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retia🍀

【Loki中心】【授翻】Life in Reverse —— 44(完结)

←上一章

…………………………………………………………………………………………………………

Frigga和Odin没有道别就走了。

 

Loki其实并没有什么期待,但还是不免失望。但他不认为还有什么他真正想说的事。

 

况且,还有别的事要处理。

 

Natasha轻轻敲门的声音将他从浅眠中唤醒。Frigga或许修复了他的魔法,但他仍旧未摆脱疲惫感。“Fury来了,”Natasha说,她的神情冷静、严肃。“他有话想跟你说。”

 

“我肯定他有,”Loki说。“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他已经跟你谈过了?”

 

“你可以这么认为,没错。”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看上去你安然无恙。”

 

她微微一笑。“严格来说我没有做任何违规的事。”Loki挑眉,于是她说,“广义上讲。但我认为拯救世界给了我一些回旋的余地。”

 

“但愿它也能给我带来这些,”Loki干巴巴地说,“考虑到我是逃脱拘禁去那里的,而且还背负着Osborn一条人命。我能想象那应该造成了不少麻烦。”

 

Natasha的笑脸挂了下来。“只要别太过招摇。你就不会有事。”

 

Loki顿了顿。“我不会再让他们把我锁起来了,”他轻声说。

 

“我认为他们不会。”

 

“那如果会呢?”Loki问,追问,就算他不该问。就算他该顺其自然。

 

Natasha微微将头偏向一侧,随后说道,“那个嘛,我们帮你越过一次狱,不是吗?”

 

有了这些话作为后盾他去见了Fury局长。当他发现对方并非一个人,而是和Coulson在一起时他检查了一下步子。他的手机震了;他来回瞥了两人一眼后才看向手机。

 

你要是想在黑衣人面前触发灭火器就告诉我一声,来自Tony的短信写道。Loki嘴角一抽,随后恢复了平静的表情。

 

“特工Silver,”片刻后Fury说。Loki注意到特工一词,继而思索这是否是提醒他自身身份的刻意之举。也有可能他对细节解读过度了。

 

“拜托,”Loki开口。“Loki就好。我认为没有继续伪装的必要,至少在同僚之间。”

 

“那就Loki,”Fury说。“我上次检查时,你应该还在关禁闭。相反,你却在这里,城市遇袭的中心地带,还被指控谋杀了一名杰出的商人。”

 

Loki没让自己紧张。“这里更需要我。”

 

“这轮不到你来决定。”

 

“但我说的没错,或者说,Natasha—特工Romanov—说的没错。”Loki昂起下巴,拒绝妥协。自我怀疑。“没有我的帮助,这座城市的状况将远比现在凄惨得多。”

 

“这是另一个我想让你回答的问题,”Fury说。“你,具体,做了什么?”

 

“基本上是在拖延时间,”Loki说。“利用宇宙魔方打开星际间传送通道从而杀死Thanos的人是Foster博士。”

 

“那宇宙魔方现在在哪?”

 

“我想是在阿斯加德,”Loki说。“你刚巧错过的它的统治者。你本可以就此事与他们争论,但我非常怀疑他们会听。”他顿了顿。“他们还带走了Doom用的权杖。如果你在找。”

 

Fury直直地看着他。Loki浅浅一笑。

 

“Victor von Doom广播声称你杀了Norman Osborn。指责你绑架整座城市作为人质。对此你作何解释?”

 

“你是打算听信Doom的一切说辞?”Loki挺直了后背。“为了弄清Doom的计划我当面与Osborn对峙。在我逼供时,Doom事先留下的失效保护被引爆了。”

 

“嗯。” Fury朝后倚去。“你让我的处境有点艰难。”

 

“这我能理解。”

 

“你哥哥,”Fury说。“我是不是应该把这笔帐也算到你头上?”

 

“没错,”Loki说。“是我干的。还有如果你是在担心某个小镇,没这必要。我们的矛盾…化解了。”或开始化解。Loki并不认为这一特定考验已经结束。但至少他们已经开了个头。

 

但这…这是他和Thor之间的事。

 

“那就好,”Coulson低声说,这是他首度开口。他的声音不带情感,但Loki认为他心情愉悦。

 

“我想是的。”Loki的目光停留在Fury身上,而后者也正盯着他。

 

“Romanov说她向你推荐了复仇者计划,”最后他说。“我记得上次你回绝了这一邀请。”

 

“特工Romanov很有说服力,”Loki说。他不认为Fury嘴角的抽动是他想像出来的。在看了Loki很久之后他点了点头。

 

“Osborn的事我们可以处理,”Fury说。“一旦查实他与Doom勾结…翻盘不是难事。”他顿了顿。“至于其他事…你的间谍身份已经败露。至少在近期内。但就神盾局方面…你可以畅行无阻。”又一阵停顿。“还有别把我们的号码弄丢了。”

 

Loki傻眼了。“你要…解雇我?”

