随意。”

 

她优雅地坐下,看着他,于是Loki努力在她审视的目光下稳住自己。最后她开口,“你知道你伤害了他。”

 

Loki的背脊僵硬了起来。“你也知道他伤害了我。”

 

“所以积非即可成是?”

 

“不,”Loki说,语气中带着某种未加修饰的情感。“但他了我。你们都骗了我。我只是对他道出了真相。他乐不乐意听…”

 

Frigga低下头。“我知道,”她静静说道。“我知道我们劝服不了你…回家。跟我们回去,”没等Loki开口,她就改口。“我只是希望你会。”

 

Loki低头紧咬着嘴唇。他又一次感觉到了那股力量,那股催促他回去的牵引力。回到从前的轨迹,再次踏足他成长的地方。

 

但他不想那样。再也不想。

 

“你替我的朋友治疗是否也是寄希望于那能帮你挽回我?”他直白地问道。Frigga迅速躲开的视线已经默认了答案。

 

“那并非我唯一的动机,”停顿了许久后她开口。“但我确实这么想过,没错,也就是如果我帮助那些你喜欢的凡人也许你会…对我们更有好感。”

 

“我很感激,”Loki说,“但如此粗俗的操纵有损众神之母的颜面。”

 

Frigga像是被扇了一巴掌似的缩瑟了一下。“这就是你心目中的我?”她问。Loki的思想在斗争。

 

“不,”最后他开口,“不仅如此。你仍旧是我母亲,但那早已不如从前那般简单了。”

 

“我明白。”她又顿了顿,随后倾身向前。“把你的手给我。”

 

Loki蹙眉。“为什么?”

 

“你的魔法,”她解释道。“它损伤了。受伤了,因为你过度透支。让我帮它修复。”

 

Loki看了她一眼。“你是在设法让我对你有所亏欠吗?”

 

她笑得很敏感。“不,”她说。“只是想让你免于痛苦。这类创伤如果放任不管会恶化。我本想在你熟睡时做的,但我想经过你的同意。”

 

Loki缓缓向前倾身并伸出双手。她握着他的手,皮肤的触感柔软平滑,而她的魔法像一股暖流般涌入了他的体内。他体内的痛楚缓解了,某种抽紧的感觉也放松了下来。他闭起双眼,没有去反抗。

 

待她退后时,自醒来后Loki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呼吸顺畅了。他试探性地召唤魔法,成功了,虽然依旧微弱,但他能碰触,控制,并在放手前感受其力量。

 

“谢谢,”他真诚地道谢。

 

“你还是应该小心,”她轻声说。“你把自己逼到了极限。”Frigga虚弱地一笑。“就像你习以为常的那样。”

 

Loki别开了视线。“我只是做了该做的。”

 

“而我很欣慰你这么做了,为了九界,”说着她伸出手,温柔地捧起他的脸,让他的目光回到她的眼睛上。“但更重要的是,我很欣慰我不必再次为我最年幼的儿子哀悼。”

 

Loki的喉咙哽住了,他不停地眨眼想赶走眼中的刺痛。“我很抱歉,”他说,因为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必须这么做。“让你伤心了。”

 

“不光是我,Loki。”

 

“我不会向他道歉的,”Loki的声音嘶哑。Frigga叹了口气。

 

“我也不打算逼你,”她直言。“但…作为一名乐观的母亲,我依然抱有希望,有朝一日你们会和解。”

 

“谢谢你,”当他觉得能控制住自己时Loki开口道。“替我的朋友治疗。”

 

“不客气,”Frigga温柔地说。她看起来—很伤心,但这一次那股拉力变弱了。Loki又一次犹豫了。

 

“他想收回吗?”Loki问。“冬棺?”

 

“他打算带回阿斯加德,对,”说着Frigga皱起眉头。

 

“我要留下它,”Loki说。“以我与生俱来的权利。你可以这么跟他说。”

 

“你不打算亲自问他?”

 

“不,”片刻后Loki说。“我认为我和众神之父之间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

 

这伤到了她。他能从她脸上,从她垂眸深吸一口气再看向他的一连串动作中看出来。“这是你的选择,”她轻声说。

 

“是的,”Loki说。“我的选择。”

…………………………………………………………………………………………………………

Loki本以为Thor会气势汹汹地闯进来质问他原因,或逼他改变主意,但他没有。他打了会儿盹,醒来后喝了点水又试了试魔法,只为确保之前并非一时侥幸。放手前他让自己维持了片刻,很短暂,生怕给自己太大压力。

 

他的手机震了震,于是他拿起它看了眼屏幕发现一条Clint的短信:我是Nat。Clint说你该停止闷闷不乐过来加入我们。

 

Loki皱眉看着信息。我没有闷闷不乐,他回复。还有去哪里加入你们? 

 

就在你所在的楼层。大家都没搬远。要不要我过去接你?

 

不用,Loki输入。自己找过去。

 

他的步伐缓慢。也许他是好点了,接近正常,但仍旧感到深深的疲惫,而且他估计这很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他只能寄希望于米德加尔特在这期间有能力自保。

 

最先传入他耳中的是Tony的声音,洪亮又与众不同:“—真不敢相信这就是这栋楼里最高级的轮椅了,我得对此采取点措施—JARVIS,把这列入待办事项—”

 

他听起来可能与平时无异,但Loki听得出其中的勉强,一种刻意表现得正常的感觉。听到Clint的声音作出回答还是令他一阵宽慰。“要是没装能让它飞的那种冲击光束装置,我就叫它垃圾,Stark。”

 

Loki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笑容,他上前走进敞开的房间,巨大的窗户鸟瞰着整座城市。从这么高看下去,破坏并没有那么严重。似乎可以修复。

 