 

“可以这么说,”Coulson说。“只是暂时的。”

 

Loki几乎想笑。“这可…”他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比我预想的宽容多了,”最终他说。

 

“特工Romanov很有说服力,”Fury摆着一张完美的扑克脸说道。

 

“那我得谢谢她了,”Loki说。他压制住翻涌的情绪并扬起眉毛。“那,没别的事了吧?”

 

“你还是得递交关于这整件事的书面材料,”Fury说。“所以祝你构思愉快。”

 

“也许我可以直接拿张照片,”Loki无趣地说。他顿了顿。“我…我哥哥的。他有没有告诉你们他打算留在地球?”

 

对方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有,”Coulson说。Loki耸了耸肩。

 

“我估计他不会请求许可。但我想应该知会你们一声。”Fury看起来并不高兴,但他也没有出言反对。他和Coulson又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送你出去,”Coulson说。Loki看了眼正后方的门,随后挑起眉,但决定不予评价。Coulson关上身后的门,但他的手没有离开门把手。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Loki说,尽量不紧张。

 

“我不准备道歉,”他说。“基于当时我们手头的情报—”

 

Loki动了动手指。“那是你们唯一能做的假设。我知道。”这件事可能带给他的一切怨恨…他都能释怀。不过他认为他会问问Stark是否,可能,想到某种技术手段来应对神盾局的成果。不管对方是谁,他不喜欢任何人手上持有能隔离他魔法的技术。

 

“Fury局长不能公开赦免违抗命令的人,”Coulson说,“但这一次…我认为我们都庆幸Romanov—就这件事而言,还有Rogers和Stark—做出了这一决定。”

 

这与Loki替自己辩护时说的话大同小异。但听人问起…还是很愉快。“谢谢,”他说。“我想。”

 

“我听说你本可以一走了之,”Coulson说。“回太空。很高兴你留了下来。地球需要优秀的守卫者。”

 

“我以为那是‘复仇者联盟’,”Loki说。

 

“对,”Coulson说。“我不知道这名字是谁想出来的。”他伸出一只手。“我预计我们还会再见的。特工…”

 

Loki和他握了握手。“Loki,”他面带微笑提醒他。“我想重新习惯自己的名字。”

 

“那就Loki,”Coulson说。“但你需要个姓氏。你打算继续用‘Silver’吗?”

 

Loki欲言又止。只要他想,他可以用Odinson。Thor估计会喜欢。然后是Laufeyson,虽然他认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用这个姓。

 

“让我考虑一下,”他说,随后又加了句,“但应该是。”

 

毕竟,这是他为自己选的名字。

…………………………………………………………………………………………………………

所以他失业了。至少目前是。

 

奇怪的是,这并未给他带来应有的困扰。他猜测只要他主动提出为Stark解释魔法,让对方给他开双倍工资不会有太大问题。这个想法并非完全没有吸引力。

 

他将其搁置准备回头再做打算,然后询问电脑JARVIS哪里可以找到Jane Foster。

 

结果证明,她正在一片公共区域对着电脑讲话—不,他认出与她对话的那个激动的声音是Ms. Lewis的。“我没事,Darcy,”Jane说到,不过有没有说服力还有待商榷,考虑到她依旧苍白的脸色和声音中的疲惫。“真的,我很好。已经结束了。”

 

“Thor真的回来了?Thor在吗?”

 

她微微一笑,而Loki的胃感到一阵抽搐,但不明显。“他回来了。而且在这里—好吧,不是现在在这里,但—”Jane似乎突然发现了他,于是坐坐直。“Darcy—我能回头打给你吗?”

 

“除非你是为了Thor挂我电话,”Ms.Lewis说。

 

“并不是,”Jane说。“我很快就回电,Darcy。还有说真的,我没事。”她挂断电话后起身。“嘿,”她说。“Loki。你看起来好多了。”

 

“你就没那么好了,”Loki出言生硬但诚实。“但这并不意外。”他顿了顿,缓缓吸了口气再呼出。“我感觉我应该…道歉。”

 

她一脸震惊。“道什么歉?”

 

“为我先前对你的诸多怠慢,大概,”Loki说,“但最近的一次是…我不该让你蒙在鼓里。对你隐瞒那么多。我理应料到你可能有危险并给你充分的警告。”

 

“哦,”Jane说。“呵。”稍后她摇了摇头。“我不觉得…好吧,你确实跟我说过出了什么事。你对它的了解。你也不知道Doom会来抓我。”说到男人的名字时她的声音微微有点颤抖。

 

“我理应猜到—”

 

“不,”Jane打断。“你可以为对我态度恶劣道歉,但没必要为无法预知未来道歉。”她的语气坚定。“还有说真的—另一件事无需担心。你已经帮我解除了洗脑。我想从这点上我还欠呢。”

 

Loki不自在地稍稍动了一下。“你没有。”

 

“我感觉有。”Jane双手合十放在膝盖上。“所以…你和Thor。”

 

Loki翘起一边嘴角。“看来是我错了。”

 

“我很庆幸你错了,”Jane的话像是发自肺腑。“如果不是我会为此跟他开战的。”

 

一阵笑声冒起,尽管略显歇斯底里。“你根本没有胜算。”

 

“幸好我不必这么做。”她停下,侧目看着他。“看起来你…过得不错。”

 

“看起来是,”Loki说得小心翼翼。他不想多嘴把好运败光。

 

“那就好,”Jane说。“我知道这…我知道Thor很高兴。”

 

某种温暖和略显不适的感觉在Loki心口涌起。他别开视线,很快又迎上她的目光。“其实我不是来聊Thor的。”

 

Jane的表情变得谨慎。几乎紧张。“你是来聊什么的?”

 

Loki缓了口气。“我是来问你是否仍有兴趣…与我合作。好吧—也许,并非合作—我貌似被神盾局暂时开除了—而是…继续讨论之前的课题。不过明显没那么紧迫。”Loki让自己闭嘴,并暗暗发愁。你听起来就像个蠢货。

 

“等等,”Jane说。“你被—神盾局开除了?”

 

“暂时,”Loki解释。“我目前太过引人注目。而且还背着谋杀的指控。”

 

Jane眨了两次眼,随后打起精神居然—笑了出来。“我还以为你不会有兴趣呢。”

 

Loki猜这一结论…并非没有道理。他顿了顿,抿着嘴考虑该怎么说。“你很聪明,”他说。“也很…有趣。两种品质都很稀有,使我无法忽视,何况你两者兼具。”

 

Jane的样子像是在努力憋笑。“你是不是在用这种罗里吧嗦的方式表达你喜欢我?”

 

Loki庆幸自己不是很容易脸红,虽然他不确定这次有没有暴露。“我想也许是。”

 

这次,她笑了,这...尽管他本意并不是想逗她笑,但却出奇地值得。“我想我可能也会喜欢上你,”她微笑着说。“至少有时候。而且没有整个世界命悬一线的危机,没法说我不想再开发你的脑袋。所以…没问题。”

 

Loki发现自己正要笑于是条件反射地克制,然后发现自己这么做后又顺其自然。“我…对此表示感谢。”

 

Jane的笑容消失了。“你知道吗,”她的声音安静,“有意思的是你隐瞒了那么多能让我猜出你来自哪里的信息。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

 

Loki欲言又止。他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考虑过—至少不是有意识地—而且他不知该如何解释。不是很确定原因,除了依稀觉得他没想要她喜欢他。也没想要喜欢。因此他一心确保不会发生这种事。

 

显然该来的总会来。

 

“要是你没那么做,也许我们能少走点弯路,”Jane说。

 

“什么弯路,”Loki说。“离可怕的宿命就一步之遥?”看到她直直盯着自己Loki用鼻子呼出一口气。“我一向都不擅长让自己好过。”

 

“我发现了,”Jane咬着嘴唇,随后再次笑了笑。“那个…在我忘记宇宙魔方的运作方式前我有很多东西要写。也许你能帮我理清楚其中一些。”

 

“我会尽我所能。”

 

她朝桌子打了个手势。“我得给Darcy回个电话。她吓坏了,不管我告诉她多少遍世界末日没到她还是缓不过来。”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Loki说。出于一时冲动,他又加了句,“我希望Thor知道自己有多幸运。”

 

她微红着脸将一缕头发夹到耳后。“谢谢,”她尴尬地说。Loki给了她一个略显得意的笑容。

 

“只是据我观察,”他说且没再多言。

…………………………………………………………………………………………………………

在梦里,虚空拉扯着他。他能看见Thor在尖叫,想抓住他,但只是他有点太远了。然后是无尽的黑暗,寒冷,而他不是死去就是永远坠落下去—

 

他猛的惊醒,大喘了几口气才认清自己在哪。并非虚空。Thor抓住了他。他安然无恙而且—至少目前—很安全。

 

不过,他还是没有再闭眼。他下床漫无目的地游荡;他想过一瞬去找Thor,但抛开了那个念头。他听到音乐声,很轻但还是逃不过他的听力,于是他朝声源走去,好奇这时候还有谁没睡。

 

结果证明是Steve,一脸倦容,眼周紧绷,两眼正凝视着不远处。他被Loki清嗓子的声音微微吓了一跳,然后立刻暂停了手机正在播放的音乐。

 

“抱歉,”他说。“打扰到你了?”