就像正坐在房内的几个人:Stark在轮椅上,一眼就能看到淤青,Loki怀疑他吃了止痛片,但还活着;Clint瘫坐在一张椅子中,但睁着眼,而且比Loki上次见到他时脸色要好,他身边是双腿收拢在身下的Natasha。Steve身旁放着一副拐杖,于是Loki在想是否该让Frigga也帮他看看。还有已经变回人类模样的Bruce,尽管他一副随时能睡着的样子但显然安然无恙。

 

令他意外的是Jane也在,样子尴尬还有点格格不入。Loki认为她同样属于这里。

 

“看看是谁来了!风云人物,”Clint说。Loki略显无奈地走到一处空位坐了下去。

 

“抱歉我来晚了,”他说,小心谨慎地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这次聚会没有任何不同。“我不知道你们在搞派对。”

 

“说派对有点勉强,”Natasha无趣地说。

 

“晚点会有的,”Tony说。“等我有了飞行轮椅。”

 

Steve像是在憋笑一般嘴角一抽,但他朝Loki看了过来。

 

“嗨,”他说。“你看起来…好点了。我觉得。”他的笑容腼腆。“眼下我记忆还有点模糊。”

 

“是好点了,”Loki说,为表真诚他加了句,“我的魔法出了点问题。但Frigga似乎帮我修复了。”

 

“Frigga,”Clint说。“她是,呃,神后?你和Thor的母亲?”

 

Loki微微抽搐,差点纠正他,随后他点了点下巴。“就是她。”

 

Natasha皱着眉头。“你没提出问题的事。”

 

“有什么好意外的,”Clint对她说,而Loki对他皱起了眉头。他耸耸肩,又皱了皱脸。“你知道我说的没错。”

 

“我现在没事了,”当他发现Steve也对他皱起眉头时,Loki为自己辩护。“比你们大多数人都好。”他有点惊讶没人追问Frigga和Odin的事。但带给他的宽慰不是一星半点。

 

“我还是需要个人来给我扼要复述下事件经过,”Bruce懊恼地说。“要比这家伙清楚点。”他指了指Tony。“我感觉像错过了整件事。”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Loki眨了眨眼。“什么?”

 

“我们中只有四个人全程都意识清醒,”Jane指出。“而我…断片了一段时间,在那。”

 

“我不会讲故事,”Natasha说。

 

“我错过了最后几分钟,”Clint说。“而且我压根都不理解发生的很多事,所以…”

 

Loki长吁了一口气。“以后吧,”他对Bruce说。“眼下,我宁可…不谈。如果对你来说没有区别。”想到虚空拉扯他的感觉他体内仍旧会抽紧。“给我点时间我会想出首适合的斯堪迪亚诗歌[1]。”

 

“哦,好,”Bruce说。“完全不知道那是啥,但…不着急。”

 

Natasha朝桌子打了个手势。“话说,随便用。Pepper叫了中国菜。”

 

Loki往前凑了凑看了眼餐食,尽管他的胃部正不适地扭动着。他认为自己多少还是得吃点。“她真是个热心的人。”

 

“这是‘谢谢你们没让Tony把自己作死’的礼物,”Tony解释。“她很感激。”

 

Natasha瞪着他。她也听出来了,Loki心想。一丝用力过度的迹象。但她没打算揭穿他,就像Loki不打算揭穿她明显的守候。或是Steve眼周的阴影,亦或是Jane收拢在胸前的双腿。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但所有人都还活着。

 

他给自己弄了点饺子和米饭。他看得出Natasha看他的目光是想问谈话的结果如何,但她似乎决定那可以等。

 

撇开一切想表现得正常的尝试,这仍是一次克制的聚会。并非阿斯加德喧嚣的庆功宴,虽然Loki猜晚些时候会办,就像Thor说的。这更像朋友间的聚会(他想起这个词时越来越从容),疲惫但庆幸活着。Loki觉得他也许更喜欢这种庆祝方式。

 

“我可以加入吗?”

 

Loki猛地扭头,惊讶于Thor居然会发问。并非是因为他想加入,更多是因为这是句询问,而非武断的结论。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其他人正看着他。等待他的许可。Loki突然想到,只要他说不,告诉Thor离开…

 

他看着Thor,看着他紧皱的眉头,他的表情开始变得不确定,于是他笑了。

 

“当然,”他说。“请坐。尝尝拉面。”

 

Thor的笑容舒展开来,他走近,审视着外卖餐盒。“哪个是?”

 

Loki倚着沙发靠背,用筷子指了指。对话声再次响起,Loki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但没有作声。

 

“母亲说你会留在这里,”Thor静静说道。Loki尽力不表现得紧张。

 

“是的,”他胸中燃起一簇烦躁的火苗,又来了,指望他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Thor叹了口气。“我打算在米德加尔特待一段时间,”他说。“和…Jane叙叙旧。如果你愿意,我想待在你身边,这样我们可以…继续聊。”他弱弱地笑了笑。“我想也许我们有很多事要聊。尤其是…我想知道一切关于你在这里的生活的事。”

 

Loki几乎想笑。你不是以前的你了,有没有,他想。你变了。或开始改变了。

 

“我想这我可以接受,”他说。Thor将一只手搭在他肩上,而Loki发现自己朝它倚去,微乎其微地。但也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长久以来Loki第一次产生了自己内心也许能得到平静的感觉。


tbc

…………………………………………………………………………………………………………

文中注释: 

[1]skaldic poem:(古代北欧的)诗歌。

译者碎碎念:原作者在发布这一章的时候表示本章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的高chao,也是她写这篇文的初衷,故事到这里基本就结束了,还剩最后一章交代下后续,于是各位看基神怼奥丁看的过不过瘾~

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