 

“算不上,”Loki说。“我听到音乐声,于是好奇大半夜还有谁醒着。”

 

Steve微微皱了皱脸并用手顺了把头发。“我睡得不多。”

 

这是躲避回答的借口,虽然Loki相信这话不假。他考虑要不要评价,然后决定不妨说一句。“你并非今晚唯一受梦境困扰的人,”他轻声说道,带着自嘲的笑容。Steve快速瞟了他一眼,皱起眉头,随后垂下了目光。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他说。“但没关系。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Loki说。“你只是在意识被人占据,意愿被强行撕碎后,又差点被某个异常强大的存在杀死。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Steve露出了极其细微的心虚表情。“我应付得来。”

 

“我相当肯定你可以,”Loki说。“但这并不意味着过程愉悦。”

 

Steve搓了搓额头。“谢谢,”片刻后他说。“你帮我摆脱控制。还有对不起—”

 

“为发生这种事道歉?别傻了,”Loki说。“我们根本不知道Doom有这么一件武器。而且说实话—你一直在反抗,甚至在我破除控制之前。你,一个人类,对抗无限宝石的力量。这令人钦佩。”

 

Steve做了个鬼脸。“对,这个嘛…在你插手前我也没多大进展。所以。接受我谢意。”

 

“如果你坚持。”Steve给了他一个质疑的眼神,而Loki狡黠一笑,于是他放松下来朝后靠去。

 

“所以,”稍后Steve开口。“我听说你要留在地球。”

 

“我会,没错。”

 

“还有Thor也是?”

 

“貌似是。”

 

Steve沉默了片刻,随后略显尴尬地说,“这样…好吗?”

 

“我想是的,”Loki说。“事实上。我很惊讶。”

 

听到这句Steve微微一笑。“是惊喜,我猜。”他顿了顿。“听到这我很高兴。”

 

Loki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为什么?”

 

Steve的眉头皱了起来。“为什么?因为…之前这事儿貌似让你很不高兴。”

 

哦,Loki反应过来。所以他才这么问。因为他本以为对方的意思是为了和睦他必须跟Thor和解,因为他有失公平,因为他错了。他想起了Steve的话:你现在有更好的朋友了。

 

他露出半个笑容。“愚蠢的问题,”说着他坐了下来。“那么。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等你…完全康复后。”

 

“我不知道。”Steve搓着额头。“神盾局可以,但…考虑到他们是怎么对你的,我不确定自己是什么想法。”

 

“他们只是做了该做的,”Loki说。“如果他们没有…”

 

“就我看来他们并没有花多少心思另找其他办法,”Steve的语气有点执拗。“让我不禁好奇他们还有什么目的。他们是一个秘密政府组织,所以…估计都是些我不喜欢的事。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我该跟他们合作,或不该。”他含蓄地做了个苦脸。“不过,其实我也不清楚我还能干什么。”

 

“花几个月在陌生的星球上游历一番你可能会有答案,”Loki干巴巴地说。Steve瞟了他一眼。

 

“你就是这么做的?”

 

“并不确切,”Loki说。“我在那期间并没有收获多少答案。也许这方法对你更管用。”

 

Steve静静吐出一声笑,带着讽刺的隐约笑容垂下了脑袋。“你觉得—这种事—还会继续发生吗?”他朝四周比了个手势。

 

“我不知道,”Loki说。“它有名字,貌似。”

 

“复仇者计划。对。”

 

“如果要我说,”Loki慢声说道,“你们…米德加尔特正在成长。成熟。你们已经开始超越自身,接触越来越强大的力量—其中一些你们才勉强能理解。”

 

Steve扬起眉毛。“优越感。”

 

“但是实话,”Loki反驳。“看看宇宙魔方。而且我认为…你们飞得越高,就会得到越多存在的回应。其中许多都非善类。而你们世界的大部分人…还不具备回应的实力。”

 

“所以你认为…是。这种事还会发生。”

 

“或类似的事,”Loki说。“发生的可能性比较大。”他顿了顿。“或者可能我就是个悲观主义者。”

 

“我得说有点,”Steve说。“但并不意味着你一定是错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后吐出。“这感觉很奇怪,”他说。“想到又一次拥有了…队友。”

 

Loki扬起眉毛。“这就是我们的关系?”

 

Steve扭头,侧目看了Loki一眼。“不是吗?”

 

这令Loki有点无措。“一个相当鱼龙混杂的团队,”最终他说。Steve笑了,尽管笑容略显惆怅。

 

“好队伍都这样。”

…………………………………………………………………………………………………………

Tony的事他说对了。Loki只不过告诉他自己被神盾局开除了对方就发出了邀约,他两眼放光的样子要是换个人估计会让Loki不安。

 

他开出的薪水对Loki来说高的离谱,但他还是还了还价,就想看看能不能还。

 

“这估计要经Pepper审核,”Tony承认。“总之,狗屁正规程序。但她不会有意见的。我们就叫你顾问,这是个万能的职位。我会转给她,走一下书面程序…你可以周一开工。”他打了个响指后指着Loki的方向。“你知道这意味着你再也没法躲着我了。我是你老板。”

 

“你可以问问Nick Fury让我照他说的做效果如何,”Loki说,但微微笑了笑。

 

这件事尘埃落定后,Loki去了趟神盾局总部。那里没什么他要取回的东西—他只是想到自己或许该向某个人说明下情况。

 

去MaureenFisher办公室的路上他并未隐藏自己的行踪,他能感觉到一双双眼睛正盯着他,还有含糊不清的窃窃私语。这令他的神经越绷越紧直到他意识到那是什么:也许只是一丝敬畏。

 

这…给了他一种极其奇特的体验。

 

Loki提前确认过她的日程,但他还是停在了紧闭的门口,犹豫不决。他略带勉强地抬起手敲了敲门,然后退了一步。他能听见她走近的声音,因此当她开门时,他已经或多或少做好了准备。

 

“你好,”他说,突然尴尬地无可救药。“我可以进去吗?”

 

“是的,”她说,明显正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可以,你…这算是疗程吗?”

 

,Loki本想说,但他想了想,最后说道,“也许。”

 

她放松了些许。“为什么不坐下告诉我你来这里的原因?”

 

Loki进屋坐下,双手合十放在腿上。“到如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我猜你已经知道我并没有对你完全坦白。”

 

她的眉毛微微扬起。“我与许多间谍共事过,”她说。“可以说习惯了。不过在这里我确实努力提倡坦诚。”她顿了顿。“但我…听说了一些事。”

 

Loki心不在焉地用拇指搓着手掌。“我猜我该问问你都听说了些什么。”

 

“你的真名是Loki,来自另一颗星球,还有一些关于拯救世界的事,”她说。

 

但没有我的大脑被人操纵,不得已被人利用,因此差点害整个世界被毁的那部分?Loki抛开这些。这不是重点,至少…至少眼下不是。

 

“那都是…好吧,至少前两项没错。承认第三项似乎有点自吹自擂。”

 

“我明白了,”Fisher低声说。她的样子像是在消化刚确认的事实,尽管Loki认为她肯定早就估计到了。或许是从Loki本人口中听到会有所不同。他坐着没动,等着看她会有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她缓过神来并问道,“然后…其余你告诉我的事?

 

“真相,”片刻后Loki说。“也许…某些地方略有改动。但本质上…都是真的。”

 

她似乎在考虑这点,最后点了点头。“谢谢你专程来告诉我,”她说。“我表示感谢。”

 

Loki眨了眨眼。“就…这样?”

 

“好吧,”她说道。“我不骗你。我有点震惊—但过去几天的一切都很让人震惊。这个世界比我一个月前认识的那个要奇怪得多—而且就像我说的,我已经习惯客户对我有所隐瞒了,不管我多希望他们不会。”

 

Loki本以为她会更加不安。甚至发怒。他打量着她,惟恐她是在掩饰,但即便是也隐藏的非常好,“谢谢,”过了会儿他说道。“我感谢你的…理解,Fisher医生。”

 

“你可以叫我Maureen,”她说。“我大多数客户都这么叫我。”Loki眨眼看着她,于是她微微一笑。“真的。”

 

“Maureen,”他小心翼翼地开口。“这听起来…太随便了。”

 

“可以说这正是意图所在,”她解释。Loki猜这也有道理。在她面前他曾吐露过未向任何人提起过的事。现在,她知道了他真正的名字。他不妨也直呼她的名字。

 

“于是你还好吗?”Fisher医生—Maureen—问。“虽然我了解到的不多…但情况貌似相当凶险。”

 

“是的,”Loki说,看到她挑眉他又加了句,“说句实话,我一直在休养。”

 

“很好,”说着她微微一笑。“很高兴听到这些。”

 

“这并非…我来这的唯一原因,”Loki放慢了语速。她将头歪向一侧,于是他垂眸,犹豫了起来。

 

“你曾提过,”他欲言又止。

 

她只是耐心地等待他组织语言。Loki看出了对方的用意,顿时一阵恼火。胆小鬼,他不甚温柔地对自己说。

 

“看起来我…已经不再受雇于神盾局了,”Loki谨慎开口。“我不确定你…接不接其他客户,但如果你有意向…我想继续我们的—谈话。当然,我会为占用你的时间支付报酬的。”

 

“我一直都有接神盾局退役特工这类客户,”片刻后Maureen说。“我想我们应该可以想办法安排。”

…………………………………………………………………………………………………………

他和Thor之间的相处并不容易。有所改善,无疑,但Thor的迟疑不决一直在挑战Loki的脾气。最简单的办法是避开他;这一直都是Loki的强项。

 

相反,他门都没敲就闯进了Thor逗留的房间,并放话,“我带你出去喝咖啡。”

 

Thor先是一脸错愕随后转为困惑。“什么?”

 

“咖啡,”Loki重复道。“这是米德加尔特人想边吃东西边跟人聊天但又不想吃正餐的时候做的事。”

 

Thor的眉毛微微一挑。“我以为这是种饮料。”

 

“是的,”Loki说,“这也没错。你去不去?”

 

“去,”Thor边说边起身。“我需要带什么吗?”

 

“不,”Loki说。“不用。”

 

“在哪,”就在Thor开口发问的时候Loki抓住他的手腕带两人穿越了空间。Thor惊叫了一声,但不同于人类的是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移动方式,所以只是好奇地环顾四周,咽下原本想说的话改口道,“这是?”

 

“这个国家另一端的一座城市,”Loki介绍。“我在这里生活过几个星期。”他走进一直在想的这家咖啡馆,在柜台为他和Thor两人点单,Thor徘徊在他身后。他占了一张角落的桌子,无意识地背对着墙。Thor坐到他对面。

 

“所以,”他说。“你想聊聊?”

 

“对,”Loki说。“我认为我们该聊聊。”他的手指在桌下Thor看不到的地方敲击着大腿。“我想我们有很多事情要聊。然后鉴于我们双方都…不擅长这些,我预计练习必不可少。”

 

Thor嘴唇抽动的样子像是想笑又不确定能不能笑。不过,那很快就消失了。“你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那种迟疑又出现了。别把我当玻璃一样对待,Loki想发怒,但与此同时他又感激Thor的失衡。他将两者一并抛开。“你一直没问我为什么不想回去。”

 

Thor的表情严肃。他双手合十放在桌上。“我不想让你觉得在我面前你需要为自己辩护。”

 

“现在你可以问了,如果你想。”

 

Thor深吸了一口气。“那么,为什么?”

 

他们的饮料好了,于是Loki没有回答而是起身去取。他心不在焉地动手撕开他点的巧克力可颂,低头看着它而不是Thor。“我告诉过你,”他说,“阿斯加德并非…它在许多方面与我—格格不入。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明显。没错,我是曾经拥有过快乐的时光。但不开心的日子却越来越多。”他抬起头。“你的光芒非常耀眼,Thor。耀眼到盖过一切。”

 

Thor张口,而Loki在等他否认,等他抗议,等他所谓的保证说是他想多了。但Thor却只字未说又闭上了嘴,眉心拧成了一团。

 

“在这里…”Loki制止自己撕可颂的动作。“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不仅仅是你弟弟,或是次子。我不会沦为你的影子。”

 

“我从未…”Thor收声,犹豫,改口。“我不是故意让你产生这种感觉的。”

 

“你告诉我要认清自己的身份,”Loki说,“而且是为了让我闭嘴故意说的。”

 

Thor绷紧嘴唇,Loki顿时以为他准备回击,但这时他做了个深呼吸,明显看得出是在冷静自己。“我是个蠢货,”他说。“而且我…你说的很对。自大,鲁莽,又危险。”

 

Loki傻眼了。“谁告诉你的?”

 

“Sif,”Thor说。“她很气愤。尽管我不愿承认,但这一评价虽然用词苛刻…却并非那么有失公允。”

 

“我不这么认为。”Loki双手按在桌上。

 

“我…”Thor又缓缓吸了口气。“请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Loki浑身一紧。“算不上良好的开端,Thor。”

 

Thor面露苦色,但他仍旧不依不饶。“我回忆事情的…角度与你不同。我看不到你形容的东西。”Loki想笑,尖酸刻薄地笑,但Thor抬手。“我还没说完。我不敢说我会看到,尽管我非常想这么说。所以我很抱歉—”

 

“为什么道歉?”Loki打断。Thor犹豫了。

 

“为…看不出来。未能察觉。和袖手旁观。”

 

Loki呼了口气并低下头。“你上次道歉的时候,我正试着杀你,”他低声说。“或者说…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当时的我怒火攻心,然后你来了,不明所以就开始道歉。我当时想—他就是说说。说一些政治正确的话来平息我的怒火。

 

“我是真心的,”Thor说。“我那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攻击我。我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很明显有事发生,而我想要挽回。”

 

“我当初真的以为你会杀我,”Loki静静开口。“如果你回来,如果你发现了。因为我的血统。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对你产生了恐惧。”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现在,你见过了。”

 

“我是见过了,”Thor说。

 

“然后?”

 

“就像我说的,”Thor说。“我还是会把你当弟弟。而且我永远—永远—不会伤害你。”

 

Loki终于抬起了头。“我相信你,”他说。Thor未加修饰的表情一览无余。Loki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如此坦然地将一切写在脸上。

 

“谢谢,”他说。Loki没让自己的目光再次落下。

 

“我爱你,Thor,”他坦言。“这一直都是问题的一部分。”他看到Thor微微缩瑟,于是继续。“但也许这同样能成为…答案的一部分。”

 

“我希望它能,”Thor轻声说。Loki非常不明显地笑了笑。

 

“把你的咖啡喝了,”他说。“要凉了。”他停顿了片刻,推了推两人之间那个有点碎裂的可颂。“还有尝尝这个,很不错。”

 

Thor一定知道他是在转移话题。把它带回轻松的领域。但令Loki宽慰的是他并未多嘴—只是用一个温暖的笑容带过。

 

这是个开始。

…………………………………………………………………………………………………………

Loki做好准备Odin会反对他的所有权,但他没有。最初的几天,Loki都没去想它—没去理会要怎么处理它这个挥之不去的问题。

 

远古冬棺。约顿海姆之心,与一名弃婴一并从战败的种族那里被带走。Loki能感觉到它的力量,近似心跳,与他的血液共鸣。

 

它蕴含强大的魔力。加之他自身的魔法,足以成为一件令人胆寒的武器—难道它无权占有它吗,正如他对Odin所说的那样?他是Laufey之子。或许还有其他子嗣存在,但他依然是王室的血脉。他有充足的理由留下它,并用于保卫米德加尔特。或者不。单纯留给自己,远离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

 

但他并非真心想要。

 

他想过带上Thor,以防—万一,但还是决定算了。风险太高,出于不同原因。所以他一直等到午夜才溜出门。

 

他犹豫过,在踏上世界树的枝桠前他的心跳微微有点剧烈,但它很安静。没有颤抖,只有熟悉的宇宙歌谣。不过,他没打算闲逛—他的魔法是痊愈了但他还是很虚弱。他不知道如果在这里,国度间的夹缝中,透支自己的魔法会发生什么,但他不想知道。

 

从米德加尔特前往约顿海姆的路很好走。他沿着它前进,努力无视胃中的翻搅和催促他回头的脉搏跳动,不去想他正在犯一个错误。

 

也许是,他思索。也许不是

 

几名凡人曾给过他机会超越他为自己设下的局限。要接纳这—东西,他自己,他真正的样子,不会很容易,但…但。冬棺曾一度被用于征服米德加尔特;这次,他帮忙拯救了它。也许是时候让约顿海姆之心回家了。

 

Loki踏上冰原在原地停留了片刻。他没认出自己在哪,但话又说回来这些地形在他眼中都差不多。但他能感觉到脚下的冰层在骚动,某些东西正在觉醒,感应到了隐藏在他身上的力量。

 

最后的机会,Loki心想。反悔的最后机会。

 

他扭动手腕从体内取出冬棺。看着蓝色浸染双手,向全身蔓延。他整个人一阵恶心,他努力看着这些,感受这些,试着放手。

 

最后一项不是很成功。但他也没有割开自己手臂的念头,因此这也算是种进步。

 

Loki深吸一口气弯腰放下冬棺,编织一道微弱的法术,以便让它在被人认领前固定在原地。他们或许能认出这些魔法,或许不能。这其实无关痛痒。

 

他退了一步,接着又一步。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但他只有自己这个听众。

 

因此他只是转身离开了这个世界,再度折回Stark大厦。

 

要多久才会有人找到它?几小时?几天?几星期?他们又会拿它怎么办?

 

它能否被用于修复彩虹桥造成的破坏?

 

Loki在床上坐下闭起双眼,边数他的呼吸边在内心中寻找悔意。

 

令他意外的是他没找到。至少这一次,就算他错了,就算结果很糟糕—他依然觉得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

还有一件事。

 

Loki后知后觉地想到他可能弄错地方了—他无法确定她还住在这里。他想过先走,再去查查清楚,但他了解自己—如果他现在退却了,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会再来了。如果还来。

 

你在怕什么?他苛责自己,并走到门口僵硬地叩响了大门。

 

“稍等一下!”他听见门内传来,于是他等了等,尽力不表现得局促。

 

门开了。Loki朝抬头看着他的女孩眨了眨眼。她好像…长高了。过这么久了吗,没有吧?

 

“Angela,”他吃了一惊。她瞪大了眼睛。

 

“Luke?”Loki瞬间紧张起来—自从他将溅满鲜血浑身颤抖的小姑娘带出他一手制造的屠杀现场后就再没见过她—但这时,她绽放出笑容朝他扑了过来,并抱紧他的双腿。“你回来了!奶奶!是Luke!”

 

令Loki难难堪的是他的眼眶开始发酸。他咬着脸颊内侧,短暂地轻轻将手放到Angela头上。“那个,你好,”他说。“见到你…我也很高兴。”

 

Margaret Fairfax缓缓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看到他时她瞪大了眼睛。

 

“哦,天,”她惊呼。“Luke?”

 

“抱歉没打招呼就上门打扰,”Loki说。“但我想…亲自来谢谢你。”

 

Margaret的眉头皱了起来。“谢我?”

 

“是的,”Loki说。他低头看着Angela,后者正仰头盯着他看,一脸见到英雄似的仰慕表情。“我…”他做了个深呼吸。“我遇见你的时候,正…处于人生中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或许是最低谷。而你…你的热情给了我力量,奈何我却只会给你添麻烦。”

 

“现在,Luke,”Margaret皱着眉说。

 

“Loki,”Loki说。“我的真名是—Loki。”

 

“像是那个…”她的反应有点迟钝,但他看出她想明白了。或者至少部分。“哦,”她说。“哦。

 

她一手搭在门把手上。Loki做好了逐客的心理准备。要不然就是恐惧,或…别的。

 

她站直了。“那就Loki,”她说。“你完全没有给我添麻烦。你是个非常不错的房客。肯定比之后住进来的那个男人强。唔。

 

Loki傻眼看着她。“就…这样?”

 

“我告诉过你,”Margaret说。“我一直都知道你与众不同。但你对我很好,对Angela也是。这就行了。”

 

“你是我的英雄,”Angela说,而Loki发现自己的脸烫的几乎难以忍受。

 

“我是来谢你的,”他抗议。“为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我乐意。”Margaret笑了,她眼周和嘴角的笑纹皱了起来。

 

Loki狠狠咽了咽哽住的喉咙。“我给你带了点东西,”他努力说出口,并变出事先准备好的篮子。“一份薄礼,但…”

 

Angela一把抢过他递出的篮子,扯去上面的覆盖物。她的眼睛瞪得滚圆。“曲奇!”她兴奋地说。“是巧克力味的吗?”

 

“有一些是,”Loki说。“并非—手工的,我恐怕。在纽约的一家饼屋买的。很多人推荐。”

 

“哦Luke,”Margaret说完又改口,“Loki。带什么礼物呀。”

 

“我想带,”说着Loki露出一个微笑。他想过。他可以给份—厚礼,昂贵得多的表示。但最终,这样似乎更好。更合适。

 

“好吧,”片刻后她说。“谢谢。你真是个贴心的年轻人。”她顿了顿。“我敢说这里面的曲奇绝对够三个人吃,你懂的。”

 

“抱歉?”Loki有点茫然。她又对他笑了笑。

 

“你愿不愿意进屋跟我们一起?我可以沏点茶,然后你可以跟我说说你走后都做了些什么。”

 

“我不能,”Loki刚要开口,但Angela已经拽着他的胳膊将他往屋里拖了。

 

“你现在是不是在纽约?”她问。“那地方怎么样?你在那里做什么?你上过帝国大厦楼顶吗?”

 

Loki无奈地笑了出来。“我一次只能回答你一个问题。”

 

“那你最好进来回答剩下的,”Margaret说,她的双眼闪闪发亮。Loki回头看了眼街道,像是有什么在那里,左顾右盼。就像有人会说不,Loki

 

“有何不可呢,”Loki说。他任由Angela拉着他跨过了门槛。

Fin

…………………………………………………………………………………………………………

译者碎碎念:历时六个多月终于完结了,这篇文是目前为止工程量最大的一篇,译文总字数37w+,是我翻过最长的一篇,汗。开工的时候原作还未完结,也是第一次跳了不知道会不会坑的文,所以要完授权一直得不到回复的时候差点弃了,还好Lise大大有始有终终于在六年后完结了。

第一章发布后的热度曾经让我受宠若惊,鉴于之前Merlin的文热度比较凄惨,感慨热圈果然不一样,但没过几章就被打回现实,果然无cp没啥市场哈哈,有一阵翻得特艰难,还直接开了另一个坑舒缓情绪,好在一路还是有不少小伙伴陪伴,在此感谢所有给小红心大拇指和评论的各位,多亏大家的支持以及本着给基神一个圆满结局的精神终于坚持到了最后~

目前没有什么开新坑的计划,应该会扫一阵文,当然也不排除会遇到合胃口的文的可能(通常本人开坑的标准是看完后立马想再看一遍的文(*^▽^*))

最后再次感谢下一路支持的各位~

以上。

评论(56)

热度(138